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信物

    61e<5zbnjdn时候沃特丽却站得远远的道:r

    “这种暗黑怪物应该是血泥怪的变种,你没有携带针对性的武器或者道具来吗?那就不要与之硬拼啊,严格的说起来,这里已经是兰萨特遗迹的外围了,你既然身上携带有相关的信物,为什么不拿出来呢?”r

    听了沃特丽的话,杜瑜琦心中一动,立即就将那一把迷之刀鞘拿了出来,握在了手中,只见这把刀鞘上面似乎笼罩着一层旖旎妖异的光芒,虽然朦胧,可是却清晰可见,面前的怪物一扑上来之后,杜瑜琦本能的以鞘为刃直劈了过去。r

    本来刀鞘就是钝器一类,杜瑜琦一出手之后顿时就有些后悔,自己用刀锋都奈何不了这怪物,何况是刀鞘?r

    这一下斩上去之后,同样也是感觉到手上传来了绝大的阻力,吧唧一声斩入到了那怪物的肩头上面就再难寸进。杜瑜琦正在心中叫苦,准备迅速向后跃出的时候,却见到面前的这变种血泥怪一下子就呆滞住了,紧接着就见到,那怪物肩头上面与迷之刀鞘接触的地方,有大片的灰白色迅速的蔓延开来,然后扩散到了全身上下,最后将这怪物化成了一座灰白色的石化雕像。r

    杜瑜琦抽回迷之刀鞘,便发觉面前的这石化雕像仿佛失去了主心骨,轰然倒塌,大量灰白色的灰尘蓬乱扬起,这灰尘既仿佛是骨灰,又仿佛是沙尘,杜瑜琦唯恐有毒,急忙屏息后跃,心中却是震撼至极。r

    此时再看手中的这把迷之刀鞘,发觉本来暗沉沉的表面上,赫然多出来了一点光芒,似乎被镶嵌上了一小点碎米大小的钻石似的。r

    “这,这是什么情况?”杜瑜琦忍不住吃惊的道。r

    反倒是沃特丽很淡定的道:r

    “这就是隐藏宝物的人当年留下来的后门了,你手持信物过来,当然这些困难就会迎刃而解。”r

    杜瑜琦扬了扬眉毛,这时候又有几头变种血泥怪迅速靠近,不过当然还是被杜瑜琦一刀一个斩成了灰烬,之前凶险无比的道路,此时瞬间就变成了坦途。r

    两人继续前行,在路上就发觉了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一个诡异的坑洞,这些坑洞有大有小,大的直径超过了十几米,小的也有两三米,深不见底,从中不时会漂飞出丝丝缕缕的紫黑色气息,甚至连周围的植物受到了这气息影响,也是产生了变异,枝干变成了腐黑色或者是紫黑色,上面出现了粘液,表面也是有呈现出肉质化的趋势,叶片也是怪异的扭曲着,甚至能见到蜥蜴r

    此时倘若是从上往下鸟瞰过去的话,就能发觉这地面上已经仿佛像是蜂巢一样,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天坑或者说是洞穴,看起来十分瘆人可怖,而杜瑜琦之前遭遇的这些变种血泥怪应该就是从其中爬出来的。r

    沃特丽说,这种情况又叫做大地之疡,就像是人体生长了溃疡似的,属于大地被严重污染的结果。r

    两人又走出了五六百米之后,杜瑜琦遭遇到了一头不一样的怪物,而这头怪物他也是颇为熟悉的,正是在贝壳大道上面曾经遭遇过的怪物尸语者,面对这尸语者杜瑜琦就不能一刀秒杀了,只是这把迷之刀鞘依然会对其起到极强的克制作用,几刀斩过去就能让其哀号着化为灰烬,同时杀死之后刀鞘上面也不会额外增加光芒。r

    而迷之刀鞘在吸收到了几头变异血泥怪的精华以后,刀鞘表面已经出现了小指头大小的一块光斑,这光斑很是有些奇特,用肉眼看去它明明是在刀鞘表面的,但是换一个角度看,它又浮凸在了刀鞘外几毫米的地方,因此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似幻似真。r

    这时候,沃特丽查看了一下附近的地理环境,忧心忡忡的道:r

    “帝国当年遗留下来的封印果然出现了大范围的松动现象,此时出现的这大面积的蜂巢地貌便与此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现在应该还只是行走在了当年的封印边缘,就已经是恶化到了这样的局面......深处的局面恐怕更是惊人。”r

