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解密

    杜瑜琦隔了一会儿又徐徐的道:

    “那么兰萨特呢?应该距离也不远了吧?”

    车夫道:

    “是的,先生,贝壳大道两边的这些屋子虽然古老,可是依然经久耐用,相当不错,可是为什么会被当成贫民区?那就是因为距离兰萨特不远,也不是没有阔佬想要在这里住过,但是据说这里还经常出现神秘死亡,闹鬼之类的灵异事件,也只有什么都不在乎的穷鬼才会住进这里。”

    杜瑜琦点了点头,忽然道:

    “好吧,就在这里停下吧,我觉得你是对的,去兰萨特这种地方实在太不吉利了,反而我觉得贝壳大道这种的地方也是充斥着相当棒的美感,所以我觉得这里也是相当不错的,只要不在这里逗留到夜晚,那么灵异事件也不会跟上我对吧?”

    车夫听了以后顿时开心的道:

    “好的,先生,你就在这里下吗?”

    杜瑜琦点点头,下车,很慷慨的给了小费,然后开始打量周围的建筑。

    是的,他来到了这里以后就觉得可以将另外一件事儿办了--------那就是从死鬼石斯仃身上拿到的线索,当时杜瑜琦以为他戴着一枚次元戒,这其实本来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但后面遇到了风林这老头子以后才知道,这玩意儿竟然是用来隐藏极机密的道具,并且就连阿拉德大陆上面能解开它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这时候,杜瑜琦就觉得这玩意儿里面隐藏的秘密很可能非同凡响,而根据风林这老头子解密出来的内容,就直接指向了坎特温!准确的说,乃是坎特温贝壳大道十七号,口令是萝卜很甜。

    此时杜瑜琦发觉自己已经到达了坎特温贝壳大道,那么就没道理不顺路来一次了。最初他从石斯仃身上拿到这玩意儿觉得只是个顺手牵羊的外快,直到遇到了风林以后,才意识到这玩意儿估计里面蕴藏了非常大的秘密。

    车夫一离开之后,杜瑜琦就站在了贝壳大道上,这时候他可以更近距离的接触到两边的这些建筑物,越发能够感觉到这些建筑物虽然古旧但是极富历史感的积淀,同时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觉。

    而当杜瑜琦来到了高处可以眺望贝壳大道两旁的建筑以后,顿时就寻觅到了这种熟悉感觉的来源囚牢或者说是兵营!

    上一次在夏特利的时候,杜瑜琦就登高俯瞰过夏特利的城市布局,那里最初的时候就是按照一处战备要塞来进行建立的,所以看起来就是呆板,森严,强硬。

    而贝壳大道两边的建筑从高处望下去,整齐的排列在了大道的两侧,一模一样的制式,当然和夏特利的情况有五分相似之处,却与坎特温当中的繁华庞杂形成了截然不同的风格,不过,因为时间的侵蚀,所以这建筑还有一种令人惊叹的风霜凋零的美,倘若是在夕阳下的话分外的能触动人心。

    接下来杜瑜琦就开始寻找贝壳大道十七号,他本来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杜瑜琦连续询问了好几个人,无一例外全部都在摇头,表示自己从未听说过这地方。

    杜瑜琦万万没想到自己遇到的第一件事就陷入了僵局,他甚至脑子里面动过了是不是情报来源有误,但旋即排除了这个可能,石斯仃没可能预测到他会被打死,风林这个老家伙更是心无旁骛的想要突破自己的极限,不可能在这方面做什么手脚。

    确认了自己这边的情报无误以后,杜瑜琦便开始思考另外的可能了,他目前设想了好几种有可能会发生的情况,比如说语言的沟通翻译问题,石斯仃留下来的信息里面有需要进行翻译的,风林按照自己的翻译来了。

    这种情况在地球上面就很常见,比如benz汽车因为翻译的原因,台湾叫做宾士,香港就叫做平治,大陆叫做奔驰

    还有一种可能是,石斯仃留下来的信息和剑鞘传递信息的方式一样,是直接作用于脑海当中的,那么风林可能在转述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偏差。

    同时,杜瑜琦还记得一件事,那就是阿拉德世界当中还有一种传递信息的方法,他就亲身经历过,便是恢复理智的毒猫王所做的那样,直接将想要传输的信息烙印进他的脑海,那么风林在获得了这信息以后,就只能将自己的记忆复述出来,这其中也是会出现偏差了。

