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骸德

    也正是这光芒闪耀了一下吸引了杜瑜琦的注意力,才令他没有第一时间跳到那块破裂6块上去,而等他转过头来的时候,忽然觉对面残破石棺的棺盖忽然咯吱咯吱的出摩擦声,徐徐的打开了,这顿时就令他感觉到了极大的不安,紧接着,从石棺里面赫然伸出了一只手!!

    一看到了这只手,杜瑜琦立即就感觉到了莫大的不安,心中的恐惧不由自主的涌了上来,因为这只手根本就和正常人类的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了,更类似于恐龙之类的爪子,上面没有血肉,只有森森白骨,黑黄色的骨头指甲长达半米多,十分锐利,指关节处更是膨大无比,并且萦绕着一丝一丝的黑色混沌气息。

    所以,杜瑜琦立即就选择了遵从自己的本能行事,二话不说转身就逃!什么狗屁试炼统统抛到脑袋后面去,人活着才是最根本的东西,他此时逃走得极快,一面逃一面就拼命的挥手示意,让沃特丽也是先行逃走。

    当石头棺材全部打开了以后,一个只剩余下来了下半身的巨型骷髅爬了出来,可以见到它的头部生长着羊角一样的尖锥,上半身看起来都是用各种骨骼拼接起来的,大量的黑色混沌气息萦绕在了这家伙的身上,而它的左手已经变成了一面骨盾,右手则是握住一根骨杖,虽然没有脚,可是它握持的骨杖顶部的骷髅头眼窝当中,已经闪耀出来了两点赤红色的光芒,直接就令这怪物摇摇晃晃的悬浮飘飞了起来。

    一股怪异的声音从这骷髅怪物的嘴巴当中了出来:

    “啊啊!!!!我是赫德,不!!忘掉那个生前的名字吧,我已经是强大的亡者骸德!!呵呵呵呵,我终于又回到了这个世界上了!人类,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乖乖的献祭上你的血肉。”

    听到了这句话,杜瑜琦便明白自己最不想遇到的事情还是生了:墓主本来已经安息,却被改造成了试炼的最终boss,而随着地下封印的迅消亡,这家伙又被混乱气息所污染侵蚀,实力可以说是成倍增长,彻底的挣脱了之前的强者加诸在他身上的封印和束缚,进入了完全自由的形态,此时闻到了杜瑜琦身上的活人气息立即就苏醒了过来!!

    此时总算是这家伙刚刚复活不久,行动度并不快,但是可以见到它所过之处,大量的白骨都对准了它纷飞了过去,为其修复身躯,整个陵墓当中也是出了轰隆轰隆的声响,仿佛即将坍塌。

    杜瑜琦此时已经不去想什么完成试炼了,只恨不得马上长出翅膀飞走,不过这时候跟随在他身边逃走的沃特丽忽然对着杜瑜琦道:

    “等一等,你看后面!”

    杜瑜琦心急火燎的道:

    “现在还等什么等?咦?”

    原来此时杜瑜琦回头一看,顿时就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从旁边的墙壁裂缝当中,赫然飞射出来了好几条活化的粗大变异根须,在空中若长蛇若触手,不停的在攻击着这怪物骸德!

    沃特丽惊奇的道:

    “它们怎么会互相攻击呢?按理来说,都是被混沌力量污染以后变异的怪物,彼此之间应该视为同类啊!”

    杜瑜琦眯缝着眼看了一看,顿时就苦笑道:

    “那是因为这把迷之刀鞘的器魂就在这个骸德身上啊,它被安放在了这骸德的骨仗当中,估计就是因为这样,这个骸德才散出来了与其余的变异怪物截然不同的气息,进而导致这些活化根须攻击它呢。”

    “何况你不要忘记了,之前我们在外面的时候,就亲眼见到了那头巨大的无形怪物在捕猎变异怪物,这样说起来的话,变异怪物互相攻击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啊。”

    沃特丽听了杜瑜琦的话以后,忽的眼前一亮道:

    “你要找的鞘魂很可能与龙族有关系,而龙族的力量是很难被外界吸收的,所以严格说起来的话,你要想完成这个试炼还有点希望呢。”

    杜瑜琦愕然道:

    “这样都还有希望?”

    沃特丽道:

    “是啊,因为完成试炼的要求不是击败骸德,而是拿到这刀鞘的器魂就可以了。”

    听到了沃特丽的话,杜瑜琦忽然吃惊的道:

    “你该不是想驱虎吞狼?利用在外面睡着了的无形巨怪?”

