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古墓

    这时候,从沃特丽的水晶球里面也是开始散发出来淡淡的蓝色光芒,似星光一样洒在了两人身上,按理说这样的动静对正常的人类来说应该是相当引人注目的,但是估计这附近的怪物的感知方式和人类有很大的区别,所以反而能起到绝佳的保护作用。

    又等到了十分钟之后,杜瑜琦伸头一看,顿时就有想要破口大骂的感觉,原来可以见到,不远处的灌木丛当中,明显的被压出来了一大片诡异的倒伏状区域,至少也是有篮球场大小,甚至有的灌木还在无风自动,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情自然就很明显了------这无形巨怪吃饱喝足,居然开始躺倒在这里休息了起来。

    沃特丽忽然站起来,对杜瑜琦指了指,意思就是让他带路,杜瑜琦心中顿时一动,知道这样虽然要冒一些风险,但其实却是有着几分狐假虎威的意思。

    趁着那无形巨怪莅临,震慑群怪的大好时机,相当于这附近出现了一片临时的空白地带,接着这个机会迅速的赶路向前突进,自然就能事半功倍。

    果然,接下来杜瑜琦只花了十分钟,就赶到了迷之刀鞘指示的地点,不过这里也是一片十分荒芜的乱石堆,并且因为靠近封印之地中央的关系,所以这里的灌木丛之类的都完全异化,枝叶都开始朝着触手之类的转变,看起来就仿佛荒凉恐怖若鬼蜮,脚下也是不时都会踩踏到一两个粘液坑,在走路的时候甚至会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相当的恶心,令人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鬼地方。

    来到了这个指示地点以后,杜瑜琦就按照迷之刀鞘指示的方法:高高举起了刀鞘,然后一下子就将之插入到了前方的一块呈现出鸟巢形状的石头当中,这一刺之下居然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阻力!

    紧接着就发觉地面开始微微震荡,然后旁边的沙土仿佛潮水一般的向着下方倾泻了下去,一个不知道隐藏了多久的机关被迅速开启,出现了一条通往下方的通道。

    杜瑜琦自然是迅速进入到了通道当中,大概朝下走了十几步以后,立即就发觉地下的污染情况更加严重了,墙壁上面的树根简直就仿佛像是鼓胀的血管一样,四处蔓延生长。不过在斑驳的墙壁上面也看得出来,有着模糊的壁画,还有着被侵蚀得十分严重的雕塑,在无声的述说着千年之前的威严。

    同时还能看得出来,这里应该是一处古代的墓地,想来当年的那位强者在重伤之际,也是无力重新营造一处秘境,便就近选择了一处古代的墓地来进行改造。

    沃特丽一面走,一面也是在仔细的浏览着墓地通道两侧的壁画,隔了一会儿就对杜瑜琦道:

    “墓地的主人身份,应该是当年佩鲁斯帝国的一位贵族,当时青巴拉河还未改道,在这里绕出一个非常明显的河湾弧度,风景绝佳,并且这位贵族也是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挚爱,所以他不但生前就十分喜欢逗留在这里,连死后也是选定了这里作为自己的埋骨之地。”

    杜瑜琦惊异的看了她一眼,忍不住道:

    “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一位考古学家!”

    沃特丽淡淡的道:

    “对于占卜师来说,能比普通人看到的东西并不会多太多,大多数都只是一些时光的碎片而已,要将这些时光碎片连接起来,并且推断出某些真相,那么就需要非常多的知识储备和逻辑积累不可,所以,了解这些常识其实是最基本的了。”

    “好吧。”杜瑜琦耸耸肩然后道:“你厉害.......小心!”

    原来就在这时候,上方的岩石上传来了哗啦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就见到一条又粗又大的黑褐色触手状物体对准了两人直砸了下来,杜瑜琦立即就是握紧了迷之刀鞘,猛挥而出!

    二者相交的时候,杜瑜琦闷哼一声,只觉得手腕处传来了巨大的反震力,若不是他的力量惊人,那么连刀鞘都难以握稳。

    而那玩意儿被斩断了一长截下来,从断口处喷射出大量的黑褐色液体,被斩断的触手都长达三四米,在地上蠕蠕而动,另外的一段则是迅速的缩入到了石壁当中,不知所踪。

    杜瑜琦走过去仔细一查看,这才发觉袭击自己的这“触手”原来只不过是一条被扭曲混乱之力污染的树根而已,这种活化根须非常难缠,此时被斩断之后,可以见到大量的混乱之力开始散佚到了空中,然后这“触手”重新恢复到了正常的树根形态,当然,其表面已经是累累疤痕,甚至生满了根瘤。

