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素盏镜

    为了不被这倒下的大树砸到,红披风剑魂又惊又怒,连出四剑斩在了树干上,斩得可以说是树枝树叶乱飞,总算是将之砍断,可他在这里被砸下来的大树生生拦了两秒钟,林已经是成功近身,一脚对准了他踢来。

    红披风剑魂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道理,他本来是想拖延到同伴来救的,此时无可奈何之下,凶性勃,反身就是一剑斩出,这一斩还是五连斩的最后一下,若上挑斩一样带着浮空的原理在里面,一旦林中招以后,那么就要被反打一套了。

    不过,林既然敢选择这家伙为突破口,自然就有十足的把握,他的这一记脚踢乃是虚招,落地之后便是断喝一声,右手笔锋闪电也似的刺出,硬吃了红披风剑魂的那一剑,同时长笔已经是洞穿了他的肩胛骨将其挑了起来。

    这一刺迅捷无伦,凌厉无比,更是令林之前进入到了强横的霸体状态当中,红披风剑魂的那一剑的浮空效果顿时就被抵消掉了。

    被挑飞在空中的红披风剑魂已经像是预料到了什么,猛然凄厉的大叫了救命起来,可是林此时已经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刷拉的一声将一片墨汁泼了上去,紧接着运笔如风,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出手,当中还要夹杂着一连串的“喝”“哈”的声音!一时间红披风剑魂真的是被打在半空当中贴着根本就停不下来。

    春秋笔法:墨!

    春秋笔法:锋!

    春秋笔法:炙!

    春秋笔法:砚!

    最后,林一脚将红披风剑魂踹飞了出去,撞向了来援的几名同伴,然后双手捏了个指决,顿时就见到了一支光华璀璨的巨笔从天而降,直接将红披风剑魂钉死在了地上。

    春秋笔法:大一统!!

    “轰轰轰轰轰!”红披风剑魂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情,体内看起来都传来了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整个人仿佛像是被大浪冲击似的,不停的被恐怖的气浪抛飞,落下,最后那可怕的威力在瞬间爆,等他落下来之后已经赫然是个死人。

    林也是被追得狠了,所以才下辣手,务必要出掉胸口当中的这口恶气才行,他的这春秋笔法讲究的是藏锋缩尾,蓄而不,将涓滴力量海纳百川,最后骤然爆,轰出惊人的伤害,直接将对方秒杀。

    面对这一招,就算是雷米的援助这样的强悍药物也是毫无用处,因为用早了的话,对方的伤害还没有爆出来,相当于是一个健康人喝药,白白的浪费掉了。而等威力爆出来了以后,直接就是瞬间秒杀,再强的药剂对死人来说也是毫无意义。

    林的这一击的目的已经是很明显了,那就是重在立威。

    身穿夹克的那名漫游枪手见到了老友被杀,顿时悲愤莫名,直接前冲上来要为他报仇,可问题是其余的两人与这漫游和剑魂都是泛泛之交,见到了先前的一幕却都是有些胆寒,尤其是其中的一名冰结师更是心里打鼓,因为他见到了剑魂的尸体,忍不住就想到了换成自己来吃先前的那一击后果会怎样

    这种事情是能深想的吗?剑魂这种近身战斗类的职业,肯定要比法师耐操得多啊,所以这名冰结师忍不住就会接着想,先前那么多人抓捕这两个人都没成功,难道现在人更少反而还能抓到?这很明显不合理是不是?

    何况就算是能抓到了,对方垂死之前的反扑倘若落到了自己的身上这家伙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心中便是顺理成章的萌生了退意,貌似在嘴巴里面大叫了几句,其实却是在不折不扣的后退,越走越远。

    冰结师旁边的那人也不是傻子,一见到了这家伙都在退,在心中核算了一下自己倘若不走就是二打二的局面,那哥布林黑棒子也是很难缠,不要说什么胜算,自己就连全身而退的把握都没有,那这样的仗还打个鸟啊,当下也是偷偷摸摸的溜走了。

    所以,当那身穿夹克的漫游义愤填膺的狂攻了一会儿之后,正觉得自己再加把油就能将面前这个使笔的家伙给干掉了,冷不防背后飞来了一块板砖,将他砸得双眼直冒金星陷入了晕眩状态。

    这家伙此时还在心中破口大骂,认为自己的另外两个同伴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废物,自己一个人压制得面前这个使笔的家伙狼狈若狗,他们两人联手对付一个哥布林都搞不定,还让它来偷袭自己。

    而接下来他在手忙脚乱的应付林和杰特的联手攻击的时候,这才悲愤的现,自己的两个同伴根本早就逃之夭夭,将诺大的一口黑锅毫不留情的甩了过来让自己背上。

    问题是这口锅自己也背不动啊,太沉太重了啊!

