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声东击西

    在最初突袭的时候,卡摩卡二世还是留了三分力,毕竟他之前也完全没有和杜瑜琦战斗过。

    和陌生人战斗一来就全力以赴那是大忌,碾压的感觉确实很爽,可是一旦遇到了实力强大的人,接下来了他的全力突袭,那么接下来的凌厉反击就会让卡摩卡二世很伤。所以不要看这家伙貌似十分高傲,其实骨子里都透着谨慎。

    而现在他占据先手,又将杜瑜琦的实力摸得差不多了,便是全力施为,因此带给杜瑜琦的压力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大!

    好在杜瑜琦素来都是有急智的人,面对当前的局面心中也是有了成算,知道自己攻击力不足,面对卡摩卡二世这种强大的改造人很难将之一击毙命,反而会露出自身的破绽,因此沉下心来只守不攻,慢慢与卡摩卡二世周旋。

    杜瑜琦虽然没有趁手的武器,攻击力大减,可是他的度此时得到了足足三件强大装备的支持,提升着实惊人,只用了八成力量就能应付卡摩卡二世的追击了。

    但只守不攻毕竟乃是战斗当中的大忌,这就意味着对方可以不停的犯错,不停的赌博,而守方却是必须要聚精会神的应付,依照卡摩卡二世此时表现出来的强横实力来说,一旦被他抓住了机会的话,那么很可能就会一击崩盘。

    所以,尽管杜瑜琦看起来还能勉强支持,其实却是如履薄冰,卡摩卡二世这家伙貌似出手暴烈无比,其实那只是表面现象,他在被接受调制之前,乃是从一百三十七名战士当中被选拔出来的!

    选拔的方式十分简单,也是极其残酷!选拔的第一步,就是将这一百三十七个人丢到了一个方圆三十公里的盆地当中,然后空投十个牌子进去,一周之后,只有拿着牌子的人才能活!

    所以,这家伙哪怕是在被调制之前,都是在尸山血海里面打滚晋升位阶,战斗经验丰富无比,因此纵是此时拳拳落空,也很沉得住气,明白自己已经是大占优势,知道这样脆弱的平衡应该很快就会被彻底打破,干脆就保持原状。

    杜瑜琦和卡摩卡二世之间的战斗持续着,并且打得热火朝天,周围的树木被杜瑜琦用来当成掩体,结果都倒了大霉,卡摩卡二世直接就是一拳轰过去,树木根本就经受不住他的怪力,在疯狂轰击下纷纷倒塌,火红色的木棉花凋零纷飞,飘散激荡,看起来格外的凄美。

    杜瑜琦此时忍不住开始冷嘲热讽了起来,将卡摩卡二世挖苦成了伐木工和破坏狂,后者看起来也是被讥刺得怒吼连连,出拳越的狠辣沉猛了。

    不过,素盏夕和素盏镜这对师姐妹之间的战斗,却显得安静得多,双方估计是太熟的缘故,多数的时候都在相对着绕圈,只是偶然会出手试探,双方一触即走,拳掌交错撞击也只是在一刹那,便直接分开。

    只是可以见到,在拳掌碰撞的位置处,居然视线都会出现诡异的扭曲现象,可见碰撞时候外溢出来的强大能量已经是悄然影响到了空间的稳定,虽然这能量变异可以说是稍纵即逝,已经充分说明了其危险程度,估计只要稍微不慎就要手断脚折。

    就在这时候,杜瑜琦估计是一直被压着打太狠,忽然想要尝试反击,面对卡摩卡二世的一拳轰击,居然不闪不避了,出其不意的一记上挑斩了出来!这一记上挑斩可以说是力道,时机都掌握得非常好,并且也对卡摩卡二世的性格把握得相当的精准。

    倘若卡摩卡二世依然秉持的是那种横冲直撞的打法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生一件事,那就是他一拳轰中杜瑜琦,但是杜瑜琦此时却是可以依靠上挑斩的霸体状态硬抗住他的这一击,成功将之挑飞起来。

    而被一名剑士挑飞到了浮空状态之后,接下来必然就将会是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恐怖连招,杜瑜琦施展出来这一招战术倘若成功,相当于是拿硬吃一拳换取来将对方挑飞的机会,那是必然大赚,可以说其实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结果。

    可是这时候卡摩卡二世居然做了一件事:他长笑一声,居然诡异的收起来了拳头,面对杜瑜琦的这一突兀上挑斩,他居然将身体一侧就闪避了过去!!

