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追踪

    这时候楚大少终于表现出来了富二代挥金如土的气质,大手一挥道:

    “这些统统都不是问题!!我这就去让人给你弄古董,你先给我整一剂熊奔汤出来,然后就主攻鹿鸣汤,这玩意儿我就拿去搞定老头子,有了他点头,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好办了!”

    杜瑜琦听了以后心中自然是大喜,他早就想得很明白了,自己一个人去找拥有时光之力的古董,那第一得很有钱,第二得很有势,第三要消息非常灵通,否则的话就要做违法的事情,就算是这样也是吃力不讨好,根本就没有可能成为常规手段,因为这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自己就算是掩饰得再完美,也迟早有露出马脚的一天,一旦自己的秘密被掀开,那搞不好在整个地球上都没有立锥之地了!

    而此时搭上了楚大少这条线以后,就相当于是在借助他们的人脉来做这件事,楚大少背后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的一个庞大无比的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说得不好听一点,甚至能决定某些小国的领导人的位置,有了他们来办这件事,那么自然是无往而不利。而且有钱人搜集古董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生疑。

    “还有最后一件事。”杜瑜琦沉声道。

    楚大少点点头,眯缝起来了眼睛,他知道往往这时候说出来的才是最关键的东西:

    “你说。”

    杜瑜琦道:

    “五禽戏虽然是五种,可是我目前在手上的药方只有三张,这药物在炼制的时候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只能在每个月阴历十五的子时炼制,而且最好是有月圆的夜晚,所以,哪怕是你这边的文物能够充足供应,要想大规模的批量出货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机缘巧合,一切顺利,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也只能有两剂药。”

    楚大少听了杜瑜琦的话以后,点点头若有所思的道:

    “好,我明白了,等一下我会叫一个助理过来,你把你的要求再次对他讲一遍,然后有任何需求都可以对他提。”

    杜瑜琦点点头,然后就见到了楚大少在茶几上推了一张卡过来,很普通的农行卡:

    “密码是六个9,里面是六百万,不要推辞,还有,你那里应该还有熊奔汤的存货吧?匀点儿给我,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这玩意儿是要配合五禽戏才能更好的开发身体潜能吗?那你肯定会了,得教我。”

    杜瑜琦苦笑道:

    “说实话,熊奔汤我那里还有大半剂,等会儿就给你拿来,多了也没有,说实话,我父母这就一工薪阶层的,上哪里去折腾这文物去?而且还得是这种带有重大历史价值的文物,只能靠捡漏!可是这捡漏又哪能天天遇到,那几率和买彩票似的。”

    “至于五禽戏里面的熊戏这东西也不用我教,配合五禽戏练的目的就是在不伤身体的情况下耗尽自己的体力,真的,就按照你平时运动量最大的活动用劲折腾就是了,当然,玩女人除外。当时华佗琢磨出来五禽戏这套的时候,乃是东汉末年,那是什么世道啊?能吃饱饭就已经是很不错了,别提什么营养均衡,所以他就必须考虑到泛用于所有人群的问题。”

    “而我们现在则没有这个烦恼了,就是使劲儿折腾自己,然后让药力被疲劳的身体充分吸收掉就ok。当然,你要是觉得实在不得劲儿,那就上网找找,五禽戏这东西和太极拳一样,都是易学难精,一代代流传了下来的。”

    听了杜瑜琦的话以后,楚大少便点了点头,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接下来楚大少便心急火燎的叫来了助理,让他去完成杜瑜琦提出来的需求,自己则是去查询网络上的五禽戏录像,同时等待杜瑜琦将自己要的东西送过来。

    ***

    在离开会所的时候,杜瑜琦果然发觉了自己在被人追踪,经过旁人的提醒以后,他若还没能注意到这样的状况那就是怪事了,追踪他自己的乃是一辆现代索纳塔白色轿车,并且用的还是本地牌照。

    本来跟踪者还显得从容不迫,但是当杜瑜琦丢给了出租车司机两百块钱小费,说自己赶时间请他绕小道的时候,开出租车的老司机便猛轰油门,麻利的开始了在大街小巷当中穿梭了起来。