    接下来这漫游疯狂突围,连续开启了“乱射”和“移动射击”两大招数,竭力想要逃走,遗憾的是他最后虽然逃出了两人的封锁,可是已经被黑棒子哥布林打了两拳,要知道,这家伙乃是戴上了爪类武器的直观的一点来说,其造型就和x战警里面的金刚狼战斗形态类似。

    漫游哥疯狂逃出了百余米,觉后面的两个人并没有撵来,正在庆幸自己逃出生天的时候,忽然呕出来了大量的鲜血,并且还是黑色的,他低头一看,觉被杰特打到的地方,伤口赫然都呈现出来了可怕的紫黑色,并且这紫黑色还在以惊人的度朝着周围浸润。

    “见鬼这哥布林棒子乃是个街霸啊,看起来竟然还将武器涂毒技能修炼到了非常高的地步!”

    这名漫游也算是见多识广,急忙服下了解毒剂,但立即就很恐怖的觉自己的解毒剂居然没什么太明显的效果。就像是拿水浇火,火势不大的话,熄掉的是火,但是倘若火势足够大的话,那么水浇上去就看起来毫无用处了。

    “这这是涂抹的猛毒?这他妈的哥布林顶多也就是三阶中段啊,怎么可能会猛毒!”

    带着这样的不甘,漫游哥直接瘫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就在林和杰特两人宣泄着心中郁闷的时候,杜瑜琦则是斜靠在了一块石头上百无聊赖的等待着,而夕则是闭着眼睛在旁边的草地上静坐调息,看起来平静如昔。

    两人此时所在的位置乃是在半山坡上,周围草木茂密蓊郁,旁边有一眼汩汩流淌的清泉,想必牧羊人之类的经常来到这里让牲口饮水,所以周围也是有几条清晰可见的小路,泉水的水质也是清冽甘美,杜瑜琦之前也是凑到泉眼边喝了个饱。

    此时太阳已经是升到了半空当中,辣的阳光投射了下来,不过这里生长着好几株木棉花树,高达十余米,正值花期,红艳艳的木棉花大朵大朵的绽放着,开得极其精神,也是为杜瑜琦两人隔下来了大片的荫凉。

    在这半山坡上,可以远远的将下方的繁华的码头一览无遗,倘若素盏镜真的前来参与追捕的话,那么势必就逃不过杜瑜琦的关注。根据夕的说法,母链的感应范围也只是大概的,相当于只能探测到一平方公里内,所以并不用担心对方一来就寻找到自己一干人等。

    忽然之间,夕睁开了眼睛,徐徐的道:

    “来了!”

    杜瑜琦立即看去,觉码头上正是人头攒动,原来乃是有一艘客船和一艘货船一前一后相继入港,码头要容纳客船上下来的客人就已经是人满为患,更不要说见到了货船需要卸货,一拥而上出现的大量搬运装卸工人,一时间根本就难以分辨本尊在什么地方。

    见到了此时这幅场景,杜瑜琦忽然皱眉道:

    “你现在的感觉是什么?能直接感应到对方在码头上?”

    夕摇头道:

    “不,我的感觉是她已经逼近到了我的附近,附近的定义是三公里到三百米之间。”

    杜瑜琦道:

    “关键是你能不能确定素盏镜现在的状态,她是肯定可以感应到你的存在,还是说可能感应不到?”

    夕道:

    “我想她应该是可以的,不过感知得应该没有我这么清晰。”

    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摇头道:

    “不对,倘若我是素盏镜的话,那么是绝对不会采用这种坐船的方式靠近的,这样的话,相当于是摆在了明处被你监控着,此时你们双方都能感应到的情况下,换成是我,最好的办法就是表面上在旁边吸引你的注意力,其实却利用感应到你的位置,调集人手来将你包围!”

    夕面色不变,隔了一会儿忽然又道:

    “奇怪,现在我感应到的两股气息竟然都是素盏镜的,一股气息乃是在码头上,还有一股却是在高运动当中。”

    杜瑜琦皱眉道:

    “有多快?”

    夕道:

    “很快,并且还走的是直线,冲着我们这边来了。”

    “很快走的还是直线?!”杜瑜琦倒吸了一口凉气道:“那难道是从天上而来??”

    他的话音刚落,便见到了远处的天穹上,一架飞行器模样的玩意儿正在高逼近!这架飞行器初看起来就像是火箭一样,但是靠近了以后就觉表面颇为粗糙,各种拼接焊接的痕迹可以说是相当的明显,不仅如此,六个外置的引擎出口当中足足有三个都在冒着滚滚的黑烟。

    这玩意儿从半空当中划过,屁股后面拖拽出来的黑烟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将整个天穹都生生割裂了开来,配合天空当中的蓝天白云,分外明显,将之烘托得格外的清晰醒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