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你别闹

    夕虽然相貌十分清丽,但是强悍的个人实力却往往会让人忽略这一点,外加夕本来就生性冷淡,并且自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更重要的是,还拥有能够与这种高傲相匹配的实力,所以通常情况下,她面对这种来自异性的骚扰瞪上一眼就够了,一般人自然就知难而退。

    但杜瑜琦却不是一般人啊!夕对他本来就青眼相看,而且这家伙的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更重要的是,少年进入了情期状态下那萌动的心又怎么能轻易平息呢?

    所以杜瑜琦竟是继续吻了上去,夕也只来得及微微一侧,勉强避开了耳垂,还是被吻在了脸颊上,当杜瑜琦火热的嘴唇触到了夕吹弹可破肌肤上的时候,顿时浑身上下从**到灵魂都生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快美悸动,仿佛过电也似的令杜瑜琦沉湎其中,然后就在瞬间清醒了过来

    “完了完了完了,我在做什么!”回复了理智的杜瑜琦顿时惊慌了起来,顾不得体会自己嘴唇与少女肌肤接触的感觉了:“一定会被打残废的!”

    可是被强吻了的夕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了杜瑜琦的意料,她微微皱眉道:

    “你别闹。”

    然后手轻轻一拂就将杜瑜琦推开了,语气淡得仿佛是在说“吃饭没”“天气还行”这样的客套语似的!而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就像是在对着自己很宠溺的顽皮小猫小狗轻声呵斥

    听到了这句话以后,杜瑜琦也是在瞬间石化,然后仿佛人生的天空当中有一只卡哇伊造型的乌鸦飞过,后面还拖着一长串省略号,然后杜瑜琦就有一种抓狂的感觉,眼中都充满了血丝:

    “你别闹”

    “别闹”

    “闹”

    “”

    “啊,喂喂喂!!大姐,大师,你刚刚被我亲吻了好吗,你是一个女孩子啊,在不小心的情况下被人偷吻了,不是应该很愤怒很羞涩然后直接给我一耳光吗?”

    “你要不要这么淡定的样子,我是个人啊,我是个很危险的大男人啊,我可以让你叫让你笑让你痛让你爽的成年男性啊,你要打要骂我都认了,可是你这么把我当成一只猫一只狗一只顽皮的宠物的态度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当然,这些话杜瑜琦也只能敢在心里面疯狂吐槽一下而已,现实里面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郁闷的蹲到了地上然后去一边画圈圈了。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明明是夕被占了便宜,然而最郁闷的却是占她便宜的那个人

    ***

    好在很快的,林和杰特两人出了安全的信号,杜瑜琦便从这种尴尬和郁闷当中恢复了过来,沮丧的走回到了临时居住的那个地方,不过他一回到了这里之后,就忽然皱了皱眉头道:

    “这里怎么会有血腥味?”

    他问以后本来也没指望能有人回答一下的,没想到真的就有一个轻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因为我救回来了一个伤员呢。”

    虽然没见到说话的人,但是杜瑜琦也是判断出来了说话者的身份,正是羊子。

    她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可是里面却藏着淡淡的诱惑感觉,并且这女人很喜欢轻轻的拿自己舌尖舔着嘴唇,对于杜瑜琦来说这就是她的招牌动作,因此一听她的声音,杜瑜琦就忍不住会在脑海里面脑补出她丰盈而充满诱惑的红唇的画面。

    羊子走进门以后,旁边便已经有人将一个仿佛裹得像是粽子也似的伤员抬了起来,可以见到包裹他伤口处的纱布都还在不停的朝着外面渗着鲜血,而他的神智还是相当清醒的,而这个伤员的脸容虽然被尘土和鲜血污秽了,却也依稀可辨。而等到将这伤员的脸容看清楚了以后,无论是杜瑜琦还是林,都大吃一惊:

    “你是???罗罗诺亚西亚少校?”

    “羊子你居然跟踪我们!然后调集人手去了那边?”

