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贝壳大道

    接下来杜瑜琦便依次将甘蓝石,方解石,无重力碎片,皓石,波罗丁的印章投入了进去,在投入最初的几件材料的时候,水盆里面还没有什么变化,清水,刀鞘,宝石这些都是原封原样安静的躺在了水底。

    但是,当皓石一投放进去了之后,里面立即就出现了剧烈的化学反应,盆子里面的清水立即就咕嘟咕嘟的变得白色浑浊,然后沸腾了起来,投入进去的简直就不像是一颗石头,而是一瓶硫酸!

    而最后的波罗丁徽章丢进去之后,水面上就开始连续不停的闪耀着光芒,这玩意儿乃是来自于古代遗迹的,里面含有奇特神秘的古老力量,此时这力量便被释放了出来,然后在水面上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漩涡,仿佛木盆下面破了一个大洞,水正在源源不断的流淌而出似的。

    随着木盆里面水流的迅减少,一干人很快就觉了一件事,盆子里面的水流居然正在源源不断的涌入独特的骨质剑鞘开口当中,并且随着这水流的被吸入,这骨质剑鞘的表面也开始迅的形成了一层薄膜。

    怎么说呢,就像是有一层皮肤正在迅的生成似的,等到最后一滴水被吸进去以后,这剑鞘的表面就真的蒙上了一层黑膜,从外形上看起来已经没有那么突兀了,和普通的剑鞘也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杜瑜琦尝试性的重新握住了这把剑鞘,忽然觉得掌心一痛,立即手一松,觉手掌心处被刺破了一个小口子,鲜血流淌了几滴在剑鞘上面,然后又被迅的吸收了进去。

    他仔细再看剑鞘,觉自己先前握住的地方却并没有什么尖利的东西,不过剑鞘表面生成的那种“黑膜”并不普通,仔细看起来的话,居然是由无数细碎的鳞片构成的,并且鳞片的边缘似乎还相当锋利。

    虽然这些鳞片缩起来的时候握着很舒服,但是倘若有一片鳞片在杜瑜琦握住剑鞘的时候忽然竖了起来,那么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是有可能刺破他的手心的。

    在吸入了杜瑜琦的鲜血不久,这把剑鞘的颜色也是开始出现了改变,从深黑色开始慢慢的变成了一种蓝黑色,同时里面的那团精神烙印则是再次被触,杜瑜琦的脑海里面则是开始重复闪耀起来了下一个信息:

    “奥沙多。”

    杜瑜琦在心中默念了几次,然后转头道:

    “下一个提示出现了,是奥沙多。”

    一干人都是面面相觑,看起来都不知道这个地方,羊子此时道:

    “奥沙多的音似乎就显得有些古老了,我之前曾经去过这里的礼拜堂,听到里面长老念诵的经文就有类似的音,我去帮你打听一下,应该是很多年之前的叫法。”

    很快的,羊子就传来了消息:

    “奥沙多是三百多年之前的叫法,现在这边将之称为兰萨特遗迹,这个地方并不难找,然而需要离开市区。”

    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杜瑜琦也是觉得很是有些无奈,倘若要离开市区的话,那就意味着即将失去钢熊骑士团的庇护,而现在零(zero)组织的势力正是携大胜之势,如日中天,一旦被他们盯上的话那么麻烦就大了。

    不过好在这时候暴怒的钢熊骑士团也是连续在坎特温当中动了四五次清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秉持的是宁杀错不放过这样简单粗暴的原则,对于盘踞了这里几十年的地头蛇来说,这样的清剿无疑还是相当有效的,相信零(zero)组织的大部分暗子在这样的清剿下都惨遭毒手,剩余下来的接到的命令也应该是潜伏起来按兵不动,以保存自己为要务。

    在这种情况下,杜瑜琦觉得自己只要严格控制保守住秘密,那么还是有很大把握不被对方侦知的,在与同伴相互商议了一番之后,杜瑜琦便决定单独前往,因为这样做的目标最小。

    同时进入遗迹这种地方虽然有着巨大的危险,但杜瑜琦并不是贸然进入的,而是带着相关的信物进入,这样的话人多未必就有用,最大的威胁应该还是来自于零(zero)组织,因此要尽量降低被他们现的风险。

    此时杜瑜琦他们已经换了一个地方住,而之前帮忙的那一名沃特丽的身份非比寻常,乃是一名占卜师,甚至据说已经很接近“颂运者”的境界,她在坎特温这边有着然的地位,所以帮忙杜瑜琦他们也是举手之劳。

