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精灵的隐灵布甲长靴

    狮子吼一旦发出来中招的话,可不仅仅是被伤害那么简单,更是会被吼入到了晕眩状态当中,同时,这狮子吼乃是以本体为核心呈现出来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范围攻击,只要你在范围内,那就根本避无可避。

    虚罗尔绕是身手敏捷,也是被生生的从半空当中吼了下来,狼狈无比的砸到了地上,竟然还浑身僵硬一动也不能动!可是夕已经是冲了上来,一掌就对准了他的胸口按了上来,而夕白生生的手掌上,萦绕的却是幻化成了龙虎猛兽一样凶猛无比,张口咆哮的可怕电光!!

    念兽龙虎啸!!

    在被占尽先机的状况下,虚罗尔面对夕就凶多吉少了,何况还有一个仿佛毒蛇一样隐匿在暗处,随时准备拾漏补缺的杜瑜琦?

    更要命的是,虚罗尔引以为傲的逃命速度,却是被杜瑜琦完爆啊!!他在绝境的时候疯狂反扑,总算抓住了夕回气的间隙狼狈无比的翻滚逃开,可是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记朴实无华的上挑斩。

    -----杜瑜琦早就在这里等着他了,甚至就像是虚罗尔迎面撞上了他上撩起来的剑锋似的。

    等到杜瑜琦轻描淡写的一套连招打完,夕却已经是默默的站在旁边等了好久了。

    在这种情况下,被打得半死的虚罗尔只能大叫求饶,投降,

    杜瑜琦微笑着道:

    “好!只要你交出佩戴的墨竹手镯,就饶你一命。”

    虚罗尔虽然肉痛,但也发觉这个条件比自己预期的要好得多了,便点头答应了下来,顺带在心中干了夕大师一万次,艹了杜瑜琦全家的女性十万次,同时怨毒的发誓自己必然有一天要弄死杜瑜琦。

    可是,就在他将墨竹手镯取下来的那一瞬间,右手就离开了武器,杜瑜琦便是一刀劈断了他的右手!然后又是顺势一记横斩切开了他的脖子,刀光凄厉,在空中卷出来了明显的l形状,顺带远远的将虚罗尔整个人都劈飞出去七八米远!

    “原来原来他一直都在麻痹我,根本就没想要放过我!之前的做派都是为了让我放弃反抗而已,可恶啊,我还可以启动云爆弹的啊,虽然未必能炸死他们,却至少让这帮混蛋拿不到我身上的财物”

    虚罗尔的身体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圈,脑子里面闪现过了这么几个念头,然后就失去了意识,杜瑜琦等了一等,发觉他捂着的脖子处流淌出来的鲜血都足足积满了脸盆大小的凹坑,便放心的走了过去,然后第一件事就将虚罗尔戴着的手镯取了下来扔给了夕:

    “墨竹手镯,对于改善我们的现状很有帮助。”

    接下来杜瑜琦又找了找,竟是发觉虚罗尔穿着的靴子上居然有着奇特的纹理,看起来颇有精灵的风格,夕仔细看了看以后道:

    “这双靴子也不错,叫做精灵的隐灵布甲长靴,上面附带有高等精灵的祝福,既可以提升跳跃力,也可以提升移动速度,不过现在市面上的类似复制品也不少,不算太值钱,但也挺适合现在的局面。”

    杜瑜琦便让夕穿上,夕却摇摇头,让他穿上。

    两人在这里只是耽搁了寥寥数分钟,就发觉远处传来了嗡嗡嗡的声音,紧接着便听到了空中有刺耳的呼啸声席卷而至,竟是有一架机械师放出来的空战机械:风暴发觉这里异常找到了他们,在发出了警报的同时还射出来了好几枚的风暴导弹!

    这种一尺长的微型导弹具备追踪功能,并且还具有相当可观的杀伤力,更重要的是爆炸的时候会发出惊人的巨响,这就可以更容易的让追兵知道战斗发生的方位。

    夕微微皱眉道:

    “这家伙真讨厌。”

    杜瑜琦笑笑道:

    “狗来了,主人还会远吗,我们不如直接去收拾主人吧?”

