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解锁骨鞘

    这张卖相不凡的卷轴旁边就有介绍:布万加剑技卷轴,来自万年雪山当中布万加修炼场的区域,传说当年四大剑圣之一的布万加长期在这里修炼自己的剑术,日积月累之下,旁边的坚冰也被其剑技所浸润了部分。. 以万年雪山著名凶兽雪魈的头皮制造出独特的卷轴,便可以将可怕的坚冰当中的剑气一点一点的提炼出来。

    使用:可以获得布万加独特的剑术经验,但是建议使用者应该是钝器的鬼剑士或者擅长冰刃波动剑的阿修罗,否则的话很可能造成某些负面后果。

    第四件东西乃是一个布口袋,仔细看去觉里面装着七八块颜色有些斑斓的石头,介绍上写着:炉岩碳精炼原石,每一块精炼原石可以提取出五块高级炉岩碳,这是武器强化的必须道具,高级炉岩碳对武器强化的成功率能获得额外的加成。

    第五件东西则是一只戒指,但是这只戒指并不是女人昂贵的装饰,它简陋的做工和难看的纹理颜色决定了这是一枚战士佩戴的装备。

    当这五件东西都被摆放到了桌面上以后,羊子则是把黑鳞盾外加一个盛着龙王膏的盘子放在了桌子的另外一端,奶白色的龙王膏在灯光下表面闪耀着晶莹的光芒,看起来灼灼生辉。

    副会长看着这龙王膏眼中也是闪耀过了一丝灼热之色,用手指蘸了一点放到鼻孔旁边深深的闻了一下,脸上露出来了陶醉之色,杜瑜琦见到了以后觉得很是无言,这龙王膏的卖相像猪油,闻起来更是有一种奇特的酸臭味道,忍不住觉得这副会长的口味真是有些独特。

    却见到了副会长自己闻了还不算,还另外叫了一个年轻人进来,将自己的手指给他闻了闻道:

    “最上等的龙王膏并不是用火熬炼出来的,而是在沙漠当中用炙热的阳光烘晒出来的,为了避免龙王膏变质,会在其中加入红酸汞,这样炼制出来的龙王膏就是最好的,同时会带上此时这种独特的气味,我的儿子,你要记住这美妙的味道,我也只是在年轻的时候有幸见识过一次,而这一次宝贵的见识就让我在随后的商业生涯当中至少识破了三次骗局,涉及的金额包括十一处商铺,五艘“格拉贡”级别的商船,还有数以十万计的亮闪闪金币。”

    那个年轻人看起来满脸都是桀骜不驯,闻了闻他父亲的手指后脸上的表情立即就是要作呕似的,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杜瑜琦就觉得这位副会长的家产估计在死后是保不住了。

    副会长的眼中也是露出了无奈之色,让自己的儿子离开,然后礼貌的伸出了手来:

    “按照我们的约定,你们可以在这五件东西当中选两样出来二换二,我们进行一个公平的交易。”

    不过这时候羊子却立即道:

    “不,先生,公平的交易是二换三,刚刚不是说好了的吗?”

    双方唇枪舌战了一番以后,由于羊子表现出来了十分坚决的态度,加上副会长对龙王膏的向往乃是不加掩饰的,所以最后这个精明的生意人还是屈服了,因为他认为五选三的话,杜瑜琦他们未必有能力挑选出这五件东西当中最值钱的那一件来。

    然而这位副会长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因为杜瑜琦一伸手就直接抓住了那个卷轴,然后毫不客气的将之揣到了怀里。

    副会长苦笑了起来,愣了愣以后忍不住道:

    “我无意冒犯,也没有要反悔的意思,但是根据我掌握的情报,你乃是个使用太刀的未转职剑士,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内选择这个卷轴?难道就不怕触不良后果吗?”

    杜瑜琦当然不会告诉副会长说之前我就在类似的卷轴上捞到过大便宜,而是笑了笑以后道:

    “直觉,我觉得它在召唤我。”

    这种解释看起来很玄乎,简单的来说,那就是说了和没说一样,却能堵住绝大多数人的嘴巴,接下来杜瑜琦询问了一下,夕摆了摆手以后,便将第二次抽取的机会让给了林。

    林的眼光毫无疑问非常毒,他挑选了上品炉岩碳。

    第三次抽取的机会是羊子的,这也是事前说好了的她的报酬,而羊子选择的却是无重力碎片,然后微微一笑顺手就递给了杜瑜琦,这搞得杜瑜琦都有一种负罪感,觉得将她事事都排斥在外面有些亏欠别人了。

