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末日之都

    “来了来了来了!”

    杜瑜琦走出位面通道之后,耳中听到的就是这一连串的呼喊声,心中首先就是一宽,因为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杰特和林,然后旁边站着夕和羊子,那么这就至少不是一个陷阱了,更不会有垂死的人等着自己去救。

    不过看杰特和林两人的脸色颇为憔悴,应该是这段时间依然休息得不大好。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看起来打扮得很是有些神秘的女人,这女人身穿蓝色长袍,头上居然还蒙着面纱,只能凭感觉她的年龄是在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羊子这女人则是穿着一身坎特温当地的长袍,但本来宽松的长袍在她身上估计被改过,显得曲线毕露,尤其是那深深的事业线,更是不停的晃动着,杜瑜琦在梅学姐的启蒙下摆脱了处男的身份,此时更是食髓知味,多看两眼立即就觉得有些心跳加速,立即转头过去不敢多看。

    但正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正在询问杰特分开这些日子的经历,没想到羊子这女人居然主动走了过来,直接将手摊开伸了过来,这女人并不是纤细苗条的类型,更接近于丰乳肥臀那种,白皙的手指并不算纤细,而是看起来肉呼呼的,甚至手心里面有着肉红色的小涡,指甲也是经过精心修饰,看起来别有风韵。

    “拿来。”

    杜瑜琦愕然道:

    “什么东西?”

    羊子妩媚一笑道:

    “你以为这一次召唤你过来是毫无代价的吗?开启这召唤仪式所耗费的材料乃是一个天价,更关键的是,整个召唤仪式甚至失败了两次,最后还请来了沃特丽小姐帮忙才达成了这一次血脉导引献祭,所以,根据我们之前的约定,你拿到手的一样东西要交出来。”

    杜瑜琦皱眉道:

    “什么?”

    说实话,他非常讨厌这种吃到嘴的肉还要吐出来的感觉,羊子笑道:

    “夕大师击杀卡摩卡的时候,拿到了他残留下来的一块芯片,而卡摩卡是一个善于积蓄的人,所以他的这残缺芯片当中,很可能就有保存这家伙的财产,虽然这些财产里面可能会有一些很变态的东西,比如女体腊人等等,但是值钱的东西也绝不会少而这就是我们交易的尾款。”

    “好吧。”杜瑜琦找了找,将那块芯片丢给了羊子,这玩意儿留在自己的手里面就是一件废物,能够用来冲抵尾款他就很开心了,不过羊子接过了芯片以后,却又对准他伸出了另外一只手。

    杜瑜琦怒道:

    “你还想怎么样?”

    羊子妩媚一笑道:

    “这一次是来讨债的。”

    杜瑜琦脸色一变道:

    “讨什么债?我有欠你东西吗?”

    羊子得意的挑了挑眉毛,道:

    “你是没有欠我东西,但是你的追随者却是和我有打赌呢。”

    原来羊子当时虽然与弥夏达成了交易,得以成功的离开了夏特利,但是她和弥夏的交易也就只是到安全逃出夏特利为止,接下来羊子有自信可以消弭掉自己的行踪,从此隐姓埋名逍遥过完一生。

    但问题就在于人生绝对不是事事如意的,羊子大概只是安全了三四天的时间,然后就被找上门来穷追猛打,找上门来的还是老熟人凶日守。这家伙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也只能自降身份,投入弥夏的门下,从有资格勉强与她平等对话彻底的沦为下属。

    对于凶日守来说,杜瑜琦等人乃是各为其主,本来就互相敌对,那是只有公愤没有私怨,杜瑜琦等人来坏他好事那是天经地义的,就连凶日守自己都要承认这一点。

    而羊子和卡摩卡两人却是他的下属,却是相当于背叛了他反咬一口,这必然是仇上加仇,卡摩卡已死,便只剩余下来了羊子,凶日守追捕她自然全力以赴,将之撵得鸡飞狗跳,几乎是走投无路!若不是羊子也是心计很深主张狡兔三窟,因此在西海岸留了一处秘密住所,否则的话已经是被凶日守抓住了。

    所以夕,林,杰特他们一逃到了西海岸之后,就发觉在这里貌似神秘组织的势力更加庞大,原因就是凶日守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到了这里。他们此时也是惊弓之鸟,因此一上来就和对方起了剧烈冲突。

    凶日守这边完全没考虑到斜刺里杀出来了这么一个程咬金,因此力量顿时就觉得捉襟见肘,这时候羊子总算是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她也是当机立断,马上就找到了夕等人,双方既然有着同样的敌人,便在利益上达成了一致。

