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完美配合

    根据当时的站位,影分身出现的位置就应该是在卡摩卡二世的背后,也就是说在素盏镜的身侧,同时,这影分身实际上也是有攻击力的,更是拥有能将敌人成功挑飞起来的能力。

    杜瑜琦也并不指望自己的影分身能真的将素盏镜给挑飞起来,这女人敢和素盏夕正面对抗,那么必然十分强大,可是高手相争,差的就是那一线的机会,自己的独门我斩流剑术素盏镜应该没有见过,所以杜瑜琦的目的也只是要她分神而已,只要一分神,那么夕就乘虚而入,乘机奠定胜势!

    事实上,素盏镜面对自己身边突然出现的幻象,反应还要大得多,自保的本能反应让她二话不说就是一记前踢发了出去,前踢乃是格斗家的基础招数,简单明了外加威力不俗,更是可以将敌人远远的踹飞出去,对于未知的敌人,这样的选择无疑是最佳的。

    然而,这也正是杜瑜琦希望她做的。

    素盏镜面对素盏夕本来就居于下风,何况她此时居然还分神来了一记前踢?立即就被素盏夕抓住了机会乘虚而入,一旦被夕抓到了机会以后,那么可以说便是大局已定了。

    杜瑜琦就算是失去了最大的底牌,就算是没有了强大的武器,可以他一样可以在瞬间焕发出最强烈的光芒,逆转战局!

    ***

    此时素盏夕已经是成功施展出来了拿手招数幻影爆碎。

    这一招可以说是素盏夕钻研得最为透彻的,并且还在她的手里面被发扬光大出现了变异,素盏镜的父亲石斯仃就死在了这一招之下,同时,夕更是依靠这一招成功躲避过了强大的觉醒强者的追杀。

    可以想象得到的是,假以时日,幻影爆碎这一招必将在素盏夕的手中发扬光大,威震阿拉德大陆,而它也必然从此时的气功师冷门选择技能当中一跃成为大热门。

    六个一模一样的素盏夕同时出现,疾冲而出,难分真假,这六个素盏夕当中可能混着素盏夕的真身,但也有可能六个全部都是假的,而真身则是隐藏了起来蓄势待发。

    而这时候,卡摩卡二世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出现了,冲向素盏镜的只有五个分身,另外的一个“幻象素盏夕”却是对准了这边直扑了过来,卡摩卡二世立即就是进退两难,他乃是知道幻影爆碎最讨厌的地方就是这幻影的自爆,所以最恰当的应付方式是闪避而不要硬接。

    可是问题就来了,万一这不是幻影呢?万一这是素盏夕的本尊呢?!!

    那么他的局面就更加恶劣了,转眼就从大占上风变成了被前后夹攻啊。因为卡摩卡二世闪避一个区区的幻象是有把握的,然而倘若幻象变成本尊的话,那么就半点把握都没有了,他觉得自己根本就闪躲不开素盏夕迅捷无比的出招,那就还不如直接防御好了,他乃是基因改造人,这方面还是有把握的。

    这一瞬间,局面便是急转直下,杜瑜琦和素盏夕这一方顿时大占上风,而这一切的根源,便是来自于杜瑜琦的那一记:我斩影挑剑。这一招严格的说起来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却只是在一个适当的时间和一个适当的地点施展了出来,便直接奠定了胜局。

    卡摩卡二世最终选择的是防御,他骨子里面其实是一个谨慎求稳的人,否则的话也是活不到现在。尽管他心中知道逼过来的这个幻影是真人的可能性不大,但那又怎样呢?生命是不能用来赌博的。

    闪避失败的最恶劣后果会导致他丧命,而防御失败的最恶劣后果他却至少可以成功逃走。

    因此,卡摩卡二世后退了半步,完全放弃追击杜瑜琦,双手交叉护在了胸前,顿时在身体周围就出现了一个防护罩,逼近过来的素盏夕直接光芒一闪,爆炸了开来,杜瑜琦也是顺势抽身而出,成功摆脱了先前的那被动局面。

    而另外一边则是大局已定,又惊又怒的素盏镜豁尽了全身上下的力气,击破了来袭的四个幻影,可是第五个幻影则已经是素盏夕的本尊,对方一指点出,一股强大的念气势如破竹的透入到了素盏镜的身体里面,直接将她定在了原地!

    被这一指点中,素盏镜不但浑身上下的念气都被封住,同时还就生出来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在这一瞬间,自己的喜怒哀乐似乎都随着这一指随风而去,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麻木感和空白期,似乎有一个声音反复在脑海里面重复:

    人生是这么的无意义,如此的疲累,还苦苦的活着干什么?不如早点去死?

    听到了这个声音,似乎就完全将自身的斗志消磨得干干净净!!

