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图穷匕见

    杜瑜琦便在旁边补充道:

    “药引子这东西,乃是药方当中最重要的环节,历来都认为“引子”十分难得,乃是贵重、稀奇甚至是乌有之物,病家难以制备,则由医家提供,如“龙肝凤髓”(蛇胆、鸡脑)、“凤凰衣”(鸡蛋壳内膜)、“蟠桃酒”(人乳)、“振山威”(鹿茸、角)等等,这一方面是医生故弄玄虚,让病人必须在自己这里购买用来提价的手段,另外一方面也是真有效果。   ”

    “像是我老家的一个老中医,擅治咳嗽,开的中药平淡无奇,不过药引子十分奇特,必须要两只霜降以后的蟋蟀,西医在这方面都是嗤之以鼻,觉得是故弄玄虚,不过这老中医的孙子乃是留美博士,深信自己的祖父不会骗人,也亲自现了这方子的神效,便利用现代的科学手段进行了深入研究。”

    “经过两年的钻研才现,绝大多数的蟋蟀都没办法活过霜降,只有少数非常强壮的蟋蟀可以支撑到那一刻,而蟋蟀在低温下,其身体就会为了对抗严寒分泌出来一种独特的激素,这种激素的成分,居然与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出现的最新治疗咳嗽药物的主要成分极其类似,其结构的区别甚至仅为万分之零点三!”

    楚大少奇道:

    “有这种事情?”

    杜瑜琦道:

    “直接百度陈圣夫就可以了,这就是那个留美博士的名字,当时还轰动一时呢。”

    楚子航显然是一个相信自己眼睛多于耳朵的人,果然就去百度了,觉上面的东西和杜瑜琦所说的真的是一模一样,却听杜瑜琦接着道:

    “云南白药楚大少知道吧?”

    楚子航点头道:

    “这个当然知道。”

    杜瑜琦认真的道:

    “其实现在市面上卖得云南白药只是一个残缺的药方弄出来的,缺少一味引子,倘若加上这一道引子的话,那么这药就了不得了,不仅仅是治疗外伤出血,其最重要的痊愈特性就可以挥出来,用现代科学的语言来说,就是极大的促进细胞生长活力,让体内的免疫细胞迅分裂成长,其效果可以说是远远过了市面上任何一种药物。”

    楚子航好奇的道:

    “这个你也知道?”

    杜瑜琦道:

    “当然,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大秘密,只是这药引很难弄到。”

    “那是什么?”楚大少道。

    杜瑜琦道:

    “九死还魂草,就是卷柏。”

    楚大少哦了一声,奇道:

    “这玩意儿貌似并不算多稀奇啊,我查查看,喏,万能的淘宝上就有卖的,从两千块到两万块的都有货。”

    杜瑜琦缓缓摇头道:

    “没用的,你知道这些卷柏是怎么来的吗?和庄稼一样,直接播种在地里面,然后上化肥,打农药,进温室,甚至经过了技术员的优化选种处理,春天栽下去以后,五个月就能收获,这种中药,吃了有效才有鬼了!这也是为什么中医开始走向没落的原因-----药物的品质已经根本不如几百年,甚至几十年前了。”

    “而真正的野生卷柏,是生长在悬崖和戈壁滩上面的,遇到干旱的季节甚至可以整草收缩,连根都从地面拔起,形成干枯的草球被风吹得到处滚动,但是一到了湿润的区域,就能重新生出根系,茁壮成长,所以又叫枯荣草。”

    “可是,云南白药这里要的药引子,却是必须要九枯九荣的卷柏才行!只能多,不能少,九枯九荣只是最基本的说法,也只有经历过九枯九荣的卷柏,才能被称为九死还魂草,因为那已经几乎是蜕变成了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物种。唔,区别就类似于人和僵尸那么大。”

    杜瑜琦说着这些轶闻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楚大少也是饶有兴致的聆听着,时而抿上一小口红酒,更是会上查询一下杜瑜琦所说的这些东西的真实性。

    紧接着杜瑜琦便道:

    “我之所以啰嗦这么多,便是因为若是直接告诉你熊奔汤的引子你会觉得不可思议,而有了这些东西的铺垫以后,才能让你觉得我不是在信口开河”

    楚大少笑笑道:

    “在我没有喝过熊奔汤之前,我一定会觉得你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不过现在我选择相信你,好了,赶快告诉我那究竟是什么玩意儿,我好找人去把这玩意儿弄来!说实话,我昨天又去医院检查了一次,除了血压略高之外一切都非常正常,至于血压完全是因为我渴望的心情导致的,同时,我还觉熊奔汤的力量并没有完全消散啊,我今天上午就测试了一下,我的最大拳力提升了二十七磅!”

