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抱枕,宠物猫和狗.....

    风林微微摇头,冷笑道:

    “没错!事实上,我本来也就有这样的打算,要找个机会布局让夕对我彻底死心,而当我发现居然有人在暗中计划对付夕的时候,我就立即放弃了自己的打算,因为这件事看起来他们做的话,那么更是顺理成章,天衣无缝啊!”

    “倘若没有我的默许,虚祖国内又怎么可能闹出来这么大的风波?我风拳流好歹也是在这里苦心经营了上百年,若说连这么一点儿影响力都没有,那怎么可能?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故意袖手旁观让素盏夕寒心,才能让她彻底的绝望练成帝王斩,将身上最大的隐患结束掉啊!”

    听到了风林这样说,杜瑜琦忽然生出来了非常不祥的预感,脊背上的冷汗更是涔涔而下原来这一切都是面前这老家伙的布局啊,那么岂不是说,自己之前的这一番破局的举动,还有自以为是冲上公审大会的行为,实际上是将他老人家的苦心布置都破坏得一干二净!?

    要知道,风林在素盏夕身上寄托的,可是足足接近五六十年的心血和积淀啊!将心比心,杜瑜琦自问倘若换位思考,那搞不好是要分分钟将破坏自己计划的人剁成肉酱的节奏!!

    风林此时则是眯缝着眼睛看了过来,在杜瑜琦的眼里面,老头子就仿佛是面对着一块挂着的猪肉在研究从什么地方下刀一样啊,令人越发觉得心慌

    隔了一会儿,老头子才慢条斯理的道:

    “我也是大意了,没想到以夕这样的冷淡性子,居然还能交到一帮舍得为她出生入死的朋友,并且你当时站出来喊那一嗓子,也确实令人防不胜防,除非我能预知到有这么一回事,在你站出来之前就让你闭嘴,否则的话也是无可挽回。”

    杜瑜琦小心翼翼的道:

    “难怪我觉得夕最近多了不少人味儿,居然还会对我笑了,但是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老师?”

    风林眯缝着眼,隔了一会儿才道:

    “我也不知道啊在你叫出那一声之前,她是对整个世界都绝望了,下定决心发动了帝王斩,可是在帝王斩发动当中的时候,却冒出来了你这么一件事。”

    “不过,我可以感觉得到,帝王斩是发动成功了的,而夕的实力又开始了快速提升。根据我的猜想,你在她的心中,应该是被独立了出来,被挪出了人类的范畴,变成了非常特殊的存在,呃,这么说吧,最初的时候,她应该是将你当成了一种使用起来副作用很小的炼金药剂,接下来呢,你在她的心中又被贴上了可以用来依靠一下的标签,具体来说,应该就是类似于抱枕啊,宠物猫和狗之类的。”

    杜瑜琦翻了翻白眼,非常无奈的捂住了脸,这他娘的叫个什么事儿啊!

    风林却冷冷的道:

    “其实你应该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因为你的行为实际上是有很大概率导致我的计划失败,帝王斩的秘术被毁掉,那样的话,我非得把你挫骨扬灰,碎尸万段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既然知道了大部分的缘由,那么杜瑜琦当然就猜得出来后面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为什么只有一个觉醒不久的西西里能跑来追杀夕?因为他的实力刚好是处在了能够最大限度的激发夕自身的潜力上,让夕面对处在生死边缘的压力而迅速提升,所以老头子默许了他的存在。

    而其余的觉醒强者当然是被这老头子出面在暗中拦截了,因为能够对夕形成碾压式攻击,一照面就直接让夕失去战斗力,那就对夕的成长毫无意义了。

    “等等”杜瑜琦忽然又若有所思的道:

    “盖达尔这家伙你也是故意放他走的对不对?这家伙被你正面硬撼踢断了一条腿,从此势必留下强烈的心理阴影,对你恨之入骨,依照你的性格怎么可能留下这样的后患,难道你也是算计他要成为夕的磨刀石?”

    风林轻咳了两声道:

    “盖达尔的断腿当中被渗入了我的念气,除非是将这念气祛除掉,否则的话哪怕是你身上的那一瓶雷米的援助也没可能将之一下子治好。所以,他最早也是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恢复,然后还需要半年的时间来调整心理,一年半之后,才会考虑报复的事情,那时候夕若是还不能在他的手下逃命的话,那么被淘汰掉也是理所当然的。”

    从风林那轻描淡写的语气当中,杜瑜琦却感觉到了铁石心肠的狠!

