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弥夏一说话,其余的人都安静的听着,她说完了以后凶日守便道:

    “黑祭祀乃是专精于诅咒,杀戮,白祭祀更倾向于辅助,治疗,两人本来走的路子就不一样,白祭祀是可以让身边的人变得更强,黑祭祀听说需要献祭才能挥出最强大的力量,现在看起来,可惜这两人没能精诚合作,否则的话帝国会更头大的你继续说。”

    得到了凶日守的示意以后,小丑的手下便继续道:

    “有了贝壳大道和赤红石楼的例子之后,执政官果然对他们信心倍增,接下来就有了充足的时间执行白祭祀的计划,貌似是从赤红石楼下方挖掘一条通道,从地下接近陨落之地封印的位置ok,这就是我们目前搜集到了所有资料。”

    听完了他的话,弥夏微笑了起来,站起来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块巨大的蓝色冰层,在这奇妙的灯光下,她的微笑有一种慑人心魄的魅力,她仿佛是在对别人说,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沉睡在地下几百年的力量啊,沉睡在地下几百年的恐怖啊,你的力量终于开始躁动了吗?虽然已经陨落了这么多年,哪怕是你曾经守卫的那个庞大帝国也成为了纸张上模糊的记载,随风而去的尘埃,可是你遗留下来的力量依然在改变这个世界大神官吉格,你现在究竟变成了什么样的怪物呢,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力量,必将为我所用!”

    ***

    漆黑,

    一片漆黑,

    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杜瑜琦下到了赤红石楼的地下第一层之后,便觉这里真的是很不对劲,按照常理来说,此时外面还有阳光,哪怕是在地下一层,再怎么说也会有点折射的微光透进来吧?可是这里面就仿佛是有专门吸收光线的力量一样,直接将光芒吸收得一干二净。

    更可怕的是,在这诡异的黑暗当中,似乎还能令人失去方向感,这就越的令杜瑜琦警惕了起来,他高度怀疑在这鬼地方黑暗应该是一种掩饰而已,搞不好还有一种无法觉察的浓密雾气在悄然蔓延滋生,无时不刻的影响着进入其中的人,这也是唯一的解释。

    而在这个地方,杜瑜琦配备的夜视镜在现敌人方面都未必有用,因为他戴着的夜视镜的原理是红外线温度感应,倘若敌人是人类或者温血动物,夜视镜是有效的,然而这是阿拉德世界啊,一旦遇到了幽灵,僵尸这种没有温度的怪物,那完全就成为了摆设。

    倘若杜瑜琦配备的夜视镜乃是属于主动红外线夜视镜这种,就相当于夜视镜自身在不停的出红外线,照射到物体上反射回来然后再被夜视镜接收,原理和手电筒类似,所以至少可以看到大概的地形,然而这种主动红外线夜视镜的价格昂贵,并且十分沉重,所以他并没有买到。

    所以,杜瑜琦这时候也只能拿出来了一个矿工帽,这帽子既有安全帽的防护功能,在帽子的上面部分还有一个卡槽可以放置头灯,杜瑜琦早就考虑到了可能会在地下或者黑暗的环境下战斗,所以这头灯都是特别改装过,换成了最新的狼牙手电,不仅仅光度奇佳,更是持续照射时间达到了六个小时。

    戴上了矿工帽之后,随着雪亮的狼牙手电光芒亮起,周围的环境也是被展现得一览无遗,同时杜瑜琦听到了周围的黑暗当中传来了大量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在光线不及的地方有着大量逃走的多足虫。

    杜瑜琦徐徐朝着旁边的走廊行去,这赤红石楼的地下部分果然被保存得明显要好很多,不仅仅风化的痕迹变少,人为被破坏的地方也是明显不多,可以见到房间里面墙壁上的破坏痕迹虽然严重,但是房间的顶部已经出现了一些雕刻和壁画,图案抽象。

    更重要的是,杜瑜琦在地下一层的一个房间当中,找到了疑似编号的一个符号,就在房间进门处的地面上,这个符号十分模糊,但看起来应该是很像排序的数字,再结合这个符号出现的一目了然的位置,几乎能有六成的把握可以敲定,倘若能在同样的位置现同样的符号,那么可能性就达到了八成。

    在搜索地下一层的过程当中,杜瑜琦再一次现了大量泼洒而出的干涸鲜血,在地上呈现出板结的紫黑色,看起来就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杜瑜琦走上前去,试图在地上扣一点血痂起来研究分析一下,却觉这些鲜血都诡异的渗透到了岩石里面。

