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突袭

    这个营地周围虽然布置有警卫,但是明显很松懈,因为在这些人的心里面,他们乃是猎人而不是猎物,同时根据第一线发回来的信息,猎物更是在三十里外被死死咬住了尾巴,还有什么人敢来惹事?因此若不是执行长官的坚持,甚至连这四名警卫都不会布置上呢。

    因此这些警卫的状态也是可想而知,此时已经是接近黎明,他们更是哈欠连天,恨不得马上就换班然后美美的喝上一碗热的豌豆汤然后倒在床上进入梦乡,还有两人做得更是过分,直接裹紧了军大衣然后蜷缩在了旁边的避风处,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显然已经是将自己的任务直接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杜瑜琦对这里的布置并不熟悉,所以将探询的目光望向了夕,让她来选择第一击的目标,夕观察了一会儿,便指了指帐篷上挂着一只小小风铃那里道:

    “就这里吧?”

    杜瑜琦点了点头,然后就想要动身,却听到了夕忽然又犹豫了一下道:

    “等下你先不要急着出手,倘若我遇到了什么问题的话再说。”

    杜瑜琦点点头道:

    “好。”

    接下来夕想了想,便朝着那个帐篷飞扑了过去,因为营地当中的人的麻痹大意,所以她竟然长驱直入,在短短几个呼吸当中就直扑到了帐篷的门口。

    只是这时候,帐篷的门帘一下子被掀开,猛然扑出了一个人和夕展开了近身搏斗!

    看得出来这人乃是刚刚从睡梦当中惊醒,身上还穿着睡衣,可是他的实力却是半点儿都不弱,作战风格大开大阖,竟是悍然与夕进行了贴身近战,只见在战斗当中无所不用其极,头顶,膝撞,肘击,打得噼噼啪啪的竟然还能维持不败。

    不过,夕应付他的攻击却也显得举重若轻,这人的攻势再怎么凌厉,拳脚再怎么凶狠,都被夕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开去。这人一鼓作气急攻了十几秒,忽然往后一跳,沮丧无比的大叫道:

    “不打了不打了!前面的那帮废物居然说你已经被撵上了,否则的话我怎么可能毫无防范!而且你的实力又有提升,否则的话你就算是能接下来我这一轮攻势,也非要受伤不可。”

    夕淡淡的道:

    “输了就是输了,哪来这么多借口,枫丹大人,你乃是堂堂的贵族,有爵位的大人难道还要耍赖?”

    “我不服!”这人脑袋一昂强声道。

    此时杜瑜琦才发觉,面前这位大人赫然乃是个三十来岁的大叔,虽然外表看起来年轻,其实已经有了小肚腩,留着八字胡,穿着一身色彩鲜艳的绣花衬衣,下面是一条鹅黄色的紧身裤,看起来应该是贵族打扮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杜瑜琦总觉得这个枫丹大人看夕的眼神不对劲,自己就有一种往他胯下用力踹一脚的冲动,忍不住现身道:

    “若非夕不要我出手,刚刚你足足背对着我五六秒,足够我杀你十次的了!”

    这时候整个营地都被惊动了,纷纷涌出大群人来,杜瑜琦不知道为什么夕不下狠手,但这点信任还是有的,大不了马上开启通道回地球就是了,所以杜瑜琦也是怡然不惧。

    没想到这枫丹大人听了杜瑜琦的话以后,顿时就长叹一声,面如死灰的道:

    “是的,我还没料到你居然还有个同伴,是我输了。”

    夕淡淡的道:

    “既然是你输了,那么你懂我意思的,倘若我全力出手偷袭的话,这里的人至少要死一半。”

    枫丹大人点了点头:

    “你手下留情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会带他们的走的,同时你可能造成的损失我都会评估在内将之带走”

    说到这里,这枫丹大人看着夕十分哀怨的道:

    “可是,夕,你觉得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抓你杀你的吗?我是知道你处境不妙特地来保你的命的,自从你七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认定你是我的新娘了,我知道你喜欢强者,所以每天都勤练不缀就是为了与你有共同语言,你现在犯下了天大的事情,只有做我的夫人才可以免罪的啊!!”

    听到了这家伙的话,杜瑜琦陡然觉得很不舒服:狗日的你这个王八蛋,夕才七岁你就打她主意了?这是要玩萝莉养成吗!?

    还好这时候夕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很冷淡的道:

    “我没有罪,所以并不需要什么免罪之类的东西,同时,我此生已经献给了武道,更不会和任何无聊的情感挂上关系。你在这里拖延时间,是要逼我下狠手吗?”

