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利息

    面对之前的窘境,杜瑜琦觉得此时应该是找到了突破口,他大致的观察了一下,果断的就近找了一处担架走了过去------可以见到围在担架周围的是两个女人,还有三个小孩,眼睛都哭得红肿似桃子一样,旁边还有几个神情沮丧的士兵,眼圈也是红红的。

    杜瑜琦选择这处担架也是有自己的原因的,因为他下马车的时候才见到这处担架被抬出来,也就是说这伤员被里面的教士判定死亡的时间最短,其次这家伙的脸虽然被白布蒙上了,但衣袖的款式还依稀可以辨认出乃是一个上尉-------钢熊骑士团里面的职位和实力也是密切挂钩的,上尉乃是连级编制,未必是一个连(12o人)里面实力最强的,但也一定是在前十的位置,否则难以服众。毫无疑问,更强的实力就意味着更优秀的身体素质,抢救活下来的几率就更大。

    杜瑜琦走过去了以后,就很干脆的道:

    “你们这里谁能做主。”

    一个女人抬起头,怯生生的看着他,旁边的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大汉立即瞪着眼睛道:

    “你想干嘛?”

    杜瑜琦淡淡的道:

    “我是来自异界的杜教士,被西亚少校请过来为你们的人治伤,虽然这位先生貌似已经被里面的祭祀给放弃了,但我所受到的教育和医术都告诉我,似乎他还有生还的机会。”

    听到了杜瑜琦这么说,为的那名女人顿时就仿佛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哭叫了出来:

    “求求你救救他,教士大人,求求你救救她!”

    然后就跪下来不停的磕头。

    杜瑜琦并不说话,而是蹲下去将手伸进白布,蹲下去摸了摸这个上尉的颈动脉,隔了几秒以后心中顿时一喜,因为指尖上居然传来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搏动,这足以说明他虽然心跳微弱,但还没有彻底的处于停跳状态。这毫无疑问是个好消息,倘若之前杜瑜琦的把握只有三成的话,那么现在可以说就至少增加到了七成以上。

    但他还是站起来,然后板着脸皱着眉头道:

    “我必须先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位先生已经是被里面的教士和圣骑士们判定成死人了,这足以说明他受到的伤势非常非常非常的严重,我肯接手救他的原因,也只是因为当年老师的教诲是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可能被救活的人------所以你们要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倘若能被我救活,那是我的医术够好他的运气不错,他倘若死掉那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否则的话,我是不会出手帮忙的。”

    “是的,教士大人,你肯出手救他我就非常感谢了!”这上尉的老婆立即抹着眼泪抱着孩子行礼了起来。“就算救不活我们也认命并且非常感谢您!”

    杜瑜琦点点头,便直接半跪在了这名伤员的身边,很麻利的从次元戒里面取出来一系列的地球上带来的药物,然后给他注射强心针和止血药剂,同时开始给这个家伙挂上输液器进行输血,这些事情杜瑜琦已经是做得熟极而流,此时杜瑜琦已经有七八成把握可以救活他。

    此时杜瑜琦此时肚子里面更是窝了满肚子的火,抱持着的就是一炮打响的主意,务必要用残酷的现实好好的教这帮王八蛋认识到错处,所以干脆双管齐下,一方面将药物的用量加倍,一方面更是悄然将手按在了刚刚获得的瓦兰吉尔上,在心中默默的道:

    “激主动特效:鸣动!”

    “选择消耗能量物:无色小晶体5oo枚。”

    “”

    “鸣动已被激!请选择激类型。”

    “提示:一次性激三种特效,持续时间为4小时,佩戴者也可以选择单独激某一种特效,持续时间将长达12小时。”

    “选择激盎然特效:盎然特效将会变成范围效果,你身边一百米内的友军都将会同样受益(可指定),获得的任何治疗效果将会翻倍,伤势愈合恢复度将会翻倍!”

    伴随着盎然特效的激活,杜瑜琦顿时见到以自己身体周围为中心,方圆百米内出现了淡淡的绿色光环效果,只要是友军都会沐浴在这光环当中享受加成,这种效果只要杜瑜琦不有心显露出来的话,那么其余的人是没有办法察觉的,同时,杜瑜琦也觉随着自己的心念闪动之间,也是可以悄然剔除掉光环内的受益的对象。

    很显然,杜瑜琦自然只会将盎然特效加持在被自己诊治的人员身上,至于其余的伤员就算是享受到了这个效果,可是治疗他们的功劳只会算在其余的人身上,杜瑜琦当然没有那么好心,直接就将其余的人通通剔除掉。

    药物用量加倍外加盎然特效这两大组合拳一打出来,杜瑜琦治好面前这伤员的把握立即就达到了九成以上!

