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灭口

    这时候那名老妇才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情,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帕拉斯上尉狞笑着就伸手去掐她的脖子,对付这样的普通人,他哪怕是身受重伤也是轻而易举,手到擒来。

    只是在这时候,帕拉斯上尉猛然将手一缩,一支锋锐的铁笔紧贴着他的手腕射了过去,紧接着杜瑜琦三人便是面无表情的从旁边的房屋窗户里面跳了下来,隐隐呈一个包围圈将之围在了中央。

    帕拉斯上尉见到了三人以后,瞳孔顿时收缩了起来,面色也是为之一变,立即就凛然断喝道:

    “你们来得正好,赶快帮我杀掉这个叛乱的罪犯,不要被她的外表所蒙蔽。”

    说完便又是一脚对准了这老妇人踹了过去。

    只是这时候,杰特已经是抛出了天罗地网,直接将这老妇人提前一步给拉了开去,同时杜瑜琦已经是前冲之后,义愤填膺的一剑劈下,然后断喝道:

    “你这个王八蛋做的好事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明明你才是这个该死的叛贼!”

    帕拉斯上尉看着杜瑜琦,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忽然狞笑道:

    “你们这帮杂碎,我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现在就要你们的命!”

    说完了之后,他猛的就冲了上前,大步上前抽剑斩来,然而这一斩却是虚招,从他的破烂战甲的手腕下方忽然猛的射出了几枚嗤嗤作响的飞弹,后面冒着淡淡的烟气直射了过来,一干人也都没有硬接的打算纷纷躲闪避开,没想到这射来的飞弹爆炸之后,便是蔓延出大量的浓烟和一连串炫目的闪光,等到恢复视线之后,这家伙已经是逃之夭夭消失掉了。

    这时候杜瑜琦便对着那老妇人正色道:

    “阿姨,你要小心了,这个人十分危险,并且还是钢熊骑士团的强者,做下来了这种事情以后,估计要做的事情就是分分钟灭我们的口,你现在若是有亲戚的话,赶快就逃走吧,我们现在也是要逃命去了。”

    这老妇人已经是嚎啕大哭了起来,不过好歹也是一把年纪了,抱着自己老伴的尸体痛哭了一会儿之后,便赶忙收拾了一些行李和细软逃走了,临走之前也是对杜瑜琦等人千恩万谢的。

    直到她离开以后,杰特才对着杜瑜琦有些迷惑的道:

    “主人,刚刚我明明已经是锁定了那王八蛋的,你为什么拦着我呢?还有,我们现在难道不是应该带着这个人证赶快去找钢熊骑士团的人,让他们做好提防吗?”

    杜瑜琦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很是有些奇特:

    “至少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帕拉斯上尉活着比死了要好,而他背叛的消息则是越晚传出去越好。”

    杰特愣了愣道:

    “然而这样的话,钢熊骑士团的势力必然会损失得格外的严重啊。”

    林此时也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对着杰特很认真的道:

    “钢熊骑士团的利益,未必就是我们的利益。”

    杰特愣了愣,林已经道:

    “我们拿得出来打动钢熊骑士团的东西,零(zero)组织可以十倍百倍的拿出来,所以想要在这方面指望这帮家伙来庇护我们,那几乎是不可能的,甚至说得不好听一点,倘若零(zero)组织舍得拿出来代价,钢熊骑士团搞不好会立即翻脸帮忙把我们抓住,洗白白了交给他们。”

    杜瑜琦摩挲着手中的黑曜石戒指,微微眯缝起来了眼睛道:

    “所以,我们既然没有办法和钢熊骑士团的关系更加密切的话,那么另外一条路就很简单了,自然就是让零(zero)组织与钢熊骑士团之间的关系更加生疏呃,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仇恨了。双方仇怨越深的话,那么我们就越是游刃有余,这仇恨若是化解不开的话,那就最好不过!”

    杰特挠了挠自己的头皮,茫然了一会儿,很干脆的摇了摇头道:“不懂。”然后从口袋里面抓了一把瓜子咔嚓咔嚓的嗑了起来。

    这时候杜瑜琦已经是抓紧时间,咬着牙齿让林给自己双手上面撕裂出来的恐怖伤口消毒完毕,然后草草包扎了一番对着林道:

    “帕拉斯这个家伙现在应该是返回去找零(zero)组织那帮人了吧?”