    夕摇摇头道:

    “机械师是打阵地战的好手,在他们选择的战场里面战斗,最后往往都会被炸得焦头烂额的,所以有一项禁忌就是:不要与机械师与他们在预设好的战场当中作战。”

    杜瑜琦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还真的是拿这玩意儿没办法了,我们缺乏有效的远程攻击手段,你的蓄念炮需要太长的时间.....被这家伙缀上了的话,那么我们接下来的计划就没办法实施了哦。”

    夕转身过去,注视着旁边的滔滔河水:

    “若说没有办法的话,那也并不尽然,我现在只希望你不是个旱鸭子。”

    ***

    于是,在短短的五分钟之后,前来追捕的这些家伙就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杜教士和素盏夕两人已经被追上了。

    坏消息是,他们现在已经是发觉了被追踪,跳河逃走,失去了踪迹,并且倒霉的虚罗尔已经是惨遭毒手。

    一群人听说到了这件事以后,便纷纷嗷嗷叫着拼命往前冲,因为跳河逃走就意味着一件事,对方逃不快了,便难以甩掉自己这帮人的攻击,并且人不是鱼,不能总呆在河里面不出来。

    有不少人都开始乐观的认为,整个追捕活动将会在半个小时内结束,素盏夕的这一次逃亡必将以失败而告终,甚至有一些后赶来的人都在悲观的哀叹觉得自己迟到了。

    问题就在于,半个小时以后,这帮追捕者收到的消息却都是坏消息,甚至是.......噩耗!!

    因为在这半个小时内,这帮追捕者就足足死了七个人,这七个人都是属于法师,枪手这类攻强守弱的职业,几乎都是在短时间内被电光石火的突袭,然后遭受到了一连串凌厉无比的伤害,最后致命。

    这样的杀戮效率,无由的令人想起了素盏夕当年一战成名的经历,在短短的半个月内,横扫虚祖国内的六十七座道场,全部在切磋中胜出,败者却都只伤不死,这样雷厉风行的效率,可以说令人为之咋舌,也是这样一战,才奠定了夕大师之名。

    而现在众人回忆起这件往事以后,忽然就发觉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当年输给素盏夕的名家和高手,足足有一百零四个人,可是这些人都只伤不死,可见夕依然是举重若轻,能发能收,尚有余力!

    这一次,夕却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上,刚刚出手七次杀七人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样的一个彻底解开了心中锁链的夕,又要拿多少条命去填才能将其抓住?

    这样的想法无疑给大多数人的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紧接着远处又传来了大声的叫嚷:

    “让开让开,伤员来了,谁有炼金药水的或者是圣骑士的,赶快救人!!”

    很快的,一名只剩下了右腿的剑士就被抬到了火堆旁边,他脸色惨白,呼吸急促,浑身上下染满了鲜血,看起来都是奄奄一息了。这时候有一名圣骑士对他连续施展了两个神术:“缓慢愈合”,“快速治疗”,这才让他迅速的从死神的镰刀下被抢救了过来。

    大口灌下了几口科菲多酒以后,这名剑士总算是缓过了劲,颤声道:

    “我们队伍里面的三个人全都死了,拉里的脑袋被一发蓄念炮打中,直接就蒸发气化,他没有脑袋的尸体一直都还站在了原地!!鲁斯则是被挑飞到了空中,然后连续中拳,最后整个胸部都被打塌陷了,我幸好见状不妙丢出了两发轰雷树的果实转身就逃,可是还是被杜教士拦截到,若不是遇上了后面前来支援的人,想必我也死了”

    这时候,忽然有一个低沉的声音道:

    “现在虽然是夜间,可是也不是一点儿光都没有的,你们与素盏夕的实力有差距是正常的,但也不至于被对方压制到这种程度啊,连防备都没有就遭受突袭!”

    听到了这个声音以后,其余的人顿时转过头去,然后同时站起来弯下腰表示尊敬:

    “西西里大师!”

    所有的觉醒者,都当得起大师的称号,而这一次前来的人,则正是主持本次追捕的觉醒者:千手罗汉西西里!

    那名剑士的脸上露出了茫然之色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真的仿佛是突然从黑暗当中冒出来似的,对了!他们两人的身上都披着黑色的斗篷,同时头部双眼的位置还戴着奇特的风镜咳咳咳,就像是爬到摩伽陀顶部的维修工戴着的防风眼镜一样那种感觉,就像是上一次在黑暗的山洞里面与蝙蝠怪战斗,对方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我们的位置,而我们却只能被动挨揍。”

    西西里听了以后冷哼一声道:

    “不用说,他们一定拥有了夜视能力了,据说在天空之海的城主宫殿当中,曾经有一名叫做卡格的哥布林在无意当中掌握了一门技巧,可以制作出效果非常好,并且十分小巧的夜视镜,估计素盏夕就是从那一处遗迹当中获得的吧?”

    就在这时候,从黑暗当中却徐徐走出来了两个身影,看到了西西里也只是微微鞠躬,倨傲的西西里冷哼一声,正要说话,却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到嘴边的话居然都缩了回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