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人型雷达

    沃特丽道:

    “兰萨特遗迹已经很靠近封印之地的入口了,绝对是各方关注的重点区域,所以,你提的要求难度非常大,顶多只能我们两人过去,否则的话肯定会被觉察到什么的,并且这前提是你还不能在兰萨特遗迹当中闹出太大的动静。一 看书   ·1kanshu·”

    “多带上夕一个人都不行吗?”杜瑜琦脸色有些难看的道。

    沃特丽摇头,很干脆的道:

    “不行,倘若我们两人去的话,有八成的几率不被发现,加上夕就只有三成了。”

    杜瑜琦叹了口气,像是遗迹这种地方,多半都是阴邪类的怪物,所以对于掌握了诸多光系技能的夕来说,拥有先天上的克制,打起来格外得心应手,何况最近好久都没有和夕近距离独处的机会了,在众人面前夕都是冷冰冰的,对谁也不假辞色,搞得杜瑜琦很不习惯,因此这时候杜瑜琦的心中未必就没有想要借机亲近她一些的意思,然而沃特丽的回答却一下子粉碎掉了他假公济私的念头。

    “好吧。”杜瑜琦无奈的道:“咱们什么时候行动?”

    沃特丽想了想道:

    “你进去兰萨特遗迹那边有什么特殊的时间要求吗?”

    杜瑜琦摇摇头道:

    “没有,只要带上信物的话,那么随时都可以去。”

    沃特丽道:

    “那好,我现在就去安排,而我们的出发时间,就定在你感觉到口渴去喝水的那一刻,怎么样?”

    “定在我感觉到口渴去喝水的那一刻?”杜瑜琦心中微动:

    “这就是乱序时间了是吧?为了避免别人从一些习惯性的日常生活当中摸索到规律,干脆在行动的时间就采取这种乱序的方式?这样的话既然有明确的目标选择,又根本让人无从掌握规律,哪怕是内奸也无法及时发出消息,因为哪怕再高明的内奸,也没可能知道连本人都无法精准确定的事情呢。”

    沃特丽道:

    “或许这是你们世界的叫法,不过这方法在占卜师的世界当中里面还是相当常见的,用来规避敌人的预判。”

    ***

    一个小时之后,杜瑜琦端坐在了桌边,笑了笑道:

    “我渴了。?  一 看书??   ?·1?k?a n?s h?u?·”

    然后端起了旁边有着水草纹理的黄色陶碗,咕嘟咕嘟的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

    这是坎特温当地常见的一种凉茶,乃是用羊奶酸乳,清凉的罗荆果,椰子肉兑煮成的,每天早上的时候家庭主妇都会熬出一大锅晾冷,最后讲究的家庭还会在里面加上几滴黑色龙舌兰酒。

    背了一个小包的沃特丽神情自若的点了点头道:

    “好,我们出发吧。”

    然后她就带着杜瑜琦从旁边的楼梯走了上去,然后来到了居住的屋顶上,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下来,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可以说是十分晴朗,白天太阳洒下来的热量一点一点的从墙砖当中重新散发了出来,配合夜风令人觉得格外的舒适。

    来到了屋顶上以后,杜瑜琦发觉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铺上了一张毛毯,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情况,不过沃特丽此时从腰间拿出了一支纳伊,这玩意儿类似于用竹管或者苇管制成的箫,吹奏起来有一种柔和的悠扬。

    只是随着这纳伊声音袅袅响起,杜瑜琦的双眼立即惊奇的睁大了,因为铺在了屋顶上面的这条毛毯,赫然徐徐的漂浮了起来!然后来到了自己大腿的位置便停止了上升。

    “这是......魔毯吗?”杜瑜琦吃惊的道。

    沃特丽很快就站到了这条魔毯上,然后盘膝坐下,紧接着以目示意,紧接着杜瑜琦自然也是登上了毛毯,便见到了毛毯升空飞出,十分平稳。

    同时,魔毯的周围仿佛被包裹上了一层无形的罩子,吹过来的风也是变得十分温和,杜瑜琦此时再朝着下方一看,立即就发觉魔毯对着地面的底部居然变成了黑天鹅绒颜色,也就是说,倘若下方有人抬头眺望的话,望见的也是与夜空融于一色的魔毯,很难察觉其中的猫腻。

    在魔毯的帮助下,两人很快就飞出了城,最后在贝壳大道尽头的树林当中降落了下来。

    魔毯显然是被沃特丽的音乐声所驱动的,所以只有魔毯停止飞行的时候,沃特丽才能开口说话,然后道:

    “前方散佚出来的混乱之力已经是达到了一定浓度,魔毯无法再靠近,我们就在这里着陆吧-------而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不能多带人了吧?每多带一个人,我就要额外耗费更多的魔力,散发出来的魔力波动一大,那么被发现的几率就成倍提升。”

