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诡异

    沃特丽点头道:

    “没错,你说得对。”

    接下来杜瑜琦就开始实施自己的引怪工作,变异血泥怪的移动速度并不快,但是这家伙却能进行喷吐这种远程攻击,杜瑜琦在只挨打不还手的状况下,也是左支右拙得十分艰苦,好在有着沃特丽这人型雷达在,很快就又找到了一头尸语者,杜瑜琦便引着变异血泥怪靠了过去。

    接下来当然是最危险的时候,毫无疑问尸语者和变异血泥怪在第一时间内都会攻击杜瑜琦,而杜瑜琦又不能还手,一时间险象环生,只能被动招架,并且这头尸语者看起来也是捕食了许多名受害者,体内的头颅足足有七八个,同时发出摄魂夺魄的魅音,堪称鬼哭狼嚎令人恨不得将自己的耳朵给捂起来。

    好在这时候沃特丽再次出手,在水晶球上面轻轻一拂,立即就见到了点点幽蓝色的光芒飞射而出,覆盖在了杜瑜琦的身体上面将他包裹住,顿时,尽管杜瑜琦近在咫尺,面前的两头怪物却立即失去了目标,在原地摇头摆尾的,看起来完全就失去了对杜瑜琦的感知。

    杜瑜琦屏住呼吸,三步并作两步的就顺利逃走,然后来到了沃特丽的身边,只见失去了目标以后,这两头便在原地先摇头晃脑一阵,紧接着就开始试探性的相互靠近,仿佛野兽那样的试探性在对方的身上嗅着,似乎是在相互表示着友好。

    然而就在杜瑜琦以为打不起来的时候,猛然之间,变异血泥怪高高的扬起了左边的前肢,这前肢迅速变化成了一根锥子也似的尖锐刺枪,然后就对准了旁边的尸语者狠狠的刺了过去,瞄准的赫然就是尸语者最大的那一颗头颅。

    它的这一记突袭可以说是骤起发难,尸语者被刺中的这脑袋瞬间就爆碎了开来,身体内其余的脑袋同时发出痛苦无比的哀嚎叹息,直令远处的杜瑜琦都觉得眼前传来了一阵阵的晕眩,胸中也是有一股烦恶之意在不停的涌动着。

    同时,尸语者也是哗啦一声伸出了好几条触手对其进行反扑,两头怪物迅速扭打在了一起,而大概是因为这里是封印之地外围区域的关系,尸语者这种扭曲怪物的实力并不算太强,所以变异血泥怪最后惨胜,将尸语者体内的头颅一一戳爆,最后任其化成一滩黑水沉入地下。

    见到了这一幕,自然就能很轻松的判断出来,藏宝之地的禁制和封印之地诞生的这些怪物或许气息相近,然而还是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所以实际上是水火不能相容的。

    也就是说,杜瑜琦接下来就存在了“借力”的可能,以封印之地衍生出来的这些扭曲邪恶力量来抵消掉藏宝之地的禁制,这样的话便可以说是事半功倍了,可以说是成倍的降低了相关一系列的风险系数。

    时间紧迫,既然确定了接下来的行止以后,杜瑜琦便也不愿意多拖延时间,便是迅速的朝着迷之刀鞘指示的往北六百步的地方走过去,当然,走之前肯定顺带给旁边的变异血泥怪捅了一刀,将它身上的精华吸走。

    ***

    平时六百步的距离对于杜瑜琦来说,也就是一两分钟而已,但此时他一路行来,可以说是步步惊心,如履薄冰,大概只是走出两百步左右就耗费了接近一个小时,额头上面都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而这时候,就连素来都显得十分淡定的沃特丽也脸色郑重了起来,亦步亦趋的跟随在了杜瑜琦的身后,而她此时则是双目紧闭,双手捧着的水晶球则是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看起来似乎是在通过水晶球来用心感知周围的动向。

    忽然之间,沃特丽低声道:

    “停,不要动!”

    杜瑜琦立即就停了下来,然后便见到闭着眼睛的沃特丽开始弯腰,慢慢的俯下了身体,朝着前方爬行而去,她本来捧着的水晶球则是自动的悬浮在了前方,徐徐的飘行带路。

    此时杜瑜琦对沃特丽的能力也是十分信服,立即也是依样画葫芦,跟随着她在地下爬行着,很快的就来到了旁边的一处小丘上,这里乱石林立,并且没有什么植物的遮蔽,还处于高处,因此并不像是一个很好的躲藏地点,可是沃特丽就在这里停了下来,然后就没有任何再离开的意思了。

