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伏招

    杜瑜琦听到了她的声音似乎有些疲惫,便带着她下山,同时问道:

    “你受伤了?”

    夕摇摇头道:

    “不,只是心里面有些奇怪的感觉。”

    看着夕脸上有些漠然的表情,杜瑜琦忽然心里一痛,觉得有些伤感:

    “有什么事情就出来吧,和我分享一下。”

    夕淡淡的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想起来了一些往事,我记得时候师尊送我一个很可爱的布娃娃,我睡觉的时候都把它放在枕头下面,可是有一天却觉布娃娃不见了,当时非常伤心,到处都找遍了都没有,心里面就在想,要是能够把我的娃娃找回来,那么我付出什么代价都觉得是可以接受的啊”

    “然而我始终都没有找到它,伤心了两三周就慢慢的恢复了过来,直到两年后我搬家,才在床底下现了它,而这时候娃娃都已经是满布灰尘,皱巴巴的,我呆呆的看着它,心中却并没有什么惊喜的感觉了,反而生出了厌恶,最后顺手将它扔进了垃圾堆。现在我心中的感受,就和现床下的布娃娃的心情差不多。”

    杜瑜琦带着夕朝山下走去,同时沉吟道:

    “娃娃还是那个娃娃,始终没有变,可是童年时候的那一份心境却已经是全然不在了,带来的自然就是截然不同的感觉,你怀念的不是与素盏镜相处的时光,而是那一份曾经纯真的回忆,这很正常。”

    听着杜瑜琦徐徐道来,夕的眉宇也是渐渐开朗,她终究是练习了帝王斩的人,虽然这帝王斩也是出现了明显的变异,会出现诸如刚才的情绪波动,但这些东西就像是蒙蔽在心灵上的尘土和蛛丝那样,或许能够蒙蔽一时,但是夕一醒悟过来之后,立即就能重新拂拭自己的心灵,让其光洁如新。

    两人略做改扮以后,便混入到了下方繁华的码头当中,这里依然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这里虽然已经是接近虚祖国的边界,不过依然风土人情和虚祖国类似,便由素盏夕出面与老板打交道。

    给钱之后,两人便来到了一间茶舍的临水平台上,喝着当地特产的一种大叶子苦茶,又让店家上了当地的特产的一种打糕,这种打糕类似于地球上面的糯米糕,不过在制作米粉的时候,往里面加入了类似于槐花一样的特产,蒸熟以后色泽若白雪一般,热气腾腾,芳香扑鼻,口感糯软,堪称是物美价廉了。

    杜瑜琦和夕两人吃完了两碟打糕以后,居然都没有觉任何的异常,杜瑜琦沉吟道:

    “奇怪了,按理对方倘若有什么秘密布置的话,那么应该已经动了啊,难道是逃走的卡摩卡二世知会了对方拦截失败,所以中途取消了?”

    夕忽然道:

    “或者,对方已经动了攻势,只是我们还没看出来而已!”

    就在夕这么的时候,之前的那山坡上骤的有极其厉烈的光芒一闪,简直像是雷电一般,然后耳中就传来了剧烈沉闷的轰鸣爆炸声,那声音几乎是在与内脏共振似的,不少体弱的普通人都承受不住,剧烈无比的倒地呕吐起来,有的甚至在吐血。

    隔了好一会儿,那山坡上传来的巨响声才止歇了下来,可以见到那里已经燃烧起来了熊熊大火,黑烟滚滚直冲天际,看得出来温度极高,甚至连下方的码头上的气温都被影响上升了好几度。

    此时杜瑜琦也是惊呆了,根据目前的情况来分析,估计就连卡摩卡和素盏镜两人都被蒙在鼓里了吧,这样的打击力度,那完全就是覆盖性的毁灭范围打击,拿定主意要牺牲掉他们了,根本就不会给人以任何幸存下来的机会,哪怕是一块钢铁也要给你烧溶了!

    “这帮混蛋动用的是什么武器!这武器又是怎么投放下来的?或者早就埋在了哪里?”杜瑜琦忍不住吃惊的道。“这样恐怖的攻击范围,这样庞大的威力,防不胜防啊!”

    夕摇摇头道:

    “不是预先埋起来的,倘若有这种东西埋在那里,不要我,就是素盏镜都会生出相关的感应,刚刚在闪光之前,我就觉得有些心神不宁,这武器应该是从半空当中飞来落下的,并且我估计也应该是试验品,没有办法进行量产,打击精度方面也很成问题。”

    杜瑜琦这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候,整个码头都出现了大规模的骚乱现象,有哭叫的,有乘乱打劫的,有浑水摸鱼的,有急着离开的,甚至还有人借此宣传宗教的,杜瑜琦此时想了想以后道:

    “现在素盏镜还能感知到你的行踪吗?”

