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阉伶

    夕遽然抬头,眼中闪耀着倔强的火焰,以她为中心,猛的又绽放出来了灿烂的光芒,然后一个巨型气泡状的淡金色护罩就将她包裹住,顽固的抵抗着盖达尔的下按。

    念气罩!

    她豁尽全身上下最后的力量,发出来了这么一记念气罩,然后就直接栽倒昏迷了下去。

    盖达尔冷哼一声道:

    “雕虫小技。”

    在他的眼里面,素盏夕的这个念气罩完全就是垂死挣扎而已,相当于是负犬的悲鸣,事实上也是这样,盖达尔轻轻一握,念气罩便烟消云散,他冷笑着一脚踩向了夕:

    “你以为你晕过去就没事了吗?罪人!让我先在你脸上把鞋底搽干净再说,等你醒了以后,你就会发觉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全部扒光,然后绑在船只的桅杆上,你什么时候求饶,我就什么时候放你下来,你越是倔强我越无所谓,反正丢的不是我的脸。”

    可是,就在盖达尔的脚即将碰到夕的头发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了一声悠悠的叹息:

    “是啊,确实很丢脸啊。”

    这一声叹息过后,旁边的白色岩石后方,徐徐的走了出来一个人。

    一个老者。

    这老者面相愁苦,身上的打扮穿着却是一丝不苟,见到了这个人,杜瑜琦顿时吃惊得几乎要叫出声来,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风拳流一脉的当代主人风林。

    风拳流一脉诞生的时间也很长了,拥有几百年的历史,却一直都和虚祖国内的大部分道场一样,处于勉强能够维持的状态。直到门中出现了一位惊才艳艳的人物:风振以后,自此便扬名天下。

    风振少年成名,在年轻的时候就在虚祖国内几无敌手,威名远扬了。但他担心安定的生活会让自己产生堕性,便果断的离开了虚祖,在玛尔的首都赫顿玛尔开设了自己的道场。

    之后他就一直低调的生活着,直到有一天,风拳流的一位弟子被人陷害,风振坚持要还他清白,可是陷害这弟子的人来头极大,于是风振几乎举世皆敌,面对众多前来挑战的强者,依然是咬牙坚持绝不屈服。

    这时候,风振的强大之处才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随着一个个强敌倒在了他的手下,众人对他的实力评估才不断的上升着:

    “不对,他竟然已经是四阶了,就连埃尼欧也败了。”

    “啊啊啊,爆头狂人巴迪斯坦号称觉醒之下第一人啊,也被风振打败了。”

    “不对!风振其实早就觉醒了,希苏拉被人请去和他切磋,最后也是黯然而退!”

    “你没听说吗?两位觉醒强者联手去找风振最后也被他赶了出来,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实力?”

    “风振原来已经二次觉醒了!史莫克将军也不是他的对手!”

    “风振的真正实力,竟然达到了触碰法则的边缘的地步啊,看来必须要传说当中的四剑圣才能直面他了!”

    “”

    当力量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所谓的阴谋诡计就完全没有用处了,风振成功为弟子洗刷干净了罪名,他的强大也是为世人所知,风拳流从此一举成为了虚祖国第一道场。

    那一座天下极道的牌坊怎么来的?每一个前来风拳流挑战的敌人倘若输了的话,就得在旁边的山上亲手凿一块砖下来,放在路边,日积月累之下,这些砖头多了,就修了这么一座天下极道的牌坊。

    不过,百余年之前,风振忽然神秘失踪,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还活着,风振的后人为了维系他留下来的荣光,也是咬牙支撑,苦苦维系,但是风拳流极盛而衰,转而走下坡路却是事实。

    风振的后代也都是十分要强的人,性格刚猛暴烈,坚决要维护先祖的荣光,为此呕心沥血,不惜代价,连续好几任风拳流的道场主人都是横死,要么因为追求进境走火入魔,要么就是进阶无望觉得愧对先祖而自杀。

    直到这一脉出现了一个面相愁苦的小孩子,名字叫做风林,这孩子的父亲,就是修炼了十三年,被卡在了觉醒的门槛上,郁郁寡欢,最后酗酒而死。因此这孩子性格孤僻,外号叫做受气包,性格在外人看来十分软弱,受到了欺负也只会默默承受,

    可是后来人们才知道,这小孩子反应出来的只是表面,他只是想要将一切的时间都不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他貌似仿佛是一团棉花,可是里面包裹的,却是一块钢铁!!