    枫丹大人听了以后,恋恋不舍的看了素盏夕几眼道:

    “好,好,我这就走,根据你现在的实力评估,你若是存心突袭这个营地的话,至少能杀一半的人,并且使这里彻底瘫痪我会将这些理论上都已经战死的家伙带走的!你们这帮王八蛋看什么看,要不是夕大师手下留情,你们现在都是一堆尸体了,还不心存感激?还在这里讨价还价?”

    此时杜瑜琦也是看了出来,夕始终还是不愿意对虚祖国的人大开杀戒,所以才采取了这样的方法,不过这营地当中也至少有五六十人,其中有一半都是非战斗人员,叫杜瑜琦下手的话还真的是没办法执行,他毕竟不是冷血屠夫,所以夕这种温和的方法也算是解决了一大难题了。

    大概五分钟之后,枫丹大人就带着营地当中的三四十人准备离开,并且也搬走了很大的一批物资,理由是夕突入营地后放火造成的损失。

    营地当中除了枫丹大人之外,还有两名虚祖国内的警备处长官,他们两人战斗实力很一般,但是调度指挥,综合分析方面却是奇强,两人也是知道夕大师手下留情,否则的话这时候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因此配合着枫丹大人的命令老老实实的离开了,而他们前来也只是奉命行事,所以杜瑜琦都并不打算难为人。

    夕在这营地里面翻拣了一会儿,也是从这里挑选了不少的辎重和补给走,两人大概在这里只逗留了十分钟,便飘然远去,干净利落,丝毫都不拖延。

    值得一提的是,杜瑜琦在补给当中发现了一个箱子,箱子看起来装潢得就十分精美,打开以后就发觉,里面赫然是两排摆放得十分整齐的架子,架子上应该是被固化了某种魔法,看起来非常稳妥,在架子上面则是插着一瓶一瓶的淡蓝色药剂,这些药剂并不大,外形类似于半支粉笔,卖相相当不错,每一排是十二瓶,两排则是二十四瓶。

    这药剂旁边有标识:写着初阶食人魔药水(精品),旁边还有一个很明显的标记,这是药水的出产炼金实验室的商标,同时还有一系列的相关说明,应该是类似于说明书之类的东西。

    介绍上说,这初阶食人魔药水(精品)乃是使用非常严谨的炼金术和精品原料制作的,饮用以后将会对一个人的力量进行小部分的增幅,持续时间长达十天。

    同时一阶职业者以下的人,在首次饮用本药水之后,力量会获得一定程度的永久提升,提升幅度最高的能达到增幅的一半左右,最低也有十分之一,第二次使用也会有可能获得提升,但是提升几率和幅度都不会太高了。

    同时,本品并没有什么副作用,药效也是相当稳定,甚至在普通环境下也能保持一百年,甚至可以带过位面通道不会出问题,而非精品药剂则会出大问题。

    夕看到了这东西以后,告诉杜瑜琦这玩意儿也是挺值钱的,不过对于他们两人来说效果就不怎么明显了,因为这食人魔药水提升的是一个固定的素质,初阶的食人魔药水提升的力量大概是相当于一个成年男子的最大力量的一半左右。

    所以这玩意儿最大的受众是那些想要成为职业者的普通人,因为受众的广泛,而精品药剂的炼制成功率不高,所以这玩意儿的价值一直都是居高不下的。

    而很受高级职业者欢迎的,则是那种可以按照百分比数值来提升个人属性的炼金药水,当然,这玩意儿必然更贵,也是更罕见。

    于是杜瑜琦立即就将之珍藏了起来,开玩笑,这一次为了救夕,他已经都是濒临破产的边缘了啊,这玩意儿既然是硬通货,那么想必就是很好出手变现的了,那么对此时的经济危机必然有很好的缓解作用了。

    ***

    指挥部遭受到袭击,并且还是那两名追捕的犯人下的毒手这消息很快就以爆炸性的方式四处传播,顺带给前方那些追捕得热火朝天的家伙脸上狠狠来了一巴掌,一时间真的也是阵脚大乱。

    有人还主张继续追捕,抓住“同党”来要挟他们早日投降,但更多的人则已经是心无战意,了解素盏夕的人更是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都知道素盏夕心志十分坚定,除了武道之外心无旁骛,要想拿人来要挟她那完全是大错特错,于是纷纷撤离,杰特和林两人的危机顿时被解除了。

    夕和杜瑜琦两人袭击了营地之后,便迅速撤离,两人此时依然是认为敌众我寡,所以绝对不会去正面碰撞,就算是要开战,也一定会将战斗的时机把握在入夜以后,届时拥有夜视镜的两人势必如虎添翼,无论攻守都能占据莫大的优势。

    大概两人离开了营地一个小时之后,此时已经是朝霞满天,同时可以见到天边的云彩都被染成了红色,可见这一天乃是个好天气,夕忽然站定在了原地,隔了几秒钟以后徐徐的道:

    “有人追了上来,并且速度很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