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尸语者

    面对这些愚昧的普通人,杜瑜琦并不想大开杀戒,毕竟这帮人也只是被人鼓动而已,其实过得相当苦楚的。

    当出来领头闹事的几个混蛋被打翻在地之后,这些一团散沙的民众就被连成片的惨叫声惊退了,看他们色厉内荏的模样,只要杜瑜琦猛然突上去一个冲锋,这帮家伙就会像受惊的野兔那样一哄而散的。

    这时候杜瑜琦环顾四周,大声道:

    “现在,我要下去将那个怪物给抓出来了,必须感谢这位先生------说到这里的时候,杜瑜琦拿脚尖点了点被自己拖死狗一样拽着的大汉-----他很及时的为我送来了引诱那头该死的怪物的诱饵,你们知道的,下面的那头怪物对鲜血有着非常固执的偏执。”

    说完了以后,杜瑜琦就拽着那个疯狂惨叫着的大汉重新走下了楼梯,进入到了黑暗当中,当然,这一次杜瑜琦还顺便带上了防毒面具。

    进入到黑暗地下的感觉并不好,实际上只是寥寥的十几米的距离,竟是给人以换了一个世界的错觉,杜瑜琦来到了之前交战的地方,蹲下来开始查看之前的战绩,在防毒面具的帮助下,他得以在没有干扰的前提下获得了不少宝贵的信息

    “呃,这怪物的动作非常灵活啊,我先前出手的时候已经是用了八成力,还是在那样突兀的情况下,可是从喷出的体液上来看,这怪物也只是受到了轻伤而已。”

    “这块黑褐色的东西就是它的皮肤吗?我看看,质地像是在阳光下暴晒了三天的尸体皮肤,外形看起来仿佛是蟾蜍的外皮,呃至于味道就不说了,恶心得不要太厉害啊。”

    “地面出现了被腐蚀的痕迹,说明倘若有可能的话,那就最好不要直接接触这怪物体液,否则的话皮肤一定不会太好受,呃,体液有腐蚀性这一点,也表明这怪物应该变异得非常厉害。”

    在获得了这些宝贵的信息以后,杜瑜琦看向了旁边的那个被自己带下来的大汉,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呃,兄弟,接下来就是你登场表演的时候了哦,希望你能成功的扮演鱼饵的角色将那只王八蛋给钓出来。”

    “混蛋!混蛋!!”这名大汉疯狂的破口大骂:“你这个蠢驴,我会疯狂的和你妈妈xxxx,你永远都会被我诅咒!”

    面对这些咒骂,杜瑜琦直接选择了无视,接下来就将这大汉五花大绑了起来,在他的脚腕上面割开了一道口子,然后当鲜血汩汩流淌出来的时候,便关掉了头灯安静的朝着旁边退开了几步,来到了五六米外的角落当中。

    前面就提到过,这里有着非同寻常的可怕深邃黑暗,用伸手不见五指还算是好的了,当杜瑜琦关掉头灯悄然离开了之后,他完全就像是消失在了黑暗当中似的,那大汉虽然还在破口大骂,但是很显然就迅的中气不足了,甚至还流露出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虚弱,大概因为疼痛,大概是因为这可怕的黑暗!!

    然后,鲜红而温热的血液开始挥它的作用,散出来的铁锈气息在某些怪物的感官当中,毫无疑问就是最甜美的诱惑,所以黑暗当中开始悄然出现了一些诡异的“沙沙”声。

    那名大汉一下子就闭嘴了,这当然是因为他也同样听到了黑暗当中那诡异的声音,然后就故作强硬的道:

    “混蛋,你这是想要吓唬我吗?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杜瑜琦当然不会回答他的话,而是默默的站在了墙角处,他的站位乃是经过了精心选择的,身后乃是坚硬冰冷的石壁,那么就只需要专注于对付来自面前的威胁就可以了。

    黑暗当中传来的沙沙声越的响了起来,那名大汉的破口大骂也是停止了,用颤抖的语声道:

    “好吧,好吧,你赢了,让这一切结束吧?我向你道歉,我真诚的向你道歉!大爷我错了,求求你赶快放开我,或者是带我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啊,啊!!这是什么东西,天哪,这是蛇吗,什么味道这么臭!”

