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新突破

    旁人在旁边看着杜瑜琦,也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只是见他脸色数变,忽喜忽忧的,心中也很是担心他觉得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不过杜瑜琦旋即就恢复了过来,洒然一笑道:

    “还好了,因祸得福。”

    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了他自己最大的隐秘,所以杜瑜琦也就没有将话说透,而他此时心中还有一个巨大的疑惑需要解答,便匆匆的进入到了次元戒当中一翻,顿时恍然大悟,果然,那一张交换来的布万加剑技卷轴已经消失了。

    “在冰天雪地的酷寒当中练剑一练七十年,风雨无阻,并且保持着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对自身的要求也严苛若冰川一样冷漠,毫不容情!这样的一个可怕的男人,果然不愧是能在历史上都生生划出自己轨迹的四剑圣之一!”

    很显然,是之前赫斯之骨内骤然爆的巨龙气息传遍了杜瑜琦的四肢百骸,然后引了他体内潜藏的这股强大力量的骤然反噬,结果一不可收拾,连布万加剑技卷轴都一起给吞掉了,估计是因为这布万加剑技卷轴本来就是用来给人灌注力量的缘故。

    当吸收了布万加剑技卷轴之后,杜瑜琦的又一项一阶剑术出现了突变,变异的竟然是鬼剑士为数不多的抓取技:裂波斩!

    这一招变异之后,已经叫做我斩:冰川之祸!

    进入到布万加修炼时候的境界,斩出带有万年雪山最深处的冰川气息的一剑,将敌人彻底冰封,在冰封的过程当中敌人将会受到持续性的伤害,冰封效果持续三秒以后,再以剑柄将敌人的冰像击造成伤害,倘若敌人处于重伤的时候,有一定几率将其秒杀(对实力高出自己一阶以上的敌人无效),同时破裂的冰块将会对周围的所有敌人造成冰冻伤害并且减。

    这一招的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大多数抓取技,包括裂波斩啊,背摔之类的都对庞大体积的敌人无效,但是冰川之祸却能够无视这一点,同时,对实力接近的敌人在重伤时候还可能出现秒杀,这一点看起来很是有些鸡肋,敌人都重伤了,要杀死他还不简单吗?

    但这一招实际上却是非常针对一个职业的,那就是狂战士,狂战士就是属于伤势越重,反而攻击力越强越可怕的那种,遇到了这一招的话,对其限制就相当大了。

    当然,缺点则是消耗太大,要使出这一招,就必须进入到布万加修炼时候的境界当中,这境界岂是这么好进的?杜瑜琦此时还无法自由的在战斗当中出这一招,并且他推断出,哪怕是将之运用娴熟了,也必须付出巨大的消耗才能勉强一招出来,一场战斗也就只能用一次,相当于是大招来用了。

    不但如此,从这一张布万加剑技卷轴当中受益的,还有就连杜瑜琦之前学会的我斩影挑剑也获得了提升,变成了我斩影挑剑lv2。

    之前的我斩影挑剑是在敌人的背后生成一个幻象,同时出一记上挑斩,因为有杜瑜琦的本尊在前方出手,所以非常具有迷惑性了,而提升以后的我斩影挑剑则是再次提升,幻象出剑的时间能由杜瑜琦自身来控制了,这样的话,得手的几率更大。

    倘若敌人连杜瑜琦的第一记上挑都没有避开,那么杜瑜琦就大可以先冲上去对浮空状态下的敌人出招斩上几下,然后等他即将落地的时候,再让幻象出这一记上挑斩,那么敌人在落地之前就会再次被挑出来浮空,这样的话,相当于对方的浮空时间翻倍,完全比双人配合还要默契无间了。

    接下来杜瑜琦又去看那一把邪到了极致的“赫斯之骨”,不过这玩意儿上面再次变得滚烫了起来,不能触碰,看起来被自己吸掉了里面的巨龙之力以后又出现了变化,便不再去管它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忽然见到了旁边林的眉头微蹙,而杰特的肩头则是有包扎的迹象,立即便道:

    “我这一次昏睡了多久?情况貌似不大妙?”

    旁边的每每道:

    “你这一次昏过去三天,好在自身的状况还是很平静,不过”

    杜瑜琦皱眉道:

    “不过什么?”