    沃特丽道:

    “是的,我可以利用星辰的力量,短时间内彻底的隐藏掉咱们的气息,所以问题的关键就是现在你有没有把握,能够将这个骸德安全的引诱到无形巨怪那边去,或者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辛辛苦苦的引过去了,骸德或者说无形巨兽二话不说,转身就逃怎么办?”

    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杜瑜琦也是十分郁闷,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握住了那把传承:水魔碧灵枯叶刀,这时候才心中稍安,毕竟这把武器也是可以被他抽取能量爆出来,也算是一张关键时刻的底牌,便一咬牙道: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试试吧,只要你能保证关键时刻可以隐藏起来我们两人就好。”

    两人三言两语就将接下来的行止定了下来,接着便继续朝前冲,杜瑜琦更是一面前冲一面化身为破坏狂,不停的对准两边的墙壁释放地裂波动剑,这里本来就被那些活化根须破坏得相当厉害,因此接连不断也是制造出来了好几场塌方,算是成功的迟滞了下方骸德的前行度。

    不过这家伙一面前行,一面却还是在收集骸骨,它此时已经补完了身体,可是旁边已经又出现了一头骨骸拼凑成的怪兽,因此骸骨对它来说,依然是多多益善。看这骸德十分从容的样子,似乎已经觉得自己吃定了杜瑜琦,根本就不怕他飞上天去。

    终于,杜瑜琦一跃就冲出了前方的阶梯,呼吸到了新鲜空气的他忍不住精神一振,然后看着天空当中的点点繁星长啸了一声,紧接着就狼狈的继续逃走。大概也就只是十来秒之后,骸德也是轰然冲破了地面,在看到了久违的星空之后,它骨质眼眶当中的赤红色火焰也是一下子燃了起来,从破碎的胸腔当中也是出了一声暗哑的嘶鸣!

    千年过去了,这片星空依旧壮丽,可是我,却已经朽烂如斯!

    这样的复杂心情,对谁说?如何说?

    骸德的这一声嘶鸣虽然暗哑,可是却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似的,在整个夜空当中都远远的传了出去,杜瑜琦听到了他这一声嘶鸣之后,顿时就头晕目眩,保持不住平衡,一头栽倒在了旁边的土堆上,好不狼狈。

    他刚想要挣扎着爬起来,沃特丽却是一手按住了他,自己也是随之蹲了下来,她的水晶球就悬浮在了两人的头顶上,散出点点水蓝色的光芒,将两人笼罩住,杜瑜琦见到沃特丽的脸色十分凝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悄然趴伏了下来。

    果然,杜瑜琦蹲下刚刚才一分钟不到,就立即感觉到大地出现了一阵一阵的震荡,紧接着远处的灌木丛就出现了一个个巨型的凹陷,显然是那无形巨怪已经被惊醒,然后正在迅赶来。

    更要命的是,看起来这无形巨怪此时相当生气,出现巨型凹陷的度非常频繁,应该是在火飞奔赶来,而杜瑜琦此时藏身的地方则刚好是在它的行进路线上此时杜瑜琦很清楚,跳出来逃走的唯一下场就是像苍蝇一样被“吧唧”的一声被拍死,所以只好默默祈祷,希望自己运气要好,不要被一脚踩中。

    随着无形巨怪的接近,杜瑜琦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加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降临,让他有着强烈的站起身来逃走的冲动,当这怪物从身边擦着奔跑而去的时候,杜瑜琦已经是闭着眼捏紧了拳头,牙齿咬得死紧,在苦苦的忍受,那种感觉很难形容,明明就是身处坚实无比的大地上,可是整个人内心传来的直觉却仿佛置身于万丈悬崖旁边,只有一只手攀住了细细的藤蔓在吊命似的!

    这应该就是无形巨怪自带的恐惧光环导致的,双方的实力差别太大,所以哪怕是根本就没有现杜瑜琦,也几乎令杜瑜琦彻底崩溃,等到无形巨怪奔跑得远了之后,杜瑜琦一下子就瘫软在了大地上,剧烈的喘息着,汗水都将内衣打得透湿,可以说是几乎虚脱了。

    等他略微恢复了一些元气之后,不远处已经热火朝天的打了起来,有道是卧榻之侧,岂容敌人酣睡,先前骸德的那一声嘶鸣已经惊动了这无形巨怪,尽管这嘶鸣对于无形巨怪来说根本就没有生效,可是也激怒了它,认为这是对自己的挑衅。

    双方的初次交手,就直接打出了真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