第二十七章 黑鳞莫贝尼一族血脉

    鱼人哇呜那并不怕死,并且他也看得出来面前这肥胖商人也是一只弱小的虫子,倘若没有被绑住,自己哪怕是现在也能用一只手对付他,甚至在缺乏粮食的时候,他并不会拒绝将这类富含脂肪的家伙当成食物,因为被烤得滋滋冒油的肉永远都是一种美味,无论这是人肉还是别的什么肉。

    但是,哇呜那在接触到了这商人的目光之后,却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都在隐隐的颤栗着,仿佛有什么比死还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

    这名商人其实也没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只是靠近战死的哇库库,掰开了他的嘴巴看了看他的牙齿,然后蘸着流淌出来的鲜血尝了尝,最后扒拉开鳞片闻了闻。

    然后这名胖商人就满脸笑容的伸出了一个巴掌道:

    “请不要把它们吊到桅杆上,因为这样做除了泄愤之外,对各位没有任何好处啊,我愿意用五个魔法金币的价格来购买它们哦,请注意,是魔法金币这样的硬通货哦。”

    对于这胖商人开出来的价格,旁边的商船护卫也是有些吃惊外加眼热,不过他们还是很诚实的道:

    “先生,我很愿意让我的钱袋不那么干瘪,但是这三头该死的鱼人并不是我们抓住的,而是这两位乘船的客人,所以我并不能答应你这个请求。”

    胖商人立即就转向了杜瑜琦,笑吟吟的正要说话,从旁边忽然又走出来了一个留着上翘胡须的中年人,他的目光十分锐利,然后道:

    “五个魔法金币你也开得出来,这位先生,我出七个魔法金币!”

    胖商人一见到了那中年人,立即就仿佛屁股上被刺了一刀似的跳起来叫嚷道:

    “该死的盖达尔,你怎么阴魂不散!”

    盖达尔冷笑道:

    “大家都在一起搭船,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位先生,七个魔法金币卖不卖?”

    胖商人咬了咬牙道:

    “十个魔法金币,这是最后的报价!!你出得更高的话那就归你了!我不相信你的门路比我的还好。”

    杜瑜琦沉吟了一下道:

    “我只要五个魔法金币,但附加条件是买家要将购买这三具尸体的原因告诉我。”

    听到了杜瑜琦的报价,胖商人眼中顿时露出来了一抹不乐意的神色,然后道:

    “先生,十个魔法金币的价格一点儿都不少了。”

    盖达尔却呵呵的笑了起来道:

    “我总算是遇到了一位格外精明的主顾,对于知识的看中甚于金钱,你要知道这背后的原因可以,但是我就只肯出一个魔法金币了哦。”

    杜瑜琦毫不犹疑的道:

    “成交。”

    在杜瑜琦的示意下,哥布林杰特便去进行善后,然后杜瑜琦将盖达尔请到了自己的舱室当中,没过多久杰特就将三个鱼人给拖拽了进来,这时候他很不幸的发觉,那一只被他敲晕的鱼人已经是嘴角流血断气了。

    盖达尔进屋以后,闻到了杜瑜琦之前泡的茉莉龙珠,顿时大加赞叹,杜瑜琦给他斟上了一杯之后更是喝得意犹未尽,反复追问来源,看起来是觉得里面应该是有大好商机,遗憾的是他除非能够去到地球,否则的话这门生意是不要想成功的了。

    寒暄过后,杜瑜琦便请求盖达尔指点迷津,盖达尔这时候也是点点头,站起来就将一具尸体踹了开去:

    “这家伙一文不值。”

    接着他又踹开了一具尸体:

    “这头鱼人唯一的价值就是埋在地里做肥料用!”

    然后他指着已经变得有些惊恐的“哇呜那”道:

    “所有的价值,都是在这家伙身上-----请原谅,我们应该是成交了吧?也就是说,它现在是我的货物了?”

    杜瑜琦笑笑道:

    “没错。”

    盖达尔便吹了一声口哨,叫来了一名壮汉,这家伙上身**,光头,可是体毛十分茂盛,壮硕的身体上油津津的,下身穿着一条犊鼻裤,鼻子上面有着鼻环,被打造成了甲虫的形状,嘴巴里面咬着一把牛耳弯刀,刃口磨得锋快,露出了一抹惨惨的亮白色。

    盖达尔对这壮汉道:

    “兰姆斯,活着的半纯血哦!所以活儿做得麻利点儿,回头给你加十个银币。”

    兰姆斯走上前去,又叫了一名帮手将哇呜那绑住,从背后一把抓住了哇呜那的头鳍,将他的脑袋往后拉,脖子顿时就露出来,然后一刀就对准了这头鱼人的咽喉抹了上去,顿时,大量的墨绿色血液就汩汩流淌而出,却被兰姆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来的盆子接住。

    盖达尔此时才对着杜瑜琦道:

    “这家伙看起来和其余的鱼人差不多,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比如它的腋下都生有蹼,比如它脖子上戴着的祖先挂饰乃是鲨鱼形状的,又比如它在耳朵后方的头鳍这里还多生出来了一对比目鱼也似的眼睛”

    随着盖达尔的指点,杜瑜琦顿时豁然开朗,明白了自己之前“我斩影挑剑”失手的原因------这狗日的背后居然长着一对小眼睛,真的是名副其实的眼观六路,难怪能及时闪开。

    盖达尔接着道:

    “所以,这头鱼人实际上并不是本地鱼人,而是体内流淌着部分黑鳞莫贝尼一族血脉的纯血种!这种鱼人就很少见了,往往要进入到天空之海的深处才能抓到。”

    这时候哇呜那的血已经被放得七七八八,盖达尔便解说道:

    “它的鲜血据说可以入药,也能炼制水下呼吸药剂,在贝亚罗炼金材料商行那里可以卖到一个银币一盎司的价格呢!”

    接着兰姆斯麻利的割掉了哇呜那的舌头,看得出来这家伙经常做这件事,一刀切掉,毫不拖泥带水,盖达尔解说道:

    “鱼人之舌,优秀的施法材料,经过加工以后可以缩短部分水系法术的施法时间5%!”

    “鱼人腋下皮肤,有价值的就是有花纹的这一块,用处是做成护甲片,略微提升对水系法术的抗性。”

    “鱼人眼球,优秀的炼金辅助材料替代品,在七种常见的魔药药剂当中都能起到广泛的作用。”

    “”

    在盖达尔解说到这里的时候,可怜的鱼人已经是惨遭肢解,看起来仿佛像是一只即将被挂上烤架,然后被开膛剖肚洗刷得干干净净的烤鸭了!

    这时候,兰姆斯则是举起了一只小锤子敲向了大腿骨,一声闷响后,盖达尔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微笑:

    “看来我的运气不错。”

    他从敲碎的大腿骨里面拣起来了一小颗暗黄色的珠子。

    “这应该是一颗未成型的天界珍珠,绕是如此,也能值上五个魔法金币,也就是说,其余的东西都是纯利润了。”

    杜瑜琦点点头微笑道:

    “恭喜你的好运气,同时也非常感谢你的解释,让我在增长见闻的时候大开眼界,响叮当的魔法金币虽然可爱,但我还是坚信知识是无价的这句话,尤其是在这并不算太平的旅途上,丰富的知识储备就显得尤为珍贵。”

    盖达尔告辞离去了之后,一直都坐在了墙角的夕忽然道:

    “这个人应该不是什么商人,或者说,商人只是他平时偶尔客串的职业之一。”

    杜瑜琦奇道:

    “你怎么知道?”

    夕还没有说话,杰特已经吐着瓜子皮道:

    “这家伙的身上,有着非常浓重的血腥气味,他一定杀过很多人,就连那个动刀子的屠夫手上也肯定是凶名昭著,他手中握持的那把刀上有着丝丝缕缕的黑色气息,应该是死后缠绕不去的怨气。”

    杜瑜琦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夕,他觉得杰特是不是弄错了,但夕还是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经过了这么一番动乱之后,杜瑜琦便打算再歇息一下就动身了,毕竟敌人的先头探子已经死在了这里,只要时间一长那么必然就会发觉不对撵上来。

    而就在这时候,他却发觉这艘船居然都开始徐徐的停止了前行,居然就这么停在了河流的中央,这样诡异的事情立即令他心生疑惑,立即就让杰特去打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杰特很快就赶回来,然后道:

    “船员说前面河流的情况十分复杂,加上最近河水的流量不大,夜航起来的话风险就相当大了,所以干脆就在这里停泊下来等到天亮再走。至于为什么要停在河中央,则是为了避免附近有什么盗匪出没直接袭击船只。”

    杜瑜琦皱起来了眉头,尽管船员所说的都是有理有据,但他立即就做出了决断,站起身来道:

    “无论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我们都马上走,没必要在这里耽搁宝贵的时间,还有,杰特,一旦局面十分危急的话,那么我和夕留下来断后,你先走,我们自然有办法离开。”

    杰特“噗”的吐出了几片瓜子皮,然后皱眉道:

    “这怎么行?”

    杜瑜琦笑了笑道:

    “我看起来很像是活腻了的人吗?没有把握的话会说这种话出来?”

    杰特道:

    “那你要小心哦!”

    杜瑜琦道:

    “放心,我千里迢迢的跑到这边来,可不是为了送死的。”

    说话间三人已经是来到了船舷旁边,杜瑜琦看到了旁边有一卷缆绳,便将之一头绑在了鱼叉的尾部,然后在手里面颠了巅,猛然发力就将鱼叉对准了河岸抛射了过去,然后深深的扎入到了一株大树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