    双方交易达成了以后,副会长则是叹着气走了,其实这一生意他也并没有亏什么,先讨好了钢熊骑士团这帮人,让他们欠自己一个人情,其次杜瑜琦拿出来的龙王膏乃是最好的那一种,市面上已经是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了,副会长拿到手里面以后,会将拿到手的龙王膏分成了一盎司一盎司来零卖,至少能赚一倍的利润回来。

    ***

    杜瑜琦拿到了卷轴以后,却并没有急着使用,因为林告诉他,这种卷轴确实是讲究的是契合,毕竟杜瑜琦作为普通的剑士契合度不算太高,相对那么接下来的使用环境就更加慎重,至少说应该在符合布万加修炼场的这种冰天雪地的环境下使用,这里气候炎热,贸然使用的话真的不大合适。

    林的这话乃是金玉良言,杜瑜琦点头受教,便将这卷轴保存了起来,等到适合的时候再使用。

    而之前的那一场动乱尽管钢熊骑士团竭力的淡化,封锁消息,可是纸包不住火,坎特温本来就因为其余的两大骑士团调走而人心浮动,加上出了这档子事情,不少人都在竭力打听,几乎是达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钢熊骑士团怎么守得住秘?其受到的损失很快就大部分都被暴露了出来。

    严格的说起来,之前在银行周围的那一战钢熊骑士团也就只是死了几十个人而已,这些人虽然也堪称精锐,但对于钢熊骑士团来说也并没有伤筋动骨,毕竟零(zero)组织要想杀掉这些人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双方的战损比严格说起来的话,甚至是1:15,也就是说,零(zero)组织哪怕是选择了突袭设伏的方式,也是要付出三个人手的代价,才能干掉两名钢熊骑士团的人。

    然而令钢熊骑士团蒙受重大损失的,自然是中途叛变的帕纳斯上尉了,这家伙乃是被钢熊骑士团内部作为预备的核心人员来培养的,知道相当多的机密,在他的带领下,钢熊骑士团的一处机密实验室被冲击,里面的东西被洗劫一空,过三十名研究人员被杀或者劫走。

    这么说吧,帕纳斯上尉这一叛变,至少让钢熊骑士团的实力下降一成,最可怕的是损失了巨大的战争潜力,至少会下降一半,同时,获得了这额外的收益之后,零(zero)组织的实力则是会增加一成,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零(zero)组织对这一战的成果消化了以后,其实力还会继续上浮一成。

    这样的此消彼长之势的变化对于钢熊骑士团来说,完全是不可以接受的,倘若将钢熊骑士团当成是一个人,那么他就相当于是在手腕的动脉上被割了一刀,看似伤势不重也就是一条五六厘米的口子,可是喷射出来的鲜血却是严重的损害了他的健康,同时敌人还能够以他流淌出来的鲜血为养分而迅成长。

    听到了这些消息以后,杜瑜琦甚至都在暗自嘀咕,觉得那一战虽然达到了让钢熊骑士团与零(zero)组织不死不休的目的,但钢熊骑士团未免也被创伤得太重了些,亏得大量的圣职者会赶来帮忙,否则的话要不了几天零(zero)组织很可能就有把握起正面攻势了。

    很快的,羊子就通过副会长的关系,将甘蓝石和方解石也弄了来,杜瑜琦则是走上街头逛了逛,在舍得花钱的情况下,很快就在繁华的店铺里面找到了皓石和波罗丁的印章这两样东西,便将激活剑鞘下一步的材料弄齐全了。

    接下来激活剑鞘这件事情显然是一件大事,杜瑜琦想了想以后,还是通知了羊子,毕竟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自己还是欠了她一个大人情的,同时,事实证明他们之前也是对羊子进行了信息封锁,然而羊子依然展现出来了强大的实力占到了便宜,并且还将自己捞到的便宜主动和他们分享。

    有道是你不仁我不义,然而别人再三释放善意的情况下,杜瑜琦实在也是做不出吃独食的事情来,在找齐了原料之后,杜瑜琦便通知了所有的人,聚集在了地下室里面。

    此时在地下室的中央有一个很大的水盆,在当地这玩意儿往往都是拿来给小孩子洗澡用的,此时水盆里面已经是盛满了水,杜瑜琦取出了那一把奇特的骨质刀鞘,将之放到了清水里面,羊子对这把骨质刀鞘看起来很感兴,仔细的端详了半晌,遗憾的是她也认不出来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