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吐息之力

    沃特丽却是凝视着他手中的迷之刀鞘道:

    “你拿着的这刀鞘开始复原了,这里面有种隐藏起来的暴戾气息,我甚至从中感觉到了丝熟悉的味道。し”

    杜瑜琦道:

    “什么味道?”

    沃特丽摇摇头道:

    “现在我还不敢断言,咱们继续朝前走吧。”

    继续向前进的过程当中,杜瑜琦也是非常重视收集墓地里面遗留下来的那些图案和文字,沃特丽都觉得有些好奇,但是杜瑜琦解释之后她才明白了过来,当年死掉的那名强者既然连墓地门口的两座殉葬雕像都利用了起来,那么墓主多半也会被这强者弄成他的棋子,变成杜瑜琦必须要面对的关。

    所以,此时能多了解些墓主的情况总是好的,比如能从记载的资料里面知道这墓主人喜欢游猎,那么杜瑜琦就会做好要面对个擅长弓箭的守关者的准备,倘若这家伙是个战将,那么很可能手下众多,倘若这墓主人乃是国王的近侍,那么多半就擅长保护,攻守兼备。

    很快的,两人就来到了第二进墓穴的入口处,可以见到下方赫然更加宽阔了,足足有两个篮球场大小,这里本来应该是墓主人夸耀自己生前的功绩的,可以看得出来广场上面有着兵马俑样的大量雕像,还有战车等等,但是这些雕像战车之类的绝大多数都彻底的破损了,看起来也是经历过场惨烈的大战。

    至于敌人从何而来,杜瑜琦眼就看到了墓穴周围洞壁上面的个个深邃的大洞,应该是被混乱气息污染了的怪物生生钻出来的。

    杜瑜琦徐徐的走到了这广场上面,脸色陡的变,苦笑了起来,原来站到了这里之后,迷之刀鞘当中传来了提示,要他在这里进行杀戮,直到刀鞘吸收到足够的吐息之力为止。

    而所谓的吐息之力,就是之前在外面杀掉变异血泥怪以后,附上刀鞘的那点光芒,此时的要求则是将整个刀鞘都染满这光芒!

    而沃特丽听到了“吐息之力”这四个字以后,脸色也顿时大变,忍不住道:

    “你确定是吐息之力?”

    杜瑜琦点点头道:

    “没错。”

    沃特丽急声道:

    “你再将你觉这迷之刀鞘的过程告诉我次,记得不要遗漏。”

    杜瑜琦便五十的说了出来,沃特丽皱着眉头道:

    “难道传说是真的......你这把刀鞘的来头可不小!应该和传说当中上古龙族有关,等有更多的资料的话,我应该就能判断出其来历了。”

    杜瑜琦非常无奈的道:

    “可是根据设定,这试炼的第二阶段我必须要在这里猎杀掉大量的怪物吸收里面的吐息之力,可是现在这些怪物都被封印之地的变异怪物杀光了,我现在根本就无怪可杀啊!”

    沃特丽听了杜瑜琦的话,忽然觉得这局面确实是非常尴尬的,估计当时设计这试练的强者也没料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不过沃特丽沉吟了下道:

    “吐息之力十分特殊,乃是上古龙族拥有的特殊力量,很难被同化,所以即便这里布置下来的试炼怪物被杀死了,但其中的吐息之力也不会消失的,你可以拿着刀鞘四处走走看看。”

    杜瑜琦带着侥幸的心态握住了刀鞘四处走动,结果没过多久,竟然觉从废墟的下方冒出来了团光芒,自动附着在刀鞘上,大喜之下他顿时知道沃特丽说的没错,急忙到处走动。

    结果没过多久就仿佛触动了什么机关似的,从周围的墙壁上则是飘飞出来了点点光芒,融入到了旁边的那些残破的雕像和战车当中,令它们活过来对杜瑜琦动了攻击,但是,这些残缺的雕像和战车的战力明显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不说别的,就说三条腿的马拉着的战车威力就可想而知了。

    因此杜瑜琦再次无惊无险的过关,而此时他手中的迷之刀鞘上面,已经是多出了层灼灼亮的光芒,多了这层光芒,外加刀鞘的形状也生了改变,杜瑜琦越期待接下来会有什么收获了。

    在达成了这层的试炼目标以后,旁边的具巨大石棺开始旋转,然后轰鸣声徐徐挪移开,紧接着就见到又出现了条通道,这通道走进去以后,却是开始直接往上而去。这种事情有悖于常理,不过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往往都是在下方觉了渗水的现象,所以重新将第三进墓室的位置抬升,反正第二进墓穴的位置已经是挖得足够深了。

