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提升

    很显然,夕很不满羊子支持杜瑜琦冒险的态度,羊子却微笑道:

    “我知道我劝不了杜教士,所以只能想办法让他的风险更小一点了。”

    听了羊子的话,夕的眉毛一挑,看起来很怒,但接下来还是忍了下来,只是脸色肯定更难看了------正所谓一物降一物,夕能一句话几个字就让杜瑜琦苦笑摊手,羊子也能用一句话让夕有脾气不出来。

    接下来沃特丽就帮忙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她乃是地头蛇,做起这种事情来不要太方便,于是很快就寻到了一个废弃的道场,更难得的是这地方十分偏僻隐蔽。

    接下来杜瑜琦想了想,让人先把自己绑在了一张椅子上,然后由其余的人将赫斯之骨递到了自己的手里面,此时完成蜕变之后,这把魔器握在手里面的感觉居然是微暖的,虽然手上传来的质感比较粗糙,可是却非常便于握持,可以确保在手心里面浸润了汗水和鲜血以后不会滑,从这些小细节里面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一把天生就可以拿来杀人凶器!

    接下来杜瑜琦就转头过去,对准了林和夕两人点了点头,在场的人当中,还是以他们的实力最为强悍,一旦杜瑜琦入魔,要在不伤人的情况下夺刀救人的,还是要两人为主。

    紧接着,杜瑜琦就深吸了一口气,紧紧的握住了赫斯之骨,然后体内的原力就对准里面涌了进去!这就是将赫斯之骨从刀鞘激活成钝器的最简单直观的方式。

    紧接着,杜瑜琦就浑身一震!他顿时就感觉到手中握住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刀鞘,而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他的精气神竟是都在被疯狂的抽吸了进去,那种疯狂的势头,几乎有一种瞬间要被掏空的错觉。

    只是这种抽吸感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被吸进去的精气神又被全面反馈了回来,里面却多出来了一种无比燥热的感觉,前一次的抽吸似深海当中的无底洞,鲸吞抽吸,这一次的反馈却是涓滴流淌,直若一根赤红的火线那样从杜瑜琦的掌心当中灼烧进去,灌注到了他的身体当中,令四肢百骸都仿佛被岩浆烧灼。

    杜瑜琦手背上面的青筋,一下子就暴绽了出来,而他的双眼也是顿时充满了血丝,忍不住昂起头朝天出了一声狂吼,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林和夕两人也是大吃一惊直接想要动手将那把邪门到极致的刀鞘夺下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从杜瑜琦身上陡的爆出了一条白色的巨大光柱,这光柱一闪就直接出现,朝着四面八方立即就涌出来了庞大无比的压力,这压力简直就仿佛像是一头无形的巨龙拍打着翅膀猛冲上来准备撞击似的,根本就无可抵御,甚至就连道场的顶部都被冲出一个桌面大小的破洞!

    这样巨大的力量不要说林和夕两人,就连站得远一些的杰特和每每都同时被震飞了出去,好在这力量虽然奇猛,却是缺乏后续,因此还不至于令人受伤。

    这就是刀鞘自带的主动技能:狂龙之吼!!瞬间爆,产生巨大的冲击力让周围的敌失去平衡被吹飞,除非敌人处于霸体或者说是属于巨型生物,拥有无法被抓取,倒地的属性!

    “恩?”就在杜瑜琦全身上下都仿佛被炽热的龙息命中,感觉到极其痛苦的时候,忽然从他的血液深处又涌现出来了一股奇特的力量,这种力量并不算太强,朝着全身上下徐徐蔓延,可是所过之处带来的就是一片清凉与爽快,这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就仿佛是毒ping一样刺激,令人迷恋。

    对于这种感觉,杜瑜琦似曾相识,他使用炼破极兵刃这个技能将握持着的武器力量潜藏着的力量迅吸出,然后成功摧毁,吞噬的时候,就拥有着类似的轻微快感,只是此次的反应似乎要强烈得多,应该是从赫斯之骨当中涌出来的力量非常惊人的缘故。