    在羊子承诺帮忙搞到飞往坎特温的摩伽陀,同时搞定召唤杜瑜琦的事情之后,双方就迅速联合了起来前往坎特温。他们的行为确实是令得神秘组织这边措手不及。

    等抵达了坎特温以后,一干人都以为安全了松了一口长气,只是这时候羊子却是一心还要继续走,但其余的人因为和杜瑜琦约好了要在这个城市见面,自然就不肯走了。于是羊子就和折腾得最欢实的杰特打了个赌,赌这帮王八蛋还会阴魂不散的继续撵上来。

    杰特对杜瑜琦的判断素来是信服的,便掰着手指将杜瑜琦列举出来的理由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比如德洛斯帝国经过夏特利这件事,一定是将神秘组织当成眼中钉啊,又比如杜瑜琦和夕两人都有德洛斯帝国的勋章啊,又比如神秘组织鞭长莫及啊

    羊子听了以后只是冷笑,便干脆和杰特打了一个赌,赌注不是别的,却是杜瑜琦从地球上带过来的那两瓶速溶咖啡,这女人居然非常喜欢这玩意儿。

    结果他们也就只是清闲了三天,就发觉神秘组织的触须果然就直接伸了过来,而这一次神秘组织也并没有穷追猛打,而是谋定而后动,不停调查他们的位置,等到摸清楚以后再蓄积力量,务求一击必中的效果,搞得他们压力非常大。

    杰特也只能非常郁闷的将自己拿到的咖啡给送了出去,现在还欠羊子一包咖啡呢,说起来杜瑜琦也是发觉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带的这些食物之类的东西在经过位面通道的时候很少出问题,目前也就只是发觉了一包花生糖直接变成了一团败絮,看起来仿佛是花生苗晒干了又被牛踩了几十脚似的。

    杜瑜琦听到了赌注以后也是松了一口气,而对羊子的话也是觉得异常的好奇,便忍不住道:

    “行,赌注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要告诉我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我会判断失误的原因。”

    羊子盯住了杜瑜琦一笑道:

    “你一个来自异界的人,当然不会知道坎特温之前的历史吧?”

    杜瑜琦道:

    “这个倒真不知道。”

    羊子道:

    “现在的德洛斯帝国,实际上只是昔日的佩鲁斯帝国的一个诸侯属国而已,当时佩鲁斯帝国已是夕阳黄昏,帝国末代皇帝彭德伦二世才能平庸,只能依靠大神官吉格呕心沥血,苦苦支撑,坎特温则是聚集了当年忠于佩鲁斯帝国的最后力量,佩鲁斯帝国灭亡之前的最后一战,就是在这坎特温进行的。”

    “在阿拉德历652年的时候,德洛斯国以佩鲁斯帝国正统后裔之名进行的统一战争进入尾声。坎特温,佩鲁斯帝国最后的王权所在地,成为德洛斯确立正统性的必争之地。面对超过30万的德洛斯军队,2万佩鲁斯帝**拼死抵抗。”

    “在这样的局面下,大神官吉格挺身而出为了弥补兵力上的劣势,利用了鬼神之力。德洛斯虽然在兵力数量上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但还是陷入了一番苦战和僵局,依然无法攻破坎特温,直到大神官吉格最终崩溃,惨遭鬼神反噬的时候,这座城市才黯然失守,帝国末代皇帝彭德伦二世也只能无奈的将帝王的位置禅让给德洛斯国王赫仑巴登!所以,这里又有别称叫做末日之都!而鬼剑士当中的鬼泣一脉,也是将大神官吉格默认为了创始者。”

    听到了羊子的话以后,杜瑜琦顿时恍然大悟:

    “难怪了,当年佩鲁斯帝国的最后荣光就在这一役当中凋零,不消说,帝国末代皇帝彭德伦二世最后肯定也是死得不明不白的,但是偌大的一个帝国,肯定是破船也是有三分钉的,搞不好这里就一直都会有复兴佩鲁斯帝国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本地的帝国力量一定会将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打击这些佩鲁斯帝国的余孽上!其余的任何问题都要放到后面。”

    羊子双手抱在了胸前,无疑就让本来就很壮观的丰胸更加饱满,嘴角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道:

    “非常正确,本来德洛斯帝国实力乃是大陆之冠,然而此时帝国内部却已经无形的出现了纷争,康拉德二世虽然雄心勃勃,但过于自信的他还没有意识到年轻时候延伸下来的两大爱好美酒和女人已经对其健康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拥有继承权的皇子,甚至是亲王都是蠢蠢欲动,已经准备为了那张至高无上的权力宝座而抢占先机其余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放到一边,在这样的牵制和内耗状况下,镇守坎特温的三大骑士团被调走了两个,剩余下来的钢熊骑士团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