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一声叹息

    当然,杜瑜琦不认为自己的老爸老妈会答应让自己“弃医从车”,但是家庭里面传来的压力还是很好解决的,杜瑜琦则是打算先斩后奏,要知道,职业赛车手的薪水可是非常丰厚的,抱着一大叠欧元对准了往老爹面前一丢,再牵着梅学姐的手朝老妈的面前一站,还不是分分钟搞定的节奏啊?

    一番浮想蹁跹以后,杜瑜琦便懒洋洋的打算爬起来吃早餐,五星级酒店的早饭还是不错的,错过了时间就没得吃,未免也太可惜了。 心情极好的杜瑜琦一面回味着昨天的滋味,一面开始大吃特吃,然后顺手打开了电话,忽然之间,滴滴滴的声音响起,一段短信跳了出来。

    杜瑜琦初一看,觉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是仔细看了两眼,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原来这条短信正是离开的梅学姐过来的!

    这短信的内容却是一封道别书,大致的意思就是,梅学姐的父亲早就有安排她出国留学的意思,上一次遇到劫匪则是催化剂,听那劫匪似乎乃是个非常凶残的家伙,在黑道上势力极深,前一段时间她的消失,便正是去办理出国的各种手续,然后去学校面试等等,现在的她已经是在前往英国的飞机上了。

    本来梅学姐她自己觉得,可以毫无牵挂的离开学校,却没想到在临走之前和杜瑜琦居然来了这么一场惊心动魄的飚车经历,梅学姐坦言,自己之前也从未正眼看过杜瑜琦,或许是因为他太普通的缘故,但是那一次飚车却是彻底的扭转了她对杜瑜琦的印象。

    在追捕劫匪的过程当中,杜瑜琦表现出来的勇气,执着,还有强势,都彻底的打动了她,更是在惊心动魄,命悬一线的飚车过程当中,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这一切都令她被杜瑜琦彻底吸引住了。

    本来梅学姐想要将这一切都彻底忘记的,但是紧接着杜瑜琦又6续搞出来了不少的事情,比如上一次与吴大少等人的赌赛,都传到了她的耳朵当中,压垮梅学姐心防,让她不顾一切的前来寻找杜瑜琦的,则是上一次杜瑜琦与夕的逛街!

    杜瑜琦当时也没有瞒着别人,所以也有不少人知道,于是迅的传到了梅学姐的耳中,在强烈的叛逆心还有那么一种若有若无的嫉妒之下,梅学姐便鼓起勇气从家中离开,主动来找杜瑜琦,要不惜一切代价在杜瑜琦的生命当中留下属于她专属的烙印。

    昨夜她也是第一次喝那么多的酒,随后的飚车,亲吻,车震更是令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最后却是留下来了一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自己在杜瑜琦的心中,就是永恒的美丽。

    看完了梅学姐的留言,杜瑜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情绪复杂,一时间既是有着淡淡的惆怅,也是有着浅浅的迷惘,却还有着别离的伤感。

    最后,杜瑜琦忽然想明白了一点,顿时一种难以形容的愤怒感从心中涌上去,忍不住大步走出去,双手握拳对准了天空悲怅大叫:

    “为什么又是一个把我当成黄瓜,火腿肠的!!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心情啊!”

    在杜瑜琦享受艳福的时候,阿拉德世界上依然是风起云涌。

    林,素盏夕,还有杰特已经顺利的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拉巴特,然而抵达拉巴特以后,才觉此时的情况真的是很不容乐观。

    因为他们的目的是想要在这里乘坐摩伽陀,然后前往德洛斯帝国的南部城市坎特温。根据他们的预期,在那个地方,帝国的掌控力空前,因此刚刚才在夏特利搞事的神秘组织必然会被针对,那么实力将会被削弱到最。

    然而拉巴特这里虽然是具备摩伽陀制造能力的城市,制造出来的都是短途飞行的摩伽陀,更多意义上是要用于军事用途,平时民用的航线只有四条,每日两班,并且还没有前往坎特温的摩伽陀。

    同时,因为在利用摩伽陀通航这方面的利润十分丰厚,所以这行业被拉巴特的城主垄断了,其余的人只能在旁边干瞪眼。有能力提供类似于“包机服务”的,几乎都是内部有点关系,然后购买从航线上退役下来的摩伽陀,修修补补来接私活。