    杜瑜琦道:

    “那就恭喜你了,熊奔汤确实是有改善人的体质的能力,倘若二十四小时以后提升的力量没有消散,那么这种加成就会永久驻留在你的身体里面,当然这种改造不是无限制的,它只是将你身体里面的所有潜力挖掘挥出来而已,这些潜力乃是你通过艰苦训练也能达成的理论最大值-----不是让你直接变成人。”

    “了解!”楚大少一口就喝干了杯中的葡萄酒,有些不耐烦的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熊奔汤是无害的,你不用再啰嗦了,我就算信不过你,还信不过德国和美国两大权威机构的人?所以请直接说重点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杜瑜琦铺垫了这么长的时间,此时终于图穷匕见,看着楚大少缓缓的道:

    “熊奔汤的引子,需要物。”

    楚大少愕然道:

    “物?”

    杜瑜琦道:

    “没错,不一定是要年代有多久远,但最好是要那种很有化背景,并且经历过重大历史事件,可以承载起历史底蕴的,我举个例子来说,比如公元一九四九年开国大典上面,领袖对着讲话的那只麦克风估计就没问题,因为当时没有了这玩意儿大典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相反,领袖当时脚上穿的袜子,身上穿的衣服估计就有难度”

    楚大少听了顿时就有些懵逼了,愣了愣道:

    “你,你这个比喻有点让我不大明白。”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接着道:

    “好吧,我再举个例子,米国有一位总统叫做林肯对吧?他当时遇刺的时候,凶犯握持的那一把枪械,应该也是符合条件没问题的,往中国历史上来说,宣统皇帝退位时候身穿的龙袍,圆明园被掠夺的那几个兽,惹出清朝字狱的明史原稿等等。”

    听到了杜瑜琦说的这些东西,楚大少点了点头道:

    “你这么一说,我大概明白了一点,我叫人来吧,你将要求和他讲明白就好了。”

    杜瑜琦接着道:

    “还有一点很关键,楚少,找来的这些东西不保证一定能派得上用场,倘若不能用的话,那么啥事儿都没有,可以完全交还给你,倘若能用的话,配出药来的同时,这物就直接毁了,会被直接归纳入咱们制药的成本里面。”

    楚大少愣了愣道:

    “一件物倘若能用的话,能配多少剂药出来?”

    杜瑜琦算了算道:

    “这个得看物的质量,上次我给你喝的那种算是低档的,只有二十四小时的持续期,对身体潜力的开也有限,高档的可以持续十天,对身体的潜力开效果就更好,一件物一剂药,差不多能喝三次。”

    楚大少一拍大腿:

    “那行啊,你说这药是对应着五禽戏里面来的吧?那么除了这个熊奔汤之外还有别的吗?”

    杜瑜琦也料到了楚大少会有这样的问题,点点头道:

    “有,还有鹿鸣汤和鸟啼汤,鹿鸣汤可以提升一个人身体的基础数值,增强其体能储备,提升其健康潜力,根据我家族的记载,六七十岁的老人只要服用鹿鸣汤三剂左右,身体的数据就能提升到可以攀登六千米高峰的程度,同时在性能力方面也有所恢复------只要他们不是病入膏肓-------而鸟啼汤可以提升一个人的身手敏捷程度,包括不限于出手度,奔跑度等等。”

    杜瑜琦嘴巴里面所说的鹿鸣汤和鸟啼汤,其实对应的就是来自于阿拉德大6的初级体力药水和初级敏捷药水,同样的,必须要精品药水才行,价格自然是普通药水的好几倍。至于提升性能力那完全就是扯淡了,不过体力变好了在这方面肯定会有一些影响,这倒不算是完全不沾边,当然这么说的话,自然是为了扩大消费人群了。

    楚大少眼前更是一亮:

    “还有这种事情!那你怎么只带熊奔汤给我?”

    “当然是哥手里面目前只有初阶食人魔药水了!”杜瑜琦在心中大声道,不过口中却是叹息了一声道:

    “真遗憾,楚大少,要想制出这些神奇的秘药,火候,经验,甚至运气都非常重要,并不是说原料齐备了就一定可以炼成,我目前也就是炼制熊奔汤的把握最大,可以达到八成的把握,鸟啼汤的把握只有五成,而鹿鸣汤的把握只有三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