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解开真相

    这大汉已经心急火燎几乎快要哭出声来了,颤声道:

    “是啊是啊!你赶快救救我,天哪,我的手指头都只剩余下来一小半了!你救了我以后,我爬着也会带你去啊!”

    杜瑜琦呵呵一笑,把解毒剂给他服了下去,结果隔了一会儿这家伙就发出来了凄厉的惨叫声。

    原来随着解毒剂的作用,之前被麻痹的神经开始渐渐恢复,而这家伙的身体都被可怕的毒素溶解了不少,那种剧烈的疼痛当然不是正常人能忍受得了的,这时候杜瑜琦才招手叫人过来,让他们打来清水不停的往这家伙身上泼洒,直到身上的黑水被冲洗得差不多了以后,这才能罢休,也是多亏这大汉的身体素质相当不错,否则的话根本就挺不过来。

    不过那尸语者注入的毒素也是令这家伙的手指,脚趾什么的都溶解了大半,同时连身上的皮肤也是呈现了溶解的蜡油状,倘若在地球上的话,这样的伤势毫无疑问就只能送进火葬场里面去了,不过倘若这个家伙有钱可以请人帮忙用神术治疗,或者说弄点治疗药剂来喝一喝,那么保住小命还是没问题的。

    此时杜瑜琦回头去看时,发觉那尸语者的大半截尸体处已经围满了人,不少人都跪在那里大哭,还有人在疯狂诅咒痛骂着,拿石头砸着,显然都是受害者,杜瑜琦走过去以后一干人都不再敌视他,而是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了过来。

    杜瑜琦让这些人将尸语者的大半截尸体烧掉了以后,便让人带他去大汉所说的有温泉的石楼之下,这时候肯帮他忙的人就很多了,去了那里以后,一干人七手八脚的将乱石搬开,通道整理出来,杜瑜琦便发觉果然就像那大汉说的那样,一条塌陷的通道墙壁上面刻着图案,通道里面有不少的白骨。

    来到了这里以后,杜瑜琦的见识何止是那个大汉的十倍?因此仔细调查研究以后自然就获得了更多的信息,首先他找出来了这些人的死因:这些尸骨绝大部分都是躺卧在那里的,姿势正常,并且骨骼完好,没有什么破损,那就说明生前应该是处于相对安全的状态,再结合周围的环境,就很容易得出是缺乏食物和水源致死。

    其次,这群人看起来应该是从下方开凿出来了一条通道逃出来的,其实距离这岩楼的下面已经不远了,可惜倒在了最后的几米路途上,否则的话,也不会遇到一次地震就将他们开凿的通道震开了。

    杜瑜琦顺着他们开凿的通道朝下探索了一下,想要了解他们当初是从什么地方逃出来的,却发觉大概只走出不到二十米这通道就发生了多处坍塌,浸水,勉强再走出十来米以后坍塌就彻底的阻断了去路,只能遗憾返回。

    刻在墙壁上面的图案确实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寥寥几笔就十分传神,除了杜瑜琦见到过的尸语者之外,还有一种类似于被剥掉壳蟑螂一样的怪物,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触须,名字貌似叫做串串怪,这种怪物也是擅长偷袭,属于必须要留意的对象。

    最后刻在墙壁上的还有一种怪物,仿佛浑身上下都是刀刃,大概是因为绘画的人当时已经饿得没力气了,所以比较模糊,不过根据墙壁上的图案所绘制的那样,这种怪物出现之前,会先被一个血茧所包裹,因此有着不少的预警时间。

    接下来杜瑜琦搜集了一下这些死者身上的遗物-------当然这时候能留下来的都是不值钱的破烂-------准备以此来确定一下他们的身份,然后就折返了回去。

    这时候杜瑜琦也是抓紧时间不再迟疑,重新又进入到了第一栋岩楼里面继续进行探索,值得一提的是,也不是没有大胆的人想要跟随着杜瑜琦进去的,但是下层当中的可怕迷雾依然存在,想要跟随的人也没有杜瑜琦的高科技装备,一进入黑暗当中便彻底失去了方向感,最后惊恐大叫着掏出来。

    这一次他的探索就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了,那半截尸语者也不知道逃到了什么地方去,杜瑜琦终于找到了那个象征“七号”的标记,然后走入到了这件耗费了太多精力才寻觅到的石室!