    这时候外面有脚步声传来,然后就见到了一个高瘦的身影走入,正是兑泽,他此时整个人更冷了,看人的感觉就像是正隔着枪械的瞄准器瞄准一般,听到了杜瑜琦的话,兑泽便道:

    “不过我和明曦过来的时候出了点事情,她重伤,我断了一只手,我们大意了。”

    杜瑜琦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之前是知道每每先到,然后兑泽和明曦两人因为组织的关系会后来,却没料到两人竟然遭受到了袭击,而做出袭击这件事情的人是谁?那么当然是零组织了!

    这就足以说明一件事,杜瑜琦等人的判断有误!!之前末日之都坎特温的局势看起来一度对零组织非常不利了,本土的地头蛇钢熊骑士团余威尚在,以救赎之鞭为的大量圣职者蜂拥而来,甚至还有尼尔巴斯这样不世出的老怪物都出动了,行踪漂浮,窥伏在侧,这样三管齐下的压力之下,按理说零组织无论如何也应该觉得十分头大了,所以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潜伏了起来低调行事。

    然而,事实貌似却是十分残酷!这一切应该都是零组织搞出来的假象,兑泽和明曦这区区两个人想要潜入到坎特温当中,居然都被觉并且还都受到了重创,这足以说明零组织对坎特温的掌控非但没有降低,反而变得更严格了。

    倘若杜瑜琦他们因此而出现了误判,认为零组织已经是收缩实力,外强中干,想要离开坎特温逃走,那么下场一定是在自以为成功逃脱之后,惨遭包饺子的下场。

    听说了明曦重伤以后,杜瑜琦立即就开始穿衣服,沉声道:

    “我去看看,兑泽你的手断了?”

    兑泽冷冷道:

    “恩,所以我换上了备用的那一只。”

    杜瑜琦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深深的看了兑泽一眼,很认真的道:

    “做决定之前,也要为未来多打算一下。”

    兑泽的头微微点了一下,然后杜瑜琦就不谈这话题了,接着道:

    “这一次我过去探查了一下,觉下方封印松动得确实是非常严重,甚至在距离封印之地一公里外,地下就出现了一条可怕的裂隙,茫茫的漫无边际,根本就看不到对面,因此被切割出去的封印之地应该很快就会重新并入阿拉德世界,与之合二为一,那时候必然有非常凶险的事情生,元素风暴,位面裂隙等等就是家常便饭了。”

    “而一旦封印之地正式并入到了阿拉德大6之后,那就连普通人也能进去了,不消说,肯定是帝国派军前来圈地跑马,在帝国的铁骑面前,谁进去谁死,所以,我们想要进去的话,那么最近三天内就是最佳时机,再拖延的话就有进无出了。”

    “现在就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封印之地里面确实是有大机遇的,大神官吉格陨落之时,身边还有四大帝国的强者进行围攻,所以,哪怕是得到了这四大强者的遗物,也是一生受益的事情,但是,凶险也是更大!纵然我这里有当年白祭祀的信物,可是也顶多让撞上凶险的几率降低而已,可是一旦撞上,那么一样是要命的我要弄明白当初第一次进入到阿拉德大6当中的真相,有必须要进去的理由,那么,你们要不要进去?”

    听到了杜瑜琦这么说,第一个出声的就是沃特丽,她很干脆的道:

    “我去。”

    然后第二个说话的是兑泽,他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我当然要去。”

    有着这两个人带节奏,其余的人看起来都会纷纷表态,杜瑜琦急忙摆手苦笑道:

    “不要急,不要急,我这一次前往封印之地的外围,就遇到了里面的混沌变异生物,仅是那头可怕的可以隐身的三头犬就可以将我们所有人吞到肚皮里面去,更不要说还有我得罪的骸德,随时都可能出现的时空乱流”

    夕忽然道:

    “混沌三头犬看起来厉害,其实也是有很大的弱点的,比如对于从头顶而来的攻击就很难防御,又比如肚脐位置的防御力奇低,我们合力的话,未必就真的怕了。”

    杜瑜琦无奈摇头道:

    “我遇到的这三头犬,只有两个脑袋,中间只留下半边脖子,上面仿佛被涂抹了岩浆一样,连伤势都没办法自愈,只能用丧家犬来形容。可是就这么一头丧家犬,我觉得都是无可匹敌,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家伙中间的那一只脑袋是怎么没有的?总不能是自己咬下来的?”

    杜瑜琦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心中都浮出一股彻骨的寒意,杜瑜琦环顾四周,徐徐的道:

    “我留一晚上的时间,大家好好想一想,去的人是胆子大,不去的人也没有不好意思的,乃是明哲保身。”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