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当年往事

    小丑隔了一会儿才道:

    “没错,探查黑祭祀记忆的成本非常高,我们必须不停的改变刺激它的液体配方,进而避免出现同样的内容,不过万事开头难,随着对这悲鸣草怪物的习性进行摸索,我们也寻找到了一些必要的规律,实际成本实际上也是在不断下降的。. ”

    但这时候,弥夏却轻咳了一声,将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然后徐徐的道:

    “没关系,黑祭祀的记忆本来就是一座宝库,何况是以这样直观的方式呈现出来的,也就是说,只要得到了有用的信息,那么还原度就极高,千万不要忘记了,黑祭祀自身也是一位非常可怕的强者,他在德洛斯帝国的上升期居然还能继续东奔西逃活到一百多岁,那时候的德洛斯帝国能够派遣出来的力量,也应该是非常强大吧,所以小丑,有什么需求就直接打报告给我,我来特批。”

    小丑脸上终于露出来了喜色,看着旁边面无表情的一干人,冷笑道:

    “是的,大人!并且我想说的是,我们的精力并不只是放在了黑祭祀的日记上面,事实上现在我们在其余方面的调查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这上面消耗的资源并不是白白浪费掉的,现在已经获得了宝贵的资料。”

    小丑说完,便伸手示意了一下,他此时出的风头已经够多了,当然要懂得收敛一下让下面的人有挥的余地,接下来自然就有一个满脸激动的人上来汇报:

    “我们查询了大量的资料,确定二十年前坎特温就生了一次轻微的地震,这次地震只是垮塌了十来处年久失修的房屋而已,死的人还比不上每天被捅死的人的数量,但是从那一次记载开始,坎特温的平静就被打破了,诸多的灵异传闻就从此开始生。”

    “八年之前,再次出现了地震,这一次地震的规模同样不大,但是市内再次出现了灵异事件的高期,这一次的标志**件就是出现了鲜血绘制的六芒星,靠近的人几乎都会鲜血被吸干,最后请来了大量的圣职者才平息了灾难。”

    “三年前,经过坎特温的青巴拉河诡异断流,河床上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从中飞出了大量的恐怖巨蛾,巨蛾的翅膀上面有着诡异的印记,仿佛扭曲的骷髅头,这些巨大的蛾子在阳光下会迅燃烧,普通人闻到了巨蛾翅膀上掉落下来的粉末则会狂而死,同年,诞生于坎特温的鬼剑士数量暴涨,从本来的一百三十七名增加到了一千三百四十二人!此后每一年新出现的鬼剑士数量都过了千人!这种诞生鬼剑士的度乃是其余地区的七倍以上!”

    “然后就是今年年初了,坎特温这样的地方,却忽然出现了极夜的现象,连续有三天看不见阳光,然后下的雨水黑,带着难闻的腥味,有好几个地方开始在小范围内流行瘟疫,从那以后,一种诡异的叫做尸语者的怪物开始出现。因为这种怪物我们的情报当中并没有收集到,所以没有办法给出具体的信息,唯一能判定的是,这玩意儿很恶心,将尸体当成食物,也将尸体当成武器,也将尸体当成玩具!”

    弥夏听了上面的话以后,沉吟道:

    “出现这些诡异事件的时间间隔最初是十二年,然后是五年,接下来是两年.......时间间隔越来越短,那是不是意味着那个当年帝国找来众强者加持的封印越来越弱?”

    小丑道:

    “确实是这样。”

    那名汇报者接着说:

    “同时,我们从黑祭祀的记忆里面掌握了不少有用的信息,当年,他和白祭祀两人确实是进入了封印之地的,但是,这两个人并不是联袂进入,而是分头行事。”

    “什么?”这个消息一说出来,又是全场震惊。因为这件事倘若是真的,那么几乎就能坐实一件事了,黑白两大祭祀实际上是貌合神离,并不能精诚合作啊,就连联手打开一条通道都信不过对方。

    这件事一坐实以后,毫无疑问对这两个人的实力就要继续提高一个档次了,因为他们两人都是帝国的眼中钉肉中刺,而当时帝国正是欣欣向荣展的时期,全力压制两人之下带来的力量可想而知。

    在庞大的德洛斯帝国的全力围剿下,感觉就是风林这样的牛人也只能缩着脑袋走路了,可是黑白两大祭祀居然面对如此的强敌都不联手,还来搞内耗,这样的实力和行为已经是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当然,这对小丑来说又是一个利好消息,因为黑祭祀的实力越强,他手里面拿到的黑祭祀的日记的价值就越大!

