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女流氓

    眼见得其余的人纷纷离开了以后,林却留了下来,面色有些难看的道:

    “你刚刚拿到这把赫斯之骨能不能让我看一看?”

    杜瑜琦诧异道:

    “当然,你认识这玩意儿?”

    林摇摇头,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

    “不认识,只是之前当这把刀鞘爆发出来狂龙之吼的那一瞬间,我身上的这件东西却一下子出现了异变。 ”

    他一面说,一面已经是从次元戒里面掏出来了一件东西,杜瑜琦一看也是大吃一惊,原来这件东西不是别的,赫然便是林平时看成命根子也似的至宝——传国玉玺!!

    此时只见这传国玉玺的表面上,赫然已经是布满了裂纹,那裂纹分布得就像是煮熟的鸡蛋被摔过似的,碎得不成样子了。

    面对这种情况,杜瑜琦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难怪得林的脸色如此难看,这玩意儿真的是比命根子还重要啊,不要说碎成了这样,就算是碰掉了一小块角,估计都有一种无颜面对列祖列宗的感觉,只能想了想以后道:

    “这个和赫斯之骨有关系?”

    林苦笑道:

    “恩,我平时对传国玉玺的保护,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大意过,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没有疏忽,可是,就在你那天忽然爆发出狂龙之吼的时候,我就觉得次元戒里面似乎出了状况,然后一看就发觉里面的情况真是一片狼藉,就像被烈火焚烧过,而传国玉玺则是变成了这样。之后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只能来找你问问了。”

    杜瑜琦便很干脆的拿出了赫斯之骨,这玩意儿现在滚烫得仿佛像是一块烧红了的铁,林仔细注视了一会儿也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就在这时候,房间里面忽的响起来了一声很清脆的“卡勒”声,正是从碎裂的传国玉玺上传出的。

    紧接着就见到,这一块放在了旁边的传国玉玺表面,赫然脱了一小块玉皮下来!林本来被这件事吓得魂飞魄散,只以为传国玉玺要彻底碎裂掉,但紧接着就发觉,脱落的玉皮下方竟然露出来了一团鲜艳的赤红色出来。这种情况就仿佛是剥开了一块碎掉的鸡蛋壳,露出来了里面雪白的蛋清似的。

    “这是什么情况?”杜瑜琦忍不住看了林一眼道。不过他看林满脸的茫然之色就知道了自己不会得到回答了。

    紧接着,传国玉玺“脱皮”的速度越来越快,噼噼啪啪的掉落,转眼之间,就露出来了里面另外一块鲜红色的玺印,这玺印的材质看起来既仿佛是晶莹剔透的赤红色水晶,又仿佛是承载了千万年时光的透明琥珀,光线射入到了这玺印当中,居然都仿佛被涓滴不剩的吸收进去,有一种诡异的魅力。

    同时,传国玉玺脱掉的玉皮则是化成了一滴一滴水滴状的东西,被这一块出现的全新鲜红色玺印吸收了进去,同时,杜瑜琦越看越觉得这玺印的造型十分奇特,上面就像是一只诡异的四趾兽爪,下方则是紧紧的抓住了半颗浑圆的赤红色珠子。

    杜瑜琦正想要询问林知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发觉林的表情忽然都变得失魂落魄,口中喃喃的道:

    “竟然是真的,那个传说竟然是真的”

    杜瑜琦从未见到过林居然露出过这样的神情,知道他必然是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也不便打扰他了,唯恐对他造成新的刺激,只能看着林收起来了那一枚全新赤红玺印呆滞的走了出去。

    隔了好一会儿,杜瑜琦才从这件事当中回过神来,然后对外面路过的每每道:

    “能帮我请沃特丽来一下吗?我有事情要对她说。”

    每每愣了愣道:

    “好。”

    等到沃特丽过来了以后,两人长谈良久以后才分开。

    ***

    翌日,杜瑜琦一大早就起身,然后坐在了露台上沉思着,忽然感觉到后面脚步响,回头一看便是羊子,她对着杜瑜琦微微一笑道:

    “封印之地这种敌人,我就不去啦,祝你们一路顺风。”

    杜瑜琦点点头道:

    “明智的选择。”

    羊子妩媚一笑道:

    “离开零组织的时候,我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所有东西,你们前往封印之地的话,那肯定就会让坎特温的局势再次掀起狂风巨浪,到时候零组织的主要视线和精力也一定会聚焦过去,我到时候就可以很轻松的离开,没有任何风险。”

    “更重要的是,我请沃特丽给我占卜过,说我去了的话一定是凶多吉少,在这种情况下,我没必要进去送死是吧?”

