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同盟

    她走进房间以后,房间的门居然自动就关上了,然后就轻声道:

    “听说这一次杜教士您出去居然在贝壳大道处大有收获,根据占卜术显示,我也有一个机缘在你这里,因此我对此很感兴,不知道能不能借给我看一看?”

    杜瑜琦心中微动,但还是很爽快的点头道:

    “好的。. ”

    说着就将瓦兰吉尔拿了出来。

    前文就已经说了,瓦兰吉尔乃是呈现出了铃铛的形状,平时戴在了杜瑜琦身上的时候呈现出玉石的颜色,并不起眼,当它被杜瑜琦拿出来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以后完全就像是普通的小饰一样了。

    不过,当沃特丽见到了瓦兰吉尔以后,却忍不住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哪怕是隔着面纱------同时从喉咙当中出了一系列模糊不清的呓语,隔了好一会儿她才颤声道:

    “真的是一模一样,和记载当中的没有太大的分别杜教士,请问你在现瓦兰吉尔的时候,有什么特殊的事情生吗?”

    杜瑜琦想了想道:

    “呃,我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儿的时候,确确实实是生了一些很奇特的事情,这些事情因为太离谱的缘故,所以说出来很难取信于别人,呃,这是我必须要提前声明的。”

    沃特丽有些激动的道:

    “倘若是在瓦兰吉尔上!那么生再神奇的事情我都能理解。”

    杜瑜琦道:

    “呃,这么说吧,我第一次见到瓦兰吉尔的时候,并不是此时的这种形态的,而是一只不折不扣的活物。”

    说到了这里,杜瑜琦仔细观察了一下沃特丽的脸色,然后道:

    “准确的来说,是一只看起来很可爱的白色小章鱼。”

    沃特丽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立即无力的朝着后面的椅子跌坐了下去,紧接着面纱簌簌而动,杜瑜琦很有一种担心她会不会立即昏过去,隔了一会儿她才声音微弱的道:

    “很抱歉,请允许我冷静一下,因为毕竟我来之前只是觉得有可能会现一些线索,可是没想到你就真的将这一份惊喜放在了我的面前,这可是我的家族传承了好几代人的梦想啊,我的母亲,我的外婆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紧接着,沃特丽便取下了面纱,在紫色的面纱下面,却是一张看起来勉强算得上是清秀的脸蛋,不过却长满了雀斑,并且显得颇为苍白,同时也看得出来她的年龄大概也就只是在二十岁上下,是一个颇为年轻的女孩子。

    她指着瓦兰吉尔,对着杜瑜琦道:

    “请原谅,我可以使用它几分钟吗?”

    杜瑜琦很干脆的点点头道:

    “当然可以,不过据我所知,使用这玩意儿乃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说灵魂晶石,无色小晶块等等东西,呃,同时,瓦兰吉尔对我来说也是非常有用的,您不能对它造成任何程度的损坏。”

    “谢谢你,我更不会损坏这一件神圣无比的物品,事实上,我应该甚至都不会与它直接接触。”沃特丽轻声道,然后她从怀中取出了一个水晶球,然后用左手的食指轻轻的点在了这个水晶球上面。

    紧接着杜瑜琦的双眼就吃惊的睁大了,原来沃特丽手指指尖点到的水晶球表面那一点上,忽然出现了一团烟雾状的殷红色,看起来就像是有鲜血注入了其中似的,紧接着沃特丽的脸色就迅的苍白了起来,水晶球也是由无色透明变成了淡红色,那么很显然水晶球确实在吸血了。

    然后,沃特丽闭上眼睛念了几句神秘的咒文,紧接着就将这水晶球徐徐的靠向了瓦兰吉尔,而就在瓦兰吉尔与水晶球的距离开始足足四五厘米之后,忽然就见到了瓦兰吉尔上面出现了一条触手,似幻似真,而这条触手粉白粉白的,应该就是杜瑜琦之前见过的那条小白章鱼的。

    这条触手在水晶球上面轻轻一点,里面的那一团团殷红色的血雾就被迅吸收掉,水晶球瞬间就又变得无色透明了起来,沃特丽的身体也是一晃,脸色更是苍白,似乎下一秒就要立即晕厥过去,紧接着瓦兰吉尔就恢复到了原样,水晶球里面则仿佛多了几个咕嘟冒出来的气泡,只是在一瞬间就飘向了沃特丽的指尖。