    这样的摩伽陀不但在安全性上很是欠缺,更是续航能力有限,只能进行直线距离不过三百公里的短距离的航行就必须进行保养维护,再长的话坠落的风险极高,根本就没人敢接单子了,这也和钱没关系,就算是拿刀架在别人的脖子上,也一样的无济于事。

    在这种情况,三人无奈之下,也不敢犹豫,一旦被追捕者弄明白了他们的意图,那就连摩伽陀都搭载不了了,便立即购买了最近起飞的一班摩伽陀的票,摩伽陀航线上的飞行票非常抢手,至少要提前五天才能购买到,所以三人实际上是出了五倍的高价,便在一个时以后顺利起飞。

    这一次摩伽陀的降落目的地,乃是西海岸。

    西海岸是临近赫顿玛尔的一座海港城市,隶属玛尔公国领域。这里海6交通十分达,商业贸易往来频繁,同时也是前往天界的入口——天空之城的重要据点。类似于地球上面的广州,大阪这样的巨大城市,交通路线也是四通八达,乃是重要无比的交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

    同时,因为玛尔公国在这里的政策宽松,导致各方面势力都有卷入其中,龙蛇混杂,局面十分复杂,可以想象得到,来到这里以后神秘组织一定不会有什么鞭长莫及的困扰。

    但是对于夕一行人来,前往西海岸也是无可奈何的行为,往好处多想想,那么至少可以暂时摆脱来自虚祖国的追击了。

    同时,哪怕是神秘组织和虚祖国在西海岸依然有部署力量,但是这些力量也是不可能直接就开始针对夕一行人,他们肯定在西海岸这种充满了无数机会的地方有着自己的使命。

    因此在接到了来自于虚祖这边的报告之后,这些力量才会动用一部分出来对付夕他们。

    换而言之,虚祖这边的追捕者要确定夕等人确实是进入了拉巴特,然后去了西海岸之后,才能告诉高层这个消息,这里就不止要耗费十个时了。

    同时,无论是虚祖国高层还是神秘组织高层当中,也都不会有什么一言九鼎的独裁者,他们要召开会议进行磋商,判断之后,才会确定判断要不要动用西海岸的力量介入追捕。

    最后就算是得出了结论确定要进行追捕,还要将这消息传递到西海岸去,这消息传递的度并不会比摩伽陀飞行的度快多少。这一切也是需要时间。

    所以,这样起来的话,夕等人之前辛辛苦苦获得的十个时的缓冲时间再一次被方法,扩大到了过十五个时左右,根据他们的判断,十五个时应该是足够弄到一张前往坎特温的摩伽陀票,或者是船票顺利启程了吧。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等到达西海岸之后,林便前去弄票,然后顿时就觉自己被盯上了,三人本来就神经紧绷,便做了个局将跟随而来的尾巴给干掉,没想到这一下居然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紧接着就又召来了更加狂暴的攻击,并且觉这攻击赫然是由神秘组织出的。

    三人大惊之下,以为对方竟然是消息灵通到了这种地步,当然也不可能束手待毙,便立即反击,且战且退,幸亏台风来袭,风雨交加,暴雨滂沱,这才好不容易甩掉了对方的追击,在临走之前还抓到了一个敌人好好审问了一番,这才知道原来此时神秘组织正在西海岸追捕一名十分重要的敌人,而这敌人格外的狡诈难缠,并且也在尝试逃走,所以动用了非常大的力量。

    他们这一次本来就是冲着那名敌人而来的,眼见得林居然在黑市里面寻找最紧急起飞的摩伽陀票或者船票,一副急着跑路的模样,自然就被神秘组织的眼线盯上。结果本来这敌人已经即将被抓到,林他们这一出现之后误导了神秘组织的判断,结果就被其成功逃掉了

    三人听到了这情况以后,也是只能面面相觑,摇头苦笑,千算万算,哪里知道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一档子事情!自己这帮人居然无意当中被当成了替死鬼代人挡灾,这苦水往哪里倒都倒不出来啊。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名戴着连身罩帽的神秘人却是主动敲响了他们隐蔽处的房门,磅礴的风雨当中,这神秘人缓缓的掀开了头上的罩帽,很从容的道:

    “各位,我这一次前来是为了帮助你们,当然,也是为了帮助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