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强敌

    杜瑜琦皱眉道:

    “什么人竟然能这么快就咬上了我们?”

    夕摇摇头道:

    “不知道,但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杜瑜琦点点头,四周张望了一下道:

    “那种远远吊着我们攻击的敌人是目前最头疼的类型,不远处有一片灌木丘陵地形,我们到那边去。”

    夕点头道:

    “好。”

    杜瑜琦所说的灌木丘陵地形,乃是在虚祖国当中最为常见的地形了,丘陵上面还有大量嶙峋的白色乱石,小的约莫有凳子大小,大的约莫有桌面大小,其缝隙当中生长着合欢木,栀子树,黄连从等等齐胸高的灌木。

    这样的地形,对远程攻击的职业就并不算友好了,因为若是不慎的话,搞不好被人摸到了身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同时,杜瑜琦已经是拿出来了自己之前调配的见血封喉混合毒液,朝着武器上涂抹,夕早就见过这玩意儿,她是不屑于做这些事情,不过同伴要这么干却也并不反对。

    来到了这个区域之后,杜瑜琦心中已定,便站在了旁边的白石上远远眺望,然后他就微微的“咦”了一声,因为见到了远方有两个人徐步走来。

    这两个人虽然看起来似乎是徐缓而行,其实前行速度奇快,而这两个人还与杜瑜琦在船上有过一面之交,正是商人盖达尔和他的那个貌似是屠夫的手下:兰姆斯!

    盖达尔此时身上还披着一件斗篷,斗篷上面居然还有丝丝缕缕的黑气萦绕。

    很快的,盖达尔和兰姆斯就来到了杜瑜琦两人的面前,中年商人盖达尔依然是那一副看起来彬彬有礼的模样,抚弄了一下上翘的胡须以后微笑道:

    “我们又见面了。”

    杜瑜琦笑笑,点点头道:

    “我想这一次并不是巧合吧?”

    盖达尔道:

    “事实上并不是,我来到这里,其实是想要证明一件事的。”

    杜瑜琦道:

    “什么事情?”

    盖达尔悠然道:

    “这一次追捕你们的领袖人物乃是西西里大人,他不仅仅是一位觉醒者,并且还是虚祖地下世界的四位领路人之一,我是个生意人,而生意人追求的就是最大的利润,倘若能够与虚祖国的地下世界挂上勾,进入到那充满血腥,黑暗和暴利的地下销售网络当中,那么每年的利润自然就会像潮水一样的落入到我的钱袋里面,这条路线一旦走通,甚至可以让整个家族都受益几十年啊”

    杜瑜琦扬扬眉毛:

    “所以?”

    盖达尔很直接的道:

    “所以我在猜出了你的真实身份之后,就立即将你的下落告诉了西西里大人。”

    杜瑜琦这时候伸出了一根手指:

    “请原谅打断你的话,你怎么可以知道我的下落的?”

    盖达尔嘴角露出了一抹诡秘的笑意,然后才道:

    “那一头被你杀死的混血种鱼人哇呜那还记得吗?”

    杜瑜琦道:

    “有点儿印象。”

    盖达尔道:

    “它在受伤以后,呕出了一口本命粘液,你没有闪避过去,右手被粘到了少许,我们将这种粘液称之为河流诅咒,你自己不会感觉得到,但是其余的鱼人却可以在很远的距离感应到你的存在,同时,因为这种粘液的味道十分特殊,所以一些嗅觉灵敏的野兽也是可以循着味道找到你的踪迹。”

    杜瑜琦点点头道:

    “原来是这样。”

    盖达尔道:

    “我当时信誓旦旦的告诉西西里大人,说一定可以用我的方法找到你的下落,然而你还是成功的逃脱了,所以这直接导致了一件很遗憾的事情,西西里大人对我的信用产生了怀疑。可是对于一名成功的商人来说,信用却是比金子还要宝贵的东西。”

    杜瑜琦听到了这里,然后便恍然道:

    “所以,要恢复西西里大人对你的信任,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亲手把我和夕抓到他的面前。”

    盖达尔道:

    “说得一点儿都没有错。”

    杜瑜琦平静的道: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现在过去了这么久,并且我也洗过澡,身上应该没有河流诅咒的味道了啊?你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盖达尔拍拍手,旁边木然站着的兰姆斯从腰间取下来了一个袋子,然后将之打开,可以见到袋子里面居然是一颗鱼人的脑袋,奇特的是这鱼人的脑袋看起来居然还有生机,眼皮都在不停的眨着。

    “现在你身上的这种河流诅咒味道虽然很淡了,但是鱼人并不是依靠嗅觉来感应河流诅咒的呢,那是族群内部拥有的神秘感应,所以我只需要抓到一只鱼人,然后用死灵法术对这脑袋进行简单的加工,它就是最好的向导了。”

    “了解了。”杜瑜琦点点头道:“非常感谢能告诉我这么多宝贵的知识,但是我并不打算束手就擒,所以盖达尔先生,你现在可以过来抓住我了。”

    盖达尔笑了笑道:

    “你真是想太多,呵呵,要抓住你和素盏夕,还用不着我动手兰姆斯,去将他们抓住,如果觉得有困难的话,那么可以动刀子,不弄死就好了。”

    兰姆斯默默的踏前一步,然后将他背着的大包抛在了地上,地面顿时都震荡了一下,仿佛有压路机开过似的!紧接着,兰姆斯就跨前一步,一伸手就对准了杜瑜琦抓了过来!