    “果然你说得没错,这里也同样被混乱之力给侵入了。”杜瑜琦对着沃特丽道。

    沃特丽点点头:

    “我的预测能力对这种突兀袭来的威胁用处并不大,所以你要小心了。”

    杜瑜琦点点头:

    “这样的威胁我应付起来压力并不大。”

    两人继续朝下,大概走出了一两百步之后,便发觉前方开始出现了一个宽阔的墓室,在墓室当中可以见到两座雕像,雕工十分精细,乃是两名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大汉站在了其中,一个顶盔贯甲,一个赤裸上身,肌肉虬结,看起来十分凶恶,并且大汉的体型明显比普通人大得多,高度至少都在三米以上。

    不过,这两座雕像上面都有着清晰的裂纹,甚至左边的雕像头颅缺掉了大半块,左臂断掉,右边的雕像胸口处出现了一个惊人的大洞,看起来仿佛是经历了多场惨烈的搏斗似的,而就在墓室的入口,则是有着森森的白骨!

    同时,在墓室的周围和地面上也是有着模糊的壁画,沃特丽观察了一下便道:

    “这里乃是第一进墓穴,相当于是墓穴的前门,守卫这里的乃是墓主赫德的两名忠心耿耿的部下,自愿随同主人殉葬在这里。我觉得这应该就是那名重伤的强者改造的第一个地方,也是会在这里给予你第一次考验。”

    杜瑜琦点了点头道:

    “应该是这样,刀鞘里面的信息也是有提示,说是试炼的第一阶段开始了。”

    此时杜瑜琦说完之后,便大步走上前去,果然,这两座雕像便开始徐徐的活动了起来,挡住了去路,不过杜瑜琦手中的迷之刀鞘上则是开始闪耀起来了光芒,顿时就见到了两座雕像内部似乎有东西与之出现了共鸣,紧接着便有赤红色的仿佛血脉一样的东西从雕像的核心处蔓延了出来,一个沉闷的声音随之响了起来:

    “原来是主上的继承者啊......你终于出现了,想要获得主人遗留下来的强大力量和遗物吗?那么就必须先通过我们这一关的考验!”

    杜瑜琦心中也是有些忐忑,毕竟此时手中没有什么趁手的武器,所以他最强大的底牌很难彻底发挥出来,但也只能道:

    “来吧!”

    这两座雕像便同时从废墟当中站立了起来,对准了杜瑜琦一摇一晃的徐徐走来,身上的沙石簌簌而落,看起来威势十足,身上的累累伤痕,更是令人生出将军百战死的一种血战惨烈来。

    紧接着,那名身穿铠甲的雕像就一拳对准了杜瑜琦砸了过来,杜瑜琦一闪之后立即就是一怔,因为这雕像的一拳虽然威力十足,可是速度对他来说却显得格外的缓慢------再大的威力打不到什么人有什么用?

    所以杜瑜琦立即就是侧身一跃,迷之刀鞘已经是火速递出,然后刺入到了这具雕像的核心当中,这具雕像立即就是浑身一震,然后便定住了,可以见到一团赤红色的血球也似的东西从核心当中飞射了出来,然后飞投入了迷之刀鞘的黑沉沉的口部当中,看起来就仿佛是被主动吸进去似的。

    吸收了这团血球以后,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刀鞘多了一股远古苍凉的感觉出来,同时就连刀鞘的外形都出现了变化,在靠近中段的位置居然长出来了几根短刺。

    同时,那一具守卫陵墓的雕像则是直接轰然倒塌散碎,变成了大堆的碎石!

    紧接着杜瑜琦转身又是一闪,避开了另外那一具浑身赤裸的雕像的攻击,整个人身体一转,已经是握持着迷之刀鞘扎入到了它的核心当中,一刺得手之后,又吸收了一团赤红色的血球,迷之刀鞘继续成长,上面的短刺继续变长,看起来已经有着十足的攻击性了。

    杜瑜琦徐徐收鞘,那一具雕像自然也是随之轰然崩坍,杜瑜琦面带欣喜的对着沃特丽道:

    “果然是这样,这里距离封印之地太近了,其守卫与受到混乱气息影响的怪物产生了冲突,大幅度的降低了难度,这两个门神的实力感觉得出来应该是非常强大的,只是它们应该也是被持续不断的征战消耗得七七八八了,在面对我的时候就显得力不从心。”

    ***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今天我要在公众号上放出羊子的原型!你们肯定猜不到是谁!

    不信的话,加我的公众号去看看?

    直接在微信上搜索卷土就可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