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龙王膏

    而获得了天帷巨兽贝希摩斯基因的这些罕见的怪物当中,有一种怪物形似抹香鲸,偏偏身体上面还生长了八条粗大的触手,叫做艾伦巴斯,体格庞大犹如军舰,力大无穷,甚至可以将船只生生拖入水中。

    它更是喜欢在烈日最盛的时候浮出水面,吸收日光当中的能量,从其鼻孔喷射出来的水柱高达数公里,化成蒸汽袅袅纷飞,蔚为壮观。

    不过,艾伦巴斯也浑身是宝,其脊背部的皮革当中,寄存了被它猎杀的生物的破碎魂魄,用来打造成刀鞘或者剑鞘,在上面设置特定的炼金阵法,可以让这些破碎魂魄时时刻刻都帮忙磨砺刀锋。

    艾伦巴斯的血液当中含有剧烈无比的腐蚀性,乃是一种绝佳的炼金材料,素来都是有价无市。

    同时,艾伦巴斯体内的脂肪熬炼出来以后,被称为是龙王膏,这东西用来保养武器不仅能让武器光洁如新,更是能滋养其中的器魂。

    不仅如此,艾伦巴斯的肉,骨等等材料也都是价值连城,于是一旦它出现,会惹来大量的人进行捕杀。只是这怪物的凶威也是极盛,通常情况下,十次捕猎能够有四次成功就不错了,并且哪怕是捕猎成功之后,因为其血液当中的强烈腐蚀性,所以往往用来捕捉它的武器都是要废掉的,比如鱼枪,箭簇,炼金弩等等都必须要重新更换。

    正是因为捕猎艾伦巴斯的成本如此之高,所以它身上的材料之昂贵可以想象!往往都是按照“克”为单位来进行计价的,而杜瑜琦面前这块龙王膏足足有磨盘大小,至少也有几十斤,不说别的,单是这玩意儿都是一笔惊人的财富了。

    林也算是博闻强记,并且身份尊贵,才能对此如数家珍。

    听到了这龙王膏价值不菲,而且还是保养武器的绝佳东西,杜瑜琦便是见者有份,招呼林和杰特动手,一人剜了一大块下来拿走,而就在杰特动手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道:

    “不对,这龙王膏里面似乎还藏着东西呢。”

    杜瑜琦急忙从杰特挖出来的那个口子处看了过去,发觉果然是有东西凝固在了里面。从他现在的角度来说还看不出来,但是很快的三人就将这东西从龙王膏当中给取了出来,顿时都是大吃一惊,原来这赫然是一把看起来很是怪异的剑鞘!

    这剑鞘的材质看起来非金非木非铁,看起来很是有些原始,杜瑜琦对着它端详了一会儿,忽然发觉这东西很像是半截大腿骨,准确的来说,倘若有身高在三米左右的巨人存在,其大腿骨被切割下大半就是这剑鞘的造型。

    不过仔细看去的话,就能发觉这剑鞘呈现出了牙白色,其表面居然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奇特的小字,这些字大概只有蚂蚁大小,看起来有些类似于印度的梵文,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了上面,给人的感觉是诡异,庄严,肃穆,还隐隐透出一丝邪气。

    虽然这剑鞘存在的时间应该是相当久远了,扶手处上面被磨得十分光滑,但在龙王膏长年累月的保养滋润之下,卖相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不能说是宛然如新,但和刚刚放入龙王膏的时候绝对没有太大的区别。

    同时,还能见到这剑鞘上有不少深痕,看起来仿佛是被刀砍斧凿过似的,看这些痕迹都能感觉到里面似乎蕴藏着一种凌厉的杀意,杜瑜琦此时也算是使剑的行家了,多端详了一会儿便看了出来,这剑鞘的用处只怕不仅仅是用来收纳剑刃用的。

    其上一任主人应该是有特殊使剑手段,右手剑主攻,左手却是握住了这把剑鞘主守,在关键的时候用剑鞘来进行格架,因此才在剑鞘上留下了这样的累累伤痕。

    这时候,噗噗噗的吐着瓜子皮的杰特也是凑了过来,甚至好奇的朝着剑鞘内部望去,林见到了他的举动以后,立即大惊,出手抓住了这剑鞘肃声道:

    “小心了!这剑鞘都如此奇特,只怕之前被容纳在里面的武器都是一把难以形容的神兵,长年累月之下,其中的锋锐气息也会停留在了其中,在这种情况下,最好还是不要靠近剑鞘的口子处张望,一旦将里面内敛的剑气引发,轻则是要重伤,重则当场毙命,我当年曾经亲见这样的惨剧。”

    听到了林这么一说,杰特也是冷汗直冒,倘若真的像是林所说的那样,自己拿眼睛去张望,下场岂不是剑气直贯入脑了?