    紧接着两人在这里一等就是足足二十分钟,偏偏周围还没有什么异样。这么等啊等啊的,杜瑜琦甚至都有些失去耐心了,转头看向沃特丽想要询问究竟出现了什么事情,却见到了沃特丽脸色凝重的看了过来,做出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同时更是指了指耳朵。

    杜瑜琦愕然了一下,然后便学着她的样子闭上眼睛,仔细侧耳倾听,这一下子顿时就发觉了不对劲,原来这荒郊野外本来是有些声音的,比如说是食腐甲虫背甲摩擦发出来的咯吱咯吱声,当地独特的昆虫发出的鸣叫声,甚至还有尸语者在远处不时发出的悠长哀鸣声,像是被剥掉壳的巨型蟑螂在地上奔跑发出来的“擦擦”声。

    可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这些声音都统统消失了。

    整个荒野当中居然一下子就变得异常安静了起来,甚至安静得有几分恐怖和压抑,可是明明环顾四周也是看不出来有任何异常的情况,空气当中荡漾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紧张,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开始统治所有活物的身心。

    忽然之间,杜瑜琦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因为在夜视镜当中,两百米外的几处灌木陡的就倒伏了下来,却根本看不出来它是为什么倒伏的,紧接着过了大概五六秒钟,前方又有几处灌木倒伏了下来!

    杜瑜琦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顿时就发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看起来仿佛有一头体积极大的怪物莅临了这个区域,笨重而步履蹒跚的行走着,而这家伙则是透明的,所以依靠眼睛的观察很难察觉,当然,还有一点应该不用说都看得出来-----这一头大家伙的实力非常非常非常的强大。

    根据杜瑜琦此时自己的亲身肉测,至少都应该是拥有恐惧光环,邪恶光环,凋零光环的boss级怪物,除非是风林啊,救赎之鞭啊,或者说是尼尔巴斯这种已经成为了传说的英雄,否则的话在这家伙的面前有很大的几率变成一小块鲜美的食物。

    忽然之间,传来了一连串嘶哑难听的叫声,可以见到一头怪物陡的从旁边的沙堆里面跳跃了出来,然后仓皇逃命,大概是因为它感觉到了自己在那无形巨怪前行的道路上吧。

    这怪物有着公鸡一样的冠子,脑袋更像是长嘴的鹮,而身体则是类似于蜥蜴,有八条腿和长长的尾巴,长达八米,厚实的皮肤上面满是疤痕和烂疮,还有一对巨大的可以旋转的灵活眼珠,只是这眼珠绝大部分都被包裹在了厚实的角质层里面,只留下前方的一个小孔进行观察。

    这是一头不常见的鸡蛇蜥,它凭借锐利的爪子和可怕的毒液成功登上了这个地区食物链顶端的位置,而当那巨大的封印迅速松动,里面的混乱气息迅速溢出以后,它迅速的被感染然后堕落腐化,因此变得更加凶猛而危险。

    拿一些更加直观而中立的数据来对它的战斗力进行说明吧:在去年的六月,钢熊骑士团的一支十人小队遇到了一头七米长的腐化鸡蛇蜥,全灭,而这十人的战绩则是砍断了腐化鸡蛇蜥的一条前肢。

    只是这头凶残的怪物却发出了惊恐而嘶哑的叫声,忽然就徐徐的漂浮到了空中,完全都无法自主,尽管这家伙在空中疯狂的挣扎着,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然后就见到,这怪物的脑袋在瞬间就消失掉了,一股污血喷了出来,空气当中响起来了可怕的“咯吱咯吱”的咀嚼声,并且一面咀嚼还一面喷溅着浓稠的浆汁,看起来就十分恶心。

    然后,这腐化鸡蛇蜥剩余下来的部分就开始迅速的被那张无形的大嘴吃掉,看起来简直是令人有着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么大的一头怪物,本身就仿佛像是噩梦一样的存在,可是就这么被嚼棒棒糖一样的给吃掉了!!

    这头腐化鸡蛇蜥一死以后,就像是引发了炸药包一样,搞得本来死寂一片的这个区域顿时就热闹了起来,本来隐藏潜伏起来的尸语者啊,串串怪之类的疯狂四散逃走,可是有一大半都仿佛被无形的触手束缚了起来,最后被送入到了无形巨怪的嘴巴里面,吧唧吧唧的将之当成糖豆一样的吃掉了。

    目睹这样的变态情况,杜瑜琦也是觉得手心里面凉浸浸的都是汗,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被这无形巨怪给瞄上了,估计也是好不到哪里去,搞不好就会像是一颗小番茄一样,汁水四溅的被吧唧吧唧的吃掉,他赶忙将双手都深深的塞到旁边的沙子的下面,避免自己的气息散发出来被嗅到。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