    素盏夕道:

    “不可以了,她浑身上下的念气都被我吸收得涓滴不剩,不要感知我的行踪,就连修炼也是至少要隔个两三个月的。”

    杜瑜琦点头道:

    “对方的这一次突袭可以相当的突兀,我感觉敌人已经是有些气急败坏不择手段了,现在火焰已经有燎原之势,迅的朝着这边蔓延,码头上也是慌成了一团,不少船只都要抓紧启航,干脆我们坐船过去与林他们汇合吧?西西里这帮人应该想不到我们会突然折返而就算想到了,他也拿我们没办法。”

    夕点点头道:

    “听你的。”

    这一次两人便没有寻到客运船只了,就选了一架货运的驳船乘坐了上去,驳船上面只有风帆来作为动力,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作为被牵引的船只来使用,不过这驳船上运输的货物乃是粮食,并没有什么坏气味,船主本来是靠岸打算卸货下来,转卖给当地的粮商,价钱没谈妥的时候却觉出现了蔓延的大火。

    这船主本来就觉得当地的粮价不甚满意,加上神秘的山火爆,渐渐逼近镇,顿时唬得屁滚尿流下令火开船,本来他是不愿意带人的,但是杜瑜琦也是帮忙将卸下来的几十袋粮食重新运回了船只,外加也是肯出船费,所以也就顺水推舟了。

    驳船上也是有两个空房间的,这是平时的时候接私活儿用的,也算是基础的设施差不多齐备,重在干净,驳船的底宽船大,运载量也是非常惊人,因此行驶起来相当的平稳,其弊端就是遇不得大风大浪,只能在内河航行。

    又有一桩好处便是,这船只乃是用前方的牵引头船来作为动力的,自身的动力来自风帆,所以在上面乘坐的时候并不会感应到里面炼金机械传来的响声和震荡,泡上一杯茶坐在阴凉的地方,欣赏着两岸秀丽的乡村风景,还真的有一种这是一趟优美的度假之旅了。

    这时候杜瑜琦才开始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势,先前被卡摩卡二世击中以后,受到的最重的伤势就是被他拳头下方刺出的刀捅出来的,之前杜瑜琦还不觉得,这时候才觉这家伙的刀上面竟然还有涂抹毒液,虽然这毒液并不是很强烈,却有着一种特殊的麻痹性质,能够干扰人对伤势的判断。

    杜瑜琦都是无意闻到了身上出来的腐臭味道,这才觉伤势已经恶化到了溃烂流脓的可怕地步,本来只是被刀子插中的皮肉伤势,现在居然腐烂出来了三个大洞,流淌出大量黄绿色的脓液,看起来都触目惊心。

    并且他受伤的位置还都是在腋下,背部这等自身无法触及到的位置,就算是想要自身治疗都很难,就目前杜瑜琦了解到的阿拉德大6上的治疗手段来,这伤势真的是对其非常克制的,可见这卡摩卡二世真的是身经百战,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自有深意,连对敌人造成伤口估计也是经过了数百次的研究和计算。

    好在杜瑜琦旁边还有夕来帮手,而夕虽然没有相关的治疗经验,却有最优秀的外科手术医生必备的特质,那就是稳定,尤其是手的稳定!几乎就像是机械一样的精确。

    所以在杜瑜琦的指点下,夕便开始尝试为他切割腐肉,清洁伤口,冲洗脓血,然后进行缝合,最后用稀释过的圣水淋上去,然后包扎完毕。这一套操作流程弄下来,杜瑜琦痛得满头大汗,甚至就连夕也是觉得相当辛苦,因为她总是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反而将杜瑜琦弄伤了。

    治伤完毕之后,杜瑜琦两人已经是坐船下行了大概有四五十里了,就在这时候,杜瑜琦眉头一扬,似乎有所感应,然后道:

    “杰特他们似乎在附近呢。”

    自从杰特成为了杜瑜琦的追随者之后,两人在心灵上就能建立起来一种若有若无的联系,同时还可以隐隐感应到对方的位置,双方之间的距离越近那么这种感应就越是强烈。

    这时候,两人自然是跃下了船只,杜瑜琦循着感觉而行,很快的就汇合在了一起,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杰特和林两人这时候觉察到了追兵的撤退,一路上就强势无比的追击了下来之后便来到了这里。

    到了现在这时候,大部分的追兵都已经星散而去,毕竟这帮人也只是为了贪图赏格而来,当他们觉前来追击的风险极大的时候,便果断的放弃了,毕竟赏金虽高,也是需要命来花的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