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僵持

    林的食指和大拇指轻轻一搓,立即就见到这一枚铁笔仿佛受到了遥控似的,急速的旋转了起来,那一枚被刺中的头颅本来还是面目如旧,栩栩如生,龇牙咧嘴的想要将这支铁笔咬下来,可是随着铁笔的高速旋转,这头颅的表情立即就呆滞,然后面上的皮肉急速溶解,最后化成森森白骨,最后连白骨都剩不下来,化成灰烬,不过后方的符箓也是在迅速的燃烧。

    这尸语者陡遭突袭,甚至连体内的头颅核心都被干掉一只,顿时感觉到了极大的痛苦,它体内的所有头颅都一齐愤怒而痛苦的张开嘴咆哮,顿时,一股可怕的音波就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杜瑜琦一行进来的八人当中,每每的体质最差,竟是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就连杜瑜琦也是猛的跪倒在地,眼前发黑。

    唯一不受影响的就是沃特丽了,她看起来虽然攻击力几乎接近于零,但是自身捧着水晶球以后,那防御力却真的是十分惊人,在这巨型尸语者发出的音波海啸当中居然不为所动。

    等到杜瑜琦视力稍稍回复,就见到了那巨型尸语者已经仿佛泰山压顶也似的冲到了破口处,距离自己只有十几米,尽管身边已经有夕及时赶来放出了念气罩,但也忍不住心中泛起绝望的念头,这样的超巨型怪物,单凭体型的压制都不是夕的念气罩轻易能够挡得下的。

    可是就在这时候,整个通道都是一阵颤栗,上面的石粉石屑簌簌而落,紧接着那巨型尸语者体内竟是有七八个头颅纷纷炸裂,变成了大团的黑气飘飞出去,然后庞大无比的身体连续倒退,看起来这通道的破口处,居然像是有一道坚硬无比的透明障壁,彻底的挡住了它的去路。

    不过紧接着就见到,杜瑜琦手上的戒指瓦兰吉尔开始不停的闪耀光芒,然后旁边的通道墙壁上也是光芒闪耀,赫然出现了一个强大的法阵痕迹,这法阵就出现在了破口处的对面,正对那头巨型尸语者,紧接着才慢慢的淡化而去。

    此时发生了什么事情杜瑜琦这才心知肚明了,当年白祭祀修筑这条地下通道看起来没有少耗费心思,就是为了护送后来的传承者平安深入到封印之地的,这条地下通道当中,应该设置有自动触发的防御机制,一旦手持信物的人来到附近,就会悄然自动激活!

    只是这样一来,白祭祀在这条地下通道当中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也真的是大手笔了,据传闻说当年帝国遗留下来的几处秘藏下落都在大神官吉格手里面,黑白祭祀身为大神官吉格的传承弟子,应该也是知道这几处秘藏的下落。倘若这传闻是真的的话,那么白祭祀能够修筑出这样庞大的地下工程也并不为奇了。

    不过麻烦到这里还没有结束,那头巨型尸语者虽然撞不进来,可是它吃了苦头却依然不肯罢休,在外面一面疯狂咆哮着一面窥探里面的动静,同时体内密密麻麻的人头都浮出体表,一个个人头都是龇牙咧嘴,十分凶恶。

    兑泽见到了巨型尸语者居然自暴弱点出来,以为这是个机会,看准时机闪身出来就想要瞄准开火,打爆几个脑袋再说,没想到这怪物看起来早就等着呢!兑泽一闪身出来,立即就是好几个人头猛然张嘴,从口中喷吐出腥臭无比的粘液,奇快无比!

    面对敌人的袭击,兑泽吃了一惊,连枪也不敢开,慌忙侧身闪避,算是勉强避开了这一击,可是那粘液直射过来的速度实在是太过迅激,啪的一声打在了旁边的石头上,粘液四溅,有小部分都落到了他的鞋面上。

    空气里面立即就出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腐臭味道,中人欲呕,兑泽的鞋面也是仿佛被浸透了的莎草纸那样腐朽,吱吱作响,冒出了大量的烟雾,气味呛人至极,兑泽脸上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整个人已经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就要服用治疗药剂,不过这行为却被林阻止了,拉着他退到了安全地方然后沉声道:

    “先将尸液冲洗干净再服药,否则的话受的罪更大!”