    可以见到,这里应该是排水系统不错,外加地势的原因,所以室内相当干燥,甚至还有蜘蛛,蝎子等等活动的痕迹,与其余的那些房间比起来是相当完好的了,当然,请注意前提是与其余的那些房间相比,实际上依然到处都是灰尘,风蚀感觉很重,想必在过去的几百年里面,这一处室内也有不知道多少人曾经逗留过,而杜瑜琦唯一比这些人获得的优势就是知道萝卜很甜的口令

    再三寻觅以后,杜瑜琦非常郁闷的叹了一口气,无视地上的肮脏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斜靠在了旁边的墙上以后,郁闷的吐出了一口气,手指插入到了头发里面:

    “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老东西又记错了。”

    杜瑜琦不无郁闷的想。

    当然,他此时已经是选择性的遗忘了见到风林的时候,是怎么样凑上去一口一个老师老师叫得亲热无比的倘若风林老爷子在这里听到杜瑜琦肆无忌惮的大叫老东西,肯定会微笑着让他领略一下念气波砸在脸上的感觉。

    “恩?不对!?”

    跌坐到了地上以后,杜瑜琦忽然回忆起来了一件事,那还是在夏特利冒险的时候,他有幸领略了一下当时贵族藏匿物品的方式,无论是西岚的卷轴,还是拉特尼斯家族可以随身携带的密库,便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完全是有一种叹为观止的感觉。

    倘若从这个思路上来说的话,那么就不能用常规的眼光和角度来看待此时的这个问题了,将东西隐藏在这个房间里面的话,始终都会有低概率的风险被人看破,而萝卜很甜这四个字的口令也不是什么很罕见的词汇组合,比如几个流浪汉来到了这里,偷摘了一堆萝卜,一个人随口称赞了一句:萝卜很甜,这种几率很小,但绝对不能忽视没有。

    因此,当时设置口令的人,一定会杜绝掉这种可能,要确保一定是真正知道这口令的人才能获得这里面的秘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有很大的可能,这口令应该是写出来的!

    所以,杜瑜琦立即就拔出来了太刀,在地上进行刻划,将萝卜很甜这四个字在地面上写了下来,不过这四个字写下来以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反应,杜瑜琦叹了一口气道:

    “好吧,我承认,在漫长的时间当中,有人路过这里无意当中在石屋的地面上刻下萝卜很甜这四个字的概率虽然接近于零,但是还是有的,既然布置这个秘密的人如此小心谨慎,那么接下来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在天花板上刻下萝卜很甜这四个字了!这样秘密被撞破的概率就真正为零!”

    紧接着,杜瑜琦就从旁边找了些乱石之类的东西来垫脚,最后从次元戒里面拿了一件可乐出来放在了旁边的碎石上,他站上去以后手中握持的武器就够得着天花板了。

    这时候,黑暗当中又传来了一连串的沙沙声,不过杜瑜琦听得出来正是那头尸语者发出来的响动,恐惧来源于未知,可是杜瑜琦此时已经知道黑暗背后潜伏着什么东西,那么当然就让他丝毫都没有任何顾虑,杜瑜琦只是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黑暗当中的声响就立即仓皇退去。

    “算你运气好。”杜瑜琦在心中这样想着。然后就举剑想要在石室的顶部刻字,不过剑锋在上方滑动以后他立即就觉得不大对劲,因为立即就有大量的泥灰从上面洒落了下来,看似坚硬的天花板居然格外的松软,杜瑜琦本来想要写出萝卜的“萝”起笔一横,然而一用力就在上面刺了个坑出来,非但如此,他的的眼睛里面一时不察都进了沙子,只能眯缝着眼从可乐箱上跳下来。

    “呃,这算是最后一道防范措施吗?就算是有人想要在石室的顶上刻字也会被这些尘土打消念头,除非是有备而来的?”杜瑜琦恨恨的在心中道。

    然后他便走了出去,在外面的树木上斩下来了几根尖长的枝条,然后重新回到了石室当中拿这些枝条在上面用力扫动,于是有大量的灰尘和泥沙之类的东西从上面掉下来,砸在了杜瑜琦预先穿上的雨披上沙沙作响,饶是如此,杜瑜琦却已经开始非常怀念住处的那个棕红色的酸枣木大浴桶了,他觉得自己头发里面至少都被塞了一两斤沙子进去.....

    当石室的顶部至少都被扫掉了两三寸厚之后,杜瑜琦发觉这上面忽然变得光洁了起来,洞顶的质地明显呈现出来了非同一般的色泽和光感,一定要拿什么来作为比较的话,那就仿佛是一颗蛋有一部分的蛋壳被剥掉了似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