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泡沫蜘蛛

    此时依仗着瓦兰吉尔上面散发出来的光芒,杜瑜琦踌躇了一会儿,一咬牙便再次朝着前方走了过去,这倒不是他财迷心窍之类的,也不是他高估了瓦兰吉尔的威力,而是之前与骸德这不死生物打过交道,知道它们的一些大致习惯,那名法老诺比斯之前进行了一系列的激烈活动,又吸收了那一头无头巨兽的血肉精华,所以这时候往往都会回复到自己的大寢陵当中静息,自己只要不闹出来大动静,那么应该是不会惊动它。

    随着杜瑜琦继续前行,便发觉在远处看那血石祭坛虽然并不高大像个玩具似的,实际上其真实高度都足足有十几层楼,并且周围居然都还有许多只若牛犊大小的怪物正在游荡着,这些牛犊大小的怪物长相极其奇特,看起来类似蜘蛛,但是它最醒目的标志,给人最大的印象却是两条仿佛蝗虫,蟋蟀的肥大后腿,同时其体表还有甲虫一般的土黄色甲壳。

    而这怪物的行进方式也是前所未有的奇特,乃是用两条肥大的后腿蹦跶着,看着这些怪物蹦跶过来蹦跶过去的行进方式,简直就仿佛是来到了一个诡异的蝗虫世界似的,令人加倍的觉得诡异!

    这种奇特的怪物原本只是生长在阿拉德大陆的利库天井,叫做泡沫蜘蛛,被带入这里以后收到了混乱之力的污染变异而更加强悍。

    多打量几眼以后杜瑜琦便发觉,这些怪物应该喜欢血食,所以被之前那只无头巨兽喷洒出来的鲜血和脑浆气息吸引了过来,这些玩意儿虽然被大量的怪物舔舐,却也有不少的遗留在了地面上浸透了进去,所以引来了这些异变的跳蚤怪物前来争食。

    按理说那鲜血和脑浆估计根本就不够这些怪物吃饱的,其诱惑力应该不至于这么大,不过根据杜瑜琦的推断,这巨兽的脑浆和鲜血当中其中应该含有类似某种对这些变异怪物十分重要的微量元素,就一如人体对盐类的需求,不一定要摄入多少,但是一定要有,否则的话就会出现很严重的后果和代价。

    经过杜瑜琦的仔细观察,发觉这泡沫蜘蛛的口器形状能够与之前遇到的灌木上留下来的印痕吻合,所以这些家伙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自己随时都可能与之邂逅。

    这时候杜瑜琦还想往前方靠近,却发觉自己手指上的瓦兰吉尔的光芒越发的暗淡了,并且还出现了微微的颤抖,他立即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很显然,这是有着十分凶险强大的力量在对瓦兰吉尔的力量进行压制的缘故,杜瑜琦立即全力快速后撤,直到瓦兰吉尔上面的光芒恢复正常才停住了脚步。

    接下来他想了想,就迅速离开了那血石祭坛,然后绕了个大圈,然后尝试从那一只撑天岩石巨手的另一方接近核心区域,这一次或许是杜瑜琦小心戒备,或许是他真的就选对了前行的方向,因此渐渐的随着距离的缩短,瓦兰吉尔上的光芒居然显得越发的明亮了,甚至更是传来了喜悦的共鸣声。

    当然,若说这里就没有任何凶险,却也并不尽然,比如地面上的血色苔藓就呈现出来一团团的深浅不等的色泽,这并不是天生就这样的,走近一看就会发觉,血色苔藓的色泽本来是一样的,但是深色的血色苔藓上面趴伏着的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深红色混沌虫,虽然体积很小,却有非常尖锐的一根口器,仿佛钢针一样,飞行速度更是惊人的迅捷无伦,令人眼花缭乱。

    这玩意儿完全可以被称为是混沌虫(plus)版,飞行速度,破甲能力得到了全方面的强化,若不是杜瑜琦之前曾经在混沌虫巢穴那边获得了普通混沌虫的认可,此时依然有不少普通的混沌虫跟随飞舞着,此时早就被吸成了人干!