    杜瑜琦点点头,之前在空中飞行的时候,他已经见到了大量的埋伏,暗哨,若是从地面过去的话,那么几乎是百分百都会被人盯上,也只有使用魔毯从空中潜入这个模式可以做到真正的来无影去无踪。

    沃特丽在树林当中捧着水晶球冥想了一会儿恢复魔力,两人才重新起步,这时候杜瑜琦自然是将自己的夜视镜给佩戴上了,而这荒郊野外哪怕是有夜视镜的帮忙,也是显得气氛格外的阴森。

    “兰萨特遗迹是在这个方向。”沃特丽走在了前方,手中捧着水晶球。杜瑜琦也打算分一副夜视镜给她,不过被拒绝了。

    两人在一条岔道上走出了四五百米之后,发觉沿途已经出现了三四个提示危险的指示牌,最后一个指示牌上甚至直接写着“前方通往地狱”的字样,而两人脚下的路已经是变成了羊肠小道,空气里面也荡漾着一股淡淡的气息,就仿佛是野兽身上的腥臊味道似的,沃特丽此时忽然停下来了,紧接着水晶球上出现了几缕波动,她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杜瑜琦道:

    “前方五十米的地方有怪物出现,应该是黑暗生物类的。”

    杜瑜琦点点头,然后快步的走上前去,握持着武器徐徐而行,只见这里乱石嶙峋,到处都是犬牙交错的戈壁石堆,并且生长着一种类似于红柳,梭梭的灌木,看似稀疏,其实走起来非常妨碍视线,在石头堆当中还有森森白骨不时出现,鼻子里面更是会嗅到一阵阵的腥臭味道,应该是被运过来被随意抛弃的腐烂尸体。

    前方的那怪物已经赫然在眼前,正是一头行尸,呆滞的对着一棵树发傻。

    杜瑜琦也没有要惊动它的打算,便和沃特丽绕道而行,两人渐渐的就开始朝着前方深入起来,沿途多亏有着沃特丽的“雷达”能力,否则的话杜瑜琦一个人前来,就算是能敌得过这些不死生物,累也累死了。

    忽然之间,前方出现了一团仿佛水洼似的东西,大概有两三个平方米,水洼里面的液体闪耀着金属也似的光泽,在黑夜当中依然闪耀着诡异的微光,似缓似速的对准了两人行动了过来,采取的应该是蛇类行走的那种贴地的方式。

    忽然之间,在距离两人二三十米的时候,那一团“水洼”当中猛的就喷射出来了几团液体,在空中迅速扭曲变形成了细长的蜇针,十分尖锐,然后对准了杜瑜琦两人直射过来,杜瑜琦早有预备,一剑挥出将这飞射而来的几根蛰针给斩飞,落在了旁边的岩石上面叮当作响,然后重新又变成了那粘稠诡异的液体。

    不过,这仿佛水洼似的东西欺前的速度也是极快,已经逼近到了十米之内,然后就见到水洼的面积迅速缩小,从中赫然站起来了一具人型怪物,这怪物的造型看起来就和被剥掉了皮肤的腐尸一样,十分恐怖,不过身体表面有着很明显的金属光泽,总体呈现出紫黑色,从黑洞洞的口中发出慑人心魄的吼叫声,它看似是用双脚行走,其实双脚下依然存在一个小水洼,拖行着前进,速度并不慢。

    沃特丽这娇滴滴的样子,一看就不像是能近身战斗的,杜瑜琦只能挺剑而出与之缠斗,可是别看这怪物赤手空拳,实际上杜瑜琦与之打斗起来就觉得十分难缠,每一剑砍到了它身上以后貌似对敌人造成重创,实际上的手感却是像斩入淤泥一样,要将武器重新拔出来之后都要耗费很大的力气,同时还要预防飞溅出来的这些液体落到自己的身上.....

    最令人感觉到沮丧的是,杜瑜琦将武器拔出来以后,这怪物身上的伤口居然都慢慢的重新粘连,愈合在了一起,等若是完全做了无用功,杜瑜琦接下来则是选择攻击其手指等等部位,可是被削掉的手指落在地上以后,也会迅速的朝着本体靠拢被吸收,然后重新长出来。

    外加这怪物身上的气味也是极具杀伤力的,杜瑜琦能强忍着不吐出来就好了。

    在这种情况下,杜瑜琦真的是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再次无比怀念起夕来,这种暗黑类的怪物她一发蓄念炮就直接灰飞烟灭了,眼见得远处又有好几滩“水洼”迅速逼近,这是要一群单挑一个的节奏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