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上门

    杜瑜琦本来在这边出手救治被认为是“死掉”的人就是一件大出风头的事情,而在两个小时以后,当最后一瓶治疗药剂都已经是被用掉了,唯一在忙碌着的他已经成为了剩余下来的这些人的救星了,这件事情当然也是惹来了大量的关注,这其中就包括了钢熊骑士团的高层,还有那些已经无所事事的教士,圣职者,当然后者肯定有些愤愤不平的感觉。

    在他们的眼中,杜瑜琦所作的清创,缝合等事情其实也是平淡无奇,阿拉德大陆上同样也是类似的手法,不过他们也要承认,杜瑜琦使用的一些药物,还有输血,手术的手段也是有独到之处的,至少可以说是基本摆脱了治疗药剂和神术的制约。

    不过,钢熊骑士团这些并不缺乏高端治疗手段的强者在观察了一会儿之后,也发觉杜瑜琦的医术貌似神奇,但实际上只要舍得投入资源来砸,那么他能做到的事情,阿拉德大陆上面的治疗手段同样也能做到,而阿拉德大陆上的高端治疗手段能做到的事情,比如断肢重生,又比如说让真正死去了的人复生,杜瑜琦却做不到,因此也都失望的摇了摇头,同时,杜瑜琦的治疗手段有着很长的恢复期,并不能让受伤的战士在短时间内恢复战力。

    当然,虽然有着这种种弊端,但是若说杜瑜琦就毫无存在价值了,那也并不尽然。因为阿拉德的高端治疗资源乃是极其有限的,偌大的钢熊骑士团,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能享受得起而已,杜瑜琦的治疗手段成本非常低,对昂贵的治疗药剂,神术的消耗仅仅是普通治疗手段的十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

    同时,他治疗起来并没有什么魔法力,法术位的限制,只要体力支持就可以一直救人,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的治疗手段并没有什么隐患,既不会消耗生命力,也不会有炼金药剂的毒素残留,这些种种优点加起来,依然是不可替代,甚至对于这些高层来说,一旦受伤以后只要不着急,也是宁肯愿意找杜瑜琦用他的异界医术来进行治疗的。

    不过,有道是粥少僧多,杜瑜琦也不是万能的,尽管有着盎然特效的加持,毕竟他接手的这些伤者几乎都是被判定没救了的,所以杜瑜琦接手的九个人里面,最后有能力救活的也只有四个,但饶是如此,人人都认为这是奇迹,所以越发将杜瑜琦这边围得水泄不通。

    钢熊骑士团的人也是一改之前的冷漠,完全是对杜瑜琦有求必应,杜瑜琦连轴转了足足十几个小时以后,终究精力耗尽,斜靠在了旁边的凳子上就睡了过去,周围虽然围着数百号人,却也都是鸦雀无声,唯恐惊醒了他。

    不过杜瑜琦也是心里面挂着事情,深知行百里者半九十的道理,也不敢放心睡去,略睡了三四个小时以后,就重新起床来照顾自己动过手术的病人,同时进行严格消毒管理,连声音都说得嘶哑了起来。

    好在这时候紧急调拨的治疗药剂也送了过来,众多教士,圣职者的各种治疗法术位也是恢复了不少,这就大幅度的缓解了杜瑜琦的压力,那些危重伤员的情况得到了极大的缓解。不过那些不致命的伤员反而更愿意接受杜瑜琦的治疗了,因为他们已经了解到了杜瑜琦的这种治疗方法既不会透支生命力,也不会出现炼金药剂毒素累积的现象。

    所以,杜瑜琦这时候一下子就在钢熊骑士团这些人的眼里面变得十分重要了起来,理所当然的是,杜瑜琦变得重要了以后,之前的那些见不得台面的事情就被直接掀到了台面上来道理很简单啊,你既然想要人家给你尽心办事,那就总得让人念头通达了再说。一个人带着满肚皮气来做事情,倒霉的就是伤员啊!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让杜瑜琦有着一种始料未及的感觉他正在钢熊骑士团拨出来的屋子里面为一名伤员换药,却猛然觉得整间屋子都微微的抖了一下,并且这种颤抖是由内而外的,紧接着门外就传来了一连串纷杂,忙乱的声音,然后这间屋子的大门就很干脆的碎掉了!

    请注意,大门的碎裂是直接化成了灰烬,一下子就烟消云散,可见被施加在上面的力量何等恐怖!

