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古斯托计划

    杜瑜琦此时正要反击,猛然回头一望却发觉了兰姆斯的背后就是初升的朝阳,光耀刺目,眼睛瞬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他本来最擅长利用这样的小细节来对敌,却没想到今天居然被对方反过来利用这小细节来对付他,眼见得已经是被吸力拽扯向对方的身边。

    只是杜瑜琦虽然中招,却是慌而不乱,顺着那巨大的吸附力就施展出来了一记崩山击,对准了兰姆斯当头劈落,同时更是利用了崩山击施展出来的霸体状态避免了敌人来强行打断自己的招数。

    兰姆斯陡然发出了一连串似野兽一般的咆哮声,迎面就对准了杜瑜琦一拳轰了过去,看他的战斗方式,依然是两败俱伤与敌协亡的打发,根本就不在乎杜瑜琦的攻击,哪怕是先挨杜瑜琦一刀,也是要砸对方一拳!!

    紧接着,两人就在刹那正面碰撞!!

    杜瑜琦一记崩山击就劈在了兰姆斯的脸上,兰姆斯则是一拳砸在了杜瑜琦的右胸!

    兰姆斯强大的力量一下子就将杜瑜琦打飞了出去,甚至飞出的轨迹就仿佛像是个棒球,直飞出了十几米外,还骨碌碌的翻滚出了好几圈,杜瑜琦隔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支起来,但已经是连续呕了好几口血。

    他在中拳的瞬间,感觉自己简直像是被一辆全速开行的列车正面撞到了似的,仿佛浑身上下的骨头骨节都碎掉了。

    而兰姆斯的左脸上,则是出现了一道可怕的白色凹痕,看起来杜瑜琦的崩山击似乎也根本没能破防,可是在那白色凹痕周围,却有蓝色的电流似小蛇一样,不停剧烈的跳动着,兰姆斯恍若未觉,一步步对准了杜瑜琦大步逼近。

    盖达尔耸耸肩,惋惜的叹了口气点评道:

    “杜教士的基本功还是很扎实的,可惜遇到了兰姆斯,好了,下一个。”

    夕很平静的不说话,半跪着的杜瑜琦忽然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哦,是吗?”

    他这一句话刚刚说完,兰姆斯左脸上的那一道白色凹痕当中,忽然腾起了一股青烟,然后变成了焦黑色,空气里面立即也多出来了一股皮肉被烧焦的气息。

    在崩山击发出去的一瞬间,杜瑜琦已经是将第二颗武器种子已经附带在了这把看似普通的太刀上,库兰的焰影剑的某些特质立即传承给了这把武器,也就说是,它同时具备了火焰伤害的属性!!

    兰姆斯的防御在瞬间就被突破,那条被斩出来的白色凹痕立即就化成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杜瑜琦涂抹在上面的变异见血封喉毒素,也是随之生效,这种能产生最为纯粹痛苦的毒素开始顺着神经发挥它的威力。

    兰姆斯整个人骤然僵硬,然后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开始剧烈的抽搐,它在瞬间倒地,双手死死捂住了脸上的伤口,从喉咙深处发出来了一连串呜咽和闷号的声音,眼见得竟是被杜瑜琦一刀击垮!

    杜瑜琦这时候捂着胸口,苍白着脸站了起来,看着面色铁青的盖达尔笑了笑道:

    “兰姆斯的基本功还是很扎实的,可惜遇到了我。”

    这句话此时在杜瑜琦的嘴巴里面说出来,那真的是不折不扣的**裸打脸了!盖达尔听到了杜瑜琦这句话以后,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

    “你以为你这样就赢了吗?你这样做的后果,只会让兰姆斯将他的真正形态暴露出来而已,而那是连我都要退避三舍的怪物啊。”

    伴随着盖达尔的话,趴伏在地上的兰姆斯忽然十指收缩,深深的抠入了泥土,紧接着,他的身形就像是被吹气一样的剧烈膨胀了起来,其肌肤也是开始变黑,变硬,表面甚至出现了类似于鳞片一样的诡异东西。

    很快的,兰姆斯就变成了一头看起来有些类似于被剃光了毛的大猩猩,表面生长着黑鳞的肥硕怪物,其体积至少比至少膨大了两倍不止,更是双眼赤红,然后从口中发出来了一连串的怒吼声,对准了杜瑜琦扑击而上!

    盖达尔发出了一连串的大笑声:

    “兰姆斯的父亲,乃是卡勒特组织的高度机密计划:古斯托计划的实验体,这个计划乃是以人类为蓝本素材对其进行改造的恐怖计划,所有的实验体都会被名为古斯托,只是会以数字来区分其差别。”

    “这个计划的开端甚至始于数百年之前,最初成功的是八号实验体,其名字就叫做hm-8古斯托,这家伙在被改造之前乃是一名胆小而瘦弱的厨子,但是在改造之后力量,体力等等被提升得极其惊人。这个计划的唯一弊端是,被改造的古斯托一旦力量爆发出来的话,就会失去理智而失控,不分敌我的进行攻击!”

