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狮子吼

    杜瑜琦住的地方乃是特等舱,乃是处在船只的第三层上,几乎也是船上的高处了,至少也是高出了河岸五六米,这样的话射出的鱼叉便巧妙的在船只和大树之间搭起来了一条绳桥,可以轻松的滑下去。

    杜瑜琦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没有避讳其他的人,当然就招来了不少人的围观,因此当他们打算离开的时候,顿时就有船上的几名护卫得到了风声赶了出来,隔着老远就大叫道:

    “你们在做什么?”

    杜瑜琦斜眼看着那名叫嚷的护卫头子道:

    “你是谁?”

    这名护卫头子是个独眼龙,戴着一只眼罩,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环扣皮甲,在胸口位置还镶嵌了一块菱形的护心镜,腰间佩戴的是一把弯刀,看神色颇为倨傲,冷冷的道:

    “我是船上的守备员达坦夫,你们想要干什么?”

    杜瑜琦道:

    “我有急事要下船,碍着你了?”

    这达坦夫立即道:

    “不能下船。”

    杜瑜琦呵呵冷笑了一声道:

    “我船费是在上船的时候就缴纳清楚了的,那么你凭什么不让我下船?这河上哪艘船不是让乘客来去自如,莫非你们是心里有鬼,与盗匪勾结想要在这里谋财害命不成?”

    在外旅行的人,估计最怕听到的就是“谋财害命”四个字,其余的乘客天生就会偏向杜瑜琦这边,听他说得有理,立即就鼓噪了起来,

    达坦夫大概也没料到杜瑜琦的词锋如此锐利,立即便话锋一转,皮笑肉不笑的道:

    “不让你下船的原因是因为天黑难走,岸上有危险,一旦客人出了事情要我们赔钱,这是为了你们好的事情,实在要走的话,天一亮随便你们走都行。”

    杜瑜琦立即道:

    “我怀疑你们已经与盗匪约定了就要在这里抢劫,刚刚出现的鱼人就是盗匪的探子!否则的话我也不是第一次走这条航线了,为什么以前都没有要在这里停泊过夜的事情,今天就停在这里了呢?各位旅客,你们应该也有和我一样航行于这条河流上的经历吧!你们上一次来的时候有没有在这里停船!?”

    “没有!!”被杜瑜琦这么一说,就当真有人忧心忡忡的大叫了起来。

    这些人作为旅客,天生就觉得杜瑜琦的利益和他们是一致的,何况他们也觉得杜瑜琦说得非常有道理啊,以前都没在这里停泊过的,为什么现在都要在这里停下呢?并且船只的附近还出现了可怕的鱼人,立即就大声叫嚷了起来。

    成功挑事的杜瑜琦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然后对着达坦夫道:

    “我现在怀疑你们这些护卫都在与盗匪勾结,想要抢劫我们才故意不要我们下船,我们的船费已经给清了,在哪里下船是我们的自由,所以现在你马上滚开,否则的话,你就是盗匪!”

    说完杜瑜琦就二话不说的准备攀着绳桥离开,那达坦夫脸色铁青,立即伸手去抓他的肩膀大叫道:

    “你这个通缉犯,你不能走!”

    杜瑜琦反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扭,达坦夫的力量怎能与他相提并论,立即歪斜着身体惨叫了起来,杜瑜琦发出了冷笑道:

    “怎么,被我揭破了你们之间的秘密就要诬陷我了?我若是通缉犯,为什么你一开始不点名,非要等我揭破了你的阴谋才来血口喷人?”

    达坦夫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正要说话,杜瑜琦手上猛的用力,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他的右手都被生生拗断,达坦夫顿时惨叫一声痛晕了过去,杜瑜琦立即就攀上了架起的绳桥滑了下去,同时大叫道:

    “盗贼马上就要来了,不想死的赶快逃啊!”

    这句话顿时就令其余的旅客被戳到了g点似的,一下子就**了,当然是惶恐而畏惧的负面情绪**当中!

    出门旅行在外最怕的是什么,当然是遇到盗贼了,运气好的话都是被洗劫成光猪,运气不好的话,那么搞不好就要人财两空,血本无归外加连自己的小命都赔上去。

    并且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就算判断失误逃走了以后盗匪没来,那么顶多也就是吃些路程上的辛苦而已,这个后果却是能接受的,可是万一留留下来以后盗匪真的来了,那么产生的后果就是被洗劫成穷光蛋!!这却是没人能够接受的可怕噩梦!

