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身世

    杜瑜琦在心中哀嚎了起来,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从地上爬起来,从鼻子处抹些血在脸上,再加上些灰尘,尽可能的将自己弄得狼狈一些。

    风林老爷子此时又恢复成了那种衰弱而愁苦着脸的模样,摇摇头道:

    “年轻人还是要实在一些,不要老是喜欢用这些旁门左道来弥补实力的不足,自身的能力才是根本。”

    杜瑜琦不停的点头道是是是,脑袋就和鸡啄米似的。

    风林如何看不出来他口是心非?他是最不喜欢杜瑜琦这种人的,认为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可是无奈之下造化弄人,偏偏要和他打交道,只能岔开话题道:

    “你可知道,我之前那一句话其实是对你说的吗?”

    杜瑜琦沉吟了一下道:

    “老师说的是为什么只有西西里来追杀夕的那句话吗?”

    风林的养气功夫也算是炉火纯青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把年纪了听了杜瑜琦的称呼就觉得上火面前这小子也真的是油滑,居然连老师这两个字都叫上了!

    虚祖国当中素来都讲究尊师重道,和儒家的天地君亲师差不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也不是说着玩的,真的很想反问一句你这小王八蛋谁是你的老师,但又想到了他挺身而出冒死来救素盏夕的行为却做不了假,只能叹息道:

    “没错。”

    杜瑜琦沉吟道:

    “既然老师这么说,那么我就大胆揣测一下,莫非这件事和老师有关?”

    “是啊。”杜瑜琦都没料到,风林居然承认得如此爽快,他愣了愣道:“这,这又怎么说?”

    风林先回头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夕,然后叹息一声道: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不过你必须要听,因为若不是你跳出来横插这么一杠子,老夫的计划应该就相当完美了!”

    杜瑜琦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冷汗,急忙点头道:

    “好的好的。”

    风林眯缝着眼睛望了一会儿朝阳,似乎在回忆着旧事,好一会儿才徐徐的道:

    “我们家族当中每个男丁,都背负着十分沉重的义务和荣耀,我的父亲就是因此一辈子都毁掉了,我也是为之孜孜不倦的努力了一辈子,为的就是不堕祖先风振的荣光。”

    “我被称为是家族当中最可能超越他的人,最初的几十年,就连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当年我以一己之力斩杀两大觉醒强者的时候,更是借此迈过了第二次觉醒的那道关卡!真的是志得意满,只觉得超越先祖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然而,并不是这样的。”说到了这里,风林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似乎要将心中的酸楚落寞都要在这一口气当中吐尽似的,接着才徐徐的道:

    “迈过二觉,也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接下来就是感应世界的法则,然后尝试改变,利用!步入天人合一的境界,我的问题,就出在了这里,我能够感应到法则的存在,但是顺应法则的力量对身体来说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所以,要想尝试挑战改变法则,那就相当于要挑战我自身的习惯,这就对于我来说仿佛天堑”

    杜瑜琦苦笑道: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都在觉醒的门前望洋兴叹,你又是何其的幸运?”

    风林摇摇头道:

    “古老的智者说,知道得越多,烦恼就越多,倘若我此生都只能止步在这里,那么我宁愿一辈子都没有办法踏入觉醒的道路上闲话不提,自从我发觉自己被卡在了这里之后,便尝试从外界来寻找破局的方法,当然,对于我们风家的子弟来说,有一个最好的例子是可以参考的。”

    杜瑜琦听了以后便道:

    “应该就是风振前辈吧,他是一个人在前面披荆斩棘的开路,你们作为他的子孙,当然是可以参考一下先祖的行为。”

    风林微微颔首道:

    “没错,我回家仔细研究了当年祖先的相关记载,手札,来往信件以后才发现,当年他实际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生转折点,就是遇到了当时帝国的强者撒勒,先祖最初时竟是一名气功师,结果在决斗当中被撒勒一记寸拳击破念气罩,感触极深,所以,他最后又修炼了体术,进军散打他最后竟然是将格斗家的技能几乎都涉猎过,最后我很怀疑,他是多个职业都达到了二觉的条件!”

    “什么!这不是阿拉德大陆上的职业守则完全相悖吗?”杜瑜琦听到了以后忍不住惊呼出声。

    阿拉德大陆上的主流观点就是要专精一门,切记广散网,种种技能都去涉猎一点,这样的话多半都是一事无成,只能认准了一个方向求清修苦练,最后才能取得成功,哪怕是本职职业的技能都是要遵循这样的原则,更不要说是跨职业行事了。

    但是,杜瑜琦沉吟了一下就微微点头道:

    “是了,到了老师你们这样的境界,目标就是尝试挑战世界法则,使之为自己所用了,倘若风振前辈不是从一阶的时候就开始树立挑战权威和准则的决心,后面又怎么可能鼓起勇气来挑战整个位面的法则呢?”

