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又见卡摩卡

    杜瑜琦此时便知道,这就是阿拉德大陆上的魔法炼金机械了,自己乘坐的巨型轮浆船就是属于比较稳定,可以量产的这种,不过大多数的发明则都显得千奇百怪,哥布林制造出来的炼金直升机他之前在钢铁要塞当中也是见过,不过这些炼金魔法制品要么就是成本昂贵,很难普及,要么则是会包含巨大的隐患

    举个例子来说,倘若民航的飞机故障率提升到千分之一,乘坐一千次才会碰上一次,这个概率不算高,然而涉及到民生国计的东西,其应用量就会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所以民航的飞机就绝对无法推向民用市场。

    然后,就见到了这飞行器歪歪斜斜的对准了这边俯冲了下来,紧接着以投弹的方式从上面落下来了三个人,这三个人乃是在距离地面两三百米的时候跳下来的,堪称是极限低空跳伞了。

    不过他们跳下来之后,双手双脚张开,看起来装备有类似于滑翔翼的东西,居然可以在空中绕着圈滑翔减缓跳下来的冲力,等到将冲力消耗得七七八八之后,直接凭借强悍的身体抵消掉着地时候的冲击力,成功的降落在了杜瑜琦和夕的身边。

    这三个人当中,有一个女子,同样也是穿着风拳流的武道服,两条眉毛斜斜挑起,直入鬓角,显得很有英气,同时眼神很坚定,嘴唇不说话的时候呈现出微抿的状态,这样的长相在相术上叫做“蛇入草衔珠”,乃是贵格,主心志坚定,百折不挠。

    同时,她的胳膊上面绑着黑纱,杜瑜琦也是特地调查过,这风俗和地球的类似,表示有至亲去世,很显然,她应该就是素盏夕的师妹素盏镜了。

    另外的一个男子手中握持着一把大伞,身穿风衣,甚至天气颇热手上也是戴着手套,看起来表情似乎有些僵硬呆板,旁人倒也罢了,但是杜瑜琦一看就看了出来,他乃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改造人,落地的时候双脚甚至在地面上犁出来了十几米长的深深沟壑!显然体重都要比旁人重上许多。

    这个男子一着地,双眼就盯在了杜瑜琦的身上,神色漠然。

    而剩余下来的那个人则看起来很是有些普通了,乃是个中年人,甚至脸色有些发白,一着陆之后都仿佛是心有余悸的样子,拍着胸口十分后怕。见到了杜瑜琦望过来便挤出了一丝微笑,点了点头主动道:

    “你好,你就是杜教士吧?我是研究员阿西巴,这一次奉命前来收集相关的数据,绝对会恪守中立,不介入任何战斗!而我的身上则是被安装了三千当量的起爆装置,相当于是一颗会行走的巨型炸弹,一旦被触发以后,周围方圆五十米以内都会寸草不生,所以请各位务必多多关照。”

    阿西巴说完了以后,便自顾自的开始拿出了一个头套戴上,而头套左眼的位置则是出现了一个显微镜镜头模样的东西,紧接着他又从次元戒里面拿出来了一套仪器,看起来就和平时勘探地质的仪器颇为类似,高脚架,勘测仪什么的应有尽有。

    这家伙手脚也是十分麻利,短短的一分钟左右,就搭建起来了一系列的仪器,堆在那里让杜瑜琦无由的想到了玩摇滚乐队必备的架子鼓,高低林立,银光闪闪,也不知道这家伙一个人怎么玩得转。

    素盏镜出现了以后,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素盏夕,旁人若是被她这么看着的话,那么多半是要挪开眼神的,不过素盏夕是什么人?当下便毫不犹豫的与之对视,二女的视线在空中可以说触碰出来一连串无形的电火花,几乎都要吃了对方似的。

    素盏夕忽然道:

    “我们从童年的时候就开始相识,从小时候我就从来不和你争什么东西,你看上了什么我都是任由你拿去就是,然而这一次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素盏镜冷笑道:

    “到现在你竟然还这么天真?不,不对!你若真的是天真的话,就应该乖乖的在石斯仃的面前束手就缚了,而不是杀了他!”

    夕冷冷的道:

    “我杀他的唯一原因,便是因为他想杀我。”

    素盏镜尖声道:

    “这只是你的借口而已!你以为这一次我暗算你是我在争东西是吗?不,归根结底,是你不能让老头子满意了,他认为你是一个失败的淘汰品,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再耗费资源在你身上了!否则的话,只要老家伙不点头,整个门中有谁敢站出来对付你?”