    “并且封印之地严格说起来的话,应该是存在于阿拉德大陆位面附近的异次元裂缝当中,随着封印力量的削弱,它作为之前主位面的一部分,一定是会重新与主位面同化的,那时候,将会产生十分剧烈的空间乱流,同时,封印之地里面孕育了几百年的诡异生命也将会转移到阿拉德大陆上,一不小心的话,那么坎特温甚至可能要面对一场彻底的毁灭,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末日之都。”r

    听了沃特丽的话,杜瑜琦的眉头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因为在之前五分钟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握住的迷之刀鞘上传来了一连串诡异的震荡,紧接着那个冰冷的声音就再次传来,开始反复重复一句话:r

    “往北六百步。”r

    往北走六百步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然而此时根据沃特丽的说法,这已经是在封印之地的边缘地带了,此时再往北六百步的话,那么就会越来越接近封印之地的中央区域!r

    杜瑜琦持有白祭祀的信物不假,问题是白祭祀当年进入封印之地开辟出来的道路未必就经过这里,所以他此时面对的风险其实是异常高昂的,同时,杜瑜琦不能不联想到,关于这把武器的信息乃是小丑莫里亚蒂透露给自己的,这把武器乃是神兵利器毫无疑问,可是小丑却可以隐瞒获取它的巨大风险,这样自然就能起到借刀杀人的目的.......r

    因此,杜瑜琦在这时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停住了脚步,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起成败得失来。r

    隔了一会儿,沃特丽见到了杜瑜琦的模样,忍不住便道:r

    “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吗?”r

    杜瑜琦摇摇头,面色凝重的道:r

    “问题倒没有.....罢了,也不是什么太机密的事情,不如你帮我参考参考。”r

    他一面说,一面便将怎么获得这把神兵利器的信息从头到尾,一五一十的都讲给了沃特丽听,沃特丽安静的聆听着,偶尔插一句话,问的东西都是杜瑜琦遗漏掉的关键点,最后便肯定的道:r

    “你的推测没有错,这其中的风险绝对是非常惊人的,不过就当下的这种情况来说,我反而觉得你是可以去试一试的。”r

    “啊?”杜瑜琦吃惊的道:“当下的这种情况,你还推荐我去试试?本来这已经是充满风险的一件事了,何况还要继续进入到封印之地当中去!”r

    沃特丽水蓝色的眼睛在夜晚当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光晕,看起来非常漂亮,充满了深邃的智慧,她徐徐的道:r

    “然而你要记得,风险和风险之间,并不一定会叠加哦,就像是笼子里面关着一头熊和一头老虎,你贸然进入的话当然是十分凶险,可是倘若能让熊和老虎先大战一场后再进入笼子,那么面对的风险反而会变小了呢。”r

    听到了沃特丽这么说,杜瑜琦顿时一窒,但仔细一想后却发觉她说的真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并且就沃特丽目前展现出来的能力来说,她手上握持着的那水晶球已经仿佛雷达一样,具有预警的能力,单凭这一点就可以将危险的系数降低不少了。r

    此时沃特丽又接着道:r

    “这件神兵利器想必也是异常强大的宝物,而它的隐藏位置距离封印之地如此之近,并且它的信息还绵延辗转了几百年,最后流传到了你的手里面,这其中的因果关系你难道没有推算过一下吗?”r

    沃特丽娓娓道来,她轻柔的声音仿佛隔着什么屏障似的,空灵悠长,而她的话一下子又让杜瑜琦眼前一亮,仔细盘算思索了一下,忍不住抬起头来惊异的道:r

    “是了,你这么一说的话,这件神兵利器的主人很有可能本来也是冲着封印之地而来的,然而他在进入的时候却遭到了重创,好不容易支撑着逃到了封印之地的外围脱险,却发觉自己已经是支持不住,即将重伤身亡......因此就豁尽最后的力量,对附近进行了改造,将自己的传承和武器封禁在了那里。最后放出了线索,期望自己的传人能够找到自己的遗物。数百年以后,封印力量减弱,封印之地的影响力自然就随之迅速扩大,结果就将这个人的藏宝之处也是覆盖了进去!”r

    沃特丽道:r

    “说得没错,我占卜的结果大概也是指向这个方向。”r

    杜瑜琦道:r

    “那么这样说起来的话,还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验证这家伙搞出来的封禁是否与封印之地的混乱之力相冲突,变异血泥怪死后会被这把迷之刀鞘所吸收,它无疑就是和神兵封禁地有关的。我们就可以找一头变异血泥怪,将它引到一头混乱之力衍生形成的怪物旁边,看它们之间是否会互相残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