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八个数字

    杜瑜琦微微皱眉道:

    “储藏的库房?很远吗?还是在银行内部?你们不能将东西拿过来吗?”

    老头子微微摇头。

    “很抱歉,这是当时存入方的要求。”

    杜瑜琦心中顿时一动,他这一次前来乃是提出来了十二分的警惕,自己连续问了几个问题,这老头子却将前面的问题直接忽略掉,只说不能拿东西过来,这和银行的服务态度很不吻合呢!他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让顾客心中没有疑虑的吗?

    既然是这样,那么这厮表现反常的唯一解释就是心里面紧张,两人素未谋面,为什么会这么紧张?杜瑜琦疑心既生,便心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小丑莫里亚蒂那是处心积虑想要弄死自己的,便很干脆的站起身来冷笑道:

    “抱歉,我对你的服务并不满意,我要求换一个人来为我服务,看一看贵银行是不是有这么多破规矩。”

    当杜瑜琦说出了这句话以后,林,杰特两人同时站到了门口,然后朝着外面张望着,而杜瑜琦则是紧紧的注视着这老头子,发觉他果然露出来了一丝慌乱,立即就不给他说话和应变的机会大步朝着门外走了出去,同时大声道:

    “有经理在吗,我要投诉,我对贵行的服务表示非常不满意。”

    这里乃是什么地方?杜瑜琦这么一叫,立即成为了众目睽睽的焦点,顿时就有服务生大步走了过来露出了微笑道:

    “先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杜瑜琦将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然后大声道:

    “我怀疑贵银行有人吃里扒外泄露客户机密,并且试图诱使我前往危险的地方。”

    听了杜瑜琦的话以后,这名服务生立即面色严肃的去找当值的经理,当值的经理听说了以后,也是去找接手经办杜瑜琦这件业务的人,竟是发觉那名老头子已经瘫倒在桌上,嘴角露出来了一抹黑血,服毒自杀。

    同时,还有两个人已经失踪,毕竟要做这件事一个人是绝对没办法做成的,不说别的,这银行里面接待客户的柜台都是好几十人,就是直接安排杜瑜琦到这被收买的老头子由他接待这个环节都需要有人配合。

    杜瑜琦闹出来这档子事情也是惊动不足足隔了大半个小时以后,才有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出面接待他,这名中年人身穿黑色的长袍,自称是十七号,表情十分严肃,甚至做事情十分刻板,简直就像是机械一样,每一条程序都要走足。

    验证过口令之后,杜瑜琦便看着这名中年人,看他接下来怎么说,结果这中年人翻看了一下相关的留底文件以后,便对杜瑜琦道:

    “根据留底文档的记载,客人您还需要持有一件信物才能提取保存在我行当中的物件,而鉴定这件信物的真伪,则是需要坎特温市里面两家著名商铺的顶尖技师在场,这两家商铺分别是温斯顿金银行和宝格丽商行,现在我们就去请这两家商铺的首席技师过来,请先生稍等。”

    杜瑜琦吃了一惊,没想到这阵仗居然这么大,末日之都坎特温的名气极大,在这种地方的著名商铺用日进斗金都不为过,而银行却能随随便便的将这两家商铺的头牌技师请过来,这两个人不说别的,真的是要按照分钟来计费的话这么说起来的话,这家银行也真的是手面大到一定程度了,能够在招牌里面带上皇家两个字的,果然是名不虚传!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这名中年人居然就这么死板板的坐在那里,也不和杜瑜琦多说一句话,一切都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办事,这一份儿养气功夫,也真的是难得至极了。

    足足过了一个半小时,温斯顿金银行和宝格丽商行的两家头牌技师才抵达,这时候杜瑜琦也是被十七号请到了一处类似于小会客室的地方,四方坐定,然后杜瑜琦便将身上携带的那个看起来很是古旧的银十字架拿了出来。

    温斯顿金银行的头牌是个老头子了,接过来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居然闭上了眼睛开始在上面慢慢的摩挲着,看起来应该是在用自己的触感来寻找什么暗记了,杜瑜琦知道这十字架上面有许多精密的纹理,却没想到这些纹理当中居然还能蕴藏着某些只能用手才能感知到的含义。

    并且看起来做这件事颇耗心力,这老头子摩挲一会儿,就要将十字架放下喘息一会儿,额头上很快就见了汗,要旁边的学徒帮忙擦拭。

    半个小时以后,温斯顿金银行的这位首席技师才微微的点了点头道:

    “是正品,应该是我的祖父亲手打造的,而他在其中按照客人的要求留下来了一段信息,准确的说是四个数字,我这就用纸抄给你。”

    杜瑜琦急忙点了点头,然后便见到了这老人转手将这具古旧的银十字架递给了宝格丽商行的技师,宝格丽商行乃是主打钟表这种精密器械了,这技师却是个青年,穿着在杜瑜琦看起来颇为浮夸的衣服,上身是一件厚厚的花呢夹克,下身却是一条类似于苏格兰格子裙的装扮,在这里已经是等得老大不耐烦,不停的打着哈欠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而这青年接过了杜瑜琦递过来的十字架以后,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忽然抓住了十字架的一端一扭,一拔,紧接着又是一旋,居然就将这玩意儿拆卸了开来,紧接着便道:

    “这东西是我们的工艺,用的是我们宝格丽商行的独特组装法,十字架内部乃是客户委托镌刻上面的秘密记号,请收好了。”

    杜瑜琦接过来这青年递送过来的被拆卸开的十字架,发觉果然可以看到内部,隐约有着四个数字,这四个数字与之前温斯顿金银行技师提供的四个数字应该是互为一体的,当下便被杜瑜琦牢牢记住。

    很显然,当时存放这东西的人应该是有预料到皇家银行也不可能永远的存在下去,自己存放的这东西一旦流失了出去,没有这两组数字应该也是毫无用处,只有严格的按照了他要求的流程来走的人,才可能获得他隐匿起来的真正秘宝。

    这一项流程走完了以后,皇家银行这边便是查证无误,便很快的将储存的东西送了过来,乃是用推车推进来的,这是一只看起来很陈旧的大木头盒子,却是足足有一米四五长,看起来和棺材类似了,杜瑜琦签字按手印走完了程序以后,银行的人便退了出去,并且将门关上,留给了他们独处的空间,

    杜瑜琦将手按在了木头盒子上面,微一用力,就觉得这木头已经是朽了,好在并没有严格的盖住,打开的时候才见到了有木屑簌簌的落了下来,不过打开了木头盒子以后,就见到了里面还有却是用油布仔细裹住,重重叠叠的也不知道包裹了多少层。

    等到油布被一层层的拆开了之后,最外面的油布已经是干枯若树皮一般,但是越到了里面,就越有湿润滑腻的感觉,等到最后拆开之后,发觉里面居然是看起来是一大团冰块模样的东西,足足都有磨盘大而这东西呈现出粉白色,质地有些像是肥皂,又有些像是腻子,不过更像是凝固起来的猪油,闻起来也没有什么坏气息。

    杜瑜琦虽然见多识广,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杰特也是一脸懵逼的样子,倒是林的身份不同,乃是亡国贵胄,围着这玩意儿转了几圈,又拿手指捻了些仔细在鼻端上闻了闻,有些迟疑的道:

    “莫非是那东西?”

    说完便将这玩意儿挖下来一团,然后放到了旁边的茶几上面尝试拿火去点,结果很是点了一会儿才燃了起来,火苗却是泛出来了一股很独特的赤蓝色,杜瑜琦都从未见到过这种色泽,觉得十分美丽。

    这时候林便点了点头道:

    “这人真的是大手笔,这东西倘若我没看错的话,乃是从艾伦巴斯身上提取出来的啊,乃是用来保养武器的最佳材料之一。”

    原来在天空之海当中,有着诸多奇特的生物,天帷巨兽贝希摩斯就是其中的一员,而天帷巨兽贝希摩斯每隔几十年,就会周期性的成熟排放出大量的精子,其精子的活力极其强悍,并且数量众多,绝大部分都会被天空之海内部的鱼类和海兽给捕食,只有少部分的精子会在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鱼类排放出来的卵子,然后游入后与之结合,生出新的罕见的怪物。

    听到了林的解说,杜瑜琦忽然觉得这天帷巨兽贝希摩斯的玩法颇有些类似于中国传说当中的龙啊!中国龙好淫就是有名的,何以为证?你看传说当中的龙生的九个儿子,哪一个是纯种的?

    老大囚牛长的是牛角,老二睚眦乃是豹身龙头,老三嘲风是马身,老四狻猊干脆是狮子形状,这个的母系基因显然比较强势一个个全部都是杂交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