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探索之前

    “因为,我还有个姐姐,她从小就野心勃勃,为了和我争夺沃特丽这个名字,最后不惜杀死了父亲叛出了家族,而她也是天资横溢的人,对我拥有沃特丽这个名字耿耿于怀,现在也改名叫做沃特丽,已经是在零组织当中升任到了要害位置上!我这一生要做的就只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破除掉家族的诅咒,第二件事情就是找到她,好好的问一问为什么当年要对父亲下毒手!”

    沃特丽道。

    用姓名来作为家族的传承听起来很古怪,但是杜瑜琦也不是第一次听到类似的事情了,说直白一点,什么路易威登,范思哲等等不就都是上代人传承下来的名号吗?为此打破头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

    听到了沃特丽的话以后,杜瑜琦点点头道:

    “那么很好,现在钢熊骑士团那边我暂时还走不开,不过应该很快就有时间了,接下来我会去一个地方拿一件东西,这件东西倘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对我的实力提升非常有帮助,不过那地方应该是充满了危险,同时根据坎特温暗流涌动的局面,也不适合大规模进入,你不是说你的占卜术可以为我规避掉绝大部分的风险吗,那就先陪我去那地方吧?”

    沃特丽重新给自己蒙上了面纱,斩钉截铁的道:

    “一言为定!”

    两人谈妥了以后便互相分开,杜瑜琦在这时候会抽空去拿木刀练习基础剑术,他刚刚才热过身活动开筋骨,却见到了沃特丽又急匆匆的转身了回来,手中握着一份报纸,对着杜瑜琦递送了过来。

    杜瑜琦接过以后扫了一眼,然后微微眯起了眼,这份报纸叫做坎特温商会报,报如其名,里面刊登的有不少与商业有关的信息,比如某处缺少瓜果,某处有新来的香料,不过也有各地的俚闻风传,还有艳遇纪事等等,更重要的是这商会报的纸质很好,看完以后还可以用来包扎货物,擦屁股等等,堪称一物多用,销量极好,覆盖范围很光。

    他当然知道沃特丽不会随随便便拿一份报纸来给自己看,他迅速的翻开,然后一目十行的看了下去,最后目光顿时凝在了一则寻人启事上:

    “寻老友杜教士,封印之地深处见,我是面包,附:谢雯雯到手没?”

    看着这一条短短的寻人启事,杜瑜琦脸上的肌肉都在不断的跳动。

    面包是谁?正是赵秋宇的别称,这家伙最喜欢吃奶油夹心面包,有一次上课的时候还在偷偷的吃,结果被老师抽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嘴巴里面却是塞满了面包,说话都是吚吚呜呜,从此面包的外号就追随一生。

    至于谢雯雯就不说了,杜瑜琦做了一年多的备胎,当然是刻骨铭心了,能说出面包和谢雯雯这两个关键词,那么赵秋宇的身份就确认无疑了。

    这样一来,杜瑜琦对于是否要进入封印之地本来是举棋不定的,看到了这条寻人启事以后,那么就必然要前往一行!

    一天以后

    “哇!!这个,这个是龙王膏吗?”一个听起来就糯糯的声音惊呼了起来:“气味里面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酸味!这是书上记载的最上品的龙王膏啊!”

    说话的正是一个很卡哇伊的小姑娘,眼睛大大的正对着盘子里面的龙王膏惊呼,她不是别人,正是火速赶来的每每了。

    当然,对于博闻强记,并且好奇心爆棚的她来说,在听说了入手龙王膏这样的罕见珍品以后,铁定是要仔细观摩一番了。

    杜瑜琦点点头道:

    “没错,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这边还有一件没有认出来的东西呢,就希望你能鉴定出来了。”

    “啊!”每每一下子就开心得蹦蹦跳跳了起来,她知道末日之都这里经常都会出现一些十分稀有的遗迹物品,这些东西有的毫无价值,有的却是传承了上古的一些理念和知识,对她的知识储备有相当大的收益,所以自然是十分开心了。

    紧接着,杜瑜琦就把自己的那一把蓝黑色剑鞘取了出来,交给每每鉴定,每每见到了这把剑鞘以后,首先就被那奇怪的造型惊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端详了一会儿道:

    “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东西?”

