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真相

    良久,一干人才从震撼当中反应过来,凶日守忍不住喃喃的道:

    “这就是黑祭祀的日记这家伙的爱好可真不一样啊!我倒想知道这日记是怎么写的?”

    小丑淡淡的道:

    “这件事我们在最初的时候也是难以置信,然而经过了仔细的研究以后,发觉这貌似荒谬,其实却是符合情理的悲鸣草是可以被驯养的,这种事情各位应该是知道的吧?”

    旁边立即就有一个人点了点头道:

    “没错,是这样,有一种猫妖叫做园丁鲁尔就善于栽种驯化悲鸣草,用这种植物来进行反击,有的园丁鲁尔还会在身上携带改良过的悲鸣草种子,用于反击攻击自己的敌人。”

    小丑道:

    “对,这就是第二个重点了,悲鸣草实际上是很奇特的物种,介于动物和植物之间,它既可以被驯养,也能够被改良,黑祭祀有着记录日记的习惯,但不幸的是他有一次写下的日记落入到了敌人的手里面,敌人险些利用他日记里面的记载要了他的命,可是黑祭祀又发觉自己除了写日记之外又没有别的消遣压力的方式了,所以,他就想到了一个既可以让自己写日记,又不必担心日记外泄的方法!”

    “他便找来了不少的悲鸣草,然后将之不停的进行改良,改良肯定是持续了一段时间的,而面前这这株悲鸣草就是他改良以后的成果,每天黑祭祀只需要对着这株悲鸣草将自己想要记录的日记讲述,这株悲鸣草就会完整的将之记录下来,等到黑祭祀想要翻阅的时候,只需要将手指按在了悲鸣草的花瓣上,双方就能直接进行意识上的交流!”

    “准确的来说,就是黑祭祀既可以向着悲鸣草内录入信息,又可以从悲鸣草当中读取自信息而这株悲鸣草刚刚被改良完成以后,也就只有巴掌大哪怕是有着花盆的存在黑祭祀也能够将之随身携带。”

    一干人都是很认真的听着小丑的话,小丑继续道:

    “根据我们查询的历史资料显示,黑祭祀最后乃是被帝国的执法队包围,自知不敌自爆死去的,在他死前应该是不愿意自己的日记落到旁人手里面,便刻意的增加了爆炸的范围,最后死无全尸。当然,周围负责搜尸查检的人,也肯定不会留意到一颗小小的悲鸣草上去,更何况悲鸣草本来就具备突然缩入地下的能力?”

    “然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不是太清楚,根据聘请来的专家进行分析,无非是出现了变异的情况,这种情况形成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黑祭祀在改良这株悲鸣草的时候并不彻底,导致了若干年后的变异,又比如黑祭祀在自爆的时候,其怨念和精魄被这玩意儿吸收,总之它出现了变异,然后逃过了并不严密的搜查存活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这怪物的成长时期了,它开始突破悲鸣草的正常界限,变成了巨树守护者罗丁一类的怪物,同时具备可以缓慢移动的能力,更可怕的是,它又拥有了制造幻境的能力,在这家伙全盛的时候,一度阻断了著名的磐石山道,一次性屠杀了三百多名商队成员来吸取它们的养分,直到遭受虚祖抗魔团的攻击而销声匿迹。”

    “因为虚祖抗魔团当中有着大量的驱魔师,这些驱魔师大多数都擅长使用脉络烈焰之力,所以变异悲鸣草要驱逐压制深入体内的脉轮烈焰之力就只能选择逃入到了万年雪山当中,希望借助这里的寒气来治疗自身,然而它在这里对寒冰蜘蛛的猎杀引起了斯卡萨的注意,最后斯卡萨飞出,用自己的龙息将之冰冻,然后像其余的猎物一样将之拖入到了巢穴当中。”

    “只是,当斯卡萨想要吞吃它的时候,或许是这家伙体内残余下来的脉轮烈焰之力,又或许是注入的黑祭祀之力让斯卡萨很倒胃口,或许这些残余的力量对斯卡萨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正常人都不会去吃一块变质的奶酪是吧?所以,这只悲鸣草怪便被冰冻在了斯卡萨的巢穴里面直到我们将它弄出来。”

    弥夏听完了小丑的解说以后,沉默了一会儿道:

    “那么它现在是活着的还是死掉的?”

    小丑很干脆的道:

    “它已经化成亡灵的形态了,这是它体内黑祭祀的力量造成的,在被斯卡萨的龙息击中的时候它还活着并且拥有植物特殊的生机,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它的力量已经是在这块寒冰当中一点一点的流逝得差不多了,哪怕是化成亡灵,也没可能挣脱龙息寒冰的束缚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另外一名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了黑色钢铁铠甲当中的男子忽然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们是怎样来读这本很不一样的日记的?”