    “对。”杜瑜琦认真的道:“你一直都是个聪明人,一路顺风。”

    羊子点点头,不退反进,忽然伸脸过来,在杜瑜琦的唇上吻了一记,杜瑜琦只感觉这妩媚风骚的女人胸前一对极有弹性的圆球顶住自己,顿时浑身僵硬,脸都通红了,羊子这女人更是得寸进尺的在他的耳朵边吹着气悄悄道:

    “杜教士,我有一种预感,咱们还会见面的哦。”

    杜瑜琦强自镇定,伸手去推羊子的肩膀,谁知道羊子居然偷袭下三路,伸指轻轻一弹杜瑜琦已经明显凸出来的裤裆,杜瑜琦如中雷击,急忙伸手去捂,羊子这时候却敏捷的一旋身,吃吃的笑着,然后回眸一笑道:

    “下次见的时候,希望你还这么精神哦。”

    说完就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杜瑜琦哭笑不得,十分抓狂,最后也只能长叹一声,难不成现在出去拿裂创心灵之刃去将羊子做掉吗?她一挺胸拿两只大奶撞过来怎么办?只能眼不见心不烦。

    接下来告诉杜瑜琦说不去的,乃是受伤的明曦,她其实只要服用炼金药剂也是赶得上去的,只是对于召唤师来说,自身的实力十成当中有九成都在自己的召唤物上面,而要想召唤帮手,那么位面通道的稳定乃是非常重要的,一旦出现了什么位面裂隙,就可能造成非常可怕的后果,比如杜瑜琦初入阿拉德大陆的时候,就直接引发了一场可怕的灾难。

    而封印之地是什么地方?出现位面裂隙,元素风暴这种情况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明曦以后进行召唤那就是非常凶险的一件事了,何况就算是弄出来了召唤物,也很容易被无处不在的混沌之力污染,所以只能遗憾不去。

    所以,最后定下来进入封印之地的名单是,杜瑜琦,沃特丽,夕,林,杰特,兑泽,每每七个人,至于进入的方式,那肯定是按照当年白祭祀的路线悄然潜入了——姑且不说杜瑜琦一干人有没有独自进入封印之地的能力,单说披荆斩棘的生生开出一条路耗费的力气,都肯定没有沿着前人开辟出来的道路轻松了。

    ***

    确定名单以后的十小时后,一干人都养精蓄锐完毕,并且携带了足够的辎重准备出发,目标不是别的地方,正是贝壳大道。

    当年白祭祀与黑祭祀两人因为理念不同,所以最后分道扬镳,所以两人进入封印之地的办法就不一样,白祭祀选择的方式是让托克马克湖重现为名,召集大量的人手,从赤红石楼的地下直接挖一个通道,让自己的信徒和弟子陪着一起进去。

    杜瑜琦等人此时便打算找到这条已经存在了几百年的通道,然后重新走一次当年白祭祀的路。

    而杜瑜琦虽然不知道当年黑祭祀走的是什么路,却知道那条路一定比白祭祀的这条路难走百倍,因为白祭祀是带着一群人进去的,而黑祭祀是一个人走自己的路,他不放在眼里面的小问题,对其余人来说就是灭顶之灾!杜瑜琦觉得自己这帮人与黑祭祀毫无可比性,但是和白祭祀的手下这些人相比起来,还是有少许的信心。

    同时,倘若不是根本联系不上风林这老家伙,杜瑜琦甚至打算让出大部分利益,换的就是让他前来保驾护航,遗憾的是就连夕也不知道她这便宜老头的联系方式,杜瑜琦也就只能遗憾叹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