    沃特丽再次闭上了眼睛,然后脸上表情不停变化,从茫然,痛苦,渐渐的变成了如释重负,最后睁开了眼睛,而她的眼神已经多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坚定,喃喃的道:

    “我明白了。”

    紧接着沃特丽站起来,对着杜瑜琦道:

    “非常感谢,您帮了我一个大忙,没有人能想得到,瓦兰吉尔竟然会被藏在贝壳大道这样的地方,直到今天,困惑着我家族当中的一个巨大秘密才被解开,我们家族当中绵延下来的诅咒,终于有机会被解开了。”

    杜瑜琦耸耸肩道:

    “在坎特温这里,我们也是承蒙你的关照,否则的话,最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办法立足的,所以不用这么客气。”

    沃特丽点点头道:

    “你既然找到了瓦兰吉尔,那么一定就对大神官吉格留下来的力量有兴了?”

    杜瑜琦微笑道:

    “我是一个很知道轻重的人,再丰厚的财富,再强大的力量,都建立在能够活着拿到手的基础上,死人是不需要任何东西的,所以有兴当然是有,却一定要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

    沃特丽认真的道:

    “既然你拿到了瓦兰吉尔,那么风险已经就在可控程度之内了,因为当年白祭祀是进入过大神官吉格葬身之处------封印之地的!而瓦兰吉尔就是白祭祀留下来的信物,你持有着它,就可以循着当年白祭祀开辟出来的通道进入封印之地!当然这个过程当中一定有着风险,可是这风险也绝对是在可控范围之内的。”

    杜瑜琦深深的看了一眼沃特丽,然后摇头道:

    “我说的风险,可不仅仅是针对里面的,现在零组织与钢熊骑士团争得死去活来的,难道还不是盯上了大神官吉格遗留下来的恐怖力量吗?我就算是活着将这玩意儿拿出来,可是怀璧其罪,我也根本保留不住它,何必要耗费这样的心思?”

    沃特丽摇头道:

    “大神官吉格的死因,就是由于他体内存在的各种力量失去了平衡而造成的,当年白祭祀和黑祭祀进入到了封印之地当中,目的也是想要继承大神官吉格的传承,身为弟子的他们也是拥有这样的资格,然而最后还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去,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大神官吉格足足陨落了几十年之后,他体内遗留下来的各种混乱力量依然在生着剧烈无比的冲突,根本无法吸收!”

    “所以,你就算是能成功进入封印之地,最多也就只能获得大神官吉格当年遗留下来的某种力量之一,同时,如果你进入以后带上我,我的占卜术也可以为你规避掉绝大部分的风险,你还在担心什么?”

    杜瑜琦看了一眼沃特丽道:

    “这么说,你也是想去封印之地了?”

    沃特丽道:

    “不错,我们的家族当中,常常都会诞生十分杰出的天才,可以洞悉未来的本质,正因为如此,家族的血脉当中也会被绵延下来了一个可怕的诅咒,所有人都无法寿终正寝而死,并且死法都非常凄惨,寿命也不过五十岁!”

    “而封印之地当中,既有着大神官吉格遗留下来的混乱力量,其外围的封印当中,也有着当年帝国集合了整个阿拉德大6的强者的各种力量,甚至还有这几百年试图探索封印之地的冒险者死后遗留下来的力量,所以在这样的地方,会出现一种神秘的东西,叫做混沌果实,这种东西服用以后,混沌之力将会贯穿到了血脉当中,将其余的所有神秘力量都同化掉。”

    “我寻找的东西,就是只会在这里出现的混沌果实,服用了它以后,虽然血脉中无法再产生洞悉未来的力量了,但是同样,那可怕的诅咒也同样不会生效,所以混沌果无论是对我,还是对我的母亲非常有用,尤其是我的母亲,因为她还有六个月就满五十岁的生日了”

    听到了沃特丽的话以后,杜瑜琦沉吟道:

    “倘若你说的话是真的,那么帮你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你可以保证你之前说的都是真话吗?”

    “当然,我以父亲的灵魂起誓!”沃特丽认真道。“还有一件事情我认为你应该知道。”

    杜瑜琦道:

    “哦?”

    “你知道为什么羊子为什么会找上我合作吗?那是因为,她很清楚一件事,就算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和零组织合作,但是,我也一定是例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