    这只能说明卡摩卡二世确实是相当可怕的一个人物,不仅仅知道进,更是知道退让!一味的刚猛,那就容易折断了,刚柔并济才是长久之道。更难得是之前他被杜瑜琦嘲讽成了伐木工后的暴跳如雷居然也是假象,其实心中竟是半点儿都不动气。

    “这下子,总算是抓住你了。”卡摩卡二世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杜瑜琦一记上挑斩落空,已经是露出来了明显的破绽,卡摩卡二世一退之后立即就急反进,这一次已经是将杜瑜琦逼入到了旁边的角落当中,在杜瑜琦的后方和右边,都是有大石头拦阻,他要么就朝着左边闪避,要么就只能翻越过大石头。

    朝着左边闪避的话,会被卡摩卡预判到,成功出致命一击!

    翻越大石头的话,那么肯定身法就会迟滞少许,高手相争,差的就是这一线的机会,若是被卡摩卡成功抓住的话,那么也是十分要命的事情。

    所以,这一瞬间看起来杜瑜琦的情势居然是相当的不妙,居然已经几乎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至于说是被逼入了绝路,但至少可以说是几乎举步维艰,要付出巨大代价。

    可是,这时候杜瑜琦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冷笑:

    “你的城府确实很深,自身也是很能忍,但是我的这一记上挑斩的目标却不是你啊,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呢?”

    似乎为了响应杜瑜琦的这句话,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闷哼,卡摩卡二世忍不住就有些分神,他倘若此时视力恢复的话,便能见到旁边的战局赫然已经是全线崩溃,素盏镜面色惨白,虽然在顽强抵抗,可是已经摇摇欲坠,胸口处的莲花气劲正在袅袅消散。

    而素盏夕已经是面无表情的站在了原地,双手看似自然垂落,可是掌心当中有着刺目的白光,赫然就是她最为拿手的幻影爆碎这招的起手式!!

    素盏夕与素盏镜两人师出同门,又是从小在一起成长,可以说对互相都是了解至极,倘若想要施展一些威力强大的招数,那么出手之前的些微迟钝和准备时间都会被对方抓住乘虚而入惨遭反制,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分出胜负,就只能以极其迅烈凶险的短兵相接的方式来战斗,相当于是谁先施展出奥义谁就会陷入被动。

    只是,此时的素盏镜看起来竟是已经吃了素盏夕的一记重击吃了大亏,所以接下来素盏夕虽然是乘胜追击,要将优势滚雪球,因此即将出来的这一螺旋念气炮她竟是阻止不了了,只能勉强防御,那几乎就可以肯定的说这一战大局已定了。

    问题是局面是怎么恶化到这样程度的啊!

    卡摩卡二世虽然不能看到这一切,却也明白素盏镜吃了大亏,真的是又惊又怒起来。

    这个素盏镜的实力他也是很清楚的,可以说是相当强大,有可靠的消息说,她虽然实力不如素盏夕,但风拳流一脉当中,也有人将她看做是夕大师的影子,两人的实力绝对是在一个档次上,何况此时她还背负着杀父之仇,之前也是信誓旦旦的说至少能坚持二十分钟吧。

    卡摩卡二世素来都是保持着怀疑一切的态度,但他对这女人的要求也不是坚持二十分钟,而是只需要八分钟就行,直接缩水一半多的时间她应该没问题吧,所以他才会下定决心来到这里一战,问题是现在过去了有没有三分钟?

    “混蛋,混蛋啊!”卡摩卡二世在心中已经开始愤怒咒骂了起来。

    然而他却不知道,此时的素盏镜也是在心中痛骂着他,因为素盏镜还真的没有吹牛,的确能够在素盏夕的手下坚持二十分钟,她为什么会如此提前的崩盘,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杜瑜琦说的是真的!他的那一记上挑斩的目标,的确不是卡摩卡二世,而是素盏镜!!

    之前的杜瑜琦,一直都在等待一个机会。

    一个出手的绝佳时机。

    这个出手的时机其实对站位的要求很高,必须要杜瑜琦,卡摩卡二世,外加素盏镜三人站在了一条直线上,并且杜瑜琦和素盏镜必须将卡摩卡二世夹在中间。

    同时,卡摩卡二世和素盏镜之间的距离还不能隔远了,这样一来的话,卡摩卡二世的身体就能将素盏镜的视线挡住。

    所以,当杜瑜琦挥出那一记“上挑斩”的时候,实际上乃是进入到了“我斩流”状态,挥出的也不是上挑斩,而是他独创的秘技:我斩影挑剑!

    杜瑜琦这一剑出来,看似是对准了卡摩卡二世而,其实这一招却是声东击西,真正挥巨大作用的,便是骤然出现的影分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