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我错了!

    尸语者浑身上下剧震,已经是从伤口处想要喷射出大量的体液出来阻滞敌手,然而这一招对于杜瑜琦来说已经是属于使用过的,所以早有预备,三连斩结束以后,已经是一跃而起跳到了半空当中,头都几乎要碰到了顶部的石壁,然后一记崩山斩就直劈了下来。

    这一劈再次斩在了尸语者的背部,这家伙发出了声嘶力竭的痛苦叫声,震得周围石壁上的尘土都簌簌而落,然后潜伏在了其体内的两颗头颅都浮现到了体表,龇牙咧嘴的爆炸了开来,蔓延出了阵阵紫黑色的大团血雾。

    杜瑜琦知道这血色雾气里面估计蕴藏着剧毒,甚至还有某些不可思议的奇特诅咒,对于这种敌人催死挣扎时拿出来的手段,他一时间也是不敢大意,所以干脆的就朝着后方退开。

    何况他心中也是明镜也似的,这一次前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什么斩妖除魔,捍卫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而是对上暗号取走属于自己的财富,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能不冒风险当然就不冒任何的风险了。

    隔了一会儿,等到空中血雾散尽以后,杜瑜琦便见到了地上居然剩余下来了大部分的尸语者的邪恶身体,从断口处不停流淌出来漆黑的油状物,散发出难以形容的恶臭,只是其头部外加小半部分上半身已经消失不见,显然是利用了壁虎那种“断肢求生”的特殊能力逃走了。

    杜瑜琦微一沉吟,便重新回到了那名被自己抓来的大汉身边,见到了这家伙已经是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意,仿佛置身于快乐幸福的天堂当中,只是脸上已经黑气密布,甚至皮肤表面都出现了大量的水泡,看起来随时都可能毙命当场。

    见到了这一幕,杜瑜琦微微皱眉,这大汉之前挑唆人想要来对付自己,实在是死不足惜,不过现在却还要耗费一番手脚救他了,思考了一番之后,杜瑜琦便戴上了手套,将大汉身上的绑缚割断,然后左手拽住尸语者的那大半部分身体,右手拽住那名大汉的头发,同时将二者拖了出去。

    这时候外面夕阳已落下,不过天边依然有灿烂的晚霞,光线依然十分清晰,不消说外面依然是有大群的人在等待围观,见到了杜瑜琦拽着这一人一怪物出来以后,顿时周围都响起来了一连串倒吸凉气的声音。

    那尸语者的大半部分身体暴露在了光线下以后,顿时就冒出来了阵阵黑气,看起来与外界的光明环境并不适应,其表面更是咕嘟咕嘟的作响,就像是被扔进了沸水当中一样,此时还有两枚残余的脑袋没有爆掉的留在了其中,顿时就有人辨认出来了是自己的亲人,顿时哭天抢地的扑了上去,却被杜瑜琦一脚踢开开玩笑,这怪物将人头当成武器使用,贸然扑上去的下场就是中毒而死,到最后还不是要自己出手帮忙?

    这时候,杜瑜琦再去看那名大汉,他已经是抽搐痉挛了起来,更恐怖的是,身体表面的一根根青色的血管已经若小蛇一样浮凸了出来,看起来仿佛像是有大量的虫子在他的皮下蠕蠕而动似的,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令人感觉到惊人的是,他脸上的表情居然还是那种发自肺腑的欢快,热情,与他此时的状况相比起来,分外的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此有几个人明明是已经关切的围了上去,但紧接着又被吓阻了回来。

    杜瑜琦拿出来了一支药剂,滴了几滴在这大汉的嘴角,让这药剂慢慢的浸润了进去,果然,这大汉的眼神就渐渐的清明了起来,然后经过短暂的失神以后,就见到了杜瑜琦的脸,然后还有几个自己的手下站在旁边,顿时怒吼了起来:

    “混蛋,你这个王八蛋,赶快放开我,否则我让我的人把你剁成碎块!丁尼!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动手?”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道:

    “看来你现在还没搞明白状况啊。那个丁尼,过来给你老大讲讲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

    丁尼见到了杜瑜琦将那怪物拖出来以后,大概也明白面前的应该是个驱魔师之类的,也不大敢去惹他,不过自己老大当然也不能无视,只能战战兢兢的走过去,挤出来了一丝很难看的笑容道:

    “老大,这件事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吧,你现在先把身体养好再说?”

