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克制

    在卡摩卡二世的战斗经验里面,这连续三击被人正面吃下来以后,对方就算是不死也是要掉一层皮下来的,接下来势必则是痛苦呻吟,翻滚惨叫,自己就可以乘势追击,接下来就是轻松补刀的时候。

    可是杜瑜琦被最后一拳轰飞以后,除了落地之后的声音外,居然连半点声音都不出来,在卡摩卡二世的印象当中,只有两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第一种可能就是对方直接就被三拳活生生打死了,那么自然就不会出任何的声音。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则是知道卡摩卡二世此时这招“黑夜世界”的原理,所以强忍疼痛,根本就不出任何的声音!

    卡摩卡二世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因为黑夜世界的原理很简单,就是将敌我双方周围的光线全部都隔绝掉!

    这招看似公平,其实却是施术者占尽上风,因为施术者在此之前,就可以全面的练习盲斗的各种技巧,同时进行许多针对性的举动,同时,施术者更是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失明,在失明的一瞬间,任何人遽然遭受到这种状况,必然都会心情剧震应对失误,施术者却能凭借失明前瞬间的记忆起突袭,占据百分百的先手!

    就像是先前狡猾若杜瑜琦,也是在卡摩卡的突袭下硬生生的吃了三拳!吃这三拳的同时,还被袖中刀刺了三下!换成是旁人搞不好就直接惨死当场,也亏得杜瑜琦反应奇快,最后威力最大的一拳他用双手将之架住,否则的话不死也要脱层皮。

    这时候,素盏镜忽然出了冷笑声道:

    “师姐,你的小情人的情况似乎不大妙呢,你看他一照面就被卡摩卡二世打成了重伤,现在身上的血还在哗哗的淌,常言说得好啊,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么一个在天底下所有人的面前都敢站出来维护你的人,你难道不心疼吗?”

    夕冷冷的只说了四个字:

    “我相信他。”

    夕说出来这四个字还真的不是什么嘴硬,而是卡摩卡乃是死在了她的手中,并且在船上闲聊的时候,夕也与杜瑜琦谈过那一战的经过,就提到过卡摩卡的这招黑夜世界有能力让人在瞬间失去视力,不过同时他也一样会失去视力。

    就凭这一点,夕相信杜瑜琦是能够对付面前这个卡摩卡二世的!因为她知道杜瑜琦的底牌!

    ***

    而此时骤然遭逢这样的大变,杜瑜琦被打飞以后并没有惊慌失措,也是想到了当时夕告诉自己的这些消息,所以他落地以后便强自忍耐,连鲜血都咽了回去,脑子里面的思绪却在飞旋转。

    “我此时虽然失去了视力,但基本可以肯定眼睛是没有问题的,对方若是能这样无声无息的让自己的眼睛瞎掉,那同样割开自己的咽喉也是不费吹灰之力了,何必要这么大费周折?”

    “因此,最有可能的推论是:对方利用了什么手段,直接让黑暗覆盖在了我身体的周围,相当于是让我明明是在阳光明媚的中午,却依然仿佛若置身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这也很符合对方黑夜使者的身份呢!这就和夕所说的吻合在一起了那么这就简单了啊!”

    于是杜瑜琦手腕一番,就冷笑着从次元戒里面取出来了一件东西!这玩意儿便是专治当前的这种局面的,是的,它就是已经屡建奇功的地球版的高科技装置:夜视眼镜!!!

    这玩意儿是利用红外线的热成像原理制作的,只要周围的温度达不到人体的温度,那么就能依稀辨认出对方的轮廓。黑暗虽然隔绝了亮光,可是只要没有隔绝掉红外线,那么夜视眼镜就一定能生效。

    此时虽然乃是中午时分,但气温也就是二十来度而已,气温远比人体的温度三十七度要低,那么热成像原理就能顺利的工作。此时在杜瑜琦的眼中,便是一片淡绿色的阴影世界,可以见到几个模糊的人体轮廓,不过很奇怪的是,面前距离自己最近的,却是几团模糊的圆形,大概只有碗口大小,并且还在不断的变幻着

    “这个是?”杜瑜琦旋即就反应了过来,面前的这卡摩卡第二世乃是个不折不扣的改造人,他身上属于人体器官的只怕已经不多了,而非人体器官的部分产生的热能不足,所以就呈现出来了这样诡异的情形。

    他此时已经知道,卡摩卡二世自身也是失去了视力,乃是依靠声音来把握自己行踪的,因此纵是之前中拳的地方传来阵阵剧痛,身上还有三个血洞在不要钱也似的往外冒血,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出任何的声音。

    此时的杜瑜琦的应变手段便是一句话:

    “镇之以静,以不变应万变!”