    “兰姆斯的父亲已经是古斯托计划的七百四十二名实验体,所以就被称为hm-742古斯托,他被调制以后,却找到了一个机会乘机逃离了卡勒特组织,虽然只过了一个月就被抓了回去,但是在这一个月当中,这家伙却侵犯了接近四十多名女性。”

    “兰姆斯的母亲,就是被侵害的女性当中的一员,面对卡勒特组织后来的调查,她却选择了守口如瓶,毕竟这种事情对于女人来说,一旦站出来承认了就是一种莫大的灾难!”

    “因此,兰姆斯就这样出生在了人间,而他从父亲的基因当中继承到了古斯托计划当中的那一部分突变的因子,甚至变得更强大,并且在战斗当中还能勉强用理智来控制自己!所以,杜教士,你倘若想要求饶的话,那么最好提前一分钟就开口,因为我至少需要五十秒的时间才能安抚住兰姆斯。”

    面对盖达尔的说辞,夕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冷笑,显然已经发现了什么,同时,她的双手上已经出现了念兽咆哮翻滚的异象,显然已经开启了念兽龙虎啸这个近战技能,蓄势待发。

    而杜瑜琦已经开始与变身以后的兰姆斯进行周旋了起来,只是短短十几秒钟之后,杜瑜琦已经是带着惋惜的语气道:

    “你错了,盖达尔,最可怕的东西不是力量,而是智慧,变身以后的兰姆斯虽然再次变强,不过他的智慧退化到了顶多只有宠物犬的程度,这样无惧疼痛,生死的战士在战场上能够掀起可怕的腥风血雨,乃是统帅最喜欢的战士,但是,在此时的这种单挑的场合之下,其威胁力不但没有提升,反而下降了!”

    是的,变身以后的兰姆斯攻击速度,移动速度都再次提升了,可是依然没能拿杜瑜琦怎么样,因为就正是像杜瑜琦所说的那样,最可怕的东西不是力量,而是智慧。

    兰姆斯在即将追上杜瑜琦的时候,杜瑜琦一个大幅度的变向就彻底甩开了它,兰姆斯试图模仿杜瑜琦的动作,但是巨大的惯性和冲力使它的躯体彻底的失去了平衡,狼狈的在地下翻滚了几下才重新爬了起来,然后愤怒的咆哮着继续追赶杜瑜琦,接着又只能无奈的被甩掉。

    此时的这一幕,便无由的令人联想到了一头巨大的野猪徒劳的追逐着一只灵活的紫貂一样,野猪的獠牙再厉,力量再猛,却根本拿对方无可奈何。这时候,不知道疲倦,疼痛,恐惧的特质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了,只能白白的被拖死而已。

    盖达尔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摇了摇头,往前踏出了一步,徐徐的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了里面亚麻色的西装背心!然后开始慢慢的挽起里面衬衫的袖口。

    最诡异的是,盖达尔随手将自己的外套抛到了旁边的时候,外套恰好就落在了旁边的一块半悬空的岩石上,在外套落上去的那一瞬间,这块岩石居然像是被压上了什么沉重无比的重物似的,轰然坍塌朝着下方滚落!!

    这外套很显然里面暗藏玄机,绝对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样普通,能够生生将那岩石压得坍塌的,其重量至少都要在四五百公斤以上啊!!

    杜瑜琦陡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哪怕他正在被兰姆斯追击,可是依然感觉得到一股逼人的压力直袭而来。

    盖达尔看着杜瑜琦和林,慢慢的道:

    “给你们五秒钟束手就缚,我真的很不愿意伤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夕已经是双手一扬,空中竟是响起来了雷鸣也似的声音,紧接着从她的双掌掌心当中,飚射出来了一大团火车头大小的白色光芒,呈现出纺锤形状,夕一发蓄念炮就轰了过去!

    在正常的情况下,所有的气功师想要打出这样强大的蓄念炮,至少都需要先蓄力两三秒的,可是夕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掩饰了自己的蓄力过程,竟是抬手就来,轰然雷动,仿佛面前哪怕是一座山也得生生推平。

    面对夕的这一击,盖达尔微微的“咦”了一声,显然没料到夕竟然随手一击都有这样大的威力,他猛然伸出手去,虚按向了前方轻轻一抓,夕打出来的这一发蓄念炮居然像是风中的烛火一样,在他的这一抓下顿时暗淡了瞬间,然后“嗤”的一声就诡异熄灭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