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拯救

    钢熊骑士团这一次吃亏,便是因为他们察觉到了零组织的异动,于是报复心切的他们并没有调查清楚,便在仓促之下调集了一些人手起了攻击,然而残酷的现实则是他们一头撞到了铁板上!敌人立即就动了反击,这种反击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以至于几乎达到进袭的人伤亡惨重的地步,倘若不是已经与零组织对战过的西亚少校觉不对,提前提出来了预警,那么等待着他们的唯一下场就是全军覆没!

    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杜瑜琦的心顿时就沉了下来,零(zero)组织的增兵毫无疑问在他的猜测当中,然而增加的力量来得如此迅捷,却是令杜瑜琦始料未及的。

    因为钢熊骑士团自身也是有内耗,敌人也并不只是零(zero)组织一方而已,一旦对方源源不断的后续力量注入到了坎特温当中,根本不需要拥有彻底压倒钢熊骑士团的实力,只要达到某种临界点,那么钢熊骑士团就会轰然倒塌!

    到时候,对于杜瑜琦他们来说,就只有八个字来形容: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带着这样的沉重心情,杜瑜琦来到了钢熊骑士团的总部当中,当然这时候在他的要求下,已经戴上了一个大口罩经过了一定的外表改扮,他刚刚跳下马车,杜瑜琦就听到了不少强自压抑住的哭声,顿时就快步走了进去,立即就觉总部的大厅里面竟然都到处是鲜血和伤员,鼻子里面闻到的也是刺鼻的血腥气,耳朵里面听到的声音可以说是更加嘈杂了

    “天哪,快救救我,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看在圣光的份上,请帮我止血!”

    “我身上还有可怕的诅咒和毒素残留着,请您不要走开”

    “很遗憾,先生,您的伤势并不致命,所以我得将宝贵的精神力消耗在缓慢愈合上而不是净化,你现在能够活下来已经够幸运了。最后,如果可能的话,请闭嘴并且感谢圣光,因为至少你还能叫出声来。”

    “我的腿,我的腿!!!我难道下半辈子就要做个瘸子了吗?”

    “对于你的腿我表示很遗憾,因为快治疗和治疗药剂没有办法将一堆混合着骨头渣子,腿毛和血泥的东西复原成一条可以支撑起你两百磅体重的腿,倘若不切掉它的话,我肯定你会死掉的,而当时你处于昏迷状态,所以在你的腿和生命之间,我帮你做了选择,倘若我做出了错误的决定,那么请在明天的这个时候来找我,因为我现在还有很多伤者等待着去治疗。”

    “”

    看着眼前这简直若血肉屠场的景象,杜瑜琦再一次直观的认识到了之前那个士兵口中的“损失略微多了一些”是什么意思!面对这一片纷乱的景象,杜瑜琦一时间都觉得有些无从入手的感觉,因为他入目之处,全部都是需要动大手术的伤员,而要动大手术的话,杜瑜琦至少得有个地方站着,有个地方输血,还得有个人帮忙递止血钳和擦汗之类的吧?

    不过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被人撞了一下,然后就听到了“当啷”的一声脆响,紧接着一股有些甜美的气息就升腾了起来,杜瑜琦诧异的一转身,就见到了一个托着托盘的中年人,鹰钩鼻子,瞳孔淡黄色,神色有些慌乱的看了过来,而就在地上有着两滩微红色的液体和一些玻璃碎片。

    很显然,这个中年人之前端着托盘从旁边走过,托盘上是两瓶治疗药剂,估计是他走神了,然后撞到了杜瑜琦的背后,摔碎了治疗药剂。

    杜瑜琦还没说话,忽然就见到了这中年人忽然眼神一狠,猛的对着杜瑜琦大声质问道:

    “你为什么要撞我?”

    杜瑜琦愕然道:

    “我为什么要撞你?”

    这中年人理直气壮的道:

    “是啊,要是你不莫名其妙的退一步,这两瓶治疗药剂怎么会被你撞翻?”

    杜瑜琦还没有说话,旁边已经传来了一个焦虑的声音道:

    “尤文,你去拿的药呢?为什么还不送过来!?”

    这尤文立即委屈无比的道:

    “主人,我是拿过来了的,但是被这个人给撞了一下,摔碎了!”

    “什么?”顿时就传来了一声怒吼,紧接着一个满脸怒容的老人就大步走了过来,这老人长着一张狮子也似的面容,看起来就不怒而威,身上一袭鲜红色的法袍上面还点缀有点点光的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你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治疗药剂,而是好几条人命吗?!!现在库存的治疗药剂都已经用光了!”