    八岁,这孩子就成为了职业者,

    十六岁,这孩子已经一步迈入四阶。

    二十一岁,将无数惊才艳艳的天才卡住的觉醒障壁被这孩子冲破,他也成为了大陆上最年轻的觉醒强者。

    依靠他的努力,风拳流下滑的颓势终于止住。风林则是一如既往的低调,深居简出,不过三十年前,虚祖另外三大道场实在忍不住被风拳流压制,联合起来请出两名觉醒强者出手,风林却是一战成名,一举将两人格杀,从此威震虚祖,锋芒毕露。

    从此,再也没有人敢于小看这个面相愁苦的老人,甚至有传闻说,他已经是突破了二次觉醒的门槛,开始朝着世界的大道本源,力量法则进军。

    风林一现身,盖达尔那只脚明明距离素盏夕的面颊只有半寸不到,可是他就是踩不下去,脚下仿佛被诡异的垫上了一块钢铁,传来了庞大无比的反震之力。

    这咫尺的距离,完全就仿佛像是天涯一般!

    风林咳嗽着徐徐走来,看着盖达尔慢吞吞的道:

    “你要将素盏夕脱光了衣服绑在船桅上,这丢的当然不是你的脸,那丢的是谁的脸呢?”

    盖达尔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素盏夕乃是风林一手栽培出来的天才弟子,夕大师在很多人的心目当中,就是风拳流的新生代代表,他这么干倒是泄愤痛快了,可是最后还是风拳流大失颜面啊。

    他只能强笑道:

    “大师你说笑了,素盏夕不是已经被逐出了风拳流吗?丢的当然是她自己的脸。”

    风林徐徐摇头,轻咳着道:

    “她是被逐出了风拳流,却没有被逐出我的门下,你这个阉伶这么干,丢的是我的脸啊。我还记得传授你散打体术的应该是葵吧?当年我曾经和她一起讨伐过赫顿玛尔的盗贼团,看在这一份情面上,你自己把踩她的右脚打断,然后走吧!”

    盖达尔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他乃是觉醒强者,哪怕是虚祖国的皇室见了也是要客客气气的,风林一张口竟是要他自断右脚,这样的条件怎么可能接受?

    何况抛开自身的尊严不谈,盖达尔觉醒后身为武神,有许多招式都要靠右腿强大的爆发力,一旦右腿断掉以后,哪怕日后愈合了也可能留下来隐患,所以于公于私,于情于理他都绝对不会答应这个条件,便是倒退了一步,冷冷的道:

    “我若是不答应呢?”

    风林看起来对他做出来的选择毫不奇怪,忽然道:

    “这一次前来围攻素盏夕的人虽然多,领头的也就只有一个刚刚觉醒不久的西西里,你知道为什么吗?”

    盖达尔一怔,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老家伙忽然要提起这件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来,摇摇头道:

    “不知道”

    风林忽然道:

    “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那个瘦弱,胆怯的小阉人,就像是一只小鸡雏一样蜷缩在角落里面,没想到三十年以后,你居然能在我面前站得这么稳了,嘿!”

    听到了风林的话,盖达尔的眼睛当中一下子就冒出了火焰,这是他最惨痛的伤疤,这也是他的逆鳞啊!!

    原来,在当时的宫廷当中很流行歌剧,阉伶歌手就顺势而生,这是一种非常畸形的职业。被认为可以充当阉伶歌手的男童从婴儿的时候就要面对残酷的命运,被人每天大力的揉搓造成轻度的伤害,等到青春期到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遭受到了无法修复的伤害彻底萎缩。

    这样被畸形毁灭培养出来的男童有着女性的身材、女性的心态,同时女高音般的清亮柔美以及较高的音域,加之成年后男性的大肺活量,他们获得了不同寻常的歌唱条件,其中的佼佼者被世人誉为“最接近上帝的声音”。

    盖达尔就是一个从小就被父母卖掉,成为了阉伶歌手的人,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机缘巧合成为了职业者,最后在一次觉醒的时候反而成为了女性格斗家的觉醒职业武神而不是大部分男性格斗家选择的武极。

    往事被无情撕扯开,盖达尔彻底暴怒,他的掌心当中发出了点点光芒,一颗早已被握住的灵魂晶石随风飘散,里面的能量已经是被吸走,紧接着盖达尔便纵身就对准了风林直冲了过去!

    而此时风林便对准了他伸手一指,动作十分随意,并且也不怎么麻利,仿佛像是在街头买菜的时候随随便便见到了老友招呼了一下。

    唯一的区别是:这老头子的指尖上顿时就出现了一点白色的光团,看起来和夕发出来的蓄念炮类似,却是蓄而不发,看起来仿佛是粘在了指尖上的一点光芒。

    可是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指,盖达尔已经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危险直袭而来,他也是听说过当年风林这老头子的战绩,一人大战两名觉醒强者并且将之悍然杀死因此早就严加戒备,顿时大叫了一声,已经是果断出腿!

    他这一腿乃是在半空中旋转后用力下劈,明明是腿法,却就像是大刀重斧那样,产生了逼人的压迫力,甚至空中响起的声音都仿佛是超音速飞机起飞时候的轰鸣声一般。

    秘奥义:纷影连环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