    杜瑜琦便一五一十的将来路说了出来,每每皱着眉头道:

    “用龙王膏来保存这剑鞘,那就说明在保存者的心中,这玩意儿实际上价值远远都要高于那么大的一块龙王膏了,并且其时间应该也是在很远古的时候”

    “对了。”杜瑜琦忽然道:“我刚刚拿到这玩意儿的时候,其颜色是惨白色的,就像是沙漠里面被风干了的尸骨似的,并且上面还有横七竖八的刀痕,怎么说呢?就像是原主人并不是单纯的将它当成是鞘来使用,而是在实战当中不停的用它进行招架,格挡。”

    “啊?”每每瞠目结舌的道:“你怎么不早说?你这么一说的话,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呃,上次和夕一起去万年雪山当中去冒险看到的那个遗迹上,似乎就有你描述的这一幕。”

    素来都不喜欢多说什么话的夕忽然道:

    “恩,没错,你一说我也觉得有几分相似。”

    杜瑜琦眼巴巴的看着夕,期待她多说几句,遗憾的是夕说了这两句话以后就继续闭上了嘴巴,真的是恨不得让人把她给掐死。

    好在每每不是一个惜言如金的人,立即就巴拉巴拉的道:

    “上次和夕去万年雪山当中采集一种药物,路上遇到了雪崩,结果雪崩之后发觉旁边的冰壁光滑如镜,根据推测那里本来应该是一处战场,冰龙的吐息落空以后喷吐在了上面,因此形成了旁边的这种硬度和寒度都十分惊人的奇观。”

    “而这吐息之壁上面,则是被镌刻上了不少的图案,其中的一副图画,就是描绘着一个人手持奇特形状的迷之剑鞘与雪魈之王大战的情形,这个人的特点,就是左手鞘,右手刀,左手守,右手攻的打法,并且剑鞘的图案也是这种腿骨形状的,还有一系列的文字介绍。”

    每每又研究了一下以后道:

    “毫无疑问,倘若二者是一件东西的话,那么你的这刀鞘还不是最强的形态,根据那吐息之壁上面的描绘,这把刀鞘上面还有诸多的挂饰,附件等等,可以对敌人发起的攻击进行针对性的格挡,比如说用枪戳来的话,就用刀鞘上面的环来进行锁扣,比如对方用剑刺的话,就用刀鞘的横面进行横档。”

    “同时,迷之刀鞘的开口处,更是可以对准前方的敌人释放出强烈的致盲光线,使范围内的敌人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失明,在武器插入刀鞘的状况下,刀鞘内部则是可以释放出一阵一阵的特殊气息,对里面的武器进行滋养。”

    杜瑜琦吃惊的道:

    “这玩意儿这么牛逼?”

    每每道:

    “没错,非常惊人。”

    看着手中这一把看起来朴实无华的迷之剑鞘,杜瑜琦也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而他此时的眼光也是变得炽热了起来,对之后的行程也是变得颇为期待。

    等到一干人都重新散去,每每安顿了下来之后,杜瑜琦便悄然站在了沃特丽的门口,伸手轻轻敲去。

    不过,就在杜瑜琦的指关节即将接触到了房门的时候,沃特丽的屋门已经悄然打开了,戴着面纱的她仿佛早就知道杜瑜琦要来,徐徐的道:

    “你来了?”

    杜瑜琦微微一笑道:

    “这是在向我展示你的占卜术吗?很好,你成功了,现在外面的局势怎么样?”

    沃特丽皱眉道:

    “山雨欲来啊,本来零组织的活动已经浮出了水面,但是当他们被传说当中的强者尼尔巴斯重创以后,又销声匿迹转入了地下。同时,坎特温这边的局面也是引发了多方面的关注,也是有其余的势力入场,零组织现在进行收缩以后,控制力大降,倘若你们现在想要离开的话,那么就是最好的时机了。”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道: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现在就算是能走,大伙儿一个个都是心里面热切得很,未必肯走啊。”

    沃特丽淡淡的道:

    “有舍才有得风险越大,机遇越大啊。”

    杜瑜琦道:

    “前一个问题只是现在这个问题的铺垫,而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在去封印之地以前,我想要先去一个地方探险一下,这地方有着对我帮助很大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到,而这件事最好是对外界保密,所以需要你来进行安排了,那么你觉得安排多少人去合适?”

    沃特丽想了想道:

    “去哪?”

    “兰萨特遗迹。”杜瑜琦道。

    沃特丽道:

    “那个地方啊,现在我需要知道的是,进入遗迹之后你有多大的把握拿到想要的东西?”

    杜瑜琦道:

    “我是带着相关的信息和信物进去的,所以一个人去也是有很大把握的,而你既然要向我展示占卜术,带上你的话那么是必然的,所以两人合力的话,是有**成的把握的,关键是在去遗迹的来去路上要不被人察觉到异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