    第二天上午,杜瑜琦经过了一番改头换面之后上路了,此时的他哪怕是面对面和林等人站在一起,估计林他们也辨认不出来本尊,绕是如此,在羊子的安排下,杜瑜琦也是耗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连续换乘了三辆马车以后才重新站在了坎特温的街头,他此时的打扮和模样都与外地前来的旅人别无二致,除非是靠近了过来有针对性的仔细搜查,其身份几乎都不会被识破了。

    ***

    站在街头的杜瑜琦当然不知道怎么去兰萨特遗迹,但是他有钱,当然就可以找到人带他去,于是就叫了一辆被当地俗称为“6船”的交通工具,简单的来说,就是一架被骆驼拽着的两轮车,其顶棚下方可以坐人,而顶棚上方则是相当平坦,可以堆放很沉重的货物,算是客货两用,因为两轮车的车厢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小船,所以因此而得名。

    6船的车夫乃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满脸都是络腮胡子,看起来很是风霜,不过看得出来性格开朗,很是健谈。从他的口中得知,那兰萨特遗迹只是外地人的叫法,因为那里确实是有一片残垣废墟,但是本地人通常都将那个地方叫做乱葬岗。

    被处死的罪犯,没人认领的尸体,杀人犯行凶后遗留下来的死尸等等等等,都会往那个地方随便扔过去,外加三十年前坎特温曾经爆过一次瘟疫,病死者至少都是数千人,这些人的尸体也都是被抛弃在了那里,所以那里更是生人勿近,也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对那残垣废墟感兴趣的人才会过去。

    很显然,这个车夫将杜瑜琦当成了那种猎奇的游客,所以好心的他在滔滔不绝的强调着前往乱葬岗的危险,试图打消这位出手阔绰的先生的贸然冲动,杜瑜琦则是微笑着点头,口中却在滔滔不绝的强调着自己对艺术的追求和热爱。

    不过就在这时候,6船忽然一拐,走上了一条宽阔的大道,这条大道视野开阔,两边栽种的乃是两排整齐的椰子树,并且两边的房屋看起来也都是有些奇特,表面斑驳而仓红色的的石制小楼,一共是三层,一看起来就经历了漫长时间的摧残,仿佛古代遗迹一般。

    并且这些房屋有着同样材质的石块,统一的制式,统一的颜色,不过从上面晾晒着的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啊,床单啊,内衣内裤之类的东西可以看出来,居住的在里面的还是平民。

    骆驼在这条道路上也是欢畅的奔跑了起来,度也是骤的提升,不过,当杜瑜琦觉大道两边的人行道上面的花纹都是用贝壳镶嵌成的时候,他心中忽然一动,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抓住了似的,便敲了敲旁边的木板道:

    “这条道路叫什么名字?”

    “贝壳大道啊,先生。是不是在这样到处都是黄沙和尘埃的地方见到这样的一条道路觉得相当的惊奇?”车夫再次挥出来了话唠的本色:

    “我第一次见到这条道路也是这么想的,它就是一个奇迹,我觉得是可以和悬空城一样伟大的奇迹!这些贝壳都是在修筑这条道路的时候被挖出来的,据说在几百年之前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湖泊,非常适合这种贝壳大量生长,不过湖泊干涸了,所以它们就绝种了,直到修路的时候被挖了出来”

    杜瑜琦默默的凝视着用来铺地的贝壳,他看东西可不像车夫那么肤浅,从花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贝壳都是一个种类的,但是贝壳的大小却区别很大,从巴掌大的到小拇指大小的都有,并且数量都很均匀。

    能够孕育出这样大量贝壳的湖泊,面积一定不小,会有河流汇入,那么在正常情况下,它就算是干涸的话,也会经历三到五年的一个周期,有这段缓冲时间,那么足够这些贝壳顺着河流搬走了,所以正常情况下挖出来的这些贝壳应该大多数都是巴掌大小,自然死亡的。

    可是,此时用来铺路的贝壳却是大中小分布得很匀称,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这些贝壳在灭绝的时候是短时间瞬间灭亡的。

    这就像考古学家觉了一个坟场,正常情况下,坟场里面应该是中老年占大多数,少年或者儿童很少,倘若这坟场里面青少年的比例高得出奇,接近社会上的活人比例的时候,那么不消说,一定是出现了大规模的瘟疫,要不然就是令人指的大屠杀,这个道理自然可以应用到贝壳上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