    忽然之间,素盏镜戴着的一只很不起眼的耳环摇晃了一下,然后上面出现了清晰的裂纹,最后完全的粉碎掉了,从耳环当中洒出来了一片光芒,浸在了她的身上,素盏镜顿时就一激灵才恢复了正常。

    她的这只耳环非同小可,乃是一件难得的珍贵宝物,乃是千方百计才求取而来,没想到今天为了护主在这里彻底损毁,素盏镜心里面痛得和刀割似的,同时回想先前那种万念俱灰的心境,忽的尖声道:

    “素盏夕,你,你竟然将帝王斩的真意融入到了攻击当中了?”

    帝王斩的第一步的就是斩掉七情六欲,被斩了之后的负面作用,就是先前素盏镜之前体会到的东西,倘若真的像风林规划的那样,素盏夕修炼帝王斩以后,那就完全变成了战斗机器,连基本的人性都难以保持,也是幸亏杜瑜琦及时出现,才让她修成了现在的这种似是无情却有情的变异帝王斩。

    素盏夕也是懒得和素盏镜多说,一击得手让她失去行动能力之后,直接抓住了她的脖子,将她修炼的念力源源不断的吸入到了身上的聚魔锁链当中,以便自己以后利用,当然这是因为两人师出同门并且修炼了同类的功法才能这样做,其余的人很难做到这一点。

    感觉到身上的力量迅速流逝,素盏镜心中顿时一片冰凉,她被这么一吸了之后,完全就是元气大伤,甚至有可能导致下半辈子被这么彻底的废掉成为成为一个普通人,她立即疯狂尖叫道:

    “素盏夕,你卑鄙无耻,之前说好的公平一战呢,之前说好的不留遗憾呢!”

    素盏夕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道:

    “我只和值得尊重的敌人讲信用,至于你,呵呵,我虽然做事很有原则,但绝对不是傻子,和狐狸猎狗饿狼这样的东西讲规矩,那是嫌自己活得命长吗?”

    素盏镜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可是一时间却都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杜瑜琦在旁边听了也是暗自叫绝。

    将素盏镜体内的念力吸干以后,夕身上的聚魔锁链重新又恢复了正常,绝大部分都变成了那种金光闪闪的烫金颜色,她顺手将素盏镜抛开,然后淡淡道:

    “今天我就不杀你,只是因为之前和你有约定,所以我会给你一个公平一战的机会,然而时间地点都要由我选,但是你要记得尽可能将自己变得强一些哦,因为这样的话你还有做我磨刀石一点剩余价值,否则的话,下次的见面就是你的死期。”

    杜瑜琦此时也是插嘴道:

    “这有什么不公平的?我们刚才不是一直都在二对二进行战斗吗?”

    听到了杜瑜琦和素盏夕的话,素盏镜只觉得自己几乎要一口血喷出来,眼前金花直冒,忍不住就干净利落的晕眩了过去。

    因为杜瑜琦的话还有点强词夺理的意思,但是素盏夕的话却句句都戳在了她的心上!

    虽然说素盏夕说今天不杀她,可是听到这个消息以后自视极高的素盏镜丝毫都没有喜悦的意思,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面了啊,这种无视对她来说,那就是最大的轻蔑,最大的伤害。

    ***

    见到素盏镜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卡摩卡二世根本就不拖泥带水,朝着后面猛然退却,迅速的消失在了山林当中,而那名自称中立的家伙阿西巴看起来还呆呆的站在了那里,不过隔了几秒钟就直接被一阵风给吹走了,原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逃走了,只留下来了一个幻影。

    杜瑜琦此时则是显得有些凝重的道:

    “我们得赶快离开了,素盏镜明知不敌你的情况下,居然还跑来挑衅你,那么必然是事出有因,留有后手,而卡摩卡二世的出现则说明了神秘组织确实是在背后操控一切,所以必须要小心为上啊,我虽然还有位面遁走的能力,但最怕的就是遇到强者以后连这机会都不会给我们呢!”

    夕点点头道:

    “恩,你说得对,那么我们现在走吧,去什么地方?”

    杜瑜琦想了想道:

    “倘若你是素盏镜,那么会觉得自己最多能拖住你多久?”

    夕沉吟道:

    “应该是一刻钟。”

    杜瑜琦道:

    “我们现在已经差不多战斗了五分钟,那么也就是说,对方的伏笔一定会在接下来的五分钟内激发,甚至更短,我想要看看对方的伏招究竟是什么,所以现在不如去下面码头上等一等?我们随便改扮一下混入人群当中,就算来了无法抵抗的敌人,但是只要他们不敢丧心病狂的一下子将码头上的人杀光,那么我们就有轻松逃走的机会。”

    夕轻嗯了一声道:

    “好,你说了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