    认出来了这个人的身份以后,杜瑜琦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干人虽然抛开了羊子行事,行踪却都被她掌握得一清二楚,跟随在了后面,进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此时杜瑜琦的心中,也忍不住生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懊恼与气愤来!自己一干人在前面打生打死的,却没想到这一战最大的好处还是被羊子这个女人给捞了过去,但杜瑜琦也绝对不是一个狭隘的人,脑子里面盘算了一番也就渐渐平静了下来:

    第一,当时零(zero)组织的焦着点就在这西亚少校身上,羊子要想虎口拔牙将他救下来,付出的代价决计不会小。

    第二,羊子这么干了以后,相当于会让自己重新出现在零(zero)组织的视野里面,并且将她的危险等级继续拔高,所以她这么做相当于是在表态要和杜瑜琦他们站到一起。

    第三,羊子本可以将这西亚少校藏起来不与自己一干人接触,而是将之带了过来,这本来就已经是一个表态了。将一个伤员带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他治疗了,这就意味着西亚少校要欠杜瑜琦一个人情,而这就是分享------事实上,一个懂得不吃独食分享的人怎么也应该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的。

    果然,接下来羊子就娇笑道:

    “既然你们都认识西亚少校,那我就不介绍了哦,长话短说,西亚少校也是不喜欢使用炼金药剂和治疗神术的人,所以这一次上门来是要找杜教士你求诊的哦。”

    杜瑜琦点点头道:

    “这个是应该的。”

    西亚少校此时也是嘶哑着声音道:

    “羊子说你的异界医术很是神奇,但我不相信有人能达到军团治疗士的水准。所以我只会给你一次机会,那就是处理我的左手,处理完毕了让我看看效果再说。”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便去看他的左手,觉已经是有三处骨折,同时,其左手的掌心当中也是出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贯通伤势,甚至连掌骨断裂的白色骨头茬子都露了出来,看起来就触目惊心。

    不过这种情况对于杜瑜琦来说也是小场面了,先给自己消毒了一番,然后再给西亚少校进行了消毒,这时候才道:

    “接下来肯定会很痛,我有对身体没有副作用的药物,可以让你暂时昏睡过去感觉不到疼痛,你需要吗?”

    西亚少校摇摇头,却咧开了被豁开了一条大口子的嘴唇笑了起来:

    “痛苦是什么?”

    杜瑜琦听了他的话,也不多说什么了,直接就开始进行消毒清创接骨缝合,反正阿拉德大6的这些战士身体素质奇强,相当耐操,杜瑜琦就当是在解剖课上面练习切萝卜了,一点儿麻醉也没做,短短几分钟内就将西亚少校的手处理完毕,却见到了这家伙已经是满头大汗,脸色苍白,显然也绝对是痛得要命了。

    隔了一会儿等到他缓过劲来,杜瑜琦这才淡淡的道:

    “两天内这只手不能动,三天内这只手不要沾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西亚少校苍白着脸,抬起了包扎妥当的左手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道:

    “看起来还是不错的。”

    此时对于西亚少校来说,还是能明显感觉到被处理的伤口伤势在好转,杜瑜琦耸耸肩道:

    “那还要接着治吗?我看你现在估计还有内出血,一旦昏迷过去的话,那就想不喝炼金药水都不行了。”

    西亚少校嘴角抽动了一下道:

    “好吧,那就拜托你了。”

    杜瑜琦点点头道:

    “那我动手了。”

    看着寒光闪闪的手术刀,西亚少校打了个寒颤道:

    “你确定没有任何后遗症和风险?”

    杜瑜琦道:

    “当然,我来阿拉德大6以后,治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有谁出了任何问题的?”

    西亚少校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咬咬牙道:

    “那个,你不是说有可以止痛的药物吗?还是给我来一点吧。”

    杜瑜琦心中暗笑了一下,面上还是很严肃的道:

    “好。”

    ***

    给西亚少校的治疗也只是个小插曲而已,对于杜瑜琦来说轻车熟路的事情也不必在赘述什么,搞定了这家伙的伤势以后,杜瑜琦这才来得及检查一下自己的伤口,然后一干人也是十分疲惫都去休息了,杜瑜琦则是强撑着又去检查了一下西亚的伤势,觉并没有恶化,便倒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睡了过去。

    坎特温这边的大部分的椅子造型都类似于藤椅,乃是用一种叫做梭木鞭的灌木为主材料进行编织而成。这种灌木类似于胡杨,沙棘,亦藤亦树,枝条十分坚韧,编织好了以后还需要刷上桐油阴干,然后三刷三晒后制成的。

    这种椅子坐起来很有弹性,并且价格适中,能工巧匠编制出来的纹理也是相当精美,因为原料随处可得,所以价格也是很便宜,堪称物美价廉的典范,杜瑜琦靠在上面至少也睡了两三个小时,感觉就像是睡在了吊床上那样舒服,并没有出现浑身酸痛的情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