    当杜瑜琦确定龙王膏里面没有藏别的东西以后,便将这把剑鞘收起来带在了身上,当然,龙王膏也是绝对要带走的,这玩意儿可是按照克来卖的呢?哪怕是在繁华的坎特温,能够有拳头这么大一块的龙王膏对武器店来说都是镇店之宝了,杜瑜琦当然不能错过。

    此时一干人虽然不算缺钱,但是经济也不算富裕,多出来了这么一笔额外收入,那么接下来的日子就要宽松得多了,不说别的,要办什么事情无非也就是权钱开道两件事,杜瑜琦他们有了充裕的资金经营得越好,那么神秘组织要想动他们就要付出额外好多倍的代价。

    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起来了以后,杜瑜琦并不急着离开,小丑莫里亚蒂被自己虎口夺食,想必恨不得对自己食肉寝皮,在这皇家银行内部都能派人做手脚,何况是银行的外面?现在贸然出去的话,岂不是让他正中下怀?

    所以杜瑜琦早就未雨绸缪,有所安排,摇铃将外面的银行职员叫了进来:

    “请问我们可以使用这间会客室多久?”

    这名银行职员顿时就愕然了,但凡来到了银行当中的客户,都是取得了东西以后就马上走人,这里又不是酒吧又不是办沙龙的地方,老是呆着干什么?

    他愣了愣之后才道:

    “这个先生,我要去请示一下。”

    杜瑜琦点点头,没过多久这里的主管再次来了,他此时见到了杜瑜琦就觉得很是有些头大,但还是只能保持着礼节道:

    “请问先生有什么需求?”

    杜瑜琦道:

    “我这一次在贵行当中取到的东西十分贵重,所以必须要在皇家银行里面等待一段时间,直到我雇请的护卫前来才能离开。”

    这名主管一听,觉得确实是这个道理,他也是知道今天已经是有人暗算过杜瑜琦一次的,便沉吟道:

    “皇家银行是在每天下午四点钟结束营业,在结束营业后一个小时内关门,你们可以在这呆到五点,届时银行内部会进行肃清,有所不便之处,还请谅解。”

    听到了他的话,杜瑜琦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预备计划就用不上了,便宽心在这里坐下来,饿了就让银行的雇员送上糕点,渴了让他们拿来饮料,软绵绵的沙发坐着,倒也是十分逍遥。

    在这里休息的时候,杰特已经是直接躺在了地毯上,呼呼睡去了,右手里面还抓着半把瓜子壳呢,林则是双目似闭非闭,斜靠在了沙发上似乎睡去了,但实际上仔细听去的话,他的呼吸却是很轻,并且十分绵长,差不多一分钟才会完成一次呼吸,应该是在调息了。

    杜瑜琦这些日子则是一直都在琢磨我斩流的变招,他上次无意施展出来了一次格挡的变招之后,已经觉得这中间只是隔着一层窗户纸,近日摸索了觉得突破就在咫尺,偏偏就是不得门而其入,这时候杜瑜琦琢磨良久,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不是堆时间就能解决的问题了,必须要机缘巧合。

    这时候杜瑜琦也是有些无聊,喝了一杯果汁之后,便干脆将那一柄剑鞘拿出来仔细研究,他这时候将之拿出来了以后,忽然发觉这一柄奇特的骨质剑鞘上面居然闪耀着奇特的微光,居然像是磷火似的,紧接着一个冰冷的意识就开始与杜瑜琦进行沟通:

    “收集甘蓝石,方解石,无重力碎片,皓石,波罗丁的印章,然后将剑鞘与之一起浸泡。”

    杜瑜琦大奇之下,反复追问,发觉这冰冷意识就在一直重复着上面的这句话,不会对自己的提问做出任何的回应,这时候杜瑜琦便明白了归来,这所谓的冰冷意识应该是在剑鞘当中留下来的一团精神烙印,当自己将剑鞘从龙王膏里面取出来以后就自动激发,除非自己达成了接下来的后续条件,不然的话它应该只会重复这句话。

    很快的,当银行当中的时钟指向了下午四点的时候,杜瑜琦便叫醒了杰特,然后与林一起走到了银行的大门口,这时候可以见到,远处皇家银行广场上面正有一排整齐的军队跑步过来交接班,杜瑜琦他们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候。

    因为前来接班的这一支帝**小队乃是钢熊骑士团的帕纳斯上尉率领的,而这位帕纳斯上尉则是和帮忙召唤杜瑜琦的沃特丽小姐关系非常不错,加上杜瑜琦和夕两人都拥有帝国勋章,所以要请他徇私什么的有点难度,但是在巡逻的时候顺带保护一下却是毫无问题的,何况还能拿到一笔丰厚的财物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