    听到了林这么说,旁边的每每急忙倒水出来给兑泽冲洗腿部,哗啦哗啦的冲洗了五六分钟才算罢休,而这时候兑泽的左腿看起来都已经是惨不忍睹,裤子鞋子都腐朽掉了,皮肉更是化成了大量的脓水,看起来都十分恶心惊秫。

    见到了这一幕,林立即询问兑泽道:

    “你的鞋子是什么品阶的?”

    兑泽咬着牙齿道:

    “稀有(紫色)类的。”

    林脸色更难看了:

    “稀有类的防具都挡不住这怪物的喷吐腐蚀!那除非是拥有无法摧毁属性,或者说是神器级别的防具,就不要想着硬抗了。”

    接下来兑泽腿部的伤势非常棘手,只能先用利刃将腐肉削去,然后再用解毒剂和治疗药剂双重联合使用,这才能让他在短时间内痊愈,不过兑泽的脸色也是非常难看的,因为这才刚刚进入通道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已经被重伤要服用治疗药剂和解毒剂,好在杜瑜琦为钢熊骑士团这帮人做事,到手了不少优质炼金药剂,虽然不能将之当成水那样来饮那么夸张,但每个人至少也是分到了好几瓶,用来关键时候救命是足够了。

    问题是炼金药剂虽然生效快,可是短时间内服用的次数是有限的,随着体内的炼金毒素累积,炼金药剂的效果则也是会直线下降,最后甚至会出现喝了无效甚至要命的情况,比如拉特尼斯伯爵就是这种情况。

    所以接下来兑泽就必须要加倍小心了,最好是不要受伤。

    而这时候杜瑜琦则是发现了自己一行人也是遇到了十分尴尬的局面,按理说有着通道的保护,这巨型尸语者冲不进来,不理它继续行路就好了,问题是这家伙的远程攻击也是相当强势啊,能够直接从通道的破口处攻击进来,并且看它体内的百多个人头都浮出体表,到时候来个集体喷吐,完全就是无差别的覆盖性攻击,这玩意儿可以说比龙息还犀利啊!

    刚刚兑泽被沾到了一些,现在就服了两瓶炼金药剂,其余的人都绝不愿意再重蹈他的覆辙了!而此时杜瑜琦一行人则是被分成了两部分,杜瑜琦,夕加上沃特丽是处于通道缺口的后方,而林,兑泽等人则是处于通道缺口的前方,林,夕加上沃特丽要想前行的话,那就得掂量掂量能不能在这巨型尸语者怪物的可怕吐息下全身而退

    这时候杜瑜琦就看向了沃特丽,他此时当然还记得沃特丽的手段,一旦施展出来的话,都可以在那可怕的三头犬面前全身而退。要知道,犬类怪物的听觉,灵敏度都可以说是在各种怪物里面首屈一指的,何况是三头犬?历来都被称为是地狱的看守者。

    沃特丽能够蒙蔽过三头犬的探测,那么要想骗过面前这巨型怪物的话,那么难度系数就更小了。

    面对杜瑜琦探询的眼神,沃特丽低声道:

    “我的蒙蔽术是有限制的,每天只能用两次,你确定现在就要动用一次吗?”

    杜瑜琦想了想,忽然道:

    “用,不能耽搁太多时间。”

    沃特丽意味深长的道:

    “我觉得我们的时间还足够,瓦兰吉尔貌似并不出色,那只是因为落在你手里。”

    杜瑜琦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有些讥刺又有些自嘲,两人在这里打哑谜,夕却是有些一头雾水,忍不住道:

    “你们在说什么?”

    杜瑜琦笑笑: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而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