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先祖

    那名士兵苦笑道:

    “事实上……真的没有,不过我们的人从现场处现了这个。  .”

    他说完这句话以后,便让人抬了一只大水缸子过来,这缸子里面的水都呈现出浊红色,一摇一晃的,不过里面有一条被斩断的手臂正在随着里面的水荡漾着。

    这支手臂有一半的组织是肉红色的,还有另外的一半却是呈现出明显的银白色金属断层,这是典型的机械改造人的肢体。

    但最重要的是,这条手臂上面,赫然笼罩着一层可怕的黑色火焰!!

    这黑色火焰不停的喧嚣翻腾着,熊熊燃烧,哪怕是在水下依然也是烧得极其强烈,看起来仿佛根本就没有被任何火焰克制似的。

    而被这火焰笼罩的手臂的肌肉组织明显的呈现出了衰败,枯萎的模样,看起来居然苍老得仿佛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一般,这黑色火焰竟是拥有吸收生命力的奇特能力!

    见到了这一条手臂,杜瑜琦还正在研究这手臂上面的诡异现象,可是旁边救赎之鞭的反应却是极大,猛的一大步就跨了过来,然后眉毛一扬沉声道:

    “这……这是,原罪之力啊!”

    救赎之鞭一面说,一面已经是将手深入到了水中,一把就将那条手臂给捞了起来!那黑色的火焰一下子就顺着他的手臂蔓延上了去。可以见到,救赎之鞭被黑色火焰蔓延而过的肌肤上也是迅的密布皱纹,显得十分苍老。

    只是就在下一秒,从救赎之鞭的皮肤毛孔里面忽然渗出了密密麻麻的鲜血珠子,这些血珠大概只有针尖大小,不停在皮肤表面滚动着,那黑色火焰遇到了这鲜血珠子以后,居然就迅的开始缩小,熄灭了,最后看起来竟然像是被驯服了也似的,直接吸入到了他的体内去。

    救赎之鞭吸收了这火焰以后,闭上眼睛默默的站在了原地,脸上也是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整个人的身体还是在微微的颤抖。

    隔了好一会儿,救赎之鞭才睁开了眼睛,徐徐呼出了一口长气,这口长气呼出来之后,在空中徐徐的道:

    “他来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救赎之鞭的脸上已经呈现出悲喜交加的态度,而这时候,钢熊骑士团的副团长也是匆匆赶来,听到了这句话以后则是愣了一愣:

    “他来了?”

    救赎之鞭这时候默默的看着自己的那只手------那只吸收了黑色火焰的手掌,长叹一声道:

    “子孙无能啊,居然会让先祖最重要的圣物都遗失,最后竟然惊动了闭关当中的老祖宗!”

    一听到“老祖宗”三个字,杜瑜琦立即反应了过来,知道这帮人口中的“他”是谁了!

    那就是一个此时已经仅存在了传说当中的强悍人物,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名震阿拉德的强者,复仇者的开创领袖,救赎之鞭的祖先,歌兰蒂斯的兄长……尼尔巴斯格拉西亚!

    在夏特利一战当中,历史悠久的明斯克圣堂毁于战火,而明斯克圣堂当中的圣物“歌兰蒂斯的圣银十字架”则是悄然失踪,歌兰蒂斯乃是尼尔巴斯的亲妹妹,乃是圣堂历史上面都叫得上号的标志性人物,她的遗物失踪,绝对不是小事。

    纵然老一辈的强者要么就次第凋零,要么就不问世事,但是对于尼尔巴斯来说,亲妹妹的遗物那是一定要拿回来的。

    这样一个在历史上都镌刻下来了自己印记的强者出手,直接将零组织的一处秘密基地捣毁则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了,相反,还会令人生出“理所当然”的感觉来。

    而救赎之鞭的本名叫做莫亚格拉西亚,也是格拉西亚家族的人,所以尼尔巴斯遗留下来的原罪之焰在觉察到了相同的血脉以后,才不会对其进行伤害,甘心被其吸收。

    就在一干人都喜上眉梢的时候,旁边又匆匆的赶来了几名士兵,纷纷的将从秘密基地里面缴获的东西呈上来,因为在场的人都信得过,所以副团长也就没有避讳什么。

    杜瑜琦偷眼望去,觉有半份烧毁的文件上被盖着一个烫金色的印记,印记赫然看起来就很眼熟,那赫然是一个美杜莎的头像!

    “难道,她也来了?”