    在这大汉的惨叫声当中,杜瑜琦的右手悄然放到了头灯上方,然后用力按下了开关,顿时就见到雪亮的灯光下,那名大汉的身边蹲着一只可怕的怪物。

    这怪物的表皮是紫黑色的,脑袋看起来仿佛是蚂蚁和蝗虫的结合体,下半身完全就像是蜗牛那样贴地爬行,更是有一种蜡烛油溶解的感觉,质感仿佛果冻似的半固态似的,倘若仔细看去的话,它靠近地面的地方则是有着大量的触须或者说是触手一样的东西,这或许就是它的移动度十分惊人的原因,也是那令人觉得瘆人的沙沙声的来源。

    更令人觉得窒息的是,这家伙的身上居然有几个半腐烂的头颅,在它粘稠腐烂的身躯当中载浮载沉着,仔细看去,这些半腐烂的头颅居然还是活着的,其表情保持着痛苦扭曲,而口部则是在不停的张合着,双眼也是在不停的眨动,可惜不出半点声音,既像是在哀号,又像是在诅咒。

    那名大汉受伤流血的地方,就被这溶解怪搭上了一根黑色的粘稠触手,鲜血被涓滴不剩的一点点的吮吸了进去,甚至之前流淌到地上的血液都剩不下一滴。

    这大汉见到了眼前的可怕场面,立即就出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然后疯狂挣扎,完全不顾自己的手脚都被勒出来了斑斑血痕,狂叫道:

    “尸语者,这是尸语者啊!!快放开我,求求你,求求你,你这狗娘养的,赶快把我从它的身边带走,呃”

    看起来这怪物也是很不喜欢它的喊叫,猛然就有一根粘稠液体的触手骤的从这大汉的嘴巴处直接刺入,让这大汉直接闭嘴,同时杜瑜琦就见到,这怪物的体内忽然伸出了几根扭曲的黑色脉管,刺入到了旁边的那几个半腐烂头颅上,这些半腐烂头颅立即就抽搐了一下,然后表情显得呆板而凝滞了起来,接着徐徐的冒出了体外,紧接着,一个优美动听清脆的女声就响了起来:

    “来吧,和我合二为一吧!神圣的事业还未完成,一切都需要牺牲和奉献”

    同时,旁边还响起来了壮丽的圣歌声,还有磅礴大气的管弦乐声,而这些声音,则是由几个头颅联手炮制出来的!

    倘若没有头灯照耀的话,听到这个女声还有自带的bgm之后,脑子里面浮现出来的一定是个清丽脱俗,充满了奉献精神的神圣修女,柔弱无依,我见犹怜,令人心中的保护欲都是熊熊升腾起来。

    可是在头灯的照耀下,两相对比的可怕反差真的是会令人颤栗疯狂,几乎要置身于最可怕的噩梦当中,难以脱出!

    而被当成诱饵的那大汉的表情则也是变了,他本来是满脸扭曲恐惧,可是被那紫黑色的触手刺入嘴巴里面以后,表情却是变得坚毅果断了起来,仿佛是随时都在准备为了挚爱的人而牺牲。

    杜瑜琦更是留意到,这家伙的双眼瞳孔更是缩小到若针尖大小,这显然乃是中毒或者被催眠的征兆。

    本来这个“鱼饵”乃是随时可能被放弃的,杜瑜琦也没打算要救他,不过这大汉之前见到了这怪物之后,居然在恐慌当中直接喊出来“尸语者”这三个字,这就足以说明他其实是了解一些这些东西的,那么杜瑜琦就有必要要留下这家伙的一条小命了。

    剑光闪耀当中,杜瑜琦已经是连续出剑,刺出的位置不是别的地方,正是那好几个**控的半腐烂头颅,不过这些头颅看起来也是被重点保护了起来,杜瑜琦只觉得自己的剑尖刚刚触碰到了一个半腐烂头颅的肌肤表面,立即就出了一声怪叫,以惊人的度一下子就缩回到了体内,杜瑜琦根本还没来得及使上力道就被其逃走了,只能在头颅表面留下来了一条血痕。

    不过逃得过杜瑜琦的第一斩,却逃不过接下来杜瑜琦随之划出的一斩,成功出来的第二下地裂波动剑!狂猛的气浪直扑而出,席卷汹涌而来,同时因为武器上已经是被植入了库兰的焰影剑的种子的缘故,额外拥有了火属性,所以气浪当中还有分外炽热的感觉,

    这“尸语者”顿时就被气浪卷起,然后重重的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出了一连串愤怒诡异的怪叫,甚至杜瑜琦听了以后都觉得头昏眼花,眼前出现了重影,显然其声波当中都蕴藏了一定的攻击力。

    不过,杜瑜琦乃是有备而来,又怎么可能让这家伙轻易逃走,此时他既然营造出来了这么一个绝好的时机,那么当然就要将之牢牢的抓在手里。

    强忍头痛带来的晕眩感觉,杜瑜琦再次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猛然滑步上前一记三连斩就了出去,在刷刷刷的滑步声当中,杜瑜琦的身体仿佛溶入到了剑光当中,然后对准了敌人快逼近,三连斩的最后一剑已经是劈入到了尸语者的背部,然后冒出了大量的青色烟雾,味道十分难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