    并且人都有从众的心理,一个人带头跑的话,其余的人也都肯定会跟着上,于是顿时就有不少人跟随着杜瑜琦一窝蜂似的逃走了。

    当然,杜瑜琦这样鼓动一干人逃走,其实也是有他自己的深层次意思在里面,其主要目的就是制造多人逃亡来掩盖自己逃走的踪迹,给后面的追兵追踪制造大麻烦。

    追踪三个人的逃亡痕迹和追踪三十个人的逃亡痕迹绝对是两件难度不同的事情。

    离开了船只以后,杜瑜琦却并没有往深处逃走,他看了看时间以后,便对着杰特道:

    “你现在先去找林,不要跟着我们,现在我和夕两人要反其道而行之埋伏起来给这些追兵一个狠的,让他们知道追杀我们绝对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

    杰特听了以后担心的道:

    “可是,你们怎么脱身?”

    杜瑜琦神秘一笑道:

    “你放心,我自有办法,你看我像是自寻死路的人吗?”

    听到了这句话,杰特就放心了,点点头很爽快的道:

    “好,接下来我们怎么联系你?”

    杜瑜琦道:

    “我再次出现的时候不会太久的,我们不是指定了三个回合地点吗?所以会先去鹰巢那里,如果事有不谐的话,那么会去索兰特长桥的。”

    “好的。”杰特毫不拖泥带水的挥挥手,咔嚓咔嚓的磕着瓜子的离开了,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杜瑜琦辨别了一下方向后,对着夕道:

    “现在咱们得找个地方埋伏起来,拦住追兵的先头部队大杀一通,能够冲在前面的,必然是机动性最好的,对我们的威胁也是最大,并且机动性强的家伙自身的防御力往往就脆,剪除了这帮人以后,咱们以后的日子就要好过得多。”

    夕点了点头。

    杜瑜琦的计划当中有一个很大的漏洞,那就是杀回去不难,要干掉几个冲在前面的斥候型的追兵也不难,问题是怎样在杀人之后全身而退?

    敌人可不是省油的灯!里面更是有西西里这样强大无比的觉醒者,一旦被咬上以后,估计就很难脱身了。

    夕大师身经百战,赫赫威名岂是浪得虚名,她必然也看出来了这个破绽,但杜瑜琦既然没有说,她便没有问,这其中的信任已经是不言而喻。

    两人此时根据既定的策略,便不退反进,根据之前杜瑜琦在船上的观察,重新来到了河边的一处小山坡上,这小山坡与周围顶多也只有十来米的高度差,但耐不住地势开阔,可以说是方圆七八公里内的制高点,可以说只要是前来追击的人,肯定会选择来到这里进行眺望,看一看前方河道当中是否有着蒸汽轮机船上的灯火。

    大概只是在这里守候了不到十分钟,第一条大鱼就上门了,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就打过交道的虚罗尔,这厮虽然第一次吃了个大亏,但正因为如此心里面才是格外的愤怒,这一次感觉夕与杜教士已经俨然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丧家犬一般的存在,所以自然是冲得最起劲的。

    当然,俗话说无利不起早,除了之前的羞辱之恨外,虚罗尔更是认定了一件事,那杜教士凭什么能以一个初阶剑士的身份撵上自己?最大的可能,那就是他身上拥有非常极品的增加速度的装备啊,这才能弥补二者先天的空缺。

    对于虚罗尔来说,他追求的境界就是快快快还要更快,所以,这家伙对杜瑜琦身上极品装备可以说是念念不忘,甚至将之视为了禁脔不允许别人染指了。

    然而虚罗尔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杜瑜琦和夕两人居然不逃反进,主动进行了伏击!!

    此时的夕和杜瑜琦都进行了伪装,藏在了小山坡的树丛当中,用钓鱼的耐心默默的守候着第一个上钩的猎物,两人甚至简单的商议了一下出手的顺序,然后便不再说话,眺望着远处的黑暗。

    没过多久,最初飞来的是三只g-4掠食者,然后虚罗尔就迅速的奔跑了上来,站在了最高处的岩石眺望远方的河流,辨识蒸汽轮船上面的灯光来确定方向。

    只是就在这时候,夕便已经从他背后四米处现身了,身上的华丽锁链发出灿烂的光芒。

    见到了这一幕,虚罗尔顿时大惊,一跃而起,可是夕是什么人,早就料到了他的本能反应,猛然一跺脚断喝了一声!

    顿时,一股淡淡的蓝色光芒以夕为核心扩散了开去,甚至最后形成了强烈无比的气浪,在空中也是形成了一个“喝”字的庞大气劲,覆盖住了至少一个房间大小的面具,然后才徐徐的消散,周围的灌木,甚至泥土,小石头在这一喝之下都是朝着周围炸开,激射,仿佛是有一发炮弹爆炸以后产生的巨大气浪似的。

    这一招就是气功师非常著名的技能:狮子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