    出租车这样突如其来的变道行驶,那辆白色现代轿车立即本能的撵了上来,虽然在跟随了几个弯以后就觉得不对放弃了,但跟踪的意图已经是被杜瑜琦判断得清清楚楚,不过对方也是警惕无比,迅速的就一打方向盘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开了过去,倘若杜瑜琦此时正在驾车,那么他肯定跑不了,但现在杜瑜琦总不能抢夺了这辆出租车前去追击,就只能看着他白白逃走。

    杜瑜琦的心中顿时也是生出了一缕后悔之意,早知道这家伙如此油滑,那么就应该直接一击致命让他根本没有翻身的余地才对,搞得现在打草惊蛇,不用说对方从此之后必然倍加小心,自己以后要想再抓住他的马脚就难了。

    不过就此时杜瑜琦的实力来说,对方想要暗算自己几乎是没可能的了,他唯一的顾虑就是对方找到自己家里人下手,不过杜瑜琦身份证上面的那籍贯乃是他老爸上山下乡时候停留的地方,家都搬了七八回,想要循着这个地址去顺藤摸瓜是不可能的了,而网购快递杜瑜琦都是写的自己的寝室号,依然是滴水不漏。

    同时,自己的父母去年还参加了援助非洲的一个火炬计划,这就意味着他们接下来好几年当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每年只有四个月的假期,这就更让杜瑜琦放心了。

    反复考虑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以后,杜瑜琦便放下心来靠在了沙发上养神,他此时也是有苦说不出,眼见得专属祭坛里面跳出来茫茫多的契约委托却不敢接,唯恐接了以后夕那边等待营救误了大事,可是这些委托里面也有不少看起来性价比很高的啊。

    但估计契约之神的漏洞也不是那么好找的,夕那边的契约委托迟迟不来,倘若不是想办法搞定了楚大少那边,有他帮忙源源不断的收集拥有时空之力的物品,那自己真的就要心急火燎了。

    琢磨了一会儿之后,杜瑜琦也是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他现在这边已经是无法可想了,契约之神就像是个冷酷的葛朗台,只要你有神圣克朗的话,那么就很好说话,不幸的是杜瑜琦现在也是十分稀缺这玩意儿。

    此时他也只剩余下来了两枚神圣克朗,而两枚根本就不能动了,因为杰特获得的被动能力千钧一发是需要消耗两枚神圣克朗的啊,而千钧一发这被动技能是不折不扣的救命技------追随者在即将遭受到使其致命的伤害的时候,会触发此特效,使其体外出现一层强大的护盾并且瞬间传送至主人的身边。

    杰特那边是不知道杜瑜琦身上有多少枚神圣克朗的,一旦他仗恃着自己有这个能力去执行危险性极大的任务,那么自己岂不是害了他?

    茫然之间,杜瑜琦又触到了楚大少递给自己的那张卡,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百万富翁了,茫然之间,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做点什么,便拿了相关证件走了出去,想要自己去办一张卡,然后将楚大少这张卡里面的钱转到自己的账户里面去。

    楚大少给杜瑜琦的那张卡乃是招商银行的,不消说,杜瑜琦也是只能去农业银行处理这笔业务,到了银行当中才发觉这里面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排起了长龙,杜瑜琦去旁边的机器排号以后,发觉自己前面还有二十多个人有心转身走人,但是学校附近又没有农行的分理点,过来一趟挺麻烦,得了,慢慢等吧。

    坐下以后杜瑜琦听旁边人聊天才知道,原来今天自己赶上了银行发售几款很划算的金融产品,所以周围的人都撵上来了,他隔了一会儿就发觉排队多的人不是没有道理的,银行一共四个窗口,有一个窗口一直就关着,还有一个窗口貌似是办理大额业务,有人直接放了一箱子钱上去在慢慢处理呢,因此剩余下来处理业务的就只有1,2号两个窗口。

    2号窗口的速度还算正常,1号窗口却是个高颧骨,薄嘴唇的中年妇女,左眼旁边还有一颗很大的黑痣,一面处理业务一面还在和对面的人聊天,不时还要看看手机之类的,很明显她处理业务的速度就慢得多,严格的来说只有2号窗口的一半不到。

    杜瑜琦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轮到叫他的号,没想到刚刚坐下,那中年妇女招呼也不打一个,直接就起身走了将杜瑜琦晾在了那里,杜瑜琦等了十几分钟,这才从旁边的透明玻璃处见到了这女的走了回来,可是她却在半路上拉住了一个人就在旁边的过道开始聊天说笑,并且声音很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