    林冷笑道:

    “这种小人还能做什么?他既然知道已经有目击者被放走,苟且求生屈膝求饶的丑态必然会被掀出来,那么现在当然要趁着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去找凶日守他们了。要么不做,要么做绝,等到他的叛贼身份一被掀出来的话,那么想卖都不行了。”

    杜瑜琦点点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走吧,我们在这边逗留的时间也太久了,现在与夕汇合了,否则的话她应该会担心的。”

    十分钟以后,两方就汇合在了一起,在见到了浑身血迹,双手无力垂下来的杜瑜琦后,夕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可是眉头却是轻微的皱了一下,然后检查了一下杜瑜琦的手臂以后,就顺手找了两根木板给杜瑜琦做了夹板进行治疗,让他的双臂彻底都被绑得结结实实的,顺带选择性的无视了杜瑜琦的抗议。

    这一次前来皇家银行,杜瑜琦事先议定的计划就是自己三人在明,而兼具敏捷和爆力的夕则是在暗处接应,在一干人当中也只有她可以做到这种力量与敏捷兼具的事情,在完美的隐藏自身的同时作为最可靠的后盾。

    出人意料的是,看起来非常功利的羊子这一次居然主动提出了帮手,实在是令杜瑜琦大出意外,在杜瑜琦看来,她之前做的事情动机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让杜瑜琦他们这群人的势力更加壮大而已。

    而人怕出名猪怕壮,杜瑜琦他们这群人的声势越大,那么低调的羊子就越是容易隐藏在阴影处,进而成功逃走洗白的几率就越大,所以杜瑜琦实际上是变相拒绝了羊子的主动要求,因为他觉得这女人掺和进来了以后固然可能是一个有利的臂助但自己却也必须要担心有一天被她卖掉,睁眼之后就在清晨的阳光中见到小丑的那张诡笑着的脸。

    不过杜瑜琦直到回去以后才觉,自己依然低估了羊子这个女人,低估了她捕捉机会的决断,低估了她的野心勃勃,也低估了她的能力

    此时一干人所临时居住的地方,还是羊子这边的线人,沃特丽小姐找的,这个地方对于隐藏者来说,实在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了,一个高高的山坡上面有着三栋红色的四层砖石小楼,可以将周围的情况一览无遗,三条小巷分别通往不同的地方。

    而旁边就是人头攒动的市场,后方则是叫做迪拉斯的河流流淌而过,随时都能见到十来艘运载货物的羊头宽底船挂着宽阔的三角帆停泊在码头上。

    而小楼的表面镶嵌上了本地特有的棕红色马粪石来作为装饰------这也是坎特温的中产阶级最常用的打扮自己屋子的手段------在房屋的表面有着明显的当地的线式凹槽,屋顶的四角有着鸢尾花图案的雕塑,还有雕刻成葫芦形状的围栏。

    在小楼的背阴面处,更是爬满了类似于爬山虎的植物,仿佛是一道绿墙簇拥着这楼房,上面还开出了星星点点的白色小花,进入屋子就有清淡的芬芳气息传来。

    按照惯例,为了避免敌人已经是在屋子当中守株待兔导致被一锅端,所以四个人并不会一起回去,因为杜瑜琦的双臂受伤,所以先回去的是林和杰特,杜瑜琦便和夕两人待在了市场里面,等待他们确认安全以后再进屋。

    此时杜瑜琦的心思却有些蹁跹,心并没有放在林和杰特两人的身上,大概是因为自己受了伤的关系,所以夕可以说是紧贴着他站着的,可以在遇到了突状况以后第一时间内施以援手,因此就能隐隐约约的嗅到她身上出来的淡淡莲花清香,从杜瑜琦的角度看去,就恰好能见到夕侧靥露出来的线条,仿佛有一层淡淡水光的娇嫩肌肤,还有白皙若玉的耳垂。

    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令杜瑜琦体内的那种少年的冲动和激情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这是专属于十**岁的男孩子的权力,处于青春期的他们荷尔蒙仿佛充斥在每一克的血液里面,异性的一颦一笑,甚至一条紧身牛仔裤都随时可能点燃体内的导火索。并且夕还与杜瑜琦裸呈相见过,更重要的是,夕对杜瑜琦的态度明显不同。

    所以这时候杜瑜琦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觉得喉咙深处非常干涩,忍不住就开始放纵自己的**起来,对准了夕洁白晶莹的耳垂吻了上去,而女孩子的身体上有好几处非常敏感的部位,耳垂往往都能排在第三位甚至第二位上。

    夕当然也是觉了杜瑜琦似乎有些不大对劲,然后觉这家伙的图谋不轨以后,顿时就有些本能的恼怒,便冷冷的看了杜瑜琦一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