    然后,杜瑜琦就感觉手上一轻,握持的赫斯之骨已经是被林一笔点在了上面,很轻松的将之挑飞,不过事实上杜瑜琦现在其实并不怎么需要人救,反而觉得十分舒畅。

    他对着眼中流露出来了明显的关切表情的夕微微一笑,却又觉林忽然面现惊容朝着自己望了过来,杜瑜琦正要开口说话,眼前却突如其来的一黑,然后就很干脆的昏迷了过去。

    ***

    对于杜瑜琦来说,这是一次前所未有漫长的昏迷,

    他在这一次的昏迷当中,脑子里面被强行塞进去了很多的记忆,这些记忆看起来应该是吞噬来的,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各种剑术的使用方式,杜瑜琦很确信这些记忆当中有卢修斯的,因为这其中就有挥舞赫斯之骨同时斩杀五个人的招数。

    还有一段记忆更加可怕,可怕到了变态的地步,这段记忆的跨度达到了四十年,枯燥,呆板,单调得仿佛像是电脑ctrlv,ctrlc的不断复制粘贴。

    这个人每年都会闭关四个月以上,在闭关淬炼自己剑道的时候的时候,早上凌晨五点起床开始练习自己的剑术,四下里一片银装素裹,到处都是森然的冰天雪地,然后练到七点给自己做早饭,接着又从吃完早饭一直练习到中午,经过了两个小时的午休以后,他会进行独特的养生吐纳来恢复自己的身体,在太阳即将落下地平线的时候重新练剑,这一次的练剑时间并不长,只是为了让肌肉在睡前更好的记忆住出剑的正确姿势。

    当太阳彻底沉入地平线以后,这个人则是盘膝而坐,进入睡眠状态,同时搂着他的剑,将日落而息这四个字演绎到了极致,而他的剑术在经过了这样的模式淬炼以后,也仿佛像是自然规律一样,平淡,冷酷,无处不在!

    然后杜瑜琦就从昏迷当中醒了过来,醒转以后立即就感觉到脑袋似乎要炸开也似的疼痛,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做出了吸气的声音,同时脸上的五官也是扭曲了。

    足足隔了好一会儿,杜瑜琦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才感觉到有两根冰凉纤细的手指用力的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按摩,那种酸胀的感觉令他感觉好受多了,紧接着就是夕的声音淡淡的从背后传来:

    “不要动,你现在的情况还不适合做过多的运动。”

    杜瑜琦喘息了一会儿,然后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就像火烧,伸手示意要水,很快的就有人端来了一杯清水,杜瑜琦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只觉得干渴的喉咙得到了充分的滋润,接着他又低声道:

    “我还是很渴,并且需要补充一些糖分,所以找几个椰子来。”

    等到杜瑜琦成功的喝掉了四个椰子以后,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恢复了,然后尝试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最终还是成功的保持住了自己的平衡,接下来杜瑜琦就开始关注起来自己了,看看经历过这样的一次突事件以后究竟生了什么变化。

    他先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一项天赋能力看起来应该是升级了,并且还是被动的天赋能力升级,那就是“血脉类特长:天生神力!“

    之前的说明是,“杜教士自身的神秘变异血脉使其在力量方面潜力巨大,所以随着其实力的逐渐提升,其力量成长也是远其余的剑士/鬼剑士,大概是同阶剑士/鬼剑士的15倍,可以预期,当其成长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甚至可以以剑士的身份,穿戴板甲来进行正常战斗。“

    而现在就连名称都出现了变化。

    “血脉类特长:力大无穷。”

    “杜教士自身的神秘变异血脉吸收到了足够的力量,出现了进化,力量再次提升,达到了同阶剑士/鬼剑士的两倍以上,已经可以很轻松的穿戴板甲来进行战斗,并且获取板甲专精的收益,同时取消穿戴板甲的惩罚。”

    不过,杜瑜琦紧接着又觉,自己虽然血脉类特长出现了进化,但是赫斯之骨上面的------佩戴被动特效(武器):巨龙之力,佩戴者会获得巨龙力量的加持,自身力量获得大幅度的提升------这条属性已经变成了灰色,显然是无法生效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生了什么事情那就很明显了,联系到自己身上生的一些特殊的事情,包括使徒卡西利亚斯的鲜血都被同化,还有那连契约之神都无法探测清楚的未知特长:炼破极兵刃。

    杜瑜琦甚至都已经推断出,自己体内是拥有一种神秘而隐藏得极深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吸收并且同化外来的力量为己用,这就是自己为什么能在危机四伏的阿拉德大6上活到现在的原因。

    同时,自己为什么当时会在打扫化学实验室的时候看到金色小晶体,搞不好也是与这力量有极大的关联,一念及此,前尘往事浮上心头,一股淡淡的惆怅忍不住就浮上了心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