    紧接着,一个看起来有着仿佛狮子一般威严的老人猛然就迈入了进来,他身穿一袭赤红色的教士袍,上面有着闪闪发光的金线,璀璨夺目,身边隐隐环绕着瑰丽的十字架幻象,不停隐现,看样子其余的圣职者对他也都是极其尊敬的,很显然,这是个圣堂当中不折不扣的大人物了。

    这老人目光如电,一抬眼就直刺向了杜瑜琦,喉咙当中传出了低沉的咆哮声:

    “小子,你过分了!”

    骤然面对这么一个若雷霆,若渊海一样的强者,杜瑜琦也是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震撼不过他此时的表面功夫也是做得极好的,依然保持着继续换药的姿势,手上不停,嘴里淡淡的道:

    “有什么事情等我为伤员换好药再说如果可以的话,请顺手把门关上,最后,作为一个有身份的人,是不是应该在闯入别人的住所之前自报一下身份呢?”

    杜瑜琦此时建立的疗养区已经是钢熊骑士团防范最为森严的区域之一,所以很快就有大量的人手赶来,而杜瑜琦则也是很快的得知了这个老者的身份,愣了一下就苦笑了起来,因为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和林有着很不错交情的救赎之鞭

    “大人这样气势汹汹的上门,是有什么急事吗?”

    救赎之鞭怒道:

    “你治伤归治伤,唆使别人来找尤文的麻烦做什么!圣光照耀在大地上,无私无偿,你在治伤方面很有一套,那是圣光赐予的天赋,不是你挟人做恶的道具!”

    杜瑜琦笑了笑道:

    “大人虽然是非常强大的战士,可是也不能乱说话哦,我自问来到这里以后,就一头扎在了救治伤员这件事上,尤文在什么地方,敢不敢叫他出来和我对质呢?”

    救赎之鞭震怒道:

    “他昨天就被人抓住打掉了几颗牙齿,今天更是被人偷袭,套在了麻袋里面狠踹,断掉了一条腿一只胳膊,现在更是昏迷不醒,这里更是药物和神术匮乏,没有办法短时间治好他,他怎么能和你对质?”

    杜瑜琦呵呵一笑道:

    “我看他不是伤重什么的,是根本就不敢出来和我对质吧?这家伙面似忠厚,其实背地里奸猾得很,明明昨天是他不小心在那节骨眼上打碎了两瓶治疗药剂,却一个劲儿的将这件事往我的身上推,不就欺负我是个外人吗?”

    “等到我打算开始给人治伤的时候,这家伙为了避免我治伤成功建立威信对他不利,干脆就像是苍蝇一样的到处散布我的谣言,说是我来糊弄人的,最后若不是我直接去后面的停尸场救活了几个人,还真的就被他得手了,不信你可以问这些人?”

    救赎之鞭冷冷道:

    “这些人还要指望你的救治,当然你说往东,他们就不敢往西了!”

    杜瑜琦心道这老头子真的是护短得厉害,现在还在死鸭子嘴硬,正要出口反驳,这时候旁边已经有钢熊骑士团的外交官来打圆场了。

    能做到外交官的人,必然是长袖善舞口齿淋漓,分得出缓急轻重的:

    救赎之鞭成名几十年,实力强劲,更隐然为来到这里的圣职者之首,肯定不能开罪,但是面前这个杜教士医术奇特,更不要说此时还有几十号兄弟等着他救治呢,当然也是不容怠慢,于是干脆就出来和稀泥道:

    “啊?说起来之前还是杜教士您将自己的治疗药剂拿了出来,无私的抢救我们的人,我们骑士团上下都记着这件事呢,等到新的一批配给送到,直接就给杜教士您送十瓶过来!”

    杜瑜琦一听就知道对方息事宁人的意思了,他其实也是碍着林的面子不想多追究了,正要说话,却忽然见到了旁边的另外一扇门一下子被推开了,一阵风“蓬”的一声吹了过来,将旁边的书籍,处方之类的东西吹了起来,哗啦哗啦的散布得到处都是。

    紧接着,一个满脸是汗的士兵就大步走了进来,急声道:

    “报告!!零组织的一处秘密基地在十分钟之前出现了剧烈的战斗,这一处秘密基地乃是修筑在地下,入口处乃是一口枯井,下面挖掘出来了范围惊人的空间,我们的人赶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是被破坏得十分严重,零组织的人至少死掉了数百人!”

    外交官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那么进攻方呢?”

    “进攻方好像没有损失”那名士兵嗫嚅道。

    “怎么可能!!”外交官震惊无比的道:“零组织这一次聚集了重兵,他们的这种地下基地里面可以说是精兵如云,怎么可能进攻方没有任何的损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