    被素盏镜这么一说,夕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可是杜瑜琦却留意到,她的左手已经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看起来指甲都扎入到了肉里面,那种感觉一定很痛吧。

    因此,杜瑜琦立即反唇相讥道:

    “这也只是你的借口而已,倘若说夕是失败者的话,那么风林前辈已经是百岁高龄,总是要考虑继承人的问题了,莫非你认为你可以取代夕吗?笑话,倘若夕只是一个失败的淘汰品,那么你早就应该被扫到垃圾堆里面去了。”

    杜瑜琦的这句话一说出来,夕立即就眯缝起来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恢复到了平静的状态。

    她的帝王斩心法乃是处于一种很奇特的状态,你若说是成功了,但依然有一点瑕疵,风林和杜瑜琦两人在她的心中依然拥有很独特的地位,若说是失败了,但其应该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却是半点不少。颇有一种似是无情其实有情,似是多情反而无情的味道在里面。

    “是非恩怨,总是没有人可以说得清楚的,你先构陷我于不仁不义的境地,但是我反过来又杀了你父亲,今日我们就把这恩怨做个了断吧!”

    夕说出了这句话以后,素盏镜也是冷笑着回应道:

    “我急急的赶过来,不就是怕你死在了别人手里面吗?好歹你也曾经是我风拳流的天才,今日能在公平一战的境况下死在我的手里面,也是对得起你了!”

    “一言为定!”

    夕斩钉截铁的道。

    然后上前一步,两人摆出来的起手式都是相同的,想必作为同门,这种类似的切磋也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唯有这一次将会是生死相搏。

    但这时候,杜瑜琦却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既然素盏夕在门中的地位一直都比素盏镜高,后者始终只能做备胎,那么很显然单挑起来素盏镜那就是败多胜少的!

    既然是这样,难道她是个傻子吗?知道不敌依然傻乎乎的从远处跑来拦截夕,而且还是此时这种貌似公平的模式,这想一想都知道几乎是不大可能的了,把别人当傻逼的后果那么往往自己都会变成傻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那名改造人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杜瑜琦,一个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

    “杜教士,你还记得我吗?”

    这个声音杜瑜琦听了以后觉得颇为熟悉,忽然之间脑海当中灵光一闪:

    “你是黑夜使者卡摩卡?”

    那个声音冷笑了起来:

    “呵呵,哈哈哈!卡摩卡已经死了,我是利用他的尸体和灵魂制造出来的第二代黑夜使者卡摩卡二世,不过这家伙的心中始终有一个疯狂的执念,那就是要杀掉你,只要成功杀死了你,他的灵魂就能心甘情愿的和我同化。”

    杜瑜琦只觉得一口老血要喷出来,完全是有理没地方说去:

    “喂喂喂,你他娘的有病吗?冤有头债有主,你明明是我旁边的这女人弄死的好吗。干什么对我念念不忘的!”

    卡摩卡二世冷笑道:

    “素盏夕杀我,那是因为我当时已经绝望了想要随便找个人垫背,我没成功拖她垫背有什么好恨的,但是是谁让我彻底绝望,大好的局面付诸东流水?是你啊杜教士,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在你的身上啊!自从和你挂上钩,我的日子就每况愈下,感觉事事都不顺心,而最后若不是你与小丑大打出手,彻底将钢铁要塞毁灭,那么我依然有一线生机啊!”

    杜瑜琦无辜而委屈的道:

    “大哥!是你和羊子直接布局召唤想要弄死我的,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我当时有开罪你吗?”

    “若不是你得罪了凶日守,他怎么对你下绝杀令?”卡摩卡二世冷声道。

    这时候杜瑜琦才回过神来,原来一切的源头都在这里。

    而就在这时候,卡摩卡二世冷笑着陡的朝着前方迈出了一步,他的双眼闪耀出来了尖利的光芒,顿时杜瑜琦就觉得眼前一黑,竟陡然像是从阳光灿烂的山坡上落入到了无尽的深黑色洞穴当中,连一丝光芒都看不见!

    而卡摩卡二世则是纵声长笑道:

    “欢迎来到黑夜的世界!!”

    说完了之后,便是一拳对准了杜瑜琦直轰了过去!果然,坚硬的拳头轰中了柔软的**,他甚至能听到对方发自内心的痛苦和哀鸣,紧接着卡摩卡又是连续两拳轰出,这连续三拳都是轰了个准,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到对方**的哀鸣和骨骼痉挛的声音,最后一拳更是将人彻底打飞出五六米!

    更可怕的是,每一拳在轰中的同时,卡摩卡手腕微抬,从袖子的下方猛的刺出了一把黑色的小刀,噗的一声就捅入到了对方的身体里面去,出现一个深深的血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