    同时,在头灯的光芒照射区域之外,那诡异的沙沙声显得更加的明显了,杜瑜琦不动声色的握住了剑柄,然后继续朝着地下二层进,这地方看起来诡异凶险神秘,但杜瑜琦仔细一想却觉就算是有什么危险也是在可控当中的。

    因为这道理很简单,那潜伏在暗处的威胁倘若是有把握的话,那还等什么等呢?直接就扑上来捕猎就好了!之所以在那里故弄玄虚装神弄鬼,目的还不是想要旁敲侧击的瓦解自己的士气,营造紧张感,有道是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看穿了这怪物的本质,杜瑜琦心中便更有底了。

    来到了地下二层之后,杜瑜琦刚刚拐过了楼梯的转角处,猛然就觉得腥风大作,紧接着就是一股难以形容的臭气扑面而来,同时四周也是传来了一连串诡异无比的呢喃声,仿佛有人在贴着自己的耳朵进行着嘶哑的低语,虽然听不懂在说什么,却显得格外的恶毒。

    这一瞬间,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握持的传承:水魔碧灵枯叶刀上赤红色的光芒闪耀,已经在瞬间被加持上了库兰的焰影剑的武器种子,然后就是极其绚丽的一记竖劈,将黑暗彻底撕裂!

    立即就听到了黑暗里面传来了一声难以形容的嘶哑怪叫,杜瑜琦也是感觉到了剑柄上传来了强烈的反震力量,整个人都是倒退了两步,同时,他的鼻中闻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腐臭气息,顿时感觉肚子里面一阵剧烈的翻江倒海,强烈无比的恶心感猛袭而来,肚皮里面的东西可以说直接就涌到了喉咙管里面。

    可是杜瑜琦也是知道的,一个人在呕吐的时候露出来的破绽非常大,倘若敌人乘势攻击的话要吃大亏,所以他只能强行忍耐,然后转身就往上面奔跑,等看到了亮光以后,终于忍不住就哇哇大吐了起来。

    此时居住在这里的一干人都并没有散去,而是都聚集在一起,既紧张又害怕的在入口处探头探脑着,毫无疑问杜瑜琦的骤然冲出让他们吓了一条,不过杜瑜琦呕吐时候的狼狈模样则是令他们觉得有些滑稽。

    这时候,人群外围忽然出现了一阵骚动,紧接着便有几个人强行的涌了进来,为的是一个头上包着头巾的大汉,这家伙左手提着一根血迹斑斑的大棒,直接就走向了杜瑜琦:

    “嘿!你这个蠢货,离这个地方远一点,我们好不容易才让凶灵平复下来,你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让这些可怕的家伙重新复苏!!哦天哪,你们听,凶灵复苏了!你们这些蠢货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赶快帮我抓住这个外面来的混蛋,只有用他进行血祭才能够平息凶灵的愤怒,否则的话,晚上就等着被吸干血吧!”

    这大汉的话立即就令一干人鼓噪了起来,然后大部分围观者的眼里面都露出了凶光,对准了杜瑜琦围了上去,只是这时候,已经是吐得差不多了的杜瑜琦忽然抬起头来,脸色看起来似乎有些苍白,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冷笑,猛然沉肩冲出!

    顿时,人群当中传来了惊叫和痛喊的声音,挡在了杜瑜琦面前的三四个人同时被撞飞了开去,倒在了地下雪雪呼痛,而紧接着杜瑜琦就来到了那名包着头巾的大汉面前,掐着他的脖子将其抓了起来,然后冷笑道:

    “呵呵,血祭?一个很不错的主意,我这个人做事情一向都很公道,你打算对我做什么,那么我就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这时候,大汉旁边的几个人立即也是心急火燎的扑了上来,然而杜瑜琦接下来抓住了手中大汉的左腿,直接就将他当成武器然后对准了这些一哄而上的人猛砸了过去,顿时有是一连串的惨叫声了出来,当然,以被抓住的这大汉嘴巴里面出来的最大。

    “哦,该死,坎特,小心你手里面的棍子!”

    “我不是故意的琼斯,我的脑袋也在流血啊”

    “麻烦你看准了这个王八蛋再砸石块啊!啊!!他拿我做盾牌,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我快要瞎掉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