    “咦?”风林深深的看了杜瑜琦一眼:“没想到你居然都有这样的见识?”

    杜瑜琦笑了笑道:

    “那么既然老师找到了原因,为什么还没能突破呢?”

    风林微微的摇头道:

    “因为缺乏了那种感觉了,我现在去研究其余职业的技能,和一阶的时候去研究其余职业的技能,那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就像你小时候撒把尿玩泥巴玩得津津有味,废寝忘食,现在也有泥巴给你玩,你能找到小时候的那种乐趣吗?”

    杜瑜琦:啊喂喂喂!我小时候不玩撒尿玩泥巴啊,我玩小霸王

    “先祖乃是从底层带着这样挑战的心念,一点一点的攀升上来的,这样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行为,才让他走出了属于自己独特的道路,可惜这条路并不适合我,除非我能够返老还童,从头再来。”

    被风林这么一问,杜瑜琦也只能表示他说得很有道理。

    风林此时忽然转头望向了昏迷不醒的夕,眼神复杂,看起来既像是父亲看着自己的女儿,又像是守财奴看着自己的珍宝,他徐徐的道:

    “而夕就是我苦思十七年之后,找出来的突破道路,也是我的女儿。”

    杜瑜琦听了风林的话以后,顿时被震得说不出话了,怎的话题一变,居然来了这么一个神转折?而素盏夕和他突破的道路又有什么关系?而风林这老家伙看起来也深有说书人的潜质,前面这一句话已经是让杜瑜琦目瞪口呆,后面放出来的那个消息更是让他大吃一惊!半晌才忍不住道:

    “老师你今年多少岁了?”

    风林淡淡的道:

    “一百一十八岁。”

    杜瑜琦知道,在阿拉德大陆上因为职业者的存在,所以人体的潜力往往都会被开发得很彻底,虽然平均寿命和地球差不多,但是高龄人士的比例就相当惊人了,尤其是觉醒强者只要不是非正常死亡,往往都能活得比普通人长久许多,所以老家伙年纪这么大不足为奇。

    “夕还没有二十吧?”

    风林道:

    “我是九十一岁的时候,才想出来的突破之道,然后又耗费了好几年的时间来进行绸缪布置,期间又失败了许多次也许是老天有眼,总算是成功了!”

    接下来杜瑜琦便听风林讲述他的故事,绕是他也算是智计百出的人,也忍不住为风林为了谋求突破施展出来的手段而感觉到了震撼!

    当年,风林发觉了自己的问题以后,立即就发觉了自己很难解决它,原因就是人生无法重头再来,已经寻找不到少年时的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敢于质疑一切,挑战一切的感觉了。

    而感觉这种东西,是根本很难用语言确切描述的啊,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在这个时候,风林无奈之下,考虑得更多的,已经是准备开始培养传人,将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弟子身上了。

    当他有一天,看到了两个小孩子相互帮助,最后抓到了一只蝉对望而笑,露出来了灿烂的笑容的时候,风林忽然觉得,这两个小孩子应该是可以感觉到对方心中的那种喜悦吧?

    这个念头一生出之后,他立即就发觉,摆放在自己面前的难题似乎出现了一丝转机!

    然后他就开始进行多方面的研究,恰好此时在风拳流道场当中,也是有着一对孪生兄弟前来就学,他们两人的实力并不强,然而两人联手起来,却可以击败其余的师兄弟联手,并且胜出得还比较轻松。

    风林一问之下,便知道了这对孪生兄弟之间,存在着某种神秘的感应能力,旁人也证实了这一点,他们父亲去世的时候,哥哥明明是在道场当中,只有弟弟回家了,某一日哥哥忽然在练拳的时候莫名痛哭了起来,别人问他为什么,他只能说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莫名其妙的发觉自己心里面堵得慌而后来弟弟一回来才知道,哥哥痛哭的时候,恰好也是父亲去世,弟弟在床前嚎啕大哭的时候!!!

    风林听说了这件事以后,震撼不已,立即就开始深入调查其中的缘由,于是便找到了炼金大师罗蒙,这家伙翻阅了祖先遗留下来的各种资料以后,最后肯定这种心灵感应的现象是与血缘有非常大的关联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