    此时这一声吼,周围的所有人立即就愤怒而心痛无比的看了过来,杜瑜琦立成焦点。

    在这个时候,杜瑜琦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去争辩什么,说不是自己弄碎的,而是深深的看了那名仆人尤文一眼,从次元戒当中很干脆的取出了三瓶治疗药剂道:

    “好,我赔,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救人要紧。”

    很显然,杜瑜琦说出来了“救人要紧”这四个字以后,自然是深入了所有人的心,加上他的态度也是十分诚恳------打碎两瓶赔三瓶,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所以连最愤怒的那个老人也是微微一愣以后,直接取了治疗药剂去救人了。

    这时候杜瑜琦摆平了这件事以后,便去寻找旁边的守卫,要求他现在去给自己找一处安静的屋子,一个胆大心细能帮忙的人手,还要几个可以用来挂着输血的架子,这守卫听了以后有些为难,但还是点点头答应勉强去做,只是他一转身离开,杜瑜琦立即就见到了那名仆人尤文很干脆的就跟了上去,远远的还听到了诸如“骗子”“毫无意义”“胡说八道”等等字眼。

    果然,没过多久那守卫就很干脆的返回了,两手空空,板着脸道:

    “现在到处都忙着救人,实在满足不了你的奇怪需求。”

    杜瑜琦愕然道:

    “我的奇怪需求?我也是要救人的啊!”

    这守卫冷冷的道:

    “我经历过阿登高地血战,也曾经与铁鳞海贼团血战过,见过的死人比你见过的活人还要多,所以假如你要救人的话,需要的应该是圣光,施法材料,而不是你说的这些奇怪的要求!”

    面对这守卫的强势装逼,杜瑜琦叹了一口气,还很是有些不甘心想要做最后的努力:

    “我虽然治疗的方法和别人不大一样,但是效果也是同样的好啊!”

    那守卫摇了摇头,直接就冷漠的走了开去。

    杜瑜琦无奈的耸耸肩,然后叹息了一声,走向了旁边的一个伤员,刚刚想要伸手去揭开伤口处的单子,旁边守着的一个蒙着一只眼罩,身穿黑衣的瘦高男子却早有警惕,已经是一把推了过来,怒吼道:

    “你干啥!?”

    杜瑜琦皱眉道:

    “这个人还在一直流血,估计很快就要进入危险期,我是被请来治伤的。”

    这黑衣男子顿时咆哮了起来:

    “滚开,你当我没听到之前尤文助教和你的对话吗?你这个骗子!你的圣光呢?你的施法材料呢?快拿开你的脏手然后滚蛋!”

    面对这家伙的质问,杜瑜琦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仰天长叹了一声。他环顾四周,竟觉那仆人尤文已经仿佛像是散瘟疫的苍蝇一样到处传播谣言,周围的伤者和伤者的家属见到了他以后,居然都像是见到了瘟神一样,要么就很干脆的避开他的目光,要么就直接用质疑的目光看了过来。

    此时的杜瑜琦看着满地鲜血,伤员狼藉,自己明明可以挽救一些人的生命,却是被小人所困,有力使不出来,可以说心中又是愤怒,又是悲哀,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胸中块垒郁结,推开了旁边的一扇门就走了出去。

    而当杜瑜琦推开门走去出以后,顿时觉这里乃是一片宽敞的庭院,应该本来种植着大量的花卉,但是这些花卉已经被踩得七零八落了,而庭院上面则是摆满了担架,这些担架周围都有人在声嘶力竭哭叫着,多数都是女人和孩子,担架上面都蒙着一层白布,担架下方也是流淌出大量的鲜血来,将泥土都浸润了,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了悲痛当中,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杜瑜琦的来到。

    见到了这一幕,杜瑜琦忽的心中一动:很显然,此时担架上面的这些人应该都是被判定阵亡然后被抬出来的了,他已经仔细的了解过阿拉德大6的医疗体系,知道这里也是以心跳呼吸来作为死亡的标准判断------不过,恰好地球医学在这方面却能填补一定的盲区,那就是在呼吸心跳停止以后的十到十五分钟内,还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抢救手段!

    借助这方面的知识储备,杜瑜琦觉得自己是可以尝试赌一赌的,因为这些伤员的体质本来就强出地球人类的好几倍,一旦自己成功的话,那么给自己带来的声望就是非常惊人的了------掌握着让死者复生秘术的至高者!!在风雨飘摇的当下,能够拥有这样的声望无疑就相当于是强力无比的护身符啊!当然更重要的是,可以狠狠抽打一下刚才那个可恶的尤文的脸,挽回自己的名声。

    此时就这么灰溜溜的走掉,那绝对不是杜瑜琦的性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