    接下来便按部就班的进行救治,果然,在他接手以后不到十分钟,这名少尉居然出了微弱的呻吟声,虽然意识都还没有恢复,可是这种非常明显的变化已经是让家属喜极而泣了,毕竟先前被抬出来的时候连气都出不了了,因此更是吸引了大量的人前来围观。

    杜瑜琦这时候见到了治疗显效,立即就让人搬一张桌子过来,他的话立即就被一干人奉若神明的执行了起来,十几秒以后好几张大大小小的桌子就立即被放在了面前,然后杜瑜琦就知道,接下来则是炫技的时刻-------开膛剖肚固然是一件在旁人看起来非常血腥的残忍的事情,但是倘若这件事是被应用在拯救而不是杀戮上时,就足够让人觉得神秘,可怕,继而敬畏!

    杜瑜琦将少尉搬到了桌子上面,然后熟悉的消毒,紧接着就一刀对准了他明显诡异凸起的肚子划了下去!

    旁边的大量人群都同时传来了一阵惊呼,随着杜瑜琦将刀子一拖,拉出来了一条长长的伤口,被滞留在肚子里面的鲜血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地方,狂喷而出。

    杜瑜琦面不改色的将手深入鲜血和内脏当中,然后给破裂掉的腹动脉进行快有效的缝合,紧接着开始清理创口,包扎他的动作奇快,甚至令人有一种带起残影的感觉,可是这些看似残酷的动作却明显起到了积极的效果,这少尉不时出的痛哼声却说明生命正在被渐渐的挽回

    周围的每个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杜瑜琦,直到他将剖开的肚皮缝合上,然后给上尉灌了小半口稀释过的治疗药剂------后者很快的就清醒了过来,虚弱的抓住了自己含泪的妻子的手

    ***

    接下来,顺理成章的,等待着杜瑜琦进行救治的人就排起了长龙,

    当外面已经被认定死亡的八个人当中有三个人被杜瑜琦救活以后,一场早就在酝酿当中的殴斗就生了,至于殴斗生的原因则很简单,那便是------插队。

    这种在平时就会令人唾弃的行为当然会遭到疯狂的抵制,排队的人已经多达十来个,这些既得利益被侵犯的人当然联合了起来收拾这个不守规矩的家伙,说起来也巧得很,想要不顾一切插队的,正是之前那个推搡过杜瑜琦的眼罩男,他此时已经是被一群愤怒的人打得鼻血长流嘴唇破裂,可是他浑然不觉,对准了杜瑜琦伸出手来凄惨的大叫了起来:

    “大人,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救救我的兄弟,里面的那些王八蛋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觉得没救了要放弃他!!可是他明明还活着啊!”

    杜瑜琦面无表情的道:

    “我站在这里,就是给人治伤的,所以我不会拒绝救任何人,但是我要对得起在这里排队的人的信任,所以如果你要我救人的话,那么请去排队吧。”

    这眼罩男从喉咙深处出了一连串绝望的咆哮:

    “可是可是你刚才已经说了他的伤势不能再拖了啊!”

    杜瑜琦淡淡的道:

    “是啊,然而你当时的答复是让我快点滚蛋。”

    这眼罩男痛苦的撕扯着自己的头,然后红着眼睛一下子就重新冲进了旁边的抢救大厅当中,顿时引了大片的混乱,杜瑜琦眼角的余光已经见到了那个尤文被眼罩男一把抓住,然后一拳打飞了出去。这家伙大声惨叫着的同时,已经有五六颗牙齿混着大量的鲜血从嘴巴里面掉了出来。

    当然,眼罩男在第一时间内就被制服了,不过他依然红着眼大声怒骂踢打着,虽然脖子上面被勒出来了好几条血痕,看起来至少四五个人都制不住他。当然嘴巴里面也是在滔滔不绝的大骂着,说一定要这个满口喷粪的家伙给自己的弟弟偿命。

    看到了这里以后杜瑜琦的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然后将精力重新放到了面前的治疗当中:

    “很好,利息已经查收,助教尤文先生,希望你好好保重身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