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斩杀

    尼尔巴斯身后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异象,便是因为这腐蚀之灵乃是集合了封印之地诸多腐蚀之力的集合体,还没有彻底的融于一体,只是诞生出自身的基本意志,仿佛一个只会吃奶滚爬的婴儿。

    而那粗豪大汉的幻象,则是尼尔巴斯自身的魂力外放,因为灵魂无法被恶魔化,所以这才是尼尔巴斯的真正面目,双方对抗了好一会儿,最后尼尔巴斯一挥手,双角上黑色闪电连续闪耀外放,竟是从空中具现化出一把可怕的黑暗战镰,在空中一划而过!厉烈无比!

    这一划之下,杜瑜琦居然从这黑暗战镰上感应到了似曾相识的气息,立即就有强烈的心悸感觉传来,这正是他的裂创心灵之刃特效被触发以后的典型标志!他深吸了一口气,便知道尼尔巴斯这一把黑暗战镰也是具备沟通破坏之力的能力,腐蚀之灵凶多吉少。

    果然,这一划过后,空中的腐蚀之灵发出了一声惨号,然后惨遭打散,最后化成了星星点点的黄绿色光斑四散而去,整个区域内更是狂风大作,下起来了滂沱大雨,雨水都是带着黄绿色和强烈的腐蚀性。

    而尼尔巴斯则是站在了原地,昂首向天,一双巨角微微颤抖着,看起来正在吸纳着什么似的,身上居然也是开始闪耀奇特的光芒。

    见到了这一幕,杜瑜琦有些不明觉厉,但是骸德却一下子明白过来,冰冷的语声里面居然带了一丝颤抖之意:

    “我知道了!他这样做的目的乃是在吸收溃散的腐蚀之灵遗留下来的那丝丝缕缕的生机气息!这家伙真是胆大包天啊,这样饮鸩止渴的事情也干得出来!因为元素之灵的生命气息与他自身的生命气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哪怕它现在是恶魔化形态,最后的下场却也是昭然若揭:大神官吉格的下场,就是他的未来,并且当年的大神官吉格乃是借助了佩鲁斯帝国千年的积累和财富才勉强维系下去-----我不认为他能够走到大神官吉格的那一步上,除非除非”

    杜瑜琦好奇的道:

    “除非什么?”

    骸德此时发现尼尔巴斯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了,便摇摇头道:

    “除非是那个人,那一位可怕的存在,才能做到这一点!”

    骸德以亡灵之躯,说出“那个人”的语气当中都透露出明显敬畏的语调,对于被剥夺了情感的亡灵来说,这真的是十分难得的。

    杜瑜琦当然也意识到了这其中只怕包含着极大的秘密,便追问道:

    “那位存在是谁?”

    可是骸德看起来却不愿意深说,只是淡淡的道:

    “那是存在于传说当中的人物,究竟是神话还是真实都难以确定,在传说当中,他是宿命的掌控者,拥有黑洞一样吞噬之力的强大存在,你倘若没有死在这里,总有一天都会听闻到他的传闻,哪怕是时间和吹过的风,也无法将他曾经拥有的强大力量所磨灭!”

    此时镇守这个区域的首领级怪物被杀,甚至连新生的腐蚀之灵都被击散,所以天生异象,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甚至就连大地都是在不停的震荡摇曳,异次元裂隙更是频频出现,尼尔巴斯的行为,其实就相当于将一盆本来都静置很久的水重新搅浑,因此自然是搞得动静极大。

    在这样的天地剧变面前,杜瑜琦和骸德两人也只有老老实实的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否则的话不要说是异次元裂缝,就是被闪电劈一下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不过老是在这里干等也不是办法,尼尔巴斯弄出来的这动静太大,估计这里没有个五六十年是无法恢复到原状的了。于是等到了风雨异象略微平息的时候,两人就迅速冲出去,也不辨东南西北,只是盯着动静较小的地方钻,便迅速的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不过,就在来到了这腐蚀之地的边缘区域的时候,杜瑜琦心中忽然就是一动!因为他竟是感觉到了手指上戴着的那一枚戒指瓦兰吉尔竟是在发热,同时还在微微的颤抖,这样的异象立即就令杜瑜琦激动了起来:

    瓦兰吉尔是什么东西?白祭祀留下来的传承信物,而白祭祀则是当年大神官吉格门下的一名弟子,此时它有了反应的话,那么就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白祭祀在这里也是有留下来相关的布局和棋子,此时与瓦兰吉尔产生共鸣。

    还有一种可能,则是瓦兰吉尔乃是当年大神官吉格传给自己弟子白祭祀的!也正是因为这样,瓦兰吉尔在白祭祀心目当中的地位才如此之高,会将它当成传承后人的信物。那么就不难推断出,这瓦兰吉尔实际上是在大神官吉格手中使用过一段时间的,此时的共鸣则是感应到了大神官吉格遗留在封印之地的残存气息!!

    一念及此,杜瑜琦反而将心中的激动强自按捺了下来,自己也是不动声色,竭力的避免骸德看出什么破绽出来。

    大概又奔行了一个小时,两人奔行到了一处乱石嶙峋,寸草不生的山坡尽头,前方便出现了一道高达几百米的断崖,不过也算是居高临下,可以俯瞰到前方的地形乃是一个巨大的盆地,盆地当中氤氲荡漾着一层紫红色的淡淡雾气,所以让视线显得颇为模糊。

    忽然之间,漆黑深邃的天穹当中,赫然掠过了一道闪电,这一道闪电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乎是在瞬间就横亘了整个苍茫的天穹,将黑暗和雾气彻底驱散。在这一瞬间,杜瑜琦的目光已经是穿透了那一层紫红色的淡淡雾气,看到了在盆地的中央赫然有一座仿佛巨塔一样的东西矗立着,而那“巨塔”的形状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却已经是震撼得杜瑜琦几乎连呼吸都停滞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此时瓦兰吉尔则是发出了一阵阵的震荡,几乎令杜瑜琦都压制不住,他此时已经是本能的朝着下方走了几步,但是骸德的声音这时候却冷冷的传了过来:

    “不能去。”

    杜瑜琦徐徐回身,认真的道:

    “为什么?”

    骸德骨头眼眶当中的魂火一阵跳跃,隔了一会儿才缓缓的道:

    “那里,应该就是传说当中的凋零平原,大神官吉格的薪尽之地大神官吉格虽然因为压制不住体内暴走的各种力量陨落,但是他的意志却是难以磨灭,哪怕是德洛斯帝国倾尽全力,也是无可奈何,否则的话又怎么会施展出将这片土地彻底从阿拉德位面割裂,封印的最后手段?”

    “此时虽然过了这么漫长的时间,也很难说大神官吉格的意志是否彻底消亡了,哪怕是残存下来少许我也不能冒险。”

    骸德虽然强大,却也是不折不扣的死灵生物,死灵生物的身躯十分薄弱,精神力十分强大,和躯干的结合也是并不紧密,所以一旦遭遇到了大神官吉格的残存意志,那就有很大可能会被当成补品或者点心直接吃掉,根本连反抗都无力。

    不过,此时杜瑜琦却也知道自己的机缘来临,拥有瓦兰吉尔的他可以将凶险降低到极处,若是这样都不敢冲进去的话,那么还等什么呢?便踏前一步,很干脆的强声道:

    “但是我愿意冒这个险。”

    杜瑜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手已经是按在了裂创心灵之刃上!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翻脸大打出手的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