    包着脑袋的大汉怒吼道:

    “我现在的身体好得很,只是被这王八蛋给绑住了而已!你他娘的别叽叽歪歪的,现在马上去叫人!”

    丁尼咽下了一口吐沫道:

    “老大,你现在我可觉得不大好啊再说了,这位,这位先生也根本就没有绑住你的手脚了啊!”

    “什么?!我明明就是被绑住才不能动的好不好!”大汉继续强声道。

    杜瑜琦冷笑一声对丁尼道:

    “真可怜的人,身体都快要被消化掉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去将他的脑袋扶起来看看,对了,不要碰脖子以下的部位-------如果你不想变得和他一样的话。”

    “什么?”丁尼听到了杜瑜琦的话以后,立即就撒腿就跑,根本就毫无要去扶人的心思了。开什么玩笑,自己跟着这王八蛋混,不过也就是为了偶尔能捞到两磅额外的黑面包而已,为了两磅额外的黑面包就要去冒浑身上下溃烂冒肥皂泡的风险,这他娘的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杜瑜琦也没想到这丁尼的忠诚度居然如此之底下,忍不住摇了摇头,从旁边找了一块石头垫在了那大汉的脖子下面道:

    “你自己看。”

    这大汉低头看去,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发黑腐烂,并且也确实没有被绑住,顿时就震惊无比,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道:

    “你,你害我?”

    杜瑜琦叹了口气道:

    “大佬,你说话要讲点良心,这么多人在这里围观,你说我害你?要不是我刚刚耗费了一些药剂来让你清醒,你现在都还在以为自己沉浸在幸福当中呢,你知道这药剂多少钱一瓶吗?我告诉你,是按照一滴一滴的价格来算的,一滴就要一千个银币!”

    杜瑜琦知道这附近的人都是贫民,所以就干脆用的是银币这样的单位,否则的话说多了他们也听不懂,果然他的话一出口,周围的人同时传来了一阵惊呼,很多人先前都看到了杜瑜琦给这大汉滴了四滴药剂,那说起来这岂不是就是四千个银币了?

    这大汉已经颤抖了起来,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有太好的心理素质,能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腐烂而无动于衷的,忽然就嘶声道:

    “救救我,救救我!”

    杜瑜琦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呵呵一笑,将他拖到了旁边的一处房间里面,不想自己接下来的话被别人听到,然后才从怀中掏出来了解毒剂道:

    “现在的问题并不在于是不是我要救你,而是看你肯不肯救自己了,你之前可是对我并不友善的哦,还打算把我带去烧死,我这瓶解毒药剂十分昂贵,价值三百金币,凭什么要白白的用在你的身上?”

    这大汉五官扭曲道:

    “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我把我的积蓄都给你!!”

    杜瑜琦摇摇头道:

    “你的钱我看不上,这样吧,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倘若回答能让我满意的话,那么这瓶解毒药剂就送给你了,反正现在你的身体状况正在快速恶化,你愿意多拖延点时间啊,撒撒谎什么的我也觉得没有问题。”

    这大汉看起来十分凶狠残忍,但那仅限于是对别人而言的,真的是落到了自己身上的话,顿时就软弱得和什么似的,居然哀求了起来:

    “求求你快点问吧!我一定老老实实的回答不耍花样!求求你快问吧?”

    杜瑜琦道:

    “那好,我听你见到了那怪物以后,居然一口就叫了出来它的名字,应该是尸语者吧?你是怎么知道它的名字的?”

    这大汉立即道:

    “我是在墙壁上面看到的!!这些石楼的年代十分久远,不过也就只有这一栋石楼的地下室内充满了可怕的黑暗,其余的都很正常,打着火把就能进入,而我所居住的那一栋石楼的最下层当中,还有温泉冒出来,冬天的时候就可以去那里取暖。”

    “去年在温泉旁边取暖的时候,忽然发生了地震,旁边就出现了一条被掩埋的通道,里面有很多死人,我在墙壁上就见到了大量的壁画,这些壁画看起来都被绘制得十分草率,却是因为画工有着非常精深的功力,因此异常的传神,那尸语者身上有着不少的死人头作为装饰也是特征十分明显,所以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杜瑜琦听到了这大汉的话,微微点头:

    “那么根据你的说法,那壁画上面绘制的不止尸语者一种怪物了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