    知道了问题大概出现在什么地方,那么杜瑜琦自然就知道了破解办法,他干脆就进入到了贝壳大道两边的建筑物当中实地调查,同时为了获取相关的情报大量的撒钱出去。

    在金钱开道的情况下,大量的资料被汇聚到了杜瑜琦这里,当然凡事有利有弊,这种贫民窟当中最不缺乏的就是犯罪的家伙,所以杜瑜琦在短时间内就遭受到了三次盗窃四次抢劫,呃,不过杜瑜琦今天心情不错,所以只是略施惩戒以后,留下来了他们的小命,并且告诉他们有任何关于贝壳大道十七号的信息都可以来自己这里换一个银币。

    历史往往都是被一些貌似无关紧要的小事改变的,杜瑜琦也没料到,自己面前的这难题,也居然会被三枚银币这样的廉价给搞定。他放走的一个小混混很快的返回了,带着杜瑜琦来到了贝壳大道旁边的一栋建筑物当中。

    这栋建筑物和其余的建筑物一样,都是被风蚀得十分严重老旧,虽然是这样,但是上下三层的结构还是十分牢靠,这个小混混带着杜瑜琦绕到了这栋建筑物的后面,发觉这里贴着墙角被挖出来了一个大坑,看样子是新挖出来不久的。

    这个小混混告诉杜瑜琦,这个坑就是他和几个兄弟挖的,用处很简单,用来埋人,有一个家伙欠了他们不少钱没还,所以这帮家伙就打算挖个坑把他活埋了,不过这家伙很幸运的在限期之前拿出来了这笔钱,所以这个坑就没有派上用场。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坑的位置乃是紧贴着这栋古老的石头建筑物修筑出来的,所以就能看到石头建筑物的地下部分墙壁上,赫然雕刻出来了一个奇特的符号,这个符号大概有脸盆大小,很多人都不会认识,但是杜瑜琦对阿拉德大陆上的语言体系了解却不一样,乃是从吸收来的那一滴使徒之血当中而来的,所以他掌握到的语言和文化体系要比绝大部分人都多得多!

    所以,这个符号看起来仿佛像是一条绳索打了许多个结,实际上表达的意义就是数字,准确的来说,乃是数字八!

    这个小混混指着这个符号告诉杜瑜琦,说这是他们这个部族的文化当中流传的特有的符号,他见过自己的奶奶使用这个符号来记录事件,所以这个符号就是数字八,并且杜瑜琦能找到他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因为他们这个部族已经濒临消亡了。

    这种消亡并不是由于人丁的凋零死去,而是由于在坎特温当中已经流行了许多年的帝国文化,所以这些部族的下一代也开始潜移默化的接受帝国的文化,遗忘自己传承下来的文明-------呃,这种情况在中国历史几千年里面也是很多,汉族文化就同化掉了不知道多少异族。

    杜瑜琦按捺住了心中的兴奋,然后便雇了几个人在旁边的建筑物同样部位挖掘,果然在旁边又找到了同样的数字,这个数字虽然有些斑驳了,但是也能看出来是数字七。

    确定了数字的排列顺序之后,那么第一栋的位置应该就很好确定了。为什么杜瑜琦会这么兴奋呢?因为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既然没有贝壳大道十七号这个地方,那么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贝壳大道一栋七号,风林当时连着读的话,是有可能会因为排版或者写法的原因直接念成十七号的。

    同时,杜瑜琦发觉这些古代建筑物貌似并不像是肉眼看上去只有三层啊,他于是走进去内部考察了一下,发觉果然是这样,这建筑物足足有六层,有三层被埋在了泥土里面,当地人认为这是地下室,但是杜瑜琦并不这么想,因为地下室怎么可能会留出来窗户?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沧海桑田,几百年来这里的地壳一直在下沉,并且外加风沙很大,就将这本来是六层高的建筑物直接埋了一半起来,若干年之后,这建筑物甚至会直接被埋入地底下去。不过从当初修建的时间段来看,将建筑物的编号写在楼腰的位置则是妥妥的正合适。

    来到了确定为一栋的建筑物旁边以后,杜瑜琦便让人去建筑物的侧面挖坑看一看编号,然而挖出来以后却顿时有些懵了,居然上面留下来的标记是十四号!

    杜瑜琦顿时就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因为在正常情况下,被标记为一栋的应该都是在贝壳大道的起点,或者说是末端,因为按照常理来说,这一栋应该就是最先营造修建的那一栋才对,他又让人贴着其他的建筑物挖了几个坑查看上面的标记,就发觉了一个不幸的消息,这里的建筑物排序应该是乱序,或者至少都是以杜瑜琦不了解的次序在排列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