    杜瑜琦此时已经是抽出了另外一把备用的太刀,然后光芒一闪就对准了兰姆斯斩了过去,兰姆斯不闪不避,伸手一挡,居然是用自己的左肘进行硬格,看起来他对自己用血肉之躯来硬撼金属很有信心似的。

    杜瑜琦微微皱眉,但还是一刀劈了上去,紧接着就发现这一刀他虽然使出了六七分力量,估计就算是旁边的岩石也能一劈两段,可是落在这兰姆斯身上之后,竟仿佛斩到了什么极其柔韧的橡胶上似的,深深的斩入了至少三四寸,可是杜瑜琦的太刀一抽离,那么就见到兰姆斯粗糙的肌肤上只有一道白痕,并且迅速的反弹了回来。

    这时候,兰姆斯的右手已经抓到了杜瑜琦的肩头,杜瑜琦沉肩一让,顺势横肘一扫,撞在了兰姆斯的右掌上,顿时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使得杜瑜琦踉跄倒退了四五步,而兰姆斯却是纹丝不动,只有甲虫形状的鼻环一阵摇晃。

    很显然,杜瑜琦虽然力量很大,可是在这兰姆斯的面前也是处于下风。

    “倘若我的11库兰的焰影剑还在,我就不信你还敢来拿肉身硬撼我的武器!”

    杜瑜琦在心中忍不住恨恨的道,不过,面对再次逼近的兰姆斯,他的眼中冷光闪了闪,重新又是一刀对准了兰姆斯劈了上去,兰姆斯嘴巴里面发出了呵呵的声音,仿佛像是在讥笑,又仿佛像是在喘息,再次不闪不避,一把就对准了杜瑜琦扑了过来。

    盖达尔摇了摇头: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兰姆斯的防御,让你用这把蓝色二阶武器劈一百次也破不开恩??!”

    原来杜瑜琦这一刀劈到了兰姆斯的肩头上之后,兰姆斯遽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吼叫声,紧接着就见到蓝色的电光缭绕,从剑刃处千丝万缕的卷了出来,波及到了他的全身上下,于是兰姆斯的这一扑虽然冲势难制,却被杜瑜琦轻松闪开,兰姆斯收势不住,一头就撞在了旁边的白色巨石上,竟是连这巨石都撞开了半米左右!!

    盖达尔忽然看了夕一看,叹息道:

    “没想到你居然把光之兵刃这项秘术都修炼到这样的程度上了,但这又是何苦呢?一切都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夕微微摇头道:

    “你错了。”

    盖达尔显然是自重身份,不屑与夕争辩,只是冷哼了一声,伸手压了压自己的胡须。

    先前杜瑜琦的那一刀劈得雷电光芒四射,当然是因为在上面加持了“天之守护者的骑士光剑种子”的缘故,兰姆斯的防御力虽然强横,可是对于元素伤害来说就没可能无视了。

    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以后,兰姆斯怒吼了一声,猛然屈膝,然后高高抬起,猛力一脚踩踏了下去,他踩踏的地方地面立即崩裂了开来,同时更是有无数碎石以高速激射向了杜瑜琦,疯狂袭来。

    这些碎石乃是以极高的速度飚射出去的,一旦打到了人身上的话,也必然会伤筋动骨,头破血流。

    好在论力量杜瑜琦不及兰姆斯,但是论速度的话,有着诸多强悍装备加持的杜瑜琦却是要完爆他的,杜瑜琦就地一滚,已经是藏在了旁边岩石的后面,只听得旁边岩石上噼里啪啦似大雨落下一般的密集连响,自身却并没有被打中一下。

    不过,紧接着杜瑜琦就觉得眼前的光芒一暗,原来兰姆斯已经是高高的跳跃了起来,然后似一发重磅炸弹似的对着他砸落而来,甚至挡住了初生的朝阳,双脚上有着奇特的光芒闪耀。

    杜瑜琦当然不会与对方正面硬撼,立即又朝着旁边扑出成功闪开。

    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兰姆斯已经是重重的砸到了先前杜瑜琦呆着的位置,落地的时候更是激起来了巨大的冲击波,最奇特的是,这冲击波并不朝着外围扩散,而是仿佛漩涡那样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要将杜瑜琦强行吸附到他的身边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