    而且好玩的是,这些加强版的混沌虫似乎对杜瑜琦带来的普通混沌虫很感兴趣的样子,纷纷都在围绕着普通混沌虫呈现出规律性的八字形飞行,根据杜瑜琦了解到的一些昆虫常识,这种行为往往被用来表达一些特定的信息,比如说有强敌,又比如说求偶。

    对于加强版混沌虫来说,其实力是可以将普通混沌虫一个打十个的,那么示警的可能就直接取消掉了,所以有很大的几率就是求偶了,一念及此,杜瑜琦忍不住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深入这混沌之地,居然做了一次红娘。

    这盆地中央虽然是平原,但是杜瑜琦前行的这个方向上却有着大量的植物存在,并且多数都巨大化了。

    比如说此时横亘在杜瑜琦面前的这一片“树林”,仔细看去的话,却是阿拉德大陆上很常见的一种小麦而已,只是巨大化了许多倍,所以杜瑜琦的视野实际上是相当不开阔,好在有着那一只似乎要连接天地的巍峨巨掌作为参照物,所以大致的前进方式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杜瑜琦继续前行,这时候他却是根据手指上戴着的瓦兰吉尔来判断前进方向的,瓦兰吉尔的光芒更加明亮就表示前进的是正确的方向,因此这样的行走速度也一定快不到什么地方去。

    在这茂密的植被当中跋涉了足足五六个小时之后,杜瑜琦已经不知道调整了多少次前行的方向,整个人也是走得又累又渴,气喘吁吁,不过这时候手指上的瓦兰吉尔却已经亮得和一盏小灯泡似的,甚至带着几分刺目的感觉了。

    当杜瑜琦艰难的穿过了一片棘针灌木丛以后,他的眼前忽然一亮,顿时甚至都有一种回到了正常世界的感觉,因为前方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概有三四亩地的凹坑,这凹坑的边缘就仿佛像是一条明显的分界线:

    凹坑的内部则是绿草如茵,各种鲜花盛开,看起来就觉得生机勃勃,同时在凹坑的底部,有一个清澈的小湖,湖水晶莹剔透,湖旁还生长着一株茂盛的罗荆果的果树,枝叶十分茂盛,熟透了的黄白色罗荆果若鸡蛋大小,重重累累的在枝叶之间隐现着。

    小湖的旁边则是有一间小木屋,小木屋的周围则是爬满了葡萄藤,上面的山葡萄也是一串串的悬挂在了碧绿的枝叶,山葡萄枝叶之间还点缀了点点小白花,星星点点的散布在了周围。

    来到了这里,就可以令人感觉到仿佛根本就不是置身于这凶险无比的封印之地,而是来到了阿拉德大陆上某个宁静的小山庄当中。

    见到了这一幕,杜瑜琦的心境都一下子平和了下来,这个小小的盆地仿佛有一种让人心神安宁的奇特魔力,来到了这里以后,一切的危险和烦恼都要为之远去,浑身上下的伤势和疲惫都涌上来,不觉之间,杜瑜琦已经是直接倒在了草地上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杜瑜琦重新醒转来的时候,便觉得精神焕发,宛若新生一般,四肢百骸当中更仿佛充斥了无穷的力量。他此时大致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东西,便朝着旁边的小木屋走去,越是靠近小木屋,瓦兰吉尔的光芒就越亮。

    可以见到,小木屋的门上似乎被绘制有一个奇特的符箓阵法,幽幽的闪耀着光芒,杜瑜琦来到了这里以后木屋的门就吱呀的一声自动打开了,看似进入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不过杜瑜琦在看到了这小木屋之后,心中居然都隐隐生出来一种铜墙铁壁的感觉,知道自己倘若没有信物想要进出的话,估计是千难万难。

    走入小木屋之后,杜瑜琦感觉到里面十分洁净,几乎是达到了一尘不染的程度,里面的东西也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凳子而已,床上的用品简洁到了极致,就是最为普通的萱草被,被套是用亚麻布编制成的,而被子里面则是填充了大量晒干的萱草,就连喝水用的陶碗边角上都有一个缺。

    唯一显得有些特殊的,是在桌子上面有一颗珠子,这珠子被放在了烛台上,看起来似乎很大,其实仔细看就会发觉只是周围的光晕烘托的,其本体只有米粒大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