    他揣摩卡摩卡二世的心理,一定是在聚精会神的聆听寻找自己的响动,试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自己越不出声,他的心中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的失去耐性,进而做出一些失误的判断。

    毫无疑问,杜瑜琦觉得自己此时毫无疑问是处于劣势的,所以要想将当前的局面一点一点的扳回来,那么就得让对方先心乱,然后再露出破绽,进而自己才可以徐徐图之。

    问题就在于此时不是单挑,旁边不但有素盏夕和素盏镜这对师姐妹的单挑,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阿西巴在虎视眈眈,虽然这家伙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根本就是中立者,跑来收集数据,但是毋庸置疑,这家伙说到底根本就是神秘组织的人,而神秘组织对杜瑜琦的仇恨,那可以说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杜瑜琦倘若是将自己的安危寄托在这家伙的一句话上面,那就真的是天真了。

    忽的,卡摩卡二世冷笑了起来道:

    “看起来你也是早有准备了,也难怪,我的前任就死在了素盏夕的手下,依照你们之间的关系,想必早就交流过,但是,你以为你忍痛不动就可以掌握主动了吗?”

    他说完了这句话以后,就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然后就见到了那一把黑色的小刀徐徐的从袖管里面伸了出来,可以见到刀尖之上竟是有着深深的血槽,而在刀柄上面,竟然有着收集血液的装置!卡摩卡二世先前实打实的刺到了杜瑜琦三刀,所以也就收集到了不少的血液。

    紧接着,卡摩卡脱掉了自己左手的黑色皮质手套,可以见到这手套上赫然都有鳞片的存在,其中指更是滑滑软软的,看起来居然和水蛭类似!卡摩卡将中指浸入到了刀柄上面的血池以后,顿时就出了带着畅快的低叹:

    “多麽纯正甘美的鲜血味道,这味道令人难以忘却啊。”

    原来,在调制卡摩卡二世的时候,针对他“黑夜世界”的可能弱点,神秘组织内部又针对性的给他加入了一种生物基因,那就是法罗湾的血水螅。

    这种在法罗湾当中生存的稀有生物,乃是水蛭的近亲,擅长以新鲜的血肉为食,它会在体表分泌出来一种触觉粘液,每盎司这种粘液当中,拥有数亿枚感知嗅探细胞,其密度仅次于人类男性的**了。

    这些感知嗅探细胞会以血水螅所在的区域为核心,分布在广阔无垠的海水里面,采用类似于心灵传输的方式来对周围的区域进行嗅探,一旦感应到了有鲜血的气味,血水螅的本体就会在第一时间感觉到,然后采取喷射海水的方式前往,根据统计的数据,它的嗅探距离最远可以达到六十公里以外!!

    用简单的话来说,这玩意儿就类似于地面上的蜘蛛,利用数量茫茫多的感知嗅探细胞在海水当中编织了一张面积十分恐怖的巨网,对网中生的事情了如指掌。

    卡摩卡二世被植入了血水螅的基因片段以后,便拥有了类似的奇异能力,周围只要有受伤流血的人都能感应到,同时还能根据血液气味当中那种极其微妙的变化来判定那个人的身份。

    当然,这种感应就类似于用耳朵听声音类似,可以确定大致的方位,却不能确定那个人在干什么,伤得究竟有多重,或者说正在布置陷阱之类的。

    “逮住你了,你这只可怜的淌着鲜血的小老鼠!接招吧!”

    然后,卡摩卡二世就猛然朝着杜瑜琦的方向扑了过去。

    之前杜瑜琦被卡摩卡二世正面轰中的时候,他实际上就已经是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倘若自己手中能够有之前的11兰的焰影剑,那么还有一战之力,凭借现在手中这把只能勉强算是精良的魔法武器,实在是不够看啊。

    同时,对方乃是改造人,出现在杜瑜琦视野范围当中的,完全就是一团水盆大小的模糊影子,根本无从猜测他是出腿还是出手,或者说是握持了什么武器。

    同时杜瑜琦更是知道,只怕卡摩卡二世也是经历了十分严酷的盲战格斗训练和技巧,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冲上去傻乎乎的和他战斗,那是脑子坏掉了才会做的事情。

    所以,杜瑜琦便果断闪避了开去,不过卡摩卡二世卷起来的疾风吹到了他的脸上的时候,依然感觉到了强势无比的压迫力,就像是一辆失控的重型坦克喷吐着黑烟冲了过来,贴着自己的鼻子擦身而过!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