    进入到了前方的墓道以后,杜瑜琦觉这墓道的墙壁上也是千疮百孔,每隔几步就会出现个个明显的大洞,很显然,这玩意儿乃是被混乱之力污染的活化根须钻出来的,看起来都觉得触目惊心,好在杜瑜琦之前已经斩断过条活化根须,身上遗留下来了它受伤后喷洒出来的液体气息,所以这些潜伏起来的活化根须有所畏惧不敢出来进行袭击。

    而墓道上的壁画虽然斑驳,却也能辨识出来些信息,听到了这些信息以后杜瑜琦开始脸黑了起来,因为墓主竟然是白手起家,路拼杀得来的爵位,跟随着自己的领主东征西讨,威风凛凛,后面又趁着自己领主战死的时机成功上位......

    这么个强人,生前必然是盘踞方的大能强者,死后也绝对不好惹啊。

    好在沃特丽接下来又找到了些资料,令杜瑜琦松了口气,原来这位墓主到了后来声势太盛,所以遭受到了国王的猜忌,所以遭遇了次刺杀,虽然击毙了刺客,但是自己的条腿也彻底残废了。

    这墓主遇到了这么件事以后,顿时就心灰意冷,也领悟到了树大招风的道理,便遣散了自己的私兵,低调了下来,在晚年的时候寄情于声色游玩,因此得以保全家族。

    看到了这样的资料,杜瑜琦也总算是有了点信心,不然的话以这家伙全盛时候的威势,自己本来就是个牛逼人物,身边搞不好还有大量的亲卫殉葬,那是要分分钟教自己做人的节奏啊。

    很快的,两人就来到了前方的出口处,这里乃是主墓室了,最后的考验应该就在这里,同时倘若杜瑜琦没有猜错的话,那名手炮制了这起试炼的强者也应该是埋骨于此。

    不过,当走出了墓道以后,杜瑜琦立即就傻了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在他的面前,赫然出现了条望不到边际的地下深渊!!

    这条地下深渊可以说是深不可测,更是可以见到它撕裂出来的黑暗区域浩瀚若渊海样,根本就望不到边际,甚至在下方的黑暗当中偶尔会亮起来两点光芒,却仿佛都要将人的眼睛给刺痛似的。

    沃特丽观察了会儿,说这很可能是封印之地接近阿拉德大6后引的次元震荡效应,而这地下深渊也是大有来头,应该就是当年封印之地从阿拉德大6上被生生割裂出去以后遗留下来的巨大空间裂痕,没料到居然扩张到了如此之大,

    这条地底深渊生生的将整个墓室撕扯了大块下来,甚至就连仅存的小半部分墓室都是破碎成了大小不等的几块,虚悬在了空中,下方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这种完全偏离的视觉感受让杜瑜琦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在地下,而是深邃无比的太空当中似的。

    这时候,杜瑜琦握住的刀鞘上也是传来了阵阵的鸣动感觉,他立即就知道了这场试炼的最终目标,那就是将这把刀鞘彻底补完,寻回它的魂魄!

    而这把刀鞘的魂魄,杜瑜琦也是有所感应,竟是位于地下深渊边缘处的破裂6块上!杜瑜琦要想拿到这鞘魂,那么就得先下去,然后在破裂的墓室地块上跳跃,最后才能到达目的地,只要不小心跌落下去,就会彻底的落入到位面裂隙当中,连灵魂都无法回归。

    这时候,杜瑜琦有心回头的,但仔细观察了会儿觉只要胆大心细,那么问题应该也不是很大,此时返回去始终是有些不甘心啊,于是便想要硬着头皮前去尝试下了。

    不过有道是知易行难,在上面看是回事,但是真的走下去以后却又是另外回事了,杜瑜琦来到了破裂6块上的时候,很直观的就能感觉到脚下踩踏着的6块在微微的颤抖着,仿佛下秒就要消散似的,正因为如此,杜瑜琦才加快了度朝前进,尽可能减少自己在这危险区域内呆着的时间。

    很快的,杜瑜琦就来到了漂浮在地下深渊外围的破裂6块上,他感应得到,要找的鞘魂就在旁边十余米处的另外块破裂6块处,那地方只有乒乓球桌大小,上面灰尘弥补,堆满了乱石,还有着半截残破的石棺。

    就在杜瑜琦即将跳过去的时候,忽然眼角的余光见到了旁边有什么东西闪耀了下光芒,回头看才觉,原来在地底深渊的峭壁下方数百米远的地方,赫然有处凸出的平台,要极尽目力才能看到,平台上散落着些雕像碎块之类的东西,在平台的边缘似乎插着把武器,那光芒就是从武器身上出来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