    见到了这个印记,杜瑜琦顿时就回忆起来了往事,那个一直在暗中神秘存在的敌人也莅临到了坎特温,进入到这么一个巨大的漩涡当中了吗?

    这时候,救赎之鞭的脸色变得更加沉凝了起来,徐徐的道:

    “从先祖的原罪之焰当中,我读到了不少非常有价值的东西,敌人的势力比我想的都还要强大,他们这个秘密基地虽然被击毁了,却能够令先祖受伤!可见其战争潜力非常之强,还好我提前得知了这个情况,现在我要出黄金圣堂令了,召集足够的人手前来。”

    说完,救赎之鞭转身就走,钢熊骑士团的副团长脸色也不大好看,敌人的实力越强,那么自己这边的压力就越重啊,急忙叫道:

    “下!等一等!”

    救赎之鞭回身皱眉道:

    “什么事情?”

    副团长犹豫了一下道:

    “对方的实力很强,尼尔巴斯大人都受了伤,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何不请大人来我们骑士团的驻地供奉?我们也可以为大人处理一些琐碎事务?”

    救赎之鞭微微摇头道:

    “先祖当年被血之诅咒所侵蚀,后面虽然强行克制住,但走的路子已经注定与别人的不同,事实上他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常人都无法理解的境界了,简单的来说,他已经即将和世界的法则合为一体,就仿佛是火山,风暴,海啸一样,本身是没有任何要伤人的意思,但是一旦距离缩短到了某种程度,对其余的人已经是非常严重的伤害。”

    “事实上对他来说,要正常的和人交际,实际上就得将自己的力量强行压制住才行,所以只能在远离的人群的地方独处,对他来说,强行压制自己的力量乃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就像要让火山不喷,大海不汹涌一样,所以若不是万不得已,是不会与普通人接触的。”

    听到了救赎之鞭的话,其余的人都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越是觉得尼尔巴斯的实力真的是无法测度了,应该是完全都已经脱出了人类这样的生命形态,但转念一想,这样恐怖的强者居然都在零组织的面前下受了伤,对方的战争实力也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啊!

    ***

    在钢熊骑士团总部又呆了一会儿之后,杜瑜琦检查了一下现在还在自己这里被治疗的十来个伤员,觉这些人都恢复得很好,因为底子好身体素质强壮的原因,几乎是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的,便很干脆的打了个招呼,然后自己回到住所当中去与同伴汇合了。

    回去与一干人交流了一番之后,杜瑜琦便和林说起了之前生的事情,林听了也是苦笑叹气,因为救赎之鞭的性格乃是非常固执的,一旦形成了固有的印象想要将其扭转就非常之难了。

    不过杜瑜琦也觉得自己也不是非要与他打交道不过,这种意气之争也不是什么化解不了的巨大仇恨,大不了从此大家都做路人就是了,何况这边还有林去交涉呢?

    林仔细想一想,觉得杜瑜琦说得也是,便不再想办法要化解杜瑜琦和救赎之鞭身上的矛盾了。

    这一次杜瑜琦前去为钢熊骑士团的人治伤,虽然没有提什么诊金的事情,但他也是很被钢熊骑士团的人看中,可以说赚了一大外快,拿到了二十来瓶优质的治疗药剂不说,还有几千个无色小晶体,金币就更不要说了,足足三箱子。

    这些治疗药剂杜瑜琦一个人使用起来完全就是浪费了,这时候见到了同伴自然是一人一瓶,见者有份。同时在传来的诸多坏消息当中,又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终于联系上了明曦等人,听说了他们当前的困境以后,每每就立即嚷着要来了,不过明曦和兑泽两人却是隶属于组织的,要离开的话则是没有那么简单,但是两人也是会尽快赶来。

    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杜瑜琦也是相当开心,这三人本来就并肩作战过,可以说实力强悍,兑泽的远程狙击能力和侦查能力,明曦在战场上面短时间堆积出大量炮灰召唤物的爆力,还有每每的博学都是无可替代的,有了他们,杜瑜琦才会在接下来即将出现的大风暴当中浑水摸鱼更有信心啊。

    这时候,杜瑜琦也打算休息一番了,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进行了简单的洗漱,这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打开一看,觉居然是羊子的朋友沃特丽。

    这个女人长期都蒙着紫色的面纱,整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神秘气息,仿佛迷雾一样隔阂在周围,双眼却是清澈到可怕,给人以不真实的感觉,杜瑜琦一干人来到坎特温以后能够彻底的安顿下来也是多亏了她的帮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