    汇报者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

    “在佩鲁斯帝国灭亡后四十八年的时候,大6上的很多地区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干旱,同时德洛斯帝国内也是出现了一些起义和冲突,同年,帝国第二任皇帝赫仑·巴登二世去世,却是由他的表兄里昂·哈因里希一世登基,要知道,赫仑·巴登大帝可是足足有十六个儿子的,最后却是里昂·哈因里希登基,这其中的腥风血雨之处就不必多说了吧而这些事情虽然无法影响到帝国的统治根基,却让帝国庞大无比的铁幕统治出现了不少的漏洞。”

    “黑祭祀和白祭祀就抓住了这个机会,来到了坎特温,在手下的布置下伪装身份,最后以不同的方式进入了当年大神官吉格陨落的地方,然而有些戏剧性的是,黑祭祀和白祭祀两人虽然是分头行事的,但他们双方也应该是存在一定的合作关系,所以我们目前居然获得了不少白祭祀进入陨落之地的重要线索,而黑祭祀自身的这部分关键性记载却没能解读出来。”

    对于汇报者的说法,弥夏也是耸了耸肩,毕竟这也是完全看运气的事情。

    可以肯定,这本特殊的“日记”里面必然记录了黑祭祀进入陨落之地的过程,但是,因为就目前来说,获取情报的方式是完全靠运气的,零(zero)组织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停的烧钱,配置昂贵的试剂注入冰孔当中来刺激巨型亡灵悲鸣草,而后者能反馈出来什么情报则完全是随机的,搞不好连续来三段黑祭祀上厕所的记忆也是可能的这就是日记嘛,便秘了几天以后上个酣畅淋漓的大号那种舒爽人人都了解,记在了日记里面有什么好稀奇的?

    不过,很显然,对于零(zero)组织这帮人来说,他们不缺钱,同时也不缺乏耐心,所以黑祭祀进入陨落之地的方法被挖掘出来那就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就算是有意想要对莫里亚蒂使绊子的人此时也无话可说了。

    这时候,那名坐在了弥夏旁边,浑身上下都被罩在了钢铁铠甲当中的男子忽然道:

    “那么你们拿到白祭祀进入陨落之地的线索是什么呢?”

    汇报者道:

    “白祭祀很早之前就在布局这件事,甚至他选择的信徒当时都已经进入到了坎特温的市政厅里面,担任的是执政官的副手。在坎特温的北面本来是有一个很大的湖泊的,这个湖泊叫做托克马克湖,里面盛产水产品,只是在末日之战当中,这个湖泊也遭受到了大神官吉格陨落时候恐怖的威力冲击,在短时间内迅的干涸掉。”

    “在这个区域当中,水源可以说是无可取代的财富,因此托克马克湖干涸以后这些年,坎特温虽然也是一处交通要隘,却也是衰落得十分厉害,商旅什么的都在纷纷改道而行,这时候内应就站出来对执政官说,他找到了一群能工巧匠,这些人掌握了失传的精灵族的技术,能够让托克马克湖重新恢复碧波荡漾的模样。”

    “执政官听到了这样的好消息以后,也就很干脆的答应了,然后这群能工巧匠就来到了坎特温的北面,勘探了一番之后,就说这是个大工程,就开始招募人手。他们招募来人之后,便声称找到了泉眼所在地,开始在托克马克湖干涸处进行挖掘,用挖掘出来的大量贝壳和泥土修筑出来了一条很特别的道路,就是现在坎特温的贝壳大道。”

    “同时,这些人招募来了大量的工人也是需要找地方居住的,所以他们就在贝壳大道两旁修筑起来了一排一排的石楼,无论是贝壳大道还是石楼,其实都是用来展现他们技巧,让执政官信服的样板工程,所以无论是贝壳大道还是赤红石楼的质量非常好,现在都依然还在被坎特温市政这边使用。”

    这时候弥夏微笑道:

    “贝壳大道我去过,确实是有一种十分独特的魅力,千万个贝壳被镶嵌在了整洁而直的道路上,清晨或者说是傍晚在上面漫步,看着日出或者日落,很是有一种浪漫的气息,我现在才知道大道两边的建筑叫做赤红石楼呢,看得出来,白祭祀很有号召力啊,居然找到了这样的一大群人来执行他的计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