    小丑指了指冰墙,然后道:

    “黑祭祀怎么读,我们就怎么读,别忘记了,他培养这玩意儿的根本用处,就是拿来记日记的,所以无论这悲鸣草妖怪怎么强大,怎么变异,它最根本的力量和用处,也就是用来保存黑祭祀的日记,因为它曾经变得很强大,所以哪怕是它的生命消失了,这用处依然还在我刚刚好像和各位提到过这家伙具备制造幻境的能力吧?这就是我们读这本日记的方式。”

    说到这里,小丑打了个响指,然后旁边已经准备好的工作人员便开始忙碌了起来,可以见到那一块保存着悲鸣草巨妖的蓝色巨冰周围已经有电动脚手架徐徐升起,然后一干人发现巨冰的上方已经被一左一右凿出来了两条长达数十米的管道,寒冰管道大概有看管道的走向应该是通往悲鸣草巨妖被冻结在冰层当中的肢体的,不过应该还距离着一两尺。

    小丑指着悲鸣草巨妖头部的那一团红色花蕾道

    “这东西就是悲鸣草感知外界的器官,类似于人的头部,负责感应外界的环境,同时还能根据情况释放出某种诱惑性的气体,引诱动物前来附近,然后悲鸣草就会瞬间从地下刺出,并且像是仙人球那样的弹出身体表面的长刺将之置于死地,针对这一点,我们就做出了布置。”

    此时两股红色的液体已经开始注入到了那两条管道当中,然后,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块淡蓝色巨冰周围开始出现了一些杂乱的线条或者图案什么的,然后开始变得渐渐的清晰了起来,简单的来说,就是一部第一人称的电影似的,并且没有经过剪辑,很是枯燥乏味,一个人起床,吃早饭,然而翻阅一些文件,开始练习神术

    只是,在场的人,甚至包括弥夏都有一种震撼的感觉,他们已经明白了小丑“读”这本日记的原理,这头悲鸣草妖怪已经是亡灵化了,所以会对鲜血和生命之类的东西拥有特殊感应,所以小丑释放鲜血进去就是要让它感觉到食物来了。

    然而这怪物此时却被封印在了寒冰当中,因此这怪物唯一的捕猎方式就是本能的制造幻象,而它已经变成了亡灵生物,生前的自主记忆已经丢失破碎得七七八八了,那么能动用的,就是黑祭祀自身写的“日记”,灌输给它的记忆!

    “啪,啪,啪”此时忽然这里响起来了清脆的掌声,竟是弥夏在率先鼓掌,她既然带了这个头,那么其余的人肯定也是随着鼓掌了起来。

    “非常精彩的想法,非常精彩的行为!”

    隔了一会儿,等到掌声止息,凶日守已经不露痕迹的给那名穿着黑色连身铠甲男子使了个眼色,这个人便立即用和蔼的语气询问道:

    “这样说起来的话,黑祭祀几乎是将自己想要留下来的重要记忆都灌注入这悲鸣草妖怪当中了?”

    小丑道:

    “是的。”

    这个人便立即提出了一个一针见血的问题:

    “黑祭祀乃是注入记忆的人,他的心中当然就记得自己哪一天最重要,并且也一定有某种方法可以针对性的翻阅这份特殊的日记,但是,莫里亚蒂你掌握到了这个翻阅方法了吗?”

    小丑的脸色开始难看了起来:

    “没有。”

    这个人继续道:

    “我记得你说过,黑祭祀的癖好就是写日记对吗?”

    小丑阴沉着脸道:

    “是的。”

    这个人道:

    “黑祭祀根据记载,乃是活了一百五十多岁,然后才被堵截,围杀,倘若他每隔三天就写一次日记的话,那么遗留下来的量也是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事实上我们在这里已经呆了十五分钟,黑祭祀的日记里面一天当中的早饭都还没有吃光而你注入冰孔内刺激悲鸣草怪物的液体已经即将消耗殆尽。”

    说到这里,这个人抽动了一下鼻子:

    “倘若我没有出错的话,你注入冰孔内的液体当中加入了冰之水晶磨成的粉末,这东西可是非常昂贵的哦,那么你想要读取黑祭祀记忆的成本应该是非常高吧?并且此时这悲鸣草怪物已经亡灵化,所以还不排除它被刺激以后经常会幻化出同样内容的可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