    他忍不住道: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风林淡淡的道:

    “因为现在在夕的心里面,你已经取代了我的位置!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所以你必须知道,夕是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她的命运一出生就已经为此而注定,你还活着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你看起来并没有在她的成长当中发挥负面效果,当然,从你的角度来说,夕越来越强也是符合你的个人利益的,不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杜瑜琦听到了风林的这些话以后觉得很不舒服,每个人不都是为了自己的快乐而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吗?一个人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主宰,那就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悲哀啊。

    当然,这些话杜瑜琦没有当着风林说出来,或者说在自己还搞不定他的时候是不会说出来的,而他很确定自己并不赞同风林的话,所以立即很认真而严肃的道:

    “是是是是,老师你说得对。”

    风林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应该是觉得至少杜瑜琦的态度还是很值得令人嘉许的嘛,转头看了远处的夕一眼之后冷冷的道:

    “我告诉你的这些东西,你可以自行选择告不告诉她,我是一个只看结果的人,只要她的实力可以稳步增长就好。还有,你们这一次被追杀的途中,除非是有其余的觉醒强者介入,否则的话我不会出手,连这样的挑战都应付不了的人,死了也是活该。”

    听到了风林说他要走,杜瑜琦急忙道:

    “老师请你等一下,能帮我打开一样东西吗?”

    接着他就将自己次元戒里面的一样东西掏了出来,这玩意儿不是别的,正是那一只从石斯仃身上掉落下来的戒指,杜瑜琦想方设法也打不开这玩意儿,此时有着这么一根大粗腿在,那么当然不能轻易错过了,同时,想来依照风林这样的身份地位,里面就算是有什么好东西也不会放在他的眼里吧。

    风林接过了那个次元戒之后端详了一下,冷哼了一声道:

    “居然还使用了黑暗魔法来封锁?”

    说着便将手指对准了这次元戒一弹,顿时就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一道黑色的扭曲诡异影子就从中冒了出来,发出了极其恶毒的诅咒声,只是风林的指尖上忽有光芒一闪,这诡异扭曲影子就彻底的烟消云散。

    可是,在这诡异扭曲影子消亡之后,居然上面又投射出来了一道奇特的符箓状咒文,每当这咒文闪耀一次,立即就有一道可怕的雷电直劈而下,威势十足!

    见到了这符箓,风林忽然很是有些惊讶的“咦”了一声,立即将手指在空中一划,流畅无比的又书写了一个发光的符箓出来。

    于是立即就见到,风林书写出来的符箓和次元戒上面投影出来的那咒文之间仿佛拥有了无穷的吸力,二者迅速的融合在了一起,然后发出了刺目的光芒,紧接着戒指就破碎掉了,在空中投射出来了一排信息。

    这时候风林才转过头对杜瑜琦奇道:

    “这戒指你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为什么上面居然会有我们家族特有的天道封禁咒?”

    杜瑜琦耸耸肩道:

    “是一个叫做石斯仃的死鬼那里弄来的,别看我别看我,我肯定没能力打过他,是夕把他做掉了以后我搜到的战利品。”

    风林听了以后皱眉道:

    “石斯仃虽然在修炼方面没有什么天分,不过素来都是显得路子野,胆子挺大的,他弄来的这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不过这上面似乎记载了一个地址。”

    杜瑜琦顿时呆住了:

    “这个不是次元戒吗?里面装东西的那种,怎么只是一个地址了?”

    风林摇摇头道:

    “谁说这东西是次元戒了?你可以将它看成是一封特殊的信件而已,信件上面还有两把大锁,倘若要强行打开的话,很可能就被彻底毁掉------现在我成功的将之进行了解密,里面的信息就显露了出来,也是你运气不错,天道封禁咒就连夕现在都只是涉猎而已,阿拉德大陆上能够将石斯仃全力施展的天道封禁咒破解的,满打满算不超过五个人,其余的人就算破解掉也只能收获残缺的信息”

    杜瑜琦愣了愣道:

    “好吧,那么这里面的信息是什么呢?”

    风林道:

    “是一个地址和一